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太平洋空战:澳洲“喷火”对日本“零”式

1942年,日本海军携太平洋战争初期胜利之威,对盟军位於澳大利亚达尔文地区的港口和各基地进行了一系列的空袭,尤其是2月19日的大规模袭击,给了盟军沉重的打击,在当地守军明显处於劣势,而且日军似乎有登陆澳大利亚的计划的情况下,澳大利亚政府连续想英国提出要求派遣喷火战斗机前往澳大利亚作战的请求,但由於英联邦在1942年的出境相当不妙,直到当年6月,英国政府才终於作出了向澳大利亚派遣“喷火”5的决定,虽然当时随着日军在中途岛的惨败,澳大利亚所受到的威胁已经大大降低了。


在得到英国政府的命令后,英国皇家空军战斗机指挥部决定向澳大利亚派遣3个装备喷火5的战斗机中队,即英国皇家空军第54中队和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的第452,457中队,这3个中队中大部分飞行员都经历了不列颠空战,北非和西欧和德国空军的激烈战斗。这3个中队的飞行员,机械师和48架“喷火”5搭乘 Nigerstown和Stirling Castle两艘货轮从利物浦出发前往墨尔本。但在7月2日,当这两艘货轮抵达塞拉利昂港口停靠时,当地英国守军下令“没收” Nigerstown和上面搭乘的42架“喷火”5,因为当时北非战局十分紧急,而当地的英联邦空军正缺乏喷火战斗机,由于从正常渠道无法迅速得到战斗机的补充,因而干起了打家劫舍的勾当。剩下的Stirling Castle号总算于8月13日将剩下的6架喷火5和3个中队的飞行员和地勤人员运抵墨尔本,澳大利亚当局的失望可想而知,他们只能用得到的那6架喷火对飞行员进行适应性训练。当英国政府得知这一情况后,就下令再次向澳大利亚运送喷火 ,8月4日,Heperidge号货轮搭载43架喷火5从利物浦出发,与10月下旬顺利抵达墨尔本,这样喷火 中队终於有了飞机,这是澳大利亚得到的最大一批的喷火,随后他们还会得到不断的补充,装备更新型的喷火,使得当地喷火的数目一般保持在50架左右。在这3个中队的基础上,成了了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第1战斗机大队(1st Fighter Wing, RAAF) ,担任大队长的是著名的“沙漠王牌”Clive Caldwell中校。从11月开始,喷火中队开始了高强度训练。


在这段时间内,发现了许多问题,其中有飞机机械上的问题,喷火在以前从未在亚热带作战过,和以前的作战环境相比,澳大利亚地面温度高,湿度很大,而高空的空气比欧洲和北非稀薄而高空温度很低,这就造成了“喷火”5的引擎和Constant Speed Unit 故障律远比其他地区大,而且温差有时还会造成机炮无法发射。除此以为,另一个问题是战术问题,其他当地的盟军战斗机飞行员对於喷火5的到来十分兴奋,他们急于向新来者介绍日本人的战术和盟军的对策,但很快他们失望地发现这些新来者往往摆出一副“我们是见过世面的”态度,对於他们的建议不大放在心里,由於在和德国空军的作战中,英国飞机的水平性能一般强于德国飞机,於是许多喷火飞行员把对付德国人的一套完全照搬到了这里,他们准备用击败德国战机的方法与0战进行水平缠斗,这几乎是不能被原谅的错误


经过3个月的战前训练,第一战斗机大队与1943年2月1日正式进入作战序列,很快地他们就进行了来到澳大利亚后的第一次战斗。在1943年,日本已经没有能力对澳大利亚进行大规模的打击,但日本海航仍不时地派遣飞机对澳大利亚达尔文港附近地区进行有针对性的攻击,参预这些攻击的主要是装备1式陆攻的第753航空队和装备0战21型的第202航空队,这两个部队主要是由有经验丰富的老兵组成,在日本海航中,这样的部队极其罕见。为了加强空袭的效果,日军用高空侦察机Ki-46对澳大利亚地面目标进行侦察,在喷火抵达前,盟军对这种飞机基本上毫无办法,盟军的其他战斗机根本最不上Ki-46,但现在这一情况很快将改变了。43年2月6日,在发现一架日本第76独立侦察机中队的Ki-46后,第54中队的2架喷火5立刻起飞拦截,Bob Foster上尉成功地追上了日机,并迅速地击落了他,这是喷火5在澳大利亚的第一个战果


