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抗日志愿队在缅甸

昭勇将军 收藏 0 332
导读:1942年3月,中国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全球战略的需要出发,特别是因应盟国在亚洲太平洋地区对日作战的战略需要,依照《联合国家宣言》的主旨,受英、美两国的敦请,毅然派出劲旅,入缅援英抗日,保卫盟军亚洲战场的北翼战略据点缅甸的安全。中国远征军第一路军的10万勇士,在杜聿明将军指挥下,同侵缅的日军第十五军,展开了一场争夺战,谱写了一章中华健儿远征异域、迭摧强敌的壮丽诗篇。其中有戴安澜的第二○○师、廖耀湘的二十二师、余韶的第九十六师和孙立人的新三十八师。值得一提的还有缅甸华侨抗日志愿队,志愿队450人中,只有30多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42年3月,中国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全球战略的需要出发,特别是因应盟国在亚洲太平洋地区对日作战的战略需要,依照《联合国家宣言》的主旨,受英、美两国的敦请,毅然派出劲旅,入缅援英抗日,保卫盟军亚洲战场的北翼战略据点缅甸的安全。中国远征军第一路军的10万勇士,在杜聿明将军指挥下,同侵缅的日军第十五军,展开了一场争夺战,谱写了一章中华健儿远征异域、迭摧强敌的壮丽诗篇。其中有戴安澜的第二○○师、廖耀湘的二十二师、余韶的第九十六师和孙立人的新三十八师。值得一提的还有缅甸华侨抗日志愿队,志愿队450人中,只有30多名军校17期学生受过一年半军官教育,200多名东南亚各地华侨学生在昆明侨务人员训练班受过3个月军事训练,其余的人只受过两周的突击训练,但凭着机智勇敢和誓死报国的坚强意志,不但打响了缅甸抗日的第一枪,而且成为缅甸战场上首战奏捷的民众武装。

1941年我从军校毕业,来到云南文山第五十四军任军长黄维的机要参谋兼特务连长。8月13日,随黄维接待前来视察的军委会驻滇参谋团长林蔚一行。相处10余日后,林蔚向黄维提出,将我调去当他的机要参谋,并协助参谋处少将副处长侯腾起草《保卫滇缅路作战计划》、《中英联军缅南会战计划》及《组织“缅甸华侨抗日志愿队”协助中英联军作战实施办法》等,还要我收集整理东南亚,特别是缅甸的地形地理和华侨情况,又派我参与筹建“侨务人员训练班”,并担任该班联络员兼游击战术一课的教官,以及该班招生和教育计划的制定等项工作,从而使我同缅甸结下了不解之缘。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我于12月15日随侯腾入缅,受英军总司令胡敦的派遣,组建“缅甸华侨抗日志愿队”,并担任英第十七师联络参谋。


缅甸华侨抗日志愿队之组建


1941年,蒋介石鉴于日军侵占越南后积极筹备“南进”,便设立军委会驻滇参谋团,筹划中英军事合作共同保卫滇缅路的问题。林蔚团长认为对付日军南侵,既要在政治和军事上结成中美英荷(澳新亦在列)联盟的“A、B、C、D阵线”和“新加坡军事联合会议”,形成亚太地区的抗日联合阵线;同时更要组织发动亚太地区的千万华侨参加抗日。他于1941年8月13日来第五十四军视察后同我谈话时,见我也有组织华侨抗日志愿队的想法,并注意到我正在研究东南亚各地的兵要地理和华侨状况,便将我调到他身边。1941年12月16日,我随侯腾和英国驻华武官丹尼斯少将,到仰光会见英军总司令胡敦中将,向他提交《中英联军缅甸南部会战计划》和组建中英联军统帅部、组建缅甸华侨抗日志愿队、缅甸交通管制、缅甸防空防谍等项实施方案。胡敦立即将其上报印度总司令韦维尔定夺。

韦维尔随即电告胡敦:(1)马来方面战事紧急,缅南会战暂缓计划。(2)请中国先派一团至打洛。(3)英军缅甸总部即是英中联军统帅部。(4)即请中国派人组建缅甸华侨抗日志愿队,参照“温格特突击队”的模式编组装备,由英军后勤部保证供应,担任敌情侦察、缅奸缉捕、治安维护工作。(5)中国可向毛淡棉英军派驻联络官。胡敦与侯腾商议并经在昆明的林蔚和在印度的韦维尔同意后,派我赴毛淡棉任英军联络参谋,携电台一部、官兵5人,并责成我组建缅甸抗日志愿队。胡敦另派英军情报部中校参谋薛穆尔助我工作。

