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马里海盗事件,一起针对中国的惊世骗局


美国和苏联(俄罗斯)这两个国家的差别只限于自身实力,在智谋方面,则可用平分秋色来形容。例如,控制一个国家最普遍的两大手段:援助与顾问。美国由于自身经济势力较强,故而侧重援助;对于苏联来说,技术人才是最不缺乏的,故而偏爱顾问。随着美国经济陷入定期发生的危机当中,让人仿佛借助微弱的亮光觉察到美国经济发展的周期,但又无法具体触摸。其实说的简单点,由财团所控制的领域与市场也是需要定期与不定期的整合,就如同中国人所说的“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道理是一样的。

中国人是一个很奇特的民族,他们从来不会说真话,可也不会说假话,中国人说话前讲究修饰,说话考虑对方接受程度,简单的一句话,意味深长。就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此话来说,便蕴含了多个学科的知识。对于语言学来说,这句话在山西被融入当地方言与当地特产,成为了“喝酒必汾,汾酒必喝”;对于经济学来说,分即拆分,合即整合,意思就是“拆分后周期长的话就需要整合,整合后时间长的话就需要拆分”。

一个国家的文化底蕴常被比做无形的宝藏,只有开采出来的文化才有实际价值。苏联和美国就和热衷盗采中国文化宝藏,美国以唐朝为参照物,苏联以元朝为参照物。很大程度上,美日关系能够处在一个相对友好的外交关系当中,不能忽视美国正在扮演的唐朝身份,而日本一直在寻找昔日唐朝的踪迹。其实从现在美俄两国的称呼上,就能看出中国人所掺杂的情感因素,美国与英法等国都是简称,而俄罗斯却是全称,如果扩展到加拿大的话,那么感情倾向便不言而喻。不过这才是真正的中国人,记人好不记人坏,是一种胸怀,是一种美德,是驻足与民族之峰的资本。

纵观中美、中俄交往史,就会发现越是接近中国道德标准的人,越是会力推两国友好关系,这和日本等小国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尼克松,一个被打上宽容标签的政治家,如果不是他能重用曾抨击他的基辛格的话,恐怕冷战的结果会被改写。在中俄关系当中,列宁是不得不说的伟人,他知道,俄国占的中国领土,迟早会让俄国彻底告别世界强国,后来历任苏联领导人都没有伤心,结果苏联就解体了。

如今的俄罗斯,愈发的像70年代的苏联,以梅德韦杰夫为首,以普金为核心,以祖布科夫为延伸的新三巨头已然形成,直接堪比70年代版由勃列日涅夫、柯西金、波德戈尔内三人组成的三巨头。这种集权式的领导组合,虽然在权利分配上做足了文章,可在个人利益方面仍旧是一个未知数。无论是在领导人,还是在交往当中,还是划定边界时,俄罗斯的所作所为都符合盟国的标准,却在脸面上维持了这层关系。加之美国新保守主义党争,造成一种既想赶超美国又怕被俄罗斯反超的尴尬局面。总归就是一句话,帝国主义忘我之心不死。

法俄挑梁:索马里骗局

9月15日与9月17日,两艘在中国香港注册的船只被索马里海盗劫持。如果说这些海盗组织不受某大国控制,我还真不相信,前几年是海盗主要活动在马六甲海峡附近,而如今马六甲附近海域海盗犯罪下降了,反倒是索马里海域海盗犯罪上升,这种在一面受压制另一面反弹的现象和美国在伊拉克与阿富汗两国的反恐行动相仿,伊拉克恐怖袭击下降了,阿富汗的恐怖袭击就一定会上升,并且近些时候呈现出扩散到邻国巴基斯坦。从两起相似的事件可以得出,海盗与恐怖袭击虽无法确定受大国直接控制,可却受大国直接引导,换句话说就是间接支配。

我归结了几个可能造成海盗的原因:

1.民风彪悍

海盗组织当中成员有各不相同的国籍,但是海盗组织的主体民族必定是民风彪悍的民族。例如,曾经为患多年的倭寇,还有昔日以改编海盗为海军的大英帝国。需要注意一点,民风彪悍并不是经济落后才会产生的,主要是受居住环境的影响。居住环境恶劣,自然就民风彪悍,最显著的就是山地国家民风彪悍,比较著名的是廓尔喀人与普什图人。

2.经济落后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对于民风彪悍的居民来说,在山地就是占山为王,当山贼,沿海地区的则是当海盗。在中东地区,通常是内陆有匪帮,沿海有海盗。匪帮比较著名的是库尔德人,而海盗比较著名的是阿联酋。在尚未开采石油之前的几百年,阿联酋当中的七个国家的主要收入是靠采珍珠与当海盗为生。至今许多阿拉伯国家对日本怀有敌意,就有一个原因是日本的人造珍珠抢占了他们在情感与经济两层都无法割舍的采珠业。

3.交通要道

没有国际航道的话,海盗就不会猖獗,海盗通常有两种袭击方式,一个是在国际航道上觅食,一个是在本国海域附近等待送上门的猎物。索马里海盗就属于后者,前者多是在英法携手对加勒比海的西班牙船只洗劫的时期才存在。海盗有不同的袭击方式,自然就有不同的袭击目的,国际航道觅食是为了洗劫,而以逸待劳的则为了所要赎金。

4.政府默许

如果说索马里属于无政府状态,那么马来西亚呢?马来西亚的海盗大多为渔民客串,政府采取的是一种默认的状态,因为马来西亚政府要凸显出马六甲海峡的作用,借以寻求国际势力来遏制中国向南中国海发展势力,马来西亚更担心的是中国与本国华人形成一种两个政府,故而需要用海盗来敲山震虎。

