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箭 第一部 鸿 箭 第十六章 疑云罩湖天(2)

饶兴利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size][/URL] 1 第二天早上,全体鸿箭游击队员集中在棚舍内学习。 饶平泰说:“因为朱贵同志有事,我们把政治学习调到早上来进行。下面大家跟指导员学习《矛盾论》。” 罗忠手捧毛泽东所著的《矛盾论》,说:“毛主席在著名的《矛盾论》一书中有这么一段论述,‘任何过程如果有多数矛盾存在的话,其中必有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


2


下午,刚练完操的鸿箭游击队员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有的在说笑,有的念台词,有的在小声练歌。

柳青和汪梅在一棵树下练唱:“小呀么小花伞呀,两呀么两人顶喲……”歌声甜润、优美……

汪梅:“青姐,到演出那天,我还要换装?”

柳青:“那当然!这装好化,上次我们化装抢军粮时,做陪嫁的喜燕那套衣裳,我看就很漂亮!”

汪梅:“要那么漂亮干什么呀?”

柳青:“我们演的是送郎参军,你是我‘媳妇’,不漂亮那行吗?”

汪梅:“谁是你媳妇呀?这角色本该由你来当的,你怎么非要抢我的角色呢!”

柳青:“哪有媳妇长得比新郎还高的呀?谁叫你一生下来,不多长它两寸呢?”

汪梅:“你——”说着要揪柳青。两人围着那棵大树转,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土岗前村道上,饶平泰和朱贵边说边朝土岗走来。

饶平泰一声吆喝:“队伍集合!”

队员们迅速聚拢。

柳青、汪梅还在土岗旁树下嘻戏追逐……

柳青惊叫:“集合了!”

汪梅也一惊,两人拉手朝土岗跑去,队伍已经站得整整齐齐。

柳青、汪梅:“报告!”

饶平泰幽默地:“看来,有野猪,你们也撵不上!”

汪梅嘴一撅:“保证撵上!”

队伍中发出一阵笑声。

饶平泰:“入列!”

柳青、汪梅迅速入列。

饶平泰:“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后天早饭后,我们要到野猪湖去打野猪!”

队伍中一阵躁动,齐声欢呼:“嗬——”

“同志们,我们不是只为了我们大队,更不是为了好玩,有趣去打野猪!我们是为了大山里上万的新四军战友能在即将到来的一年一度的春节改善一下生活而奔赴野猪湖。我们要把这次打猎活动,看作是完成一次政治任务!同志们,有没有信心?”罗忠大声问道。

众:“有!”声音震撼人心。

饶平泰:“在这次活动中,我们要展开竞赛,看哪个小队打得最多,还要评出‘野猪能手’!”

队伍中爆发出一阵笑声,逗得罗忠也把嘴给捂住笑。

饶平泰感到奇怪:“你们笑什么?难道我说错了?”

罗忠悄悄凑近他说:“你刚才说漏了一个字,应该是‘打野猪能手’。”

饶平泰赶紧纠正道:“哦,刚才说急了!哪个愿当‘野猪能手’?是‘打野猪能手’!此次行动要注意安全!下面请真正的打猎师傅——朱贵兄弟给大家讲一讲怎样打野猪。”

队伍中响起一阵掌声。

“打野猪的方法很多:暗下套子,伏击围歼,猎犬追踪等。为了确保完成这次任务,我特地从外地借一条猎犬,对我们会有帮助的。安全确实要十分注意!有时受了伤的野猪它会朝你冲过来。它那獠牙非常厉害!搞得不好可以把你拱翻在地。至于怎么找野猪,到了现场再结合实际给大家讲。”朱贵一口气说了许多。

“谢谢朱贵兄弟,还老远地到外村借猎犬!”罗忠对朱贵说道。

饶平泰喊道:“三小队长负责把队伍带回驻地。”

彭水生迅速出列喊道:“立正!向右转!齐步走!”

饶平泰、罗忠、朱贵跟在队伍后面,且走且谈……

却说伪军别动队长赵五林在黄花涝并没有捞到什么真正实在的情报。岗村听了他的一面之词的汇报,在没有别的情报渠道填补的情况下,也只好如此这般地就事论事。但是,为了表明自己没有耽误战机,他急步走进日军驻孝感司令部大门。

宇岛大佐停下手中的工作,对匆匆走到办公桌前的岗村说:“坐!”说着把一份日军驻武汉司令部的来件递到岗村手中。岗村在阅读文件。

“西尾将军对游击队在黄花涝的活动很重视,责令我进行调查,你来的正好,把情况说说。” 宇岛大佐说。

“报告司令官,元旦晚上,游击队不少于六十人在黄花涝码头、堤口、国军驻地进行侦察活动,令人费解的是——游击队上了花船,而后未放一枪,未捉一人,在半夜悄悄离开黄花涝。”

“他们倒底想干什么?”

