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女二把手对我说,上我,咱俩就是好搭档(乌龙山)

胡之聪 收藏 6 2461
导读: 前些年,因为病也因为工作中的不舒心,同时还因为自己的无能和工作中的失误,我自动辞职提前从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本想好好休息一下,读读书,练练字,写写东西,没有想到,一个小学老同学找来了,要我到他们的家族公司去帮他。我们是几十年前的同学,从小就处的非常好,我不忍拂他的意,只好答应。 这个同学很有眼光,脑筋和勇气,改革开放伊始,他就顶着全家人的反对,冒着风险辞掉原来很好的工作,投身商海,历经艰难,最后把事业做大,又把自己家族的人一个个拉进自己的团队,共同努力,将事业推向新的高峰,成了名副其实的亿万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前些年,因为病也因为工作中的不舒心,同时还因为自己的无能和工作中的失误,我自动辞职提前从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本想好好休息一下,读读书,练练字,写写东西,没有想到,一个小学老同学找来了,要我到他们的家族公司去帮他。我们是几十年前的同学,从小就处的非常好,我不忍拂他的意,只好答应。

这个同学很有眼光,脑筋和勇气,改革开放伊始,他就顶着全家人的反对,冒着风险辞掉原来很好的工作,投身商海,历经艰难,最后把事业做大,又把自己家族的人一个个拉进自己的团队,共同努力,将事业推向新的高峰,成了名副其实的亿万富翁。不过事业做大了,问题也就出来了,摊子大了,人员多了,很多矛盾也就产生了,最怕的就是各怀心腹事,各自图私利,把企业闹得不能发展反倒赔钱。

老同学让我去的那个工作岗位,是他的一个分公司,因为总是闹什么纠纷,这些年矛盾丛生,不得安宁,他的意思要我去当个头头,不用干什么,不管什么业务——名义上管后勤和总务,但是总务科长是一个老员工,由他具体去管就行了,而我就是观察一下这个公司内部,到底是什么问题,然后根据情况最后解决。之所以要我去,就是因为我为人老实,忠厚,不图私利,能够将真实的情况告诉他,否则面对公司盘根错节的家族关系,他很难下手,我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打马上任。

公司派了一辆车来接我,而且公司的二把手亲自前来,早就有人介绍说,这位二把手是个女士,原来也曾是个什么政府部门的头头,后来被老总以高薪挖来,很有些能力,在公司,在整个集团都很有些名气。在我等待着来人的时候,想象着未来将会遭遇一些什么,这个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从走廊里传来,声音很清亮,很女性,让我不禁想到了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里王熙凤的出场,会否是那位二把手来了呢?

一个看上去有四十多岁的女士来到我的面前,人看上去并不是很漂亮——原谅我,男人嘛,第一眼总是对女士做出这样的评估,但是身材很好,浑身散发出一种说不出的女性活力。

两人自我介绍一番,原来真是那位二把手,我和老同学告辞,女二把手和我的那位老同学说了两句什么话,和我一起走到小车旁,她伸手比划一下,请我坐在小车的前座,我想了一下,她出身政府部门,还是小头头,肯定愿意在小车的前座就坐,我便坚持让她坐在前边。她不再坚持,上了车,我们往公司而去。路上,我们没有说很多的话,唠些简单的经历之类的东西。

到了公司,我们见到一把手,一个精壮的汉子,长得有些农村——肤黑,皮糙,人壮,说话倒很坦率,简单说了几句,我就来到我的办公室,也是那位二把手的办公室,我们两个人坐对面,女二把手跟着过来,我看整个过程,他和她好像没有怎么说话,相互之间有些冷淡,我在想,不知道里面有些什么说道。二把手对我很热情,给我忙着这,忙着那,张张罗罗地安排一切,总算有了一个结果,我们才落座。

