血誓 第一章 法国岁月 14 学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2/


14 学志

“爸爸……妈妈……”陈剑启在床上翻来覆去,大声的叫喊着。徐万平揉着迷糊的双眼,挣扎着爬了起来。使劲的推了推还在呼喊着的陈剑启,在惊叫中,陈剑启从噩梦中醒来。他一屁股坐了起来,把迷糊中的徐万平吓了一大跳。“你怎么了?”“没,没事儿。”陈剑启摇摇头,然后又躺了下去。徐万平很是诧异的瞧了瞧很快睡着的陈剑启,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其实陈剑启并没有睡着,而是闭着眼睛想着刚才出现在脑海里的那一幕幕。他在梦中看到了已经远去的爸爸和妈妈。爸爸和妈妈站在远处的天际看着自己,自己在不断的追赶着父母远去的步伐,可是越追越远,越追越远。陈剑启知道自己太想他们了,可是…什么时候才能重新相见?似乎永远都不再可能。

杨顺明一大早就来敲陈剑启他们的屋门了,新一批的学生今天就要来到这个学校了,他是来找这两个人来帮忙的。还在晕晕沉沉的徐万平起身去开门,昨天晚上陈剑启的一惊一乍,让他没能继续的睡下去,闹得现在脑袋还是晕晕乎乎的。再看陈剑启,他可是不管别人,现在还是在床上呼呼大睡着。徐万平嘟着嘴打开了房门。

“有什么事儿吗?”徐万平看到外面站着的是杨顺明,没有什么好气的说。杨顺明听出了徐万平不是很好的语气,但是并没有表现出不好的情绪,依然说道:“今天又有几个留学生来到这里,你们两个有没有时间去接他们一下?”“这……这……”徐万平往里指了指,让杨顺明能够看到里面。“喔。还没起呢啊!新生中午才到,也不着急,一会儿我再过来吧!”杨顺明笑了笑然后走开了。

一列开往巴耶的火车上,一名中国年轻人独自坐在车厢最后一节的最后一排座位上,他正在低头仔细的翻看一本书,行李则就放在了他的脚边。车厢前面一阵喧闹,声音渐渐的大了起来,三个人法国人气势汹汹的从前面走了过来,看样子就是冲这个年轻人去的。旁边的人纷纷闪避,不过似乎这个年轻人并没有受到影响,依然在那里看着手中的那本书。打头的那个法国人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他指着坐在座位上的年轻人对身边那两个人说:“就是他坏了我的好事儿,给我上。”说完后,一脚就踹向了年轻人放在手边的行李。

法国人脚下一滑,只听跐溜一下,摔在了地上。“哎哟”,法国年轻人捂着自己屁股直喊疼,火车又在这个时候很不适宜的咯噔了一下子。还没站稳的法国年轻人又吧唧一下摔倒在了地上,这一下不仅磕着屁股了,脑袋还撞倒了铁质的窗沿。一下子血流如注。法国年轻人捂着脑袋被气得哇哇直叫,对着身边的两个人大叫:“上啊!揍死他!”

刚才是怎么样呢?那法国人是很明确的踹向了中国年轻人的行李,但是那人用手轻轻的往旁边一拉,却让人失去了防备。那人脸也不抬,似乎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似的,纹丝不动的坐在那里依旧看着自己的书。这就是让那法国人气愤的原因了。旁边的两人身材魁梧,露出了健壮的肌肉,再看那中国人,一副柔弱的样子。周围形势对他都不是太好。可是事情就是那么的难以预料,两个魁梧的法国人五分钟过后全都躺在了地上,而那中国人则只是稍微掸了掸裤脚。法国年轻人捂着脑袋很郁闷的站了起来,向趴在地上的那两个人大喊:“还不快起来!”然后指着那中国人:“你,你!”然后捂着脑袋哼哼唧唧的就走了。

那中国人等他们走远后,这才抬起了头,脸上露出了很久没有看到的笑意。火车汽笛声再次鸣响,转头看看窗外,窗外的景物快速的从眼前划过。“离巴耶又近了。”年轻人自言自语。

陈剑启终于在中午前从床上爬了起来,而徐万平则早早的就起来了坐在书桌前看着书。“啊!好困啊!”陈剑启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徐万平转头看过去,说:“你看看你都睡到中午了,还困啊!”陈剑启恩了一下,又倒在了床上。

“赶紧醒醒吧!一大早上,杨顺明学长就来找来了,让我们中午1点多去校门口接人,今天又来学校的留学生。现在都快到中午了,赶紧收拾一下吧!”

“啊!来新学生了啊!什么让我们去接人!”陈剑启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看那个样子像是要发飚似的。不过,话虽那么说,火虽那么发着,但是还是要去接人的,毕竟没有必要因为这个而发生什么冲突。两人穿戴整齐的出现在了巴耶中学的校门口,站在了那里等着说要来的留学生。等了很久,却不见有人来。

“不会是没人来吧!”陈剑启看着远处,有些疑惑的问旁边的徐万平。

“按道理不会啊!再等等看吧!”徐万平揉了揉已经有些酸痛的膝盖说。

火车上的那名年轻人背着行李走在便道上,远处他已经看到了巴耶中学的那身影,突然有些感叹,终于到了终点似的感觉。

陈剑启和徐万平两人已经注意到了远处出现的那年轻人。“会不会是他啊?”陈剑启指着远处。“差不多,应该是。”徐万平仔细看了看,点了点头。“走吧!我们过去看看。”说完,陈剑启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去。徐万平赶紧揉了揉膝盖,追了过去。

年轻人正坐在路边低头休息,可见他是太累了。陈剑启轻轻的走过去,用法语问:“请问,你需要帮助吗?”年轻人听到身边有人在对自己说话,下意识的拿起行李,站了起来:“谢谢,不用了。我就去前面的不远。”说完就抬头往前走去。

“你是……”刚要抬走的脚步定格在了那里,两人的目光就这样的相对。

“你是……”陈剑启也如同那人一样,是如此的惊讶。在一旁的徐万平伸手在两人的眼前晃了晃,这才使得两人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

“怎么会是你?”两人异口同声的问出了这么一句话。在一旁的徐万平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他们两个认识?不过看样子确实是这样的。

“你怎么会在这儿?”这一次不再是两人的异口同声,而是陈剑启先发问了。

“喔。我是来巴耶中学上学的。我刚下火车。”年轻人答道。

“原来我们要接的人是你啊!跟我们走吧!”说完,陈剑启帮年轻人拿下了行李。

“你在巴耶?”年轻人和陈剑启走在前面,互相说着话。而徐万平则跟在后面,看着有些不太懂的前面的那两个人。“恩。我来这里比你早些时候,真没有想到你也会来。”“是啊!谁能想到呢?没想到,当年在火车上的戏语,今日竟然得偿所愿。”“一切都是天意啊!”“恩。天意!”

“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也没有听懂?”徐万平紧追了两步。两人在前面停下了脚步,等上了在后面追赶的徐万平,陈剑启这才说:“呵呵!这倒是忘记了,这么半天还没有给你们介绍呢,光顾着聊天了。”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友兼室友,叫做徐万平。我们两个是在巴黎华法教育会认识的。”“你好。”“你好。”两人握了握手,表示了一下友好。“徐万平,你不是听不懂吗,那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英俊倜傥的年轻小伙子。”年轻人笑了笑。“我们两个人是在火车上认识的,当时我们只有六七岁,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了,还能在这里遇见对方。真算是老天爷的一个奇迹吧!是吧!王学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