已经有许多船只被索马里海盗劫持,但是却都没有说出频发的劫持事件背后的海盗组织是一个,还是多个。以及在形容索马里海域时,只是模糊的概念,并未具体到经纬坐标上。我的推测,索马里海盗至少有两个组织,分布在索马里国内的北区与南区,而且并不排除其他国家的武装人员跨越国界后进行武装犯罪。也就是说,这些海盗组织或是只接受控制当地海岸线军阀的控制,或是把赎金分给控制海岸线军阀。从披露出的数字来看,赎金平均为一百万美金,保守估计也就是一个月可收入1000万美元左右。那么这笔钱用来干什么呢?绝不可能是用作当地经济发展,也不可能是为自己创办企业筹集资金,把海盗当作一种职业,那目的就是为了筹集军费,道理就和金三角的军阀靠贩毒筹集军费一样。在南美存在反政府武装的国家内,绑架事件也无非就是勒索赎金,筹集军费,在索马里,海盗只是当地军阀的另一个身份,同时也是筹集军费的途径。

自从萨科奇政府与今年4月与9月两次打击当地海盗之后,而海盗并没有做出报复性行动,可在中国船只被劫持之后,海盗居然以提醒的口吻说,不要像法国那样企图采取军事打击来解救人质。其实这种说法是很矛盾的,三日劫持了两艘中国船只,对于一个大国来说,这是一种极大的挑衅,完全是在想引中国军事打击。可海盗有这么愚蠢吗?海盗有个潜规则,那就是从不劫持美国与日本的船只,原因有二:一.美国霸道,日本不讲理,日本对待环保人士都能大动干戈,何况海盗乎?二.美国与日本那可算的上是海盗的祖宗,美国初期的土地那就是当年海盗的据点,而日本则是靠海盗发家致富的,班门弄斧的结果就是被被收拾。

海盗的说法是自我矛盾的,中国海军的目前任务主要是保全南中国海的岛屿利益,还无法顾及交通线的安全问题。有一首诗说的好“天高皇帝远,民少相公多。一日三遍打,不反待如何。”索马里远离中国,并且与中国在非洲的权利中心相距较远,在地理上属于势力微弱区。而泛索马里其余内的,当地居民与外来殖民者(相公)尚且存在矛盾,索马里本身就是有意属索马里与英属索马里组成的,一切独立出去的原法属索马里(吉布提)。国内战乱频繁,加之法国的越境打击,使得当地居民对待战争有一种特别强烈的反感,而如果中国参与进来的话,那么只能是“不反待如何”了。这个反是反殖民主义,可在西方舆论媒体的操控下,就会成为反中国的经济与军事双重殖民。与此同时,萨科奇还借助他的盟友西班牙首相之口,建议中国海军参与打击索马里海盗行动,这种双簧伎俩,是比较普遍的,但是这种依靠西方社会强大的舆论宣传攻击丑化中国形象的阴谋,则是埋藏的比较深。

现在法国与俄罗斯已经成为了亦步亦趋的秘密盟国,萨科奇在法国第二次成功解决出法国人质时,提议建立“海上国际警察”,而本月23日俄罗斯海军总司令维索茨基说,俄罗斯要参加打击索马里海盗。法俄关系升温速度之快是让人震惊的,先是萨科奇成功调解俄格冲突,后是与俄罗斯力推黎巴嫩与叙利亚两国建交,并且在此之前建立地中海联盟之际,俄罗斯毫无保留的支持法国。到9月以来,萨科奇提出建立“海上国际海警”,俄罗斯方面就提出要参加;在联大会议时,萨科奇说要打破现有经济体制,建立新体制,普金就宣布要建立石油卢布交易区。鉴于法俄与海盗组织的关系并不牢固,俄罗斯提供情报,索马里海盗出面,劫持了一艘乌克兰向肯尼亚运送军火的船只。试问,如果没有准确的情报,这样的大鱼能被掉到吗?俄罗斯威胁乌克兰,同时和法国一套送给索马里海盗一份见面礼,展示长期合作的诚意,俄罗斯真是一举三得,既能威胁乌克兰,又能巩固秘密的法俄同盟,还能获得索马里海盗成为其爪牙。

至于法国的利益,那是比较明确的,通过其盟友意大利曾经的意属索马里(南区),包围中国势力的肯尼亚,开辟外交第二战线,北线是乍得与苏丹,南线是索马里南区与肯尼亚。并不需要上升到政府层次,只需要扶持两国共有的部族首领就可以了,利用非洲划分国界时的草率制造新问题。需要注意一点,肯尼亚最近向埃及提出需要重新分配尼罗河水资源,如果没有中国的支持,恐怕肯尼亚没有充足的底气说这话。肯尼亚的底气就在于尼罗河流域上流在苏丹境内,借肯尼亚之口表达苏丹之意。至于萨科奇提出海上国际警察的设想,无非就是为地中海联盟迈出军事化的第一步,为了军事信号弱一些,提出一个警察的说法。可拥有军舰的警察,那还叫警察吗?

当法国领先的南欧三驾马车与俄罗斯合并之后,世界又诞生了一个新的流氓组织,而通过索马里海盗事件,则可得知这个组织已经过渡成为了犯罪组织。骗局,不同的国家扮演不同的角色,分工其极明确,法国领先,俄罗斯主演,西班牙当托,借助原意大利殖民地,设个句,引中国入局。对于此局,只能是继续观望,看索马里海盗是把这批军火私吞,还是有条件的归还给肯尼亚政府。对待骗局,千万不可把原有的感情因素掺入其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