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情中人:慈禧太后敢爱敢恨颇好男色zt

2野劲旅 收藏 3 692
导读: 容易心动的人,也是性情中人,多愁善感。性情中人对于美色有着一种天然的亲切感,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欣赏和喜爱。喜爱多了,喜爱深了,害怕失去了,恐惧容颜老了,就会引发一系列的情绪波动,就会感慨良多,就会多愁善感。   西太后是位性情中人,也是一位好美色的女人,一生爱看淫戏,听淫剧,敢爱敢恨。她大权在握,把个女皇大大的朕字写到了天上,把她自己的个性发挥得淋漓尽致。她的这种性情,快活了自己,愉悦了自己,却把痛苦之剑插在了别人的心上:最大的受害者,莫过于她的儿子同治皇帝和儿媳妇阿鲁特皇后。   同




容易心动的人,也是性情中人,多愁善感。性情中人对于美色有着一种天然的亲切感,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欣赏和喜爱。喜爱多了,喜爱深了,害怕失去了,恐惧容颜老了,就会引发一系列的情绪波动,就会感慨良多,就会多愁善感。


西太后是位性情中人,也是一位好美色的女人,一生爱看淫戏,听淫剧,敢爱敢恨。她大权在握,把个女皇大大的朕字写到了天上,把她自己的个性发挥得淋漓尽致。她的这种性情,快活了自己,愉悦了自己,却把痛苦之剑插在了别人的心上:最大的受害者,莫过于她的儿子同治皇帝和儿媳妇阿鲁特皇后。


同治大婚前夕,清宫进行了复杂的选后活动,最后于同治十年冬天,选中了两位:崇绮之女阿鲁特氏和凤秀之女富察氏。


崇绮的女儿19岁,因为她是咸丰皇帝遗命八大辅臣之一、后被处死的郑亲王端华的外孙女,西太后不想让她做皇后,拟选14岁的凤秀之女。


西太后与东太后商量,没想到,东太后说:崇绮之女阿鲁特氏端庄,为人谨慎沉默,德性最好,很配中宫。


西太后心里不乐意,但表面说:凤女虽然年轻,却很贤淑。


东太后一点也不让步,平静地说:凤女太轻佻,不宜选为皇后,只能当个贵人。


崇绮女阿鲁特氏册立为皇后,凤女富察氏册立为慧妃。


皇帝大婚,意味着成人,可以亲政了。在东太后建议下,两宫太后撒帘,归政于皇帝。


皇后知书达礼,气度非凡,为人端庄,从无轻浮之态,皇帝很敬重她,也很爱她,两人十分恩爱。


西太后有些恼恨,但她放在心里,等待时机。


西太后爱听戏,经常把外城戏班,召进宫里。婆婆看戏,照例儿媳妇要陪同。谁承想,身为婆婆的西太后,偏偏爱看淫戏,听淫剧,全是些通奸犯淫、男欢女爱之作。


熟读诗书的儿媳妇阿鲁特皇后,每次都是弄得面红耳赤,实在看不下去就低下头。


津津有味的西太后看着皇后,淡淡地说:这戏演得好,这么好看的戏,你怎么不看?


皇后红着脸,小声地说:戏淫秽到这种地步,怎么看?


西太后冷冷地看着她,不说话。皇后心中恐惧,低下了头。这时,进来的皇帝看到了这一切,也不说话,也低下了头。


西太后一再干预,同治皇帝无法与心爱的皇后恩爱,也无法在一起过上平静的生活。皇帝无法与皇后亲热,也绝不与母后喜爱的慧妃同房,更是拒绝与其她的嫔妃们欢爱。于是,痛苦不堪的皇帝,就在太监周道英的陪同下,出宫寻乐,到南城喝花酒嫖妓去了。每天几乎一直不离左右的,就是两位风月场中的高手:载澄、王庆祺。


恭亲王的儿子载澄,曾在弘德殿陪伴同治读书。他是一位纨裤子弟,更是一位花花公子,一生把性命看得很轻,喜欢纵酒寻乐:常寻好酒,有酒必醉,醉后发兴,到处寻找春药寻欢作乐。


王庆祺是翰林院侍读,不侍读圣贤书,专与皇帝切磋风月,共赏春宫图。


同治皇帝寻花问柳,结果,得了花柳病,一命呜呼,终年19岁。


民间送一幅对联:不爱家鸡爱野鹜,可怜天子出天花。


皇帝死了,西太后折磨皇后,嘲笑她:皇帝去了,你还想当太后?


