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


二十六



佐野贤一在好不容易阻止住了自己联队的两个大队火拼并在怒火冲天的心态下抽了几个部下的嘴巴后,不由地感觉到手掌隐隐作痛,于是他强制自己把愤怒和冲动的火气压了下来!在整理完相互火拼的两个大队之后,所有的日军官兵竟然发现将近半个小时的“不慎误伤”居然让他们的“帝国勇士”在两处阵地上折兵三百多人!加上支那小部队四个方向的偷袭(当然也包括在一条土沟里的两面袭击),此仗下来,不仅没抓到该支那部队的一根汗毛,反而让自己突袭进攻的部队“玉碎”了五百多人!两个完整的中队人数、占整个突袭部队的四分之一!


此刻的佐野贤一在感觉上正应了中国的一句古话:“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而挨了他几个嘴巴子的大队长们的内心感受却正应了一句连熟知中国文化的佐野贤一也不知道的一句形容词:“王八钻灶坑、憋气又窝火!”


几分钟后,派出在四周搜索的部队陆续地向他报告着情况:“发现支那部队阵亡的士兵三具尸体。”


“发现支那军队进餐用的伙房。”


“发现支那军队用以埋葬阵亡士兵的坟墓!“


佐野贤一先看了被摆放在一起的三名阵亡士兵的尸体,他发现这三个人都很年轻,同他以前所见到过的无数和他的联队在战场上交过火的中国军人没有什么两样:年轻、朴实甚至流露出满足而憨厚的神态!他们穿着破旧、甚至还打着补丁的蓝灰色军装,软塌塌的布帽子上也带着青天白日的帽徽。


随后他又在士兵们的引导下看了那块坟地,只见并排两座高大的坟包之前各竖立着一块石碑,上面用苍劲的朱红色隶书镌刻着阵亡者的名字。佐野在几支火把的照耀下念叨着碑下面的名字,居然一个立正对着石碑鞠了一个躬然后对身后的众官兵们说道:“他们是真正的军人,一个民族的勇士,你们应该好好地向他们学习!”


佐野说完后又下令:“把这三名支那士兵的尸体在这个大坟的旁边埋好。虽然我们和他们是敌人,但他们已经战死了,我们还是要尊重他们的,也好让支那人知道:我们大日本皇军是最讲究人道的!”


又过了十几分钟,济南军部方面来的两名痕迹跟踪专家带着两条军犬告知他说他们已经在附近的土沟内发现了该支那军队沿沟向西北方向逃窜的踪迹!于是,佐野用电台向最外围利用汽车进行合围、警戒的部队以及利用部分战马在二线进行搜索的部队下了一系列的命令,其主要内容是:该支那部队在经过了本部强大的打击之后伤亡惨重,现已经乘马匹向西或西北一线逃窜,望各大队见到情况通报后即刻通知所属各中队和小队,在搜索的过程中发现骑兵者一律密切注意并严格核对信号灯语(天亮后的旗语)和战斗密语,如果发现该支那军队除了用强大的火力予以沉重打击之外,更要及时火速用各种方式通知附近各部以及本联队部。联队本部将在追剿过程中随时下达新的战术指令云云。


发完通令后,佐野骑在马上指挥着三个建制不全的大队以及陆续靠过来的几个中队又聚集起两千多人马分三路各自相距不到一公里相互呼应地追杀下来!


约一个多小时后,在黑蒙蒙的山谷里十分艰难地寻找踪迹的日军部队打着手电筒给追踪专家分辨为什么支那军队的踪迹在这里要向西南侧转向的时候,突然前面刚刚一百米距离的正面枪炮隆隆、火光团团,无数的子弹和迫击炮弹、掷弹筒榴弹劈头盖脑地迎面打来!


身处队伍中间的佐野贤一在众日兵的护卫下跳下马蹲在黑暗之中的地下以图躲避暗处飞来的并不长眼睛的子弹射击不到一分钟后,一大队长饭冈圣英跑来报告:“我大队搜索中队在前面遭遇到支那军队的袭击,一名跟踪专家不幸殉国,两只军犬也被炸死!该搜索中队正在组织还击,请联队长指示。”


一名追踪专家和两只军犬的死亡让佐野贤一很是恼火,但“支那军人”四个字却让他在心中大振!看起来这个支那军队一定是伤亡惨重而拖累过甚导致了逃亡的运动艰难,所以才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将被我大军赶上而不得不在近距离内回身打我的伏击并企图趁机逃窜!“你以为你还会像上次那样能够轻易地逃脱吗?哼哼!这回------”


佐野贤一用鼻子哼哼了两声后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一、命令两翼部队火速向我靠拢夹击支那军队。二、一大队各中队展开火力以猛烈的炮火轰击支那军队的伏击阵地,同时各中队迅速接近,一旦炮火停止,各中队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围该残敌并一鼓作气全歼该敌!”


