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中的女人们 (一) ZT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12 296

圣人云:“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能得此言真谛者,非施公耐庵莫属,难怪清朝的金圣叹先生替圣人一叹曰:“老施同志真是中国五千年来的第五才子!(庄、屈、司马、王、施)”施公笔下,最精彩的不是那些英雄好汉,而是若干被他老人家糟蹋过的女人,诸如三位女英雄、三个淫妇、三个苦命女人、三个烟花女子等等,听俺慢慢讲来。


一、三女英:一丈青扈三娘、母夜叉孙二娘、母大虫顾大嫂


“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这话要是让街头巷尾的三姑六婆说出来,肯定是不怀好意。“好一块羊肉,倒落在狗嘴里。”这话要是让三瓦两舍的浮浪轻薄子弟来说,肯定是一边说一边擦口水。可是在“第五才子”施耐庵那里,楞是将一块天鹅肉塞进了癩蛤蟆嘴里。这就是一丈青扈三娘与矮脚虎王英的婚姻!简直不拿女人特别是英雄美女当人看。王矮虎何许人也,早年是个货运司机,替人拉货时,见财起意,谋了人家钱财,而流落清风山成了强盗。因为那时是“万恶的旧社会”,没人严打整治“车匪路霸”,他才逍遥法外。更兼是个流氓色鬼,欲抢人家刘高的老婆,才给宋江在清风寨惹了那么一场几遭杀身的祸。如果说梁山上有真“强盗”的话,他就算一个。别人是逼上梁山的好人,而他是个主动为盗的亡命之徒。而且“盗亦无道”,为了一个不贤妇人,还要跟收留他的大哥燕顺火并,真乃重色轻友的江湖败类。

就这么一个杀人越货的强盗兼色鬼,两军阵前,一见扈小姐,色心与癞蛤蟆之心一并发作,举螳臂欲擒鸾凤,可惜本事不济,反被一丈青所擒,做了一丈青手下的第一个败将。后来扈小姐被豹子头林冲生擒之后,被宋江强行把她配给了王矮虎。1975年批宋江时,真该给老宋再加一条“包办婚姻”罪,宋江这厮,做媒成癖,早在清风山时就犯过这类错误,强行将花荣妹妹嫁与霹雳火秦明。早知道一朵鲜花要插在牛粪上,扈小姐就该在马上一刀斩了那癩蛤蟆王英。这是“第五才子”施耐庵乱点的鸳鸯谱,假设让第二五零才子江郎写《水浒》,非让扈三娘嫁给豹子头林冲不可!


要说有宋一代,最天才的最有创意的厨师兼酒店管理人才,首推母夜叉孙二娘,可惜她的路边店开在偏僻的“孟州道大树十字坡”,如果设在东京卞梁开封府附近,她的倩影一定被画进《清明上河图》,包公下了班,没准能亲自品尝一下“人肉包子”和“人肉宴席”的味道(不对,年代错了,老包是仁宗时候的人。有老包在,哪允许“人肉宴席”开张。可惜徽宗时没有包拯,只有高俅)。如果不是把她逼上了梁山,而是跟随赵官家南渡临安,说不定,那人肉包子能在杭州发扬光大。可惜孙二娘做买卖,生逢其时,不逢其地,遇到了“允许一部分人”可以通过卖人肉包子“先富起来”的好政策,却没生在能享受优惠政策的好地方!——这也是施耐庵与女强人过不去的罪状。说她是“最天才的最有创意的酒店管理人才”,是因为人家有很新潮的管理理念。一、不宰云游的和尚道士等过路客人(不搞一锤子买卖)。二、不宰妓女歌女(大明星们能给酒店做免费广告)。三、不宰发配路过的罪犯(罪犯也是人,顾客是上帝,得讲人道主义)。这三条理念远比张瑞敏(一说是菜园子张青与孙二娘的后人,存疑待考)的“不准随地撒尿”更现代。把老孙逼上梁山,也是施公的错!


鲁迅说,第一个将女人比作鲜花的是人是天才。那么第一个将女人比作老虎的人呢?应该说,也是天才。据说,佛门里有把女人比做好虎的说法,那纯粹是在教育有口无心的小和尚的,至于那些进入”色空“境界的得道高僧们,眼里根本就没有女人,当然也就没有老虎。继苏东坡把一位姓柳的“朋友妻”比作外国猛兽狮子后,施耐庵定义了一个更有中国特色的名字——“母大虫”。“母大虫”者,“母老虎”也!一部《水浒》,出现了若干粗卤豪爽勇猛的男英雄,李逵、鲁达、武松、史进、阮小七、石秀等等,各有其粗卤豪爽勇猛之处,煞是可爱。偏偏还塑造了一位粗卤豪爽勇猛的女英雄——顾大嫂,却送给大嫂一个极不雅的绰号——母大虫。真让天下的男人却步、女人憋气!江郎年轻时常听人说:“老不看三国,少不看水浒”,原来以为是劝戒血气方刚的少年们别动不动就学学“拳打镇关西”。现在看来理解错了,盖因少年之人,情窦初开而未近女色,而《水浒》里的女人除了美艳淫妇,就是粗野老虎,一旦中了施耐庵的毒,岂不对女人望而却步?而少年一旦对女人却步,美女岂不寂寞?可见《水浒》一书既毒害了青少年,又殃及妇女形象。非批不可。“好就好在投降,让人民都知道投降派”,坏就坏在唐突妇女,让人们知道了“老虎”。如果施耐庵再世,俺一定学学浔阳江上的船火儿张横,操起家伙拷问这厮,想吃馄炖,还是想吃板刀面?


本文内容于 2008-9-29 14:00:56 被预备役海军上校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