皇后感到绝望,想吞金自尽,但被及时发现,抢救了过来。皇后绝食,最后猝死于西太后发迹的储秀宫,时年22岁。


皇帝死了,皇后死了,东太后死了,西太后为所欲为。


从史书留下的蛛丝马迹中,可以看出,在中国历史上,那些手握重权,或者说时机成熟的宫中女人们,特别是那些女皇、太后、皇后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爱男色。


秦始皇的母亲赵姬,是一位纵情寻欢的太后,在秦始皇之外,公然生下了两个私生子。


汉高祖皇后吕氏,一生淡泊,尊为太后之后,大权在握,不甘寂寞,老当益壮,将朝中大臣中的美男以及他们的儿子们全都收罗在她的石榴下。


晋惠帝皇后贾南风,选派近侍四出,搜罗京师的美男子,神秘的黑箱车,出入在大街小巷,许多美男子也从此神秘地失踪。


高寿达82岁的女皇武则天,更是一位痴迷男色的尤物,一生都离不开美男子,直到去世,还有两位20多岁的男宠侍候在她身边。


西太后也不例外,有关她的私生活,不绝于各种史书。


在西太后的隐私生活之中,第一位就是太监安德海,第二位就是太监李莲英。


同治皇帝对于母亲与安德海的暧昧关系十分恼火,就找东太后倾诉。东太后认为,西太后如此淫秽后宫,是武则天第二,清室不能容忍,他日九泉之下何颜以对咸丰皇帝?


西太后与安德海、李莲英的暧昧关系,较为可信。


还有一些史书,记载了西太后更为淫荡、肆无忌惮的故事。


据说,西太后喜欢吃一种有特别口感的汤卧果,每天清晨,她总是让近侍带24两银子,到宫门口买四枚汤卧果,由金华饭店的伙计送入宫中。


金华饭店,有一位年轻的伙计,姓史,长得一表人才,仪容俊美,皮肤白晰,是人见人爱的美男子。


李莲英知道太后的喜好,与这位美男史氏交好,都混熟悉了,史氏就经常偷偷地跟随着李莲英到宫里来玩。


有一天,西太后游园,偶然间,发现李莲英身边,站着一个英俊美少年,她一时心中狂喜,但表面上依旧冷冷地问道:这是谁?


按照宫规,带外人进宫,犯了重罪,杀头、鞭责、充军,都是太后一句话。


李莲英在恭敬中很沉着,没有惧色,也不胆怯,从容不迫地叙述了史氏的来历和与自己的关系。


西太后面含春色,笑吟吟地吩咐:留下。


史氏被沐浴、更衣之后,送到了太后的身边,昼夜宣淫。


有史书记载说:史氏与西太后日夜寻欢,终于有了身孕,满月后,生下了一个儿子。太后不敢公然养在宫中,就送到妹夫醇亲王家中收为亲生子养育,并将史氏杀死以灭口。这位醇亲王之子,就是后来的光绪皇帝。


有史学家也推测:西太后的亲生儿子同治皇帝去世后,她不立同治皇帝的下一辈,反而立她自己妹夫之子、皇帝的弟弟,实属怪事。立子不立弟,这是继位的常规。西太后破坏宫制,违反常规,显然是因为妹夫之子乃是她之子。


清末学者文廷式著《闻尘偶记》,此书被认为是一部有相当史料价值的书籍。书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故事:


清光绪八年(1882年)春天,琉璃厂一位卖古董的商人,姓白,经人介绍,结识了大总管李莲英。两人熟了之后,李莲英带白氏进入宫内,得幸于西太后,那一年,太后46岁。


大约在宫里呆了一个月的时间,白氏被放出了宫。


不久,西太后感到周身不适,让御医看视,方知已经怀孕。


东太后得知西太后怀孕,十分气愤,召来礼部大臣,寻问废后之事,想按祖制废除西太后。


礼部大臣们万分惶恐,跪在那里,颤颤兢兢地说:此事不可为,愿我太后明哲保身!


当夜,东太后猝死钟粹宫,享年45岁。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