韦维尔拒绝中国军队入缅助英抗日(只接受一个团进驻打洛),却请中国派人组建缅甸华侨抗日志愿队,并由英军负责该队的后勤供应,这究竟是为什么呢?后来我从英第十七师副参谋长安德森上校和装甲营长派生少校处得知:韦维尔曾对派生少校和安德森说:他宁愿放弃缅甸,也不愿为了请中国人来缅助战保住缅甸而欠中国的情。韦维尔又说,缅甸是英帝国的重要属地,也是印度的屏障,如果让日军占了,将来英国还可以从战后的“和会”上把它收回来。若是让中国军队来缅甸,他们肯定会赖着不走,那么我们就无法赶走中国人。胡敦则讲得更露骨,他说,缅甸的大患不是日军的进攻,而是日军第五纵队———缅甸独立义勇军。组建缅甸华侨抗日志愿队,用以制服缅奸(当时对昂山的缅甸独立义勇军的通称),可保后方安宁,使它能做好英军特务队做不好的事。对此,林蔚确实喜忧参半。他认为韦维尔不愿进行缅南会战,不让中国军队及时入缅,必然坐失有利的战机,导致被动挨打。但韦维尔热心组建缅甸华侨抗日志愿队,倒不失为明智之举,遂从昆明军校五分校17期即将毕业的缅甸侨生中调取30人,另从昆明侨务人员训练班侨生中抽调200人,当即用飞机运到仰光。当时,侯腾已请缅甸华侨总会,从缅甸各地华侨青年中,招募到身体健康、初中以上文化程度、无家庭负担的未婚男青年1200人,以220人编入缅甸华侨抗日志愿队,其余980人则集中在仰光英军约克郡皇家步兵团军营,由侨务人员训练班(已由昆明调来仰光)对其实施一个月的军事训练,然后各回原地,成为各该地的华侨志愿队。

我则依照英军总部的要求,参照“温格特突出队”的装编原则,将其编成30人的特勤分队1个、140人的中队3个,由侯腾报经林蔚批准并征得胡敦同意后,派我为缅甸华侨抗日志愿队指挥官,薛穆尔中校为总教官兼联络官,柯明华、王兴汉、陈庆生担任中队长。每个中队配备轻机枪9挺、冲锋枪36支、手枪6支、半自动步枪45支、背负式无线电话机6部,每人携手榴弹6枚、指北针1只、森林砍刀1把、弹药1个基数和其他敌后森林作战应有之装具以及英式服装、背包。

在仰光北部的燕子湖东头有一座英国军营,原为皇家约克郡步兵团和缅甸第五国境守备队的驻地,因他们已开赴土瓦、毛淡棉,营房已空,胡敦便让刚成立的缅甸华侨抗日志愿队和由昆明来此的侨务人员训练班入驻其中。胡敦还决定于12月20日下午派参谋长哈定少将向该队授旗。我遂连夜进行制式训练,20日一大早又接着操练阅兵式。下午3时,侯腾、丹尼斯陪同哈定前来检阅,并举行授旗仪式。哈定致词,他说:“你们昨天才穿上军装拿到武器,只经过昨夜和今天上午短短几小时的训练,现在你们已经是一支军容严整、动作熟练、威武雄壮的军队了。这应该说是你们中国人创造的奇迹呀!我祝愿你们在战场上再创造奇迹。”哈定话音一落,队伍中立即爆发出“消灭日寇!争取胜利!”的欢呼声。