我的公司生活就这样开始了,每天上班下班,有时候和一些人聊聊天,了解一些什么情况。总务科长给我说了一些事情,让我思考一些问题。这个公司,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这位二把手,她这个人非常愿意揽权,什么事情都想说了算,为了这个,什么招法都用,前一把手在时,和她的关系非常好,两个人几乎可以穿一条裤子,但是,和三把手的关系搞得很僵,有个阶段闹得不成样子,影响公司的业务,公司的业务上不去,上层很不满意,把那个前一把手给调走了,三把手也给辞退了。派了新的一把手来,想把公司的状况改变,因为来的时间不长,还看不出来会怎样。

我和二把手一个办公室,自然接触多,没有事情闲唠嗑,都将自己的情况说的多一些,双方熟悉的也就比较快一些,她的爱人是个教师,她自己在某区政府当过什么局的副局长,因为没有当上一把手,感觉挣钱又少,所以辞职来到这个公司当二把手,说自己给公司做的贡献还是挺多的,争取来的业务,协调与政府部门的关系,做了很多事情,言外之意,这个公司没有她是不行的。此外,言语间流露出对一把手的不满,说他这个人太霸道,什么都是他说了算,连吃顿饭也得他点头,这样子怎么干下去,云云。

她说的话,我自然只能是先听听,等我多看看以后才能下最后的判断。

别看我在公司没有什么具体业务可管,但是头上有公司的三把手的光环,公司的一些事情还是要牵上我,比如请个客吃个饭什么的,有什么应酬,没有办法要去参加。喝酒时,看得出来,女二把手酒量不错,而且很活跃,能说善唠,将场面维持的很好,以前和原来的一把手吃饭,她很愿意和一把手在一起唱歌跳舞,我来以后,再吃饭就专门找我一起唱歌跳舞,我唱歌虽然还可以,但不会也不愿跳舞,她就硬拽着我下场,带着我来跳,每每玩的倒也热闹痛快,时间长了,觉得她这个人还可以,热情活勃,爽朗开放,不拘泥不扭捏,很好接触。

时间长了,她知道我离婚至今还是单身,便张罗着为我介绍对象,解决个人问题。我因为根本不想找什么对象,更不想解决什么个人问题,便一次又一次拒绝,连她介绍的人看都不去看,她有些奇怪,便问我:“你究竟想找个什么样的?”因为时间长了,我开玩笑地对她说;“就找你那样的,呵呵。”她听罢,没有和我一样地笑,仿佛陷入沉思,我以为她生气了,急忙解释:“开开玩笑,别生气。”她嫣然一笑,显现出女人的妩媚,这倒是我从接触她以来没有见过的。

我的公司生活在继续,又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一把手突然做出一个决定,说公司再困难也不能让二把手,三把手挤在一个办公室里,给我这个三把手也单独设置一间办公室,即刻就搬,我倒没有什么意见,说搬就搬,女二把手有些不高兴,脸色沉了下来。我边搬动物品边开玩笑:“这老幺,硬是把我们拆散,逼着我们‘离婚’呐。”二把手听了,脸上越发没有什么表情,只是默默帮我搬东西,其实,我在这儿没有什么更多的东西,就是简简单单的几件办公物品。

搬完家,我坐在办公桌前,再看对面,空空荡荡的,似乎少了一点什么,没有什么可以唠嗑的对象了,有些冷清。不过,女二把手倒是常到我这儿来,没有事还是和我唠嗑,聊些家长里短,只是不再为我张罗着介绍对象了,而且在我面前表现的非常淑女,人也稳重了许多。这期间,公司的工作在紧张进行,因为我不管多少业务上的事,所以,和前二把手没有很多冲突,只是两个人有时候有什么纠纷,居中调停一下,有的时候,觉得谁的意见有道理,就支持一下谁,总的来说,支持女二把的时候多,支持男一把的时候少,因为自己不懂业务,二把手还比我们精通一些,所以站在她的立场的时候多一些,我自觉着很正常,不偏不倚,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有一天,一把,二把两个手突然闹了起来,开始争的很厉害,后来就变成吵的很厉害,接着几乎就成了打的很厉害。我知道以后,急忙赶过来劝架,请他们都冷静下来,好好谈谈。一把手黑着脸,瞪了我一眼,走了,二把手使出了女人的法宝,哭泣不已,我劝慰了一阵子,就去找总务科长了解一下情况。总务科长给我介绍一下他所了解的东西,原来,公司有一笔什么业务,这二位都想按着自己的想法来办理,争论不下,结果业务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双方又互相指责,互相推脱责任,都说对方有私心,有猫腻有什么什么的,就这样搞得不成体统,僵局到了极点,最后矛盾总爆发。