“听赵五林说,当晚,他的手下看见国军第十七营长朱胜光也上了花船。”

“什么?”宇岛拉长脸问。

“不过,这黄花涝每晚有大小花船数十艘。他们是不是上同一条花船,还得不到证实。”岗村说。

“这么说,国军与游击队会不会在某个方面达成什么协议?”

“这点,还看不出来。司令,要不要传当事人朱胜光前来问话?”

“嗯,这个不妥!黄花涝是国军十三师的防区,我们突然传唤朱胜光,那十三师长——朱子奇会责怪我们的。哎,我对你这次按兵不动,坐失良机感到十分遗憾!”

“司令有所不知,这个李海林并不是真心投靠我大日本帝国,他出于被迫的情况下送来的消息,我怕有诈,所以才按兵不动,只派赵五林前去打探。谁知,这次游击队在黄花涝演了一出哑剧,弄得我们派出去的人一无所获!”

宇岛大佐长叹一声:“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司令不必悲观!我正在加紧展开地下活动,一有机会,我会果断地出击,给鸿箭游击队以致命的打击!”

“喲西!”宇岛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

“司令官,美惠子有什么消息吗?我很想念她!”

“她已去了广州。听西尾将军说,她近来的思想情绪出现波动。”

“可怜的美惠子!用中国民间的俗话说这真叫做:羊肉未吃成,弄得一身臊!”岗村心里一阵难受。

宇岛大佐起身离座,走到岗村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了他几句:“到皇军彻底胜利的那一天,我宇岛就是你们这对军侣的证婚人!”说完宇岛大佐不动声色望着岗村,心想:“我这不是再次欺骗他们吗!”

岗村转身正要离开,宇岛大佐突然记起什么似的,对他说:“岗村君,按中国人的习俗,再过上十天就是他们民间的一大节日——春节。依我看,在这之前,湖区游击队必有一番动作。你的要加紧侦察,将敌情随时报告给我!”

岗村:“嗨!请司令放心,我现在就去别动队布置侦察任务!”

傍晚,赵五林领命带着十几个便衣急急忙忙要出孝感城。

郭发财在城门口查岗,便问赵五林:“五林呀,又出什么美差呀?”

“唉!刚从黄花涝回来,屁股还没坐热,岗村队长就命令我带上弟兄到塘口、东山一带执行侦察任务。皇军的差事真难办呀!”赵五林抱怨道。

郭发财冷笑道:“兄弟小心点啊!听说游击队最近活动猖獗!”

“唉,我这条命不就是他日本人的,大队长,如果我真的一命——” 赵五林一声叹气。

“快过年了,不要说那些不吉利的话!快去快回吧!”郭发财对他挥挥手。

此时,塘口村前小河泛着银波,晨光中,身穿军装的游击队员们在上船。按计划,今天招收新兵,战士们个个精神格外爽朗。老戴、黑伢在招呼大家上船。

顺着小河水,迎着初升的太阳,船队向东进发。

来到府河水域河汊口,船队分成两组。罗忠带领几条船往东北方向行驶;饶平泰领着几条船朝东山方向前进。

罗忠站在船头招手。饶平泰站在船头招手。罗忠他们的船渐渐远行。

“饶大队长,准备在东山招多少新兵?”老戴边划船边问道。

“十来个吧!”饶平泰说。

“这回,黑伢没问题吧!”老戴又问。

“黑伢,已经是老兵了!”饶平泰又说。

同船上的柳青、汪梅不禁都笑了。

他们在东山忙碌了一整天,出乎意料,乡亲们争先恐后送亲人赶来参军。共招男女新兵30多人。

好在老戴事先打了招呼,辛安渡的船工连夜赶来支援,要不,新招的30多个新兵便没机会参加打野猪的活动了。

第二天清晨,一溜的船队向野猪湖开进。

汪梅和黑伢在船上高兴得又唱又跳。

柳青:“看你们乐的!再跳几下,把船都跳翻了!”

老戴乐呵呵地:“昨天去东山,今天又来野猪湖。我们好事连台呀!”

饶平泰:“老戴,话还不能说在前头——”

汪梅:“我知道饶大队长想说什么,戴师傅,我们的饶大队长的意思是:今天就要看野猪的行情好不好。”

黑伢:“有我这个新游击队员的加入,我看那野猪都吓得躲起来了!”

柳青:“黑伢,你还没有参加入伍宣誓,还不算。”

黑伢急了:“饶大队长,柳青姐说我还不能算数,是不是这样呀?”

“黑伢,莫急!我昨天晚上已经把你的名字抄写在我这个本子上了!” 饶平泰说着从衣袋中掏出记事本,接着反问,“你说算不算数?”