下完命令后,佐野看看身边不断冲到前面去的众多日军官兵对周围的几名联队部军官们大声说道:“数日的谋划、一天一夜的强行军迂回包抄、在黑蒙蒙的寒冷山野中数小时的艰难寻觅,终于让我抓住了这支魔鬼般的支那军队,真是神灵有眼啊!”


佐野说完尚觉得言犹未尽,又对身边的一名少佐道:“你即刻到前沿部队传令:一旦攻到山顶,一定要把他们的几个指挥官活捉,我倒要看看这几个让宫崎桥本旅团长差点丢了脑袋、让西尾寿造将军劳神、让华北方面军寺内寿一将军大动肝火的支那军队到底是何方神圣!”


话刚说完,饭冈的大队开始了炮击,吭吭的迫击炮弹和掷弹筒榴弹瞬时间把佐野对面二百多米外的小山包炸成一片火海!在望远镜里,佐野等众军官们还可以清楚地看到对面山包上有数条人影在爆炸的火光中奔跑、摔倒,以至在轰隆隆的混响成一团震耳欲聋的声浪里,这些日军军官们想象出了那些让他们吃尽了苦头的支那士兵们被炸死前的百般惨状!


忽然间,躲避在后方某个洼地里的佐野贤一觉得有些不对:对方的阵地不再打炮、甚至掷弹筒也不再发射!在自己这边炮轰的间隙里,他清楚地听到了对面的阵地上只有一挺轻机枪和几十支步枪,再有就是手榴弹在近距离为数不多的爆炸声!


“怎么回事?”对面阵地上火力的骤然减弱就如同刚才突然开火时显现的射击面过宽、并不像是一支仅仅一百多人的部队所能造成的火力铺设而带给他的疑惑和震惊一样,让佐野贤一顿觉不妙而大声喊道:“让进攻的部队火速包抄围攻,可恶的支那军队要逃跑!”


似乎正迎合了佐野的判断非常准确一样,对面的坡顶上在一连串密集而紧凑的手榴弹的闷响爆炸后,甚至连零星而稀稀落落的步枪射击声也彻底地停止了!这种骤然而止再也不见丝毫动静的情景倒让快要冲到坡上、把神经绷得紧紧的做好了要苦战和血战一场的心理准备的所有日军官兵们不知所措了起来———他们在黑暗中下意识地大眼瞪小眼地相互瞪了瞪,然后仍小心翼翼地以战术规避的动作冲上了山坡,他们发现了一些穿着杂色服装的人们横七竖八地躺倒在阵地上,而使枪用炮的大多数又趁着黑夜如同可恶的老鼠般偷偷地溜走了------


三分钟后佐野在众官兵的护卫下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复杂心态迈上了坡顶,刚刚站定,饭冈大队长跑过来向他有点自得地报告道:“报告联队长,整个一百多米的阵地上大约有近百名的土八路官兵尸体!”


“土八路?”佐野贤一自言自语了一下忽然又觉得吃惊———土八路和这股被追歼的支那政府军又有什么关系?他们怎么也敢摸到山里打他佐野联队的伏击?尽管这个伏击打得并不高明!再细细一想,更让他吃惊的是这向来以人多势众为主、以劣势装备抵抗抵抗皇军、除了每仗丢下一定的尸体外就是打一下就跑的乌合之众而今居然也有了迫击炮和掷弹筒、甚至还有重机枪!也难怪在他们的偷袭刚刚打响时让自己有了到底把那支火力强大、以突然袭击手段为主的小部队给抓住了的错觉!


“有如此规模重武器装备的八路军肯定是一个团以上的编制!可是,他们大黑夜的跑到这山里面干什么?难道是为了给这支国民党的小部队解围的?”佐野吃惊地想。


一个最少有千人之众的共产党部队居然不惜牺牲掉等同于这支国民党小部队总人数的宝贵士兵的生命来解救以前和他们打了十年内战的异党派军队,可见支那人的民族性很强!更说明了自己亲自带队追歼的这个小部队的不同寻常!他们到底是什么人?除了通过前不久的袭击临沂城、解救老百姓之事证明了他们在此地有着相当的民众基础外,也表现出该小部队在这块他所率领着一个联队的兵力与国共两党的部队相互角逐的战略地区里面所起到的非同小可的作用!


“绝不能轻易地放过他!就在今晚、就在此时,一定要追上他、干掉他!”


佐野贤一想到这里又大声地下令:“继续跟踪追击,三路大军靠的近一些,再遇上土八路的骚扰部队暂且不必理会,打跑了就是,万不可因之耽误了时间和正事!”