上头也来人了,调查了解一下情况,分别和三个人谈话,和下边的人也谈一下话,调查了一阵子就走了。以后不久,老同学给我打来电话,语带责怪地说:“你怎么能和二把手搞小集团,拆一把手的台呢?”我大为吃惊,连忙说:“搞小集团?谁说的,说我搞小集团?还拆一把手的台?”我有些语不成调,连连反问。老同学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邀我找个时间两人唠唠。一见面,老同学就说,我们的那个一把手对我挺有意见,说我和二把手关系密切,两个人总是结成一党,形成一个小集团,给他制造了很多的问题。我和老学简单讲一下自己所了解的情况,不过,有很多情况我也搞得不是很清楚,只能说个大概其,说的有些含糊,似是而非,老同学没有再说更多的什么东西,只是叫我尽量多了解情况,了解到真实的情况。

这件事情过去了,我无形中对一把手有了意见,你怎么能说我和二把手搞小集团,和你唱对台戏呢,我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搞小集团为自己捞好处的想法,自以为是不偏不倚对待两个人的。这件事让我大大生气,无形中和那位一把手疏远,让二把手和我走的近了一些。同时,我也花些功夫去调查一下公司业务的情况,发现其中一些问题,原来二个人都是想在业务中捞取自己的好处,谁也不肯让谁,结果矛盾就越来越深,直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对此,我想,我尽可能站在中立的立场上,有机会把这些情况好好给老同学讲介绍一下。直到有那么一天,二把手主动来找我,要请我去喝酒,我想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喝酒就去喝好了,一个人呆着有时候也真是没有意思。

我们两人来到一家酒店,是我们公司的定点酒店,这儿有账户,可以记账,不过新来的一把手把签字权收了回去,每次消费要由他审批才能报销。我们和这儿的人都很熟悉,便进了这个酒店,找了一个包房,点菜喝酒。我说:“今天由我来请客,我来买单。”二把手说:“没有关系,我们使劲吃又能吃多少钱,小菜一碟”。打开一瓶白酒,我们两个人均分,一下就干了一大口,边喝边聊,说着说着就说到公司的事情上,都对一把手的作为发了一些牢骚,我对一把手的冤枉我始终心有芥蒂,她则对一把手意见多多,越唠两人越觉得有些投缘,越接近。喝罢白酒,又喝了一些啤酒,还是觉得不过瘾,说去酒吧唱歌,两人又打车前往酒吧,同样还是找了一个小包房,开始K歌,她曾经在宣传队干过,歌唱的不错,我也在部队宣传队干过,歌也唱的不赖,两个人越唱越来劲,一会儿独唱,一会合唱,一会重唱,边唱边喝啤酒,兴致高时,俩人又翩翩起舞,我也非常放得开,让她连连称赞说你的舞跳的很不错嘛,我在酒精的刺激下,真的以为自己跳的不错,颇为得意,越发跳的来劲,我们就这样闹到极晚的时间,兴犹未尽。

到了下半夜,我们走出酒吧的大门,我说送她回家,她说要到我家去看看,然后再回家,喝的昏头昏脑的我也没有多想,两人就打车走了,来到我的家。那个时候我是自己一个人住,屋子里很乱,谁见着屋子里的乱劲儿都要说上一嘴,进了我的屋子,二把手环顾一下四周,看见有很多的书籍,说了一句:“这么多的书呀,真是一个文化人呐,与书作伴,如今这样的人很少了。”我忙着给她倒了一杯茶,请她坐下,她往我的沙发上一坐,有些踉踉跄跄的意思,差点没有摔倒,我急忙过去扶一下,她就势倒在我的怀里,连说喝多喝多了,双手搂住我,一起倒在沙发上。

