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先士卒戎卫苏州,鲜为人知的抗倭名将任环

lwandy007 收藏 0 292


明代嘉靖年间,朝政腐败,内忧外患日益严重。江南苏州地区由于地处东南沿海,又是物产丰饶的渔米之乡,一度倭患严重。曾历任苏州府同知、兵备佥事与苏淞兵备道副总兵的任环率领军民奋起抗击倭寇,保境护民,竭尽全力,立下不朽的功勋。他虽没有戚继光、俞大猷那么出名,却也堪称名副其实的抗倭英雄。



任环,字应乾,明正德十四年(1519年)生,山西长治人。他自小勤奋好学,饱读诗书,少年时代又拜师学武。为了磨练毅力,锻炼体魄,任环常随师傅爬山涉水,去家乡附近的太行山深处旅行,广交朋友,还练出一身武艺。善击剑又精骑射,这在同时代青少年文化人中是很少的。据史书记载:青年时代的任环身个高壮,又生得英俊,肤色白净,在家乡素有“白面郎君”之称。


明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任环中了进士。曾在河北、山东等地当官,以清廉能干著称。嘉靖三十年(1551年),任环又被分发到苏州府任同知。他知道江浙一带倭患日烈,民不聊生,他一心想施展才干,保境安民。令雄心勃勃的任环感到幸运的是苏州知府尚维持明达事理,心胸较宽,对他颇为信任。这在吏治腐败的明代嘉靖年间是殊为不易的。这里得简略介绍一下尚维持,他是湖南湘阴人,与任环同年中进士。先任翰林院编修数年,后改任监察御使,正直敢言,不畏权势。嘉靖二十七年(1548年),尚维持被分发到苏州任知府。当时东南沿海,倭患有增无减,常有大队倭寇,乘着战舰战船,在汉奸引领下,自长江口溯江而上,分兵几路,侵袭素称富庶繁华的苏南,烧杀掳掠,奸淫民女,掳掠妇女小孩,破坏至为严重。尚维持上任后,锐意整改吏政,访察民间疾苦,并注意修建城防要塞。可是,尚维持虽是一贤吏,也研读过兵书,但却不太懂军事,对于统率军队、行军布阵及攻守方略都不在行。苏州府兵备司及下属各县的指挥官都不怎么买他的帐。他们耽于安乐,醉心于醇酒美妇,暮气沉沉。倭寇来犯,纵只是中小股人马,也束手无策,消极避战,听任百姓惨遭蹂躏。倭寇离境后,军官们又虚报战功以领奖金……尚维持接到乡绅士民举报后,甚为愤慨,撤了几位军官的职,不料差点激起兵变。他这才意识到苏州知府并不好当。任环的到来令尚维持很高兴,因为他知道任环懂军事为人又正派,他算是有了—位好助手。任环到任后,看到苏州地区驻军军纪废弛,畏敌怯战,很痛心。在征得尚维持批准后,他大刀阔斧,下令裁汰老弱兵丁,撤换不称职的指挥官,又请尚维持上疏朝廷,请求从南方调来广西士兵1500人,编组成一支以骑兵为主的机动部队(明代时,广西壮族、苗族、瑶族等少数民族兵士吃苦耐劳,骁勇善战,《明史》中称作狼兵。这是带有歧视性的称呼),积极备战。任环还请尚维持划拨库银2万两,用于在苏州地区招募乡勇,共募6000人,发给刀矛火铳、弓弩等,加以训练。平日务农,倭寇来犯时即开赴战地,配合官军作战。


这批乡勇由于熟悉道路地形,又一心要保护家乡免遭倭寇蹂躏。故而士气高昂,勇于征战,战斗力甚至胜过官军。尤为难得的是来自北方的任环在河网纵横、湖泊很多的苏州地区作实地考察时就意识到水战的重要性。他规定官军都要学会游泳,通水性,定期考核,自己还带头下水游泳,还举行水战演习,以提高作战能力。在尚维持的支持下,任环还张榜告示,发动百姓绅商们捐钱,在太湖洞庭东山建起船厂,打造40艘战船。船头船尾蒙上熟铜皮,以防以后在战斗中受到倭寇的火攻。这种双帆战船为提高航速,还在船尾加建木飞轮。行驶时由几名强壮的水手轮班踩飞轮。它们在后来的抗倭战斗中确实也发挥了不小的作用。对付小股乘坐小船的倭寇时尤为有效,平日又可用以江湖上巡弋及运送军民。但由于吨位很有限,船上又不能安放神威大炮。火力主要靠使用抬枪与火铳。在正面交战中,往往敌不过倭寇的战船和铁甲战舰。此为任环的一撼事。