不过一直要到3月2日,喷火才第一次和大规模的日机遭遇,这一天,日海航753航空队的9架1式陆攻在202航空队的21架0战21型的护航下来袭,第一战斗机第54和和457中队各起飞12架喷火5迎击,此外Clive Caldwell中校和他的僚机也加入了战斗。忽然遭到了如此大规模的盟军飞机拦截,日本人相当惊讶,随后的战斗非常混乱,喷火机群成功地阻止了日机的攻击,许多日机被迫提前投掉了炸弹。战斗结束后,喷火飞行员们宣称击落了2架0战和1架B5N “KATE ” 轰炸机,击伤另1架“KATE ” ,而日本人则宣称击落了2架P-39和1架水牛,事实上在这次空战中双方都没有任何损失!更有意思的是以前,日本飞行员多次宣称击落根本不存在的喷火,而当这次和真正的喷火交手后,他们却把喷火当成了别的飞机。不过喷火的眼神更差,怎么会从中看出B5N舰载鱼雷机出来?

3月7日,4架457中队的喷火在作战巡逻中于Bathurst岛上空发现又1架Ki-46,他们迅速将其击落


3月15日,日机有一次来袭,这次是753航空队的9架1式和26架0式 ,27架喷火起飞迎击,围绕着轰炸机,喷火和0式进行了激烈格斗,第一战斗机大队宣称击落日机9架,击伤6架,己方4架喷火5被击落,2名飞行员阵亡,这是喷火5在澳大利亚的第一批战损,而对於日军来说,这次空袭相当成功,日机投下的炸弹对达尔文港口的储油罐造成了损害,同时0战宣称击落了11架喷火,而日军付出的代价仅仅是一架0战21被击落,此外虽然8架1式陆攻在战斗中受创,但都安全返回


在这次空战后,战况沉寂了一个多月,直到5月2日,日机才再次光临,共有26架0战和18架1式陆攻,33架喷火起飞拦截,但其中5架很快由於机械故障立刻返回,喷火不停顿地攻击日机,直到日机投下炸弹开始返航,喷火仍紧追不舍,直到飞出海面很远,他们总共宣称击落日机7架,击伤7架。但这一天被证明是喷火在澳大利亚的最黑暗的一天,共有5架喷火5被0战击落,其他喷火在返航途中有4架因机械故障迫降,5架因燃料耗尽坠毁,结果其中4架迫降海滩上,其余5架或者迫降海面,或者其飞行员被迫弃机跳伞,即使迫降陆地上的4架喷火5中也有3架报废,也就是说在一次战斗中损失了14架喷火5,幸运的是只有3名飞行员失踪。而战果呢?事实上日机在这次战斗中无一损失,虽然有一些飞机被击击伤,但全部安全返回,喷火的损失是14比0。


下一次空战发生在5月9日,9架0战前来对Millingimbi机场进行扫射,457中队起飞了5架喷火突袭,在随后的短暂空战中喷火飞行员宣称击落2架0战,代价是1架喷火被击落,但飞行员无恙。这次他们的估计非常准确,日202航空队有1架0战被击落,飞行员阵亡,另1架0战在返航后摔毁在机场上,但飞行员生还。


随后一直到5月28日,9架1式陆攻和7架0战才再次前来攻击Millingimbi机场,6架喷火5起飞,他们宣称击落了3架1式陆攻,这次他们宣称的战果再一次得到日方记录的证实:2架1式陆攻被当场击落,第3架报废在己方机场,这是喷火在澳大利亚第一次击落日轰炸机!护航的0战宣称击落了4架喷火,实际上他们击落了2架喷火5。



侵华日军的“零式”A6M2 11型战斗机,1941年5月[资料]

然后又是一段平静的时期,直到6月17日,一架Ki-46前来侦察,守军起飞了2架喷火5拦截,但这次拦截没有成功,那架Ki-46可能是新的改进型号,飞的更快成功地逃脱了。


日军的下一次攻击是来自日本陆航,6月20日第61航空队的18架Ki-49和第76航空队的9架Ki-48,为他们护航的是第59航空队的22架Ki-43,第一战斗机大队起飞了46架喷火5/6,他们宣称击落了9架日轰炸机和5架战斗机,击伤8架轰炸机和2架战斗机,己方3架喷火被击落,2名飞行员阵亡。日军的实际损失是1架Ki-49轰炸机和1架Ki-43战斗机,另外1架Ki-49和2架Ki-48轰炸机被击伤,日军宣称击落了9架喷火。


