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越反击战: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的后果很严重

zf17117 收藏 0 109
导读:解放军炮兵某团在水口方向配属给陆军某步兵师战斗,炮群、营指挥(观察)所部分先遣人员向前转移途中,由于组织不严密,没有及时与前沿步兵联系,误判战斗态势,致使先遣人员误入敌区遭敌袭击,造成团参谋长等18人牺牲,11人负伤,一辆指挥车被击毁,三辆运输车被打坏的严重损失。      复和县城西北2公里处有一个叫做班占的村子,在村子的西北侧有一个长形高地,该高地南北长约4公里,海拔高度为350米,广渊至复和公路从该高地的北山脚下通过。长形高地中部拐弯处,有一座小石山与高地相连接。该高地是复和地区越军的核心防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解放军炮兵某团在水口方向配属给陆军某步兵师战斗,炮群、营指挥(观察)所部分先遣人员向前转移途中,由于组织不严密,没有及时与前沿步兵联系,误判战斗态势,致使先遣人员误入敌区遭敌袭击,造成团参谋长等18人牺牲,11人负伤,一辆指挥车被击毁,三辆运输车被打坏的严重损失。


复和县城西北2公里处有一个叫做班占的村子,在村子的西北侧有一个长形高地,该高地南北长约4公里,海拔高度为350米,广渊至复和公路从该高地的北山脚下通过。长形高地中部拐弯处,有一座小石山与高地相连接。该高地是复和地区越军的核心防御阵地,有越军567团和另一番号越军步兵的二个营的兵力防守。山上构筑有8道堑壕和40多个明碉暗堡,严密封锁着复和通往广渊的公路。


某日,我军某陆军师接替另一师在复和地区战斗。第二日,该师某步兵团在攻打长形高地中,占领该高地南端两道部分堑壕,与敌军形成对峙。敌我前沿相距约300米。


第三日上午,该炮兵群接到师炮指电话通知:"我步兵已占领了长形高地,群指现在可以交替向长形高地转移。"于是,该团决定由参谋长带领群、营指挥(观察)所部分人员先行转移,以保证不中断指挥。转移前,炮群长向参谋长交待了两点注事项:一是转移人员到复和后下车,车辆停在复和;二是要从长形高地南侧上山占领观察所。


22日上午10时40分左右,参谋长带群指和各营观察所部分人员共67人,汽车6辆,由水口出发向前转移。前进途中,由于轻敌麻痹,没有认真研究地形和判断敌情,也没有在指定位置停车,而是沿公路向长形高地奔去。


11时10分左右,参谋长乘座的指挥深入敌区700多米,在长形高地小石山下被越军40火箭筒击中,当即起火,车上5人全部牺牲。第二辆车在指挥车后40米处,受到越军及左右三面火力夹击,人员在下车时和下车后遭敌火力猛烈扫射,先后牺牲13人,伤4人。第三四辆车进至我步兵与越军相对峙的凹地内,距敌前沿才100米左右,被地雷炸伤4人,另有3人遭敌机枪射击负伤。在后面跟进的第五、六辆车的官兵,发现前车遭敌袭击被炸后,所有人员立即下隐蔽,并组织人员协助前车抢救出8名伤员,但仍有7名战友陷在敌区未能救出。


在前沿与敌对峙的我解放军步兵,被突发的、激烈的战斗弄得莫明其妙,他们并不知晓是我军炮兵部分观察人员遭遇敌人,因为在他们步兵的前沿阵地上,就有我炮兵阵地观察所。步兵领导从望远镜中看到一支解放军车队遭敌袭击,心急如焚。于是我步兵迅速用机枪向敌阵地开火,用以牵制和压制越军的火力,减轻受敌袭击战友的压力。


炮兵某部在接到该情况报告后,迅速派出一支小分队在前沿步兵的协助下,深入敌区寻找和营救参谋长等人,同时通报给前沿步兵。但遭敌袭击的人员靠敌阵地太近,无法实施营救。用炮火去压制越军,又怕伤及自己的战友,更担心炮火的暴露,会打乱原来的作战计划。因而许多战友心情非常压抑,甚至咆哮着"宁愿上军事法庭也要用炮弹为战友报仇。"


当天晚上,先后有5名官兵利用夜暗摸回我方步兵阵地。同时告知,另有两名战友因重伤无法突围,已妥善藏在一个隐蔽处,其他战友已全部牺牲。


直到26日凌晨,我军另一支步兵悄悄行进到越军北面,与南面占领越军部分阵地的前沿步兵形成对越军阵地夹击的态势,遂按预定计划向越军阵地发起总攻。这一时刻终于来临,炮兵阵地上的同志几乎全部是流着眼泪,将压抑了四天的怒火狠狠地渲泻了出来,许多战士是一脚把沉甸甸的炮弹从车上踢下车的......


仅用了不到两个小时,我军就全部攻克长形高地,越军的尸体漫山遍野。那两位重伤的战友在度过了极其困难的几天后终于获救了,参谋长等18位烈士的遗体也被找回,运到了后方。


就这么一句"我步兵已占领了长形高地"的话,带队转移的最高指挥官--参谋长没有认真分析,实际是我军仅仅占领南面的部分高地,而不是全部。在实施转移的途中,也因轻敌思想而没有加强侦察,也没有与熟悉敌情的前沿步兵联系,也没有与炮兵派驻在前沿步兵中的炮兵侦察组联系,让其接应。直至遭到越军袭击时,还误认为是越军的残余火力,因而造成重大的战斗损失。


人有时会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人在紧张的工作中也有时会麻痹大意,粗心大叶,理由有很多,这都很正常,这在其他的工作中,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损失。然而在战场,说错一句话或说了一句模糊不清的话,或听者领会错了意思,都将付出生命和鲜血的代价。


牺牲了的战友永远地逝去了,不会复生。生存下来的战友却在心头永远有着隐隐的伤痛。


如果那位师炮指的指挥员说清楚了,我军只是占领南面部分阵地,必须从南面我军步兵处进入长形高地......


如果那位已经牺牲的参谋长在转移途中能够提高警惕,并按预定位置停车......


如果在出发前甚至在行军途中及时用电台与前沿步兵联系......


如果能及时与派出到步兵阵地的炮兵侦察小组联系......


如果......还有许多如果,只要做到一条,都不会遭到敌人的袭击,这18名战友就不会牺牲。


这样,他们今天也可以自由自在地享受着生活,也可以享受"五一"的八天假期,带着老婆孩子去祖国的大好河山畅游,或者与朋友们一起喝酒聊天,来个淋漓畅快,甚至也可以坐在家中的电脑前上网冲浪......


然而,他们永远离我们远去了。说远,又不远,因为他们永远活在他们那些并肩战斗过的战友心中。


他们也永远活在祖国人民的心中。


让我们永远记住这么一个有着深刻教训的故事吧。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