又急匆匆地行进了一个多小时,正当佐野带着两千余人锲而不舍地冒着寒冷的夜风在茫茫的大山暂停了下来又一次地核定追踪目标的方位时,通讯参谋急匆匆地交给了佐野贤一一份从临沂发来的电文:“是夜十时三十分,临沂城河西、河东两地同时被支那大股军队袭击,盛庄火车站的炮楼、车站包括有关的设施全部被炸或被烧毁、三列暂停的军车被炸。河西城南炮楼被焚,特务机关被袭击。河西、河东之间的两座大桥同时被炸,河东的银行被抢劫一空。警察局被烧,监狱里的所有犯人逃走。河东处的粮库被烧,同时,联队司令部以及宪兵分队部也被袭击!现皇军阵亡官兵的数字正在统计,银行被抢夺钱财以及被焚军粮数字也待统计。根据现场留下的支那军人尸体判断,该破坏军队均属于鲁苏交界处的几股国民党残兵势力,来袭部队总数不下三千余人------


佐野贤一自己毫无察觉,但身边注视着他的所有人都看得很清楚:在手电光的照射下,他的一双手剧烈地抖动着,一张铁青色的面孔有好几块肌肉不住地痉挛、抽搐着,直到最后,佐野的额头流出一道道汗水,然后又觉得眼前金星乱窜,便一头向地面栽了过去------


在众军官们七手八脚的搀扶和随队军医们的拍打掐捏之下,佐野贤一好不容易恢复了神智坐在地面上仰望着冥冥的夜空发呆———他此刻很清楚:在自己的辖区里,联队司令部驻守的临沂城发生了如此惊天动地的变故,一伙支那残匪借他率重兵远征之机冲进城里杀人放火大肆抢掠、甚至还炸毁了三列暂停在盛装火车站而满载从本土运往支那南方战场上的武器装备以及医疗器具等急需物资!这一连串事故的骤然发生,任凭他佐野贤一就算是天皇的亲生儿子也不够十次剖腹谢罪的!


死是死定了的!佐野从来没有像目前这样如此地沮丧、如此精神崩溃地想着。于是,他先想到了此刻在国内的某一所温暖的屋子里思情绵绵地等待着他早日回去的那美丽、温柔而又有着一副柔嫩迷人肉体的妻子,想到了他一直是处于踌躇满志状态的军旅仕途,想到了他参加过几场惨烈战斗所立下的功勋,又由这伙大闹临沂城的万恶的支那残匪而推想到了他目前正在历尽了千辛万苦披星戴月去不懈追击的支那小部队!


毕竟佐野贤一是个有很高文化素质和一定军人素质的军官,想到了目前的现实和自己不久后的结局,他也就很快地恢复了心态!


“这不下三千人的残匪大闹临沂城是什么目的?为什么不早不晚偏偏是我带着大军秘密出城的几个小时后?看来他们的意图也是再简单不过的了:给这个支那小部队来解围!


目前根据种种迹象来推断,目前正在被追击的支那小部队是绝对地不一般,极有可能里面有着国民党的特殊人物、大人物、甚至是中将以上的大人物!”


佐野贤一抽丝见蚕、入情入理地分析、推断出了上述结论后,暗自咬了咬牙:即使我的过错已经注定了自己绝无活路,那么,作为军人,我应该死在战场上、死在与敌手的对决战斗中!如果真正地歼灭了这股敌人、更或者我能亲手活捉了这里面的大人物,我也不祈求以之将功补过而得以活命,但是目前,正在带领着数千大军执行着大日本皇军肃正使命的自己,应该有着生命最后的一名军人所具备的骨气和勇气、一名大和民族武士的自尊心!一个在实际的战场上还没有与对方分出胜负的统帅着大军的皇军军官,也必须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体现出大日本帝国军人们的无畏精神!


想到这时,做出了一个可以丢命但不能丢人的痞子式的决定后,佐野站起身子连屁股上的草叶也没有拍拍,很少见地抽出了指挥刀大声喊道:“集合队伍,继续寻踪前进。该支那军队就是逃进了黄海里,我们也要跳下去把他们捞出来捏死!”说完他还用戴着尼龙手套的左手两根手指做出了狠狠捏捻的辅助动作!


“告知通讯兵,绝对不要把临沂城电文的消息露出半句,否则必予重惩!”临行前,佐野瞪大了恶狼一般闪动着凶狠、阴鸷目光的眼睛把那个通讯参谋直看得心里发毛地轻声但是狠狠地下了命令!


抱着必死无疑的念头而决心不惜一切代价要追上并彻底地消灭这个该死一万遍的支那小部队的目的,佐野豁出了一切不断地严令督促着部队并不断地用电台与外线围守着几处险要地段和内、外线之间做搜索运动的各大队进行联系。于是,内外线凑成一股的数千日军抖擞起精神在黑蒙蒙暗夜下的茫茫大山里憋足了恶气又顺迹一路追杀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