6月28日,日本海航753和202航空队再次来访,共有9架1式陆攻和27架0战,守军起飞了42架喷火5/6,守军以损失2架喷火的代价宣称击落了4架0战,实际上0战在这次空战中没有损失,倒是一架1式因受重创不过成功迫降在己方机场。


6月30日,日海航对位於Fenton机场的美陆航第380轰炸机大队的重型轰炸机进行了大规模打击,共出动23架1式陆攻和27架0战,虽然第一战斗机大队出动了38架喷火进行拦截,日机还是把炸弹投掷在机场上,他们摧毁了3架B-24,炸伤了另外7架。喷火宣布击落7架日机,击伤11架,但实际上日军只损失了1架1式陆攻,而且这架轰炸机还是挣扎着飞到己方机场附近才弃机 ,护航的0战再次使得喷火付出了重大代价,共有5架喷火被击落,另有2架因机械故障坠毁,虽然0战也相当夸大地宣称击落了16架喷火!


7月6日,21架1式在25架0式的护航下来袭,36架喷火起飞迎击,他们宣称击落日机9架,击伤4架,己方6架喷火被击落,另有2架因引擎故障坠毁,日机实际损失是2架1式陆攻被当场击落,另2架重创后在返航后报废,此外2架0战轻微受创。这次袭击是日军对达尔文港的最后一次白天空袭,虽然喷火未能重创来犯的日机,但面对越来越多的喷火的拦截以及更重要的,其他战场的需求,使得日军被迫降低攻击的强度,并将其限制在晚上。

与此同时,日军的Ki-46侦察机遭到了重大损失,8月17日上午3架Ki-46遭到第452和457中队的喷火的伏击,全部被击落。下午202航空队的1架Ki-46又被沙漠王牌Clive Caldwell中校击落,成为后者第27个战果(在来澳大利亚前他击落过德国与意大利20多架飞机,但在澳大利亚这是第1个猎物),喷火拥有无与伦比的高空速度,7月以后补充上来的新式的喷火速度更快,可以抓住日军改进后的Ki-46,但盟军其他战机都没有追击Ki-46的能力,喷火成了战场上唯一能威胁这种侦察机的盟军战机


受此重创,直到9月13日,日军第70独立中队的3架Ki-46才再次光临,这次202航空对出动了36架0战32型来为他们护航!!!第一大队起飞了48架喷火,但还没等到他们接近那3架Ki-46,早已在高空埋伏等候的0战呼啸着向他们猛扑下来,在喷火能做出任何反应以前,3架喷火就起火坠落,随后是一场混战,喷火宣称击落了5架0战,实际上只有一架0战32被击落,同时202航空队宣称总共击落13架喷火,然而,守军实际上只有上述遭到突然打击的3架喷火被击落


接着是9月26日,这次是很少有的日本海航行陆航联合行动,202航空队21架0战保护陆航第75航空队的21架Ki-48,这次攻击只造成轻微的损害,但前去拦截的第一战斗机大队的喷火未能发现敌机,因而没有发生战斗,但在返航途中,2架喷火因机械故障坠毁,2个飞行员全部丧生


此后,战场再次沉寂了下来,直到11月11日晚晚,8架753航空队的1式才再次前来攻击,Jack Smithson攻击了日机并宣称击落了其中2架,几乎可以肯定他实际上是两次攻击了同一架日机,只有一架1式被击落,但这架飞机上的成员包括了753航空队的副长Horii中佐,他的死给753航空队成员的士气打击很大


在这次战斗后,由於在太平洋战场的战局日益对日本不利,在损失了大量有经验的飞行员后,日本已经不能将2个有经验的航空队保留在澳大利亚这样已经变得十分次要的战场上,不久这些部队都被抽调回了本土以及其他地方与美军作战,这样就结束了发生在澳大利亚的喷火和0式的较量


喷火的惨败原因很多,但主要原因是飞行员战术不灵活,总爱沿用与德国战机交战的经验,要不然即使不占优势也绝对不会被打的那么惨,喷火竟然一直到5月28日才第1次击落日军轰炸机,而且整个与日军202战队的战斗期间,付出十分重大代价,竟才只击落或致使报废过8架由202战队护航的轰炸机,毫无拦截效果可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