这个动作把我给闹得有些愣住了,一丝女人的香气窜进我的鼻子里,女人软软的身体在我的怀里,感觉是那么舒坦,将我男性的本能给招惹出来,让我不能自持,我不由自主地搂紧了她,两个人的嘴凑到一起,狂吻起来,这个时候的人,男人是男人,女人是女人,什么也不顾了,就是一个亲,亲,亲,欲望极度地膨胀,由身体内里向外发散,最后不顾一切,两个人迅速脱掉衣服,上了床......。

当一切动作停止,我们无力地抱在一起的时候,我有些清醒过来,对她说:“对不起,我冒犯你了。”

她无力地说:“没有关系,你情我愿,两个人乐意,谁也管不着。”

我看看表,时间不早了,我提醒她该回家了,我们起来穿好衣服,我要送她回去,她说不用,经常这样晚回去,自己和家人都习惯了,临出门,她幽幽地对我说:“今后咱俩要做好搭档,好好干点事业,相信我,我不会亏待你,希望你也别有负于我。”我的心里咯噔一下,说不出有些什么东西上了我的心头。

第二天上班,和二把手见了面,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该干什么干什么,但是,我明显地感觉到,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公司里的气氛很是紧张,人们都是小心翼翼的,唯恐招惹到什么倒霉的事情。一把手二把手见面连话都不说,一把手见了我也是带搭不喜理的,我不多说什么了,只是在想如果发生什么事情,我该如何去说去做。在这样的情势下生活,工作,真的是一种煎熬,而且,有一种在煎锅里把你翻来翻去的感觉。我倒没有什么可怕的,我早已经想好了,能干不能干,我都不在乎,把事情搞明白了,和老同学有个交代,我就抽身退步走人回家,这样的工作,不做也罢,原本就不想做,现在就更不想做了。

因为头二把手的矛盾,公司一笔业务受到很大的影响,上头终于忍受不了,派员下来彻查,分别找有关人员谈话,老同学亲自和我长谈一次,我便把两个人之间的恩恩怨怨详细地说了一遍,但是,在说问题的时候,重点放在一把手上的身上,而且他的一些内幕情况也确实对他不利,有很明确的证据支持我的说法,虽然二把手的事情同样很明显,证据确实充分,但是,想到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就没有办法说说的太多,太坏,真是拿了人家的手短,吃了人家的嘴短,上了人家整个人都短。老同学听了我的话,频频点头,最后握住我的手说:“谢谢你了,老同学!”

我由不得心中升起一丝愧意,就便把自己辞职的意思对老同学提出,老同学自是强力挽留,但是,我去意已决,他最后也就不再坚持,只是说要举行宴会为我送别。

宴会在本市最高档的酒店举行,那位女二把手前来作陪,一把手已经走人了,我想想有些觉得对不起人家,又感到自己有些卑鄙下流庸俗不堪,不过心里还在为自己辩护,他们两个人都够呛,我不过只是有点偏袒了其中的一个人而已,谁让那个一把手得罪我,而且是毫没有根据的得罪我,我自知在这件事情上有些不太光明,不够正派,不过想想也不是很过,人就是那么回事吧。

宴席上,我们频频举杯,人人温文尔雅,礼貌有加,谈笑风生,场面温馨。女二把手和我也还是很有亲切感,但明显拉开了距离,唱歌跳舞围绕着我的老同学进行,我也正好想和她离得远一点,所以毫不在意,只是想,人这个动物,真的是太聪明也太实际了,不管她了,我反正要走了,而且,我很奇怪,我怎么会上了那个女人,这会儿看上去真的是又老又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