当晚,在英军总教官兼联络官薛穆尔中校等人陪同下,我带着华侨志愿队28名干部、450名队员和中国联络组5名官兵、一部电台,乘坐英军汽车向毛淡棉进发。21日清晨到达该地时,英军第二旅旅长波凯准将偕参谋长安德鲁斯上校亲到轮渡码头相迎。波凯指着华侨志愿队高声说:你们是英中合作抗日的标志。我欢迎你们的到来,期待你们旗开得胜。即令薛穆尔总教官和8位专业教官随我们开赴毛淡棉以东15公里处一个叫麦沙老的小镇驻防,限两周内完成作战训练。我们立即驱车赶到麦沙老,卸下行装后,顾不上整理内务环境,便夜以继日、分秒必争地开展大练兵活动。1942年元旦刚过,波凯便来视察,连续两天两夜,检阅了各种兵器的实弹射击和夜间战斗射击、各种状况下手榴弹投掷、土工作业伪装、爆破作业和扫雷、森林中行军和露营、河流通过、侦察与警戒、伏击与奇袭、单兵格斗与擒拿术、障碍超越、伤员救护、旗语与信鸽使用等。他颇为满意,并赞许我们顽强学习和吃苦耐劳的精神。遂向我传达胡敦的指示:(1)要我派出密探潜入泰国侦察日军的动态和实力。(2)要我各派一个队分别进驻泰缅边境的帕罗土、密沙和高加力等边境要隘,对泰国方面加强警戒,严密搜索,严防日军间谍潜入和偷袭。(3)另以一部卫戍毛淡棉和莫塔马以及港口,严防缅奸和日本间谍的侦察与破坏活动,特别要加强地上和水面的巡查,我表示照办。


给英第十七师的“见面礼”


1月4日,我接到胡敦的指示后,即派陈庆生率第三队赴帕罗土布防,派柯明华率第一队赴高加力设防,派王兴汉率第二队随安德鲁斯上校赴毛淡棉,担任该地区的警备工作,令侦察组长钱济民选派可靠人员入泰侦察日、泰军队情况(他系泰国华侨,后到毛淡棉经商,在毛淡棉和曼谷、彭世洛、达府、那空沙旺等地有良好的社会关系),要通信组长田种玉、交通组长黄振华予以配合。我交代完毕并检查了他们的准备情况后,即电告侯腾,并请波凯代向胡敦汇报,然后跟着陈庆生这支部队前往帕罗土和密沙。部队行经土瓦时,我叫第三队副队长施竞雄带领全队继续向目的地前进,我和陈庆生则到驻防土瓦的英军防区走了一遍,看看其战略状况,然后走访了当地英军第二旅所属皇家约克郡步兵团长比尔上校,向其询问前方状况和日军活动情形。他知之不多,我遂将陈庆生队派往帕罗土、密沙布防一事向其通报,希望他对陈庆生队多多关照。比尔听说有中国人替他当前哨,甚为高兴,但当他得知陈庆生这支部队是刚刚建成、只受过两周训练的民众武装时,竟大为惊讶,两眼放射出不以为然的目光,一脸的不信任神色。我见此情景,即信心十足地告诉比尔,请他相信哈定将军的论断:“中国人善于创造奇迹!”我说罢便告别比尔去追赶部队。对于陈庆生这个队能否完成任务,我自己很有信心。因为打仗是靠勇敢、智能取胜,这些只训练两周的志愿队员在训练中所表现出来的勇敢和机智,使我坚信他们能打败日军。我们赶到帕罗土见他们正在丹那沙林河右(西)岸侦察地形,选择埋伏阵地和瞭望哨所。我和陈庆生看见副队长施竞雄和分队长林嗣训、蔡宗诚等的处置很适当,便决定由陈庆生亲自指挥蔡宗诚、林嗣训两个分队在帕罗土设伏,派出便衣侦探进入泰境侦察敌踪,另派武装人员进入比劳克东山区搜索敌踪。由施竞雄率朱劲夫分队在密沙设伏,并须同土瓦的英军保持联络。布置就绪后,当日我便赶到毛淡棉检查王兴汉队的警戒与巡查配置,然后奔赴高加力视察柯明华队的部署和战备,又于1月5日晚返回毛淡棉向波凯准将汇报,同时电报侯腾。

