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三 和宋建国在外面刷夜的日子

梅戈 收藏 17 14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6/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三 和宋建国在外面刷夜的日子


到了宋建国家楼下,我向前后左右看了看,天黑黑的,只有住家的窗户透露出的光亮照着楼前的空地,看来是没有危险,我抬头向宋建国家看了一眼,靠楼门这面的窗户黑着灯,我本想先喊他一声,又担心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摸着黑,我上了宋建国家住的五楼。

轻轻敲了两下门,里面什么动静也没有,我不甘心地手上加了些劲儿,里面还是什么声音也没有,看来宋家是没人,我感觉有些失望,只好向楼下走去。

正当我刚要走出楼门时,楼门外喀嚓一响,有人在支自行车,我就没敢直接往外走,偷偷站下来向外一望,正是宋建国从外面回来,这不由得让我喜出望外,我张嘴就想喊他,可宋建国支好车却没直接进楼门,而是左右望了望,我张开的嘴又赶紧合上了。

宋建国左右看完后向楼门口走来,我站在门里轻轻地喊了一声:“建国,我,韩永!”

宋建国一听我喊他,三步并作两步地就跑了进来,一进楼门他就拉住我的手低声说道:“走,韩永,有话上楼再说,下午的事我听说了,好,你是好样的!”说完他拉着我的手就向楼上走,同时问我:“你刚才上去了?建军也没在家?”

我答了声是,宋建国道:“这破孩子,也是整天就知道瞎跑,又他妈的找揍呢!”

我听见宋建国的话,不禁哑然失笑,这做哥哥的们是整天不着家,偏偏都想把弟弟管好,无论自己在外面是怎么惹是生非,回到家里都是很负起做哥哥的责任,就像我,无论给家里怎么惹事,只要听说我弟弟淘气了,肯定是好好教育一顿,其实就是打一顿,让他好记住别再出去淘气,不过话说回来,我和我弟弟的感情其实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到了宋建国家门口,宋建国又小心地向楼道下看了看,确认真的没人后他掏出钥匙开了门。到了屋里开了灯,我们俩进了他住的小屋。

他从暖瓶里给我倒了一杯水,我接过来后把装衣服的军挎扔在了他的床上。

看我在床上坐好后,宋建国说道:“刚才在外面我一听说你把王金泉扎了就知道你肯定会来找我,所以赶紧就回来了,果不其然你还真来了!”

我喝了一口水道:“这消息还真快,有王金泉的消息吗?”

宋建国道:“说他在医院里抢救呢,其他的消息没有!”

我点点头,把下午发生的事详细地和他说了一遍,宋建国听完说道:“我早就和你说了,你总躲着王金泉根本就不是办法,这几个月他一直放风说要打你灭了你,你总躲着是办法吗?他有人,咱们人也不少啊?打丫挺的就是了,别人怕王宝泉是个老泡,我宋建国就不怕他,这边的人不敢打丫挺的,咱们从别处找人啊!”

我等他说完道:“你以为我是怕他们吗?”

宋建国不以为然道:“我知道你的想法,不想再给家里惹事,怕你家里人着急,可既然咱们已经走上了这条道,光是你自己想下来就能下来的吗?这么些年的朋友真说不交就都不交了?别人不说,邢立强咱们几个过命的朋友你能说不理就不理了?!”宋建国越说越激动,我忙拦住他道:“那有什么办法呢?家总不能不顾吧?!”

宋建国嘿嘿一阵冷笑:“照我说,如果咱们早把王金泉给打了,这一阵他们丫挺养的就不敢这么猖,今天下午的事就或许不会发生!这就是教训,什么事在萌芽之中给丫灭了就是最好的,咱们根本就不应当给丫挺养的这机会,这下倒好,事没躲开到惹大了!”

听着宋建国的话,我被深深触动了一下,宋建国的话是不无道理啊!看我没说话,宋建国问我:“现在事也惹了,你想怎么办?跑还是在这儿附近躲躲?”

我又把下午和谢家兄弟说的话和他说了一遍:“王金泉如果死了只能是跑外地,不过现在我还是想在这附近躲躲看,也好听听消息!”

宋建国点点头问我:“让我陪着你?”

我说了声是,宋建国道:“我们家你最多只能躲今天一晚上,我和你的交情外面的人全知道,说不定明天上午警察不来王宝泉也会找来。”

我轻声对宋建国说了声明白,宋建国开始收拾东西,他先把藏在床下的一把刮刀找出来装进书包,随即又去他爸妈放钱的抽屉里拿钱,我跟过去阻止道:“你跟我出去就行了,钱别拿,你弟弟还要花呢!我这里现在有一百多块钱,够咱们花几天!”

宋建国道:“咱们出去不能到处蹭吃蹭喝,那会让人看不起,钱还是多带些好!”

我还是拦着他不让拿,他轻轻一推我,道:“你别管!”

我知道他的脾气,就没再说话站在一旁看着他,可宋建国翻来找去,抽屉里也只有十来块钱,他想都拿走,我再次拦住他道:“你要拿我当朋友就别拿这点儿钱,你弟弟这两天还要用,万一你爸妈这两天回不来怎么办?”

宋建国呵呵一笑:“一上小学的小屁孩一天能花多少钱?给他留两块钱足够他花好几天的了,这事你别管,咱们出去不能花着短了!”说完,宋建国抽出两块钱放进抽屉了。

我知道我拦不住他,这时外面钥匙响,宋建国道:“建军回来了,你别和他碰面!”

