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须慎防为麻生“助选”

大大跑 收藏 0 3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如选前各方分析所料,麻生太郎于22日毫无悬念地以压倒性优势当选自民党新总裁,由于自民党目前仍然控制着众议院,麻生接下来就会“顺理成章”地接替福田成为日本新首相。此时此刻,麻生在公开场合自然为达成生平夙愿而表现出眉开眼笑、喜气洋洋,但在私底下却心知肚明,这次之所以终于“得偿所望”,完全是“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的结果。自民党内的各个派阀大老深知当前这个首相位子是个烫手山芋,避之惟恐不及,自然乐得成全对首相宝座“望眼欲穿”的麻生让其“过一把瘾”;同时在没有更好选择的情况下,亦唯有抱着侥幸心理借助“麻生人气”来与民主党对赌提前举行的大选,即使麻生为此而“玉碎”,届时喘过一口气的各路派阀也可以再出来收拾残局。于是,日本政坛就此上演了一幕始而“众星捧月”、终以“单人相扑”的“民主选举”戏码。 实际上,日本国内的各党派以及媒体舆论早已将目光投向即将到来的众院选举,尤其是急于颠覆自民党取而代之的民主党更是摩拳擦掌,积极拉拢其它的在野党,频频展开各种选战攻势。民主党党魁小泽一郎本身原为自民党的“元老级”鹰派政客,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已成为自民党内呼风唤雨的派阀大老,如小泉、安倍、麻生等人都只能算是他的晚辈。1993年,小泽自认在党内受到不公待遇,带领43名自民党议员“离家出走”造成了自民党的分裂,由此一手断送了自民党**38年的“55年体制”,其后又通过不断组成和脱离各个政党搅得当时的日本政坛天翻地覆,小泽因而被日本媒体称为“政党粉碎器”。有着这样背景和资历的小泽自然深知自民党的派阀运作及政治“软肋”,当他于06年4月出任民主党党魁后,被小泉、安倍称为“非常可怕”的人。而小泽也果然于去年领导民主党成功赢得参议院改选,使得在野党一跃成为参院多数党,形成了参众两院对立的“扭曲国会”局面,在相当程度上导致了安倍、福田两任自民党首相的相继下台。现在历史再度将“粉碎自民党”的机会交给了小泽,使得自、民两党即将到来的政治对决颇有看头,令人期待。 在这里,笔者更为关注的是,中国方面能否慎重地、清醒地对待日本政坛的新形势和新变化,从而避免沦为日本政客的“助选工具”。在政治方面,日本政府近年来极力追求实现“普通国家”的终极目标,但“入常”和“废除和平宪法”这两大政治举措即意味着彻底推翻美国所一手包办的战后日本国家体制以及建立在《波茨坦公告》基础上的东亚“雅尔塔体制”,这是中美俄三大国都不能容忍的。换言之,除非中美俄三大国同时衰落、消亡,否则以日本一国之力根本不可能单独抗衡三大国,因此日本从根本上无法摆脱“政治侏儒”的历史宿命,所谓的“普通国家”目标亦只能沦为一个永远的“白日梦”。在经济方面,日本自身国土狭小、资源贫乏,严重依赖海外的资源和市场,因此现代日本其实是依附在美国霸权的卵翼下才得以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一旦国际上政治局势动荡和经济环境恶化,势必严重冲击日本经济的生存和发展。目前国际能源和粮食价格高涨,加上美国次贷危机的恶性蔓延,使得日本经济更是雪上加霜,长期陷于“平成萧条”的衰退和低迷。在社会方面,由于当代日本人口迅速老龄化,加上生育率不断下降导致人口总量萎缩,替代人口的长期不足对劳动市场、消费市场、经济规模都带来了重大负面影响,造成社会活力明显减退,此一状况必然严重阻碍日本的国家发展及国力增长。