明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以后,我国东南沿海各地倭患日益严重。大批倭寇聚集于陈钱山(指长江口外东海上外沙岛、白沙岛等礁岛),以此小岛为巢穴,打造战舰快船、铸制火炮弹丸,储备米粮蔬菜肉食品及淡水,开始年复一年的海盗式侵略。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3月,海贼汪直(皖南歙县人)勾结这儿的倭寇主力入侵。浙江东西、江南江北、沿海千余里同时告警。纵有戚继光、俞大猷、胡宗宪等将帅分率官军堵截,浴血奋战,但倭寇很狡诈,行踪飘忽不定,又是几路山击,防不胜防。一支数千之众的倭寇躲开戚家军的堵截,攻破昌国卫与川沙要塞,侵犯太仓、上海、江阴、乍浦、金山卫、崇明岛,又侵袭嘉定、常熟等七县、镇。沿途抢掠烧杀。如遇到明军与乡民的顽强抗击,倭寇出于保存实力,并不恋战,且战且行,一路上滥施暴行。城乡百姓损失惨重,死伤无数。5月初,这支倭寇在嘉定城外的外岗附近遇到官军和乡民的殊死抵抗,倭寇以敢死队百余人各持长倭刀与火药罐,发起冲锋。他们并不讲究阵法,呼啸而上,狂砍乱杀一气。并纵火制造恐怖。官军乡民不支纷纷后退,眼看嘉定城要失守。危急之际,任环率领千余狼兵赶到,立即投入战斗。他们使用砍刀、弓弩和火铳,杀向倭寇。双方肉搏或近战。倭寇遇到劲敌,倭酋下令去砍官军所骑战马的腿。这一招很厉害,任环急令官军下马冲杀,他奋勇当先,出手疾如闪电,连着砍倒数名倭寇。他“血浸战袍,负伤三处犹狂呼杀贼”,他的勇猛精神极大地鼓舞了军民们,大家同仇敌忾,拼死搏杀,于是,战斗反败为胜,倭寇弃尸百余具,狼狈而逃……


任环率领狼兵进入嘉定城,他们受到军民们的热烈欢迎。在县衙里,任环让郎中帮助包扎了伤口,和部下暂作休整,吃饭、喂战马、补给粮草……不想当日下半夜,苏州府赶来一名哨官,向任环禀报:因有一大股倭寇乘船自嘉兴横渡太湖,向吴江而来,苏州告警,十万火急!知府已令任环紧急回防。任环顾不上征途疲劳,又率部队驰返苏州。尚维持已全副披挂,见到打了胜仗回来的任环,总算松了口气。他当即下令关闭各城门,准备作战。任环指挥官军、乡勇和百姓们将神机火炮抬上城头,又往城头上抢运擂水、石块等,以防倭寇攻城。乡下百姓数万人扶老携幼,背着包袱,拥来城下,绕城哭号,请求开城门,让他们进城,以躲过凶恶的倭寇的摧残。尚维持担心倭寇的前锋人马混夹在乡民中进城,来个里应外合,故而不打算打开城门。他手下的文武官员也都不敢开城门。这当儿,任环巡城回来,力排众议,要求尚知府开城门,他慷慨激昂地说:“吾辈衣食俸禄全赖同胞供给,安能置十六乡八镇乡民生死存亡于不顾?尔等何必惧倭贼如虎狼。吾愿担承责任!”尚维持想了又想,也觉不妥,即下令打开四城门,让乡民尽数撤进城里。这一来,救活了几万人。尾随而至的大队倭寇闻知任环已回防苏州,先自胆怯几分,一部分倭寇想冲杀进城,受到严阵以待的官军和乡勇们开炮放铳还击。他们估计强攻城也讨不到什么便宜,被迫退却。


明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正月,大队倭寇自太仓的浏河港登陆,进袭太仓,攻掠松江、苏州地区,大肆烧杀掳掠。另一股倭寇经常熟的福山港渡长江北上,突袭南通和泰兴等地。明军猝不及防,连吃败仗。4月里,倭寇万余人分乘60余艘舰船攻陷浙江嘉善、上海崇明岛,崇明知县唐一岑英勇战死。在松江的拓林镇,倭寇筑城堡、营建巢穴,而后兵分两路,一路洗劫青浦、嘉兴,另一路攻向苏州。在吴县境内,倭寇受到官军和乡勇的奋勇抗击,死伤不少。但由于倭寇采取打胜就一拥而上,打败就快速逃跑的游击战术,机动性强,剿灭他们确非易事。任环两次设下口袋阵,试图歼灭倭寇主力,但均因被贪利忘义的汉奸告密而功亏一篑。在吴县以北吃了败仗的倭寇分乘满载金银财宝的舰船从吴门取道尚湖,意在尽快进入长江,再逃回陈钱山。常熟知县王铁是一位忠勇为国的官员,他虽不太懂军事,但他从不畏惧倭寇。他与在籍官绅钱泮带领千余官军和乡勇乡民乘船追击倭寇。倭寇已发觉他们的目的,来个将计就计,在舰船驶过芦荡中一狭长水道后,分出一半倭寇悄悄地弃船登陆,埋伏于让塘港前的芦苇林中。待王铁的船队接踵而来,即来个前后夹击,以火铳、弓弩射向他们,并投掷火把,纵火焚烧战船,官军和乡勇乡民乱了阵,吃了败仗,死伤很多。王铁陷身于泥淖中,怒目圆睁,大呼杀贼。他因腹部中刃而死。


