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上将忆朝鲜云山之战:中国人是坚强的斗士

现在心情0度 收藏 0 242
导读:美国原陆军上将李奇微,曾担任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他在《朝鲜战争》一书中承认了志愿军的勇猛,激烈的云山战役更是让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先头部队几乎被全歼 1950年lO月29日,美第7师在元山以北约240公里处的利原登陆,向鸭绿江边的惠山推进。南朝鲜第1军预定沿海岸公路北上向苏联边境推进。海军陆战队打算沿仅有的一条狭窄道路越过中部高原进抵江界,尔后向鸭绿江边的满浦推进。第3师则留在后面守卫元山一兴南-咸兴地区。 在这次行动开始之前,一条令人心寒的消息由冰天雪地的山脊传到东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美国原陆军上将李奇微,曾担任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他在《朝鲜战争》一书中承认了志愿军的勇猛,激烈的云山战役更是让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先头部队几乎被全歼



1950年lO月29日,美第7师在元山以北约240公里处的利原登陆,向鸭绿江边的惠山推进。南朝鲜第1军预定沿海岸公路北上向苏联边境推进。海军陆战队打算沿仅有的一条狭窄道路越过中部高原进抵江界,尔后向鸭绿江边的满浦推进。第3师则留在后面守卫元山一兴南-咸兴地区。



在这次行动开始之前,一条令人心寒的消息由冰天雪地的山脊传到东北方向。南朝鲜第6师第7团遭到一支占绝对优势的中国部队打击。这支中国部队当时就像从地下钻出来一样,以很勇猛的近战几乎全歼该团。根据以后的情况来看,该团大概是在不知不觉之中闯入了中国军队正在集结、准备由那里发起进攻的地区。中国人当时尚未作好发起大规模进攻的准备,决心不暴露目标,因此几乎把这支先头部队全部消灭掉。



没有留下一点运动痕迹



中国人—开始也采取了小心谨慎的试探行动,因为他们显然无法估计美国会作出何种反应——是否会进攻中国本土或者用原子弹对付他们。中国部队很有效地隐蔽了自己的运动。他们大都采取夜间徒步运动的方式,在白天则避开公路,有时在森林中烧火制造烟幕来对付空中侦察。此外,他们还利用地道、矿井或村落进行隐蔽。每个执行任务的中国士兵都能做到自给自足。他们携带由大米、豆类和玉米做成的干粮(他们怕做饭的火光暴露自己的位置)以及足够的轻武器弹药,因而可以坚持四五天之久。中国人没有留下一点部队运动的痕迹。



打击接踵而至



美国整个部队甚至较低级的军人都对中国人的威胁掉以轻心。10月底,驻扎在云山及其周围的部队所作出的反应就是典型的例证。云山位于清川江正北、鸭绿江以南约100公里处。当时,从不同的渠道传来了中国部队大规模集结的消息。



一个朝鲜老百姓报告说:云山西南15公里的一个山谷里2000名中国人,力图切断该城向南延伸的主要补给线。后来又有一名朝鲜治安队员报告说,在云山西南10公里处发现3000名中国人。11月1日下午,正在一架L-5型飞机上引导炮兵射击的观察员报告,在距云山不到1l公里处的狭窄小路上,“敌步兵两支大队伍正在向南运动”。



迅猛而突然的打击接踵而至,以至于很多部队还未弄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打垮了。中国部队首先攻击了南朝鲜第6步兵师。该师驻防云山以东约25-50公里的温井至熙川地区。中国人将该师消灭得如此彻底,以致到11月1日午后不久,沃克将军便通知美第1军军长弗兰克·米尔伯思将军:南朝鲜第 2军已不再是一支有组织的部队,美第l军右翼也因此暴露给敌人。



美军发觉退路已被切断



下午5时许,中国部队在迫击炮火力和由卡车上发射的苏制“喀秋莎”火箭炮火力掩护下,开始对防守云山北部的第8骑兵团发动试探性进攻,并在黄昏以后集结了力量,尔后逐步由东向西展开进攻战斗持续了一接夜,不时发生近战,其激烈程度是以往战争中所没有的。午夜之前,不少美军部队发觉弹药几乎告磬。夜间10时,美第1军自脱离釜山环形防御圈以来首次转入了防御。那一夜,扼守云山的第8骑兵团三面受敌。南朝鲜第15步兵团在东面坚守阵地,但在其他三个方向上,美军却面对着中国部队。在接到撤退的命令后,美军发觉退路已被切断了。一支很强的中国部队在那天中午以前就封锁了主要道路。他们牢牢地控制着阵地,使第5骑兵团为把他们赶走以便前去增援云山第8骑兵团而发起的多次进攻未能成功。11月2日凌晨,从云山撤退的部队在主要道路上遭到伏击。结果,那里很快就塞满了毁坏的车辆,坦克乘员和步兵在慌乱中四散奔逃。