我明白宋建国的意思,是怕万一有人来问起我,宋建军不小心给说漏了嘴,所以就赶紧进了宋建国住的小屋关上了门。

宋建军进到家以后,宋建国没象平时那样训斥他,只是问了他一句:“作业写完了吗?”

宋建军一听哥哥问,赶紧回答道:“都写完了!我是写完作业以后才出去的!”

宋建国哦了一声道:“我明天要出去到外地去,起得早,你今天在爸妈屋里睡!”

宋建军高兴地答应了一声,不为别的,就为这几天可以没人管他了。宋建国看了兄弟一眼:“作业写完就睡觉吧,不想洗脚就别洗了,我可告诉你,这几天家里没人,钱我也给你留了,在抽屉里,不过我要回来了知道你到处瞎跑,你可别怪我不客气!”

宋建军边往他爸妈屋里走边答应了一声:“是,我不会出去瞎跑的!”随后我就听见他关上了门,宋建国也就跟着回到这屋了。

等他进了屋,我向他比划了一下,宋建国明白了我的意思,我们俩没说话就关灯脱衣服睡觉了。宋建国心里没事,躺下没两分钟就睡着了,而我心里有事,惦记着家里,听着门厅里他家的挂钟敲了十二点我还没睡着,轻轻叫了两声:“建国,建国!”

宋建国睡的死死的,根本没听见我喊他,我又侧耳听了听他爸妈的屋里,那屋里宋建军也是睡得正香。我悄悄地爬起身下了床,又找着裤子从裤兜里摸出一张大团结,然后蹑手蹑脚地去了他家的厨房。

宋建国家平时只要他父母不在家我是总来,他家的厨房、卧室、厕所我是都非常熟悉。摸到他家的橱柜前,我轻轻地拉开柜门,把手里的大团结放进去以后,我又轻轻地回到床上。

听着宋建国忽大忽小的鼾声,我突然也感觉到有些困了,伴着他的鼾声,我也不知不觉地睡着了。这一觉醒来,天已经开始亮了,我忙叫起宋建国,趁着建军还没醒,两个人匆匆洗了把脸拎着书包就下了楼。

到了楼下宋建国问我:“咱们去哪儿?”

我道:“先找个远点儿的地方把早饭吃了,然后商店开了门咱们买些吃的,白天咱们就找个没人的地方玩会儿,到了晚上看哪儿能住就在哪儿住!”

宋建国边和我一起走边说道:“也只能如此了!”

自这一天起,我们俩是到处刷夜,有时在哥儿们家里住一晚,有时就找个没人的空屋睡一宿。这期间我们俩也四处打听消息,一些好朋友也帮着打听,最先得来的消息是我妈知道我惹出这事以后就病倒起不来了,这让我非常难过,可现在又有什么办法呢?!

第二个消息是王金泉没死,我心里不由得暗暗松了一口气,他没死我就死不了。

第三个消息则是警察和王宝泉等人都在到处找我,谢二、宋建国家他们是都去了,王宝泉还撒下话:“谁要帮了韩永,我王宝泉就灭了他!”这着实吓住了一批人,不过那些真和我处的好的哥儿们根本就不在乎,谢二、三明兄弟当时就拉下了脸:“韩永是我们的好哥儿们,谁想灭了我们兄弟就尽管来,我们兄弟也不是吃素的!”听完别的朋友传来这话,我心里是非常感动,不过这兄弟俩毕竟给我帮过很大忙,我不想多给他们惹麻烦,那次和三明分手后就没再去找过他们,可这兄弟俩却很义气,还是打听着又给我送来二百块钱。

我接过他俩送来的钱,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是好,谢二道:“韩永,我们兄弟说到做到,只要你还在外面飘一天,我们哥儿俩就弄钱给你用!王宝泉扯他妈的蛋,咱们哥儿们除了会抓封,手里也拿的起刀,不定谁死在谁手里呢!”

三明也跟着他哥哥道:“妈的,惹急了老子,老子把他们一家都废喽!”

这兄弟俩只差一岁多,从小就一起淘气打架偷东西,两个人心不但齐,手也很黑,一般人还轻易不敢惹,我知道他哥儿俩的力量,可也不想他们为我惹事,就劝道:“他也就是说说,大刑刚上来他说什么也不敢轻易和谁动家伙,你们别和他一般见识!咱们都大了,事还是尽量少惹些,我这次也实在是逼到了那一步,那天我不动手的话后面的事我都不敢想!”

宋建国呵呵笑道:“又来了不是?韩永,我告诉你,咱们这条道你既然上来了,想下是不那么容易的,躲是最没用的!三明他们哥儿俩把话搁下了,王宝泉不是也没敢怎么着吗?”

这句话是真把我噎得够呛,难道真的是我错了?我不该躲?应当挺身迎战?应当在王金泉一放出风来时就先把他灭了?……

谢二看我没说话,就说道:“现在事已经出了,还是听听风声再说吧!只要王金泉不死,韩永这事就好办,不过我觉得,即使韩永家把医药费全赔了,法院也肯定得判韩永,韩永的底儿太潮,那些人都把咱们恨死了,咱们不是社会公害么!”

听着他的话,我心里不由得就是一沉,看来这牢狱之灾我是躲不过了,其实谢二说的话我也不是没想过,只是不想它能成为事实,可这刷夜的日子何时是个头儿啊?!宋建国也是人不人、鬼不鬼地陪着我,万一我们俩一起被抓住,我劳改他就得教养,我不能把朋友害了啊!何况天越来越冷了,……

(未完待续)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