危急时刻,任环率领狼兵赶到,很快扭转了战局。他指挥部队追击倭寇;倭寇弃尸300余具,狼狈而逃,乘船扬帆,自三丈浦入海……


王铁一生捍卫地方,保护人民,立下功绩,是常熟历史上一位值得怀念的人物。钱泮也在此役中牺牲。他是在乡的参政,常熟鹿苑人,曾中过举人、进士,在福建、陕西、浙江等省任过知府、学政使等官政,因为父亲被倭寇杀死,他一怒之下,便辞了官职,回乡立誓为父亲报仇,他为抗击倭寇立下不少功劳,不幸的是他也和王知县一样,战死在让塘港口。任环在常熟指导军民修筑城防、操练战术,还将王铁、钱泮等人妥为安葬,安置好他们的家属。回苏州后,任环向尚维持作了禀报请他奏报朝廷,以对王铁等厚加抚恤,以弘扬正义。


两个多月后,能征善战的任环被调到苏松副总兵俞大猷的麾下任前军指挥使,随同俞大猷抗击行踪诡诈飘忽的倭寇,迭有斩获。6月下旬,大股倭寇攻袭吴江的盛泽镇受阻,又乘船横渡太湖,转掠嘉兴,得手后,回师松江的拓林巢穴……纵横往来,如入无人之境。在松江境内,这支倭寇遭到俞大猷部的强力阻击。任环一马当先,手刃倭寇头目三人,倭寇丧胆,不敢列阵应战,纷纷溃逃。是役,倭寇70余人被擒,20人被斩杀,气焰大减。一年后,倭寇主力倾巢而出,经乍浦、海宁又一次攻掠嘉兴,在王江泾遭到俞大猷部明军主力的伏击,陷入重围。是役共歼倭寇1900余人,是苏浙两省历次抗倭战斗中歼敌最多的一次,受到朝廷的嘉奖。任环立下大功,升任副总兵,俞大猷升总兵。王江泾大捷后,盘踞于松江拓林的倭寇自焚其巢穴,逃到海上,在陈钱山又联合装备精良的新倭分乘70余船舰,扬帆西侵。在川沙攻破新青林港防线,与南沙等地倭寇及盗匪联合侵犯他们久已垂涎的苏州。倭寇水路两路并进,打到苏州城外的陆泾坝,前锋攻抵娄门。倭寇北掠浒墅关,南掠横塘。烧杀奸淫,无恶不作。灾难再一次降临到苏州地区。倭寇化整为零,分成多股,蔓延到常熟、江阴、无锡、武进……在江阴观山,倭寇合股出击打垮南京都督赵之麟指挥的官军,杀死官军近千人。成千上万百姓惨遭杀害。倭寇出入太湖,一度分股攻袭长兴与湖州,声势浩大。俞大猷、任环的部队在浙尔象山、舟山群岛、海宁等地打垮倭寇后,分水陆两路,经嘉善驰返苏州,大败倭寇主力于陆泾坝。焚毁敌船舰30余艘,复又截击从三文浦入海的倭寇,沉船七艘。倭寇退至三板沙,作垂死挣扎。不数日,另一股倭寇又侵袭吴江。俞大猷、任环又破之于莺脰湖。倭寇狼狈不堪,逃到嘉兴,抢夺民船数十艘欲逃遁。任环奉俞大猷之令,追敌于太湖上马迹山,擒杀倭酋金马利……


经过半年多浴血奋战,苏南、浙北的倭患才渐告平息。人民有了休养生息的环境,无不感激前赴后继、视死如归的抗倭将士。任环在苏州、松江等地担任将领的6年里,为抗倭斗争作出了杰出的贡献。旧时苏州、常熟、松江等地民间流传着他与王铁、钱泮、钱鹤州等抗倭英杰的不少传说。任环于嘉靖四十五年(1564年)病故于南都(明代南京之别称),享年45岁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