要而言之,从上述政治、经济及社会动向看来,日本由于在战后半个多世纪里推行了错误的右翼国家发展战略,因而导致今天陷入了难以自拔的国家发展困境。 鉴于当前的严重困境,自民党及麻生政府必然要苦思解困之道。由于自民党仍然是执政党,掌握着各种国家资源,除了面对国内选民大演“选举秀”并大开政治“空头支票”外,还可以通过“外交游戏”来拉抬民意支持率。对于日本而言,能够吸引选民眼球的“外交秀”不是日美同盟就是中日关系。麻生作为日本政坛亲美派的典型代表,曾经扬言日美同盟应优先于联合国,强调“要强化全世界中的日美同盟关系”,似乎应该将美国作为“外交秀”的首选。但自伊拉克战争以来,美国的国际形象每下愈况,饱受国际舆论及各国民众的抨击;同时驻日美军近年频频爆出强奸丑闻,美军核动力航母进驻日本招致上万各界民众的大规模抗议,加上美国目前深陷次贷金融风暴,若麻生按照日本首相的外交惯例在上台后首访美国,无疑是“自动献身”让美国狠宰一刀,反而为在野党提供了政治攻击的话柄。最要命的是,今年适逢美国大选,麻生拜访一个即将下台的小布什显得毫无意义,而新任总统却要在明年1月才就职,这个尴尬的政治空窗期使得火烧眉毛的自民党政权哭笑不得、左右为难。 中日建交后日本政府的对华政策不外是“示好”与“交恶”两途,但究其实质却是一致的,都是为了单方面维护日本的国家利益。香港《大公报》9月23日在“纵横谈”栏目载文指出,麻生上台后在国内政策难有作为的情况下,有可能打“外交牌”来转移民众注意力及提升民意支持率,对刚刚转暖的中日关系能否经受新考验表示“倍感忧虑”,意指麻生作为日本右翼鹰派政客可能采取破坏中日关系的“交恶”手段来对中国输出“内困”。但笔者的看法恰恰相反,中国需要警惕的是麻生可能借助对华“示好”的手段,利用中国作为其打赢选战的“助选工具”。俗话说“形势比人强”,日本经济出于持续发展的需要,不得不逐步加大了对中国的资源和市场的依赖,即使在中日交恶的小泉时期仍然维持着“政冷经热”的状况。2006年中国首次超越美国,成为日本最大的贸易伙伴;2007年5月,日本对中国内地、中国香港和中国澳门的出口总额超过了美国;今年7月份,据日本财务省公布的贸易统计报告显示,日本对中国内地的出口额为1.2864万亿日元,同比增长16.8%,连续38个月增长,而日本同期对美国出口额为1.2763万亿日元,同比下降11.5%,连续11个月下降,显示中国大陆地区已经超过美国成为日本的最大出口市场。面对此一经济形势,麻生在9月12日举行的“自民党总裁选举讨论会”上宣讲其竞选政纲时表示,“中国的经济发展对日本有益,并非威胁。中日友好不过是一种手段,共存共荣才是目的”。可见,如果麻生上台后一反常态,用心良苦地颠覆其“亲美反华”的传统政治风格,而在举行众院大选前率领庞大的日本经济代表团首访中国,利用“中日友好”为日本争取更多的经济利益,无疑将会获得日本国民的认同和支持,在野党也无从置喙,进而一举奠定选战胜局。 笔者认为,中国对日外交政策的一个根本弊端,即在于不管有否实质意义而一味偏执地坚持“维护中日友好大局”,以为只要“友好”就是对中国有利。但无数历史事实已经证明,这种唯心的、机械的外交方针往往被日方利用而适得其反,屡屡造成中国国家利益及民族利益的重大损失。面对日本当前的国家现状及政治形势,中国方面应该采取静观其变的姿态,在日本举行众院大选前(不论其何时举行)不宜安排日本首相访华,以免成为日本政客的“助选工具”。此外,自民党与民主党在本质上都是日本右翼政党,其政治路线及施政纲领差别不大,中国方面对于“后麻生时代”的中日关系亦不必寄予过高期望。 (中山)郭 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