中国式的精神战



中国部队对云山西面第8骑兵团第3营的进攻也许达成了最令人震惊的突然性。第3营当时以为西面肯定没有敌人活动。11月1日下午较晚的时候。有些部队曾发现我方飞机在南面某处我主要补给线附近扫射敌人阵地,但谁也没有介意。部队指挥官接到撤退命令以后,首先撤出了火炮,同时命令第3营掩护骑兵团后撤。第3营配置在南永河上—座桥的北面,以两个班看守。

早晨3时许,有一小队人由南面接近该桥,究竟是一个排还是一个连一直未搞清楚。守桥部队没有检查就让这些人通过了。由于这些人是由南面过来的,因而被当成了南朝鲜人而未引起注意。当这些陌生人在指挥所对面停下来时,其中一个干部狠吹一声军号,他们随即从四面八方以轻武器和手榴弹向指挥所发起攻击。



我方许多人被军号声或敌人几乎近在耳边的射击声所惊醒。他们在等待撤退信号时睡着了,所以爬出各自的散兵坑就投入了短兵相接的战斗。有时要一对一将敌人摔倒在地,有时得用手枪的抵近射击来回击对方。



每辆坦克都被击中过两三次



部队在该地展开了你死我活的拼杀:有的躲在吉普车后,有的跑去帮助同敌人扭打在地的自己人,有的则企图找到适合抵抗的场所。最后,当追击炮炮弹开始在他们中间开花时,他们便夺路南逃,穿过南永河,进入黑暗的山地寻找己方部队。他们三五成群(其中许多人还受了伤),向南面和东面进发。夜愈来愈深,碰到的失散人员也愈来愈多。那一夜,被困在指挥所工事里的20人有15人被中国人的手榴弹炸死。天明以后,只剩下66名军官和200名士兵还能战斗。



最后,一架师的联络飞机空投了一个通知。命令该营在夜暗掩护下撤退。援救部队被迫停止援救行动,第3营只得依靠自己的力量来突围了。步兵与坦克部队商定,在环形防御圈内再坚持一夜。但是,猛烈的迫击炮火迫使坦克手将坦克开出防御圈,以吸引敌人火力。最后,他们只好决定独自到西南面去寻找安全的地方。事情很清楚,由于每辆坦克都被击中过两三次,它们对步兵已毫无用处。步兵祝愿坦克手们好运气,尔后便缩了回去,准备抗击下一次进攻。



找到撤离路线



中国人在暗夜中以猛烈的迫击炮火和步兵进攻袭击了被围部队。被围部队首先将周围无用的车辆点燃,照亮附近地区。中国人以大约400人的兵力发起6次冲锋。但均被击退。隐蔽在山里的第3营士兵被友邻部队嘈杂的射击声所吸引,也突入防御圈参加了防御战斗。



天亮了,仍然得不到空中支援。剩下的口粮全都分给了伤员。伤员的现有人数是250人。而能打仗的只有200人了。11月4日凌晨,幸存者决定逃出去,让伤员留下向中国人投降。



一个侦察小组发现了一条路线。这条路由路边壕沟向前延伸,穿过北面的一个村庄,尔后通到一个渡口。于是幸存的人就出发往东去了。



中国人是最强的斗士



但是,还未到达己方战线,他们就遭到中国部队的包围,被追分散逃跑。最后,只有少数人回到我方战线,死伤和被俘人数究竟有多少,未能准确统计。一些被俘人员几天之后又重新逃回团队。还有一些伤员,包括营长奥蒙德少校,在被俘期间死去,被中国人掩埋了。



11月22日,中国人释放了27人,其中大都是在云山附近被俘的。有一次,中国人将重伤员用担架放在公路上,尔后撤走。在我方医护人员乘卡车到那里接运伤员时,他们没有向我们射击。



我们后来体会到,中国人是坚强的斗士,不是文明的敌人。



有很多次,他们同俘虏分享仅有的一点食物,对俘虏采取友善的态度。我们在夺回汉城时发觉。中国人并未恣意毁坏我们运到汉城准备用以修复这座遭到轰炸的城市的建筑材料。



第8骑兵团在云山总共损失一半以上的建制兵力和很大一部分装备,其中有12门105毫米榴弹炮、9辆坦克、125辆以上的卡车和12门无座力炮。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