黑伢开心地笑了:“今天我的劲特别大,我要抱一头野猪回塘口!”

“黑伢,我看你抱个野猪娃还差不多!”老戴在一边打趣道。

“哈哈哈”,他的话把船上的人都逗笑了。

十几条船浩浩荡荡驶进野猪湖河汊口。

守候在河汊岸边的大刀张、何小韦等战士在欢呼雀跃。

“大队长、指导员,可把你们给等来了!”大刀张、何小韦迎上来说。

“同志们好!”饶平泰、罗忠上岸紧握他们的手。

上了岸,猎户朱贵便向战士们讲如何找野猪:“野猪湖畔方圆几十里。野猪一般都找土包朝南的一面做窝。还有,看到一些蒿草被踏倒一大片的,往往就有野猪窝……”

待朱贵讲完打猎的要领,饶平泰即时宣布:“下面以小分队为单位进行打猎,你们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我在第三分队,罗指导员参加大刀张所在分队。朱贵兄弟暂随第三分队,他争取到各队都走走。出发——”

在各分队长的带领下,战士们有的持枪,有的握刀,有的操着扁担、棍棒,深入湖区。

朱贵手里牵着一条黑色的猎犬走在前头。

饶平泰和三分队的战士们紧随其后,来到一处离一个土包约三十米的地方停下。

朱贵小声说:“从土包的大小、蒿草的倒势来看,这个土包极有可能有野猪。

彭水生带着战士对土包形成半包围。

朱贵匍匐在地,举枪瞄准。

饶平泰举枪,柳青、汪梅手持小手枪紧跟在他身旁。

朱贵放出猎犬。猎犬直扑那个土包。

两头野猪嗷叫着从蒿草丛中蹿出来。

朱贵枪响了,打中一只野猪的后腿。猎犬跟那只受伤的野猪激烈厮咬时,一阵乱枪中,另一只野猪跑了。受伤的那只野猪被猎犬缠住。

饶平泰举枪朝那头受伤的大野猪点射,正中它的头部,野猪向前蹿了几步倒地。猎犬冲着它死咬不放。战士们一拥而上,把那头野猪围住,兴奋地举起手中的武器,欢呼。

远处也频频传来枪声和喊叫声。

饶平泰:“这第一头野猪,朱贵兄弟立头功。”

柳青:“我们的大队长嘛,一枪命中野猪要害,功劳自然也不小。”

汪梅:“那就记个二等功吧!”

大伙笑了。彭水生拿出绳索,与其他三个战士把野猪捆好抬到河汊口去。

就在游击队在野猪湖打猎时,有两个商贩模样的人鬼鬼祟祟来到野猪湖村。

“老乡,这野猪湖村有野猪卖吗?”他们问村民。

“是游击队在猎捕野猪弄来自己吃的,哪有野猪卖给你们呢!”

“老乡,麻烦你带我们到河汊对岸找他们谈谈去。”

“我们自己的事都忙不完,哪有闲功夫呀!”

一游击队哨兵见他们在扯扯拉拉,便跑了过来。

哨兵问:“你们是哪个地方的商贩?”

两个商贩打量了一下哨兵说:“我们走。”

野猪湖旷地,大刀张带领战士们紧紧追赶一头野猪,把它团团围住。大刀张挥刀奋力砍杀野猪,野猪受伤倒地。旷地上一片欢呼。战士们一拥而上,用网子罩住了倒地的野猪。

野猪湖汊口,老戴在帮助游击队把六七头野猪装上船,黑伢站在船头。

饶平泰抽空把大刀张和何小韦拉到一旁:“明天下午一点到塘口村参加军民联欢暨欢迎新战士参军庆祝大会,记住了吧!”

大刀张:“黑牛前天来通知过的。”

饶平泰:“你们带什么节目去呀?”

何小韦:“小快板和大刀舞。”

“好!乡亲们就等着看你耍大刀呢!”饶平泰兴奋地说。

迎着西斜的太阳,战士们唱着鸿箭战歌朝停在河汊口的船走去。

入夜,游击队战士们在驻地伙棚用晚餐。

“大队长、指导员,这些野猪怎么办?”司务长老曹问。

“你看这样行不行,给老戴、朱贵家各送五斤,其他村民每户送两斤。余下的留一些明天欢迎新兵食用外,其它的都腌成腊肉,准备往山里送。”饶平泰说。

“我看这样很好。司务长,就按刚才饶大队长说的办!”

“是!不过,我的人手不够呀!”司务长老曹提出要求。

“我马上给你找几个快刀手来帮忙!”饶平泰又转向罗忠,“老罗,明天的大会怎么开,我们来商量一下吧!”

罗忠:“走!到老戴家去,顺便把肉带上。”

饶平泰:“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