1月6日清晨,英十七师师长史密斯少将率师部和装甲营等直属部队由仰光来到毛淡棉,我随波凯准将及第五守备队长汉斯上校、第二缅甸步兵团长卡列瓦上校等前往晋见。当我向他汇报华侨抗日志愿队建立经过与目前状况以及近日侦知泰缅边境日军实力和动态后,史密斯面带微笑地说:“本师负责毛淡棉地区至土瓦附近的防务,很高兴波凯将军所部和由中国人组成的抗日志愿队同我们一道作战,今后无论是英国人、中国人、印度人、缅甸人、非洲人、澳洲人、加拿大人、爱尔兰人,我们都是一家人,是生死与共的战友,打起仗来要戮力同心、同仇敌忾、密切配合,争取胜利。你王上尉(他以手指我)今后就是本人的联络参谋。”他说罢,即召第十七师副参谋长安德森上校、情报科长斯鲁姆中校和装甲车营长派生少校来同我相见,要他们三人直接与我联系。这时,英十七师直属队和后勤部队搭乘的英国海军大型运输舰“奥马哈号”也已进港。当其向码头徐徐靠近时,正驾着快艇在港内巡查的王兴汉忽然发现两个人划着舢板急速地向该舰冲去,觉得形迹可疑,便加速前去拦截,那两个划舢板的人见状窜进水中,继续奋力向“奥马哈号”游去。王兴汉一面留人登上被那两人抛弃的舢板,同时驱动快艇前去堵捕,经过在水中的激烈搏斗,终将那两人擒获,从两人身上各搜出1包已安装了引爆装置的磁性可塑炸药,另从舢板上也搜出两包同样的炸药。据那两人供称:他二人都是缅人,原在仰光大学念书,家住曼德勒,是缅甸德钦党人,一个叫拉孟,另一个叫岑金,均为“缅甸独立义勇军”的骨干,于月前从泰国潜入毛淡棉。同行6人内有日本间谍2人,携有无线电台一部,在莫塔马街上开设电器行,兼修理收音机等家用电器,以为掩护。那两个日谍分别叫井板、木村,是无线电专家,是他们的头头,派他二人负责炸这艘英舰和港区码头设施。我得报后,令王兴汉继续加强陆地和水上巡查警戒,应利用已捕获的那两名缅奸引路,迅速将其余4人和电台抓获,同时向史密斯报告。经王兴汉及时搜捕,在莫塔马一家电器行楼上,将正在发报的两名日谍当场抓获,并缴获电台、通信密码本和发出情报的电报底稿以及手枪四支与密写药物。另两名缅奸则逃逸无踪,仍由王兴汉派人继续搜捕。这次对日军潜伏在毛淡棉的情报站的破获,虽然尚有两名缅奸在逃,但是日谍要炸毁英舰“奥马哈号”的阴谋已暴露,使英第十七师数千官兵保全了性命,避免了一次可怕的灾难。胡敦、韦维尔闻讯都十分高兴,更加重视缅甸华侨抗日志愿队,对中国人开始刮目相看了。史密斯则宣称:“这是华侨志愿队给英十七师的见面厚礼。”


日军翻山来犯,“侨队”首战告捷


从1月6日开始,我陆续接到已进入泰国的侦察组长钱济民和柯明华、陈庆生派出的侦察员用信鸽等手段发回的报告,得知情报综合如下:




(1)日军第十五军军部仍在曼谷。第五十五师团主力已于月初到达彭世洛、达府,掩护数万民工在工兵指导下抢修达府至麦索的公路。其勘测队正从麦索向缅甸勘测选择道路。

(2)第五十五师团已改成轻装,全部弃车,用马、牛、象和人力运输,炮兵连只携炮1门,其人马均运载炮弹。

(3)1月4日,日军第五十五师第一一二联队第三大队(冲支队)已由泰境苏三蓬越境翻过比劳克东山脉入缅,现正沿丹那沙林河左(东)岸向帕罗土前进。

(4)泰国第三十八军在清迈附近,其一部已到清莱、昌老各附近地区,小股泰军常在边境出没。

(5)柯明华的副队长瞿世昌带着张世杰分队仍守着泰缅交界处的隘口密亚华迪,继续以便衣向麦索方面侦察敌踪。

我以最快的方法及时将上述侦察情报向史密斯、胡敦、侯腾和在昆明的林蔚直接报告后,于1月13日凌晨接到陈庆生报告说:在帕罗土以东丹那沙林河的东岸发现日军出没。我即令其速在帕罗土设置埋伏阵地,予敌猝然打击后即向密沙转移,再利用该地地形隐蔽复杂的特点重新设伏。拂晓后,日军约一排渡过丹那沙林河后继续向帕罗土走来,陈庆生放过日军先头的搜索兵,趁其主力进入伏击圈时,指挥隐蔽在路旁的轻机枪、冲锋枪、半自动步枪同时向敌开火,并引爆埋在路上的地雷和集束手榴弹,日军还没反应过来,就中弹倒地,一些未被打中和只受轻伤者立即举枪反击,随即纷纷夺路逃入林海,丢下了28具死尸和轻机枪2挺、步枪14支、掷弹筒2个。华侨志愿队就这样打响了缅甸战役的第一仗,写成了缅甸华侨抗日志愿队首战奏捷的光辉篇章,受到了英军和缅人的钦敬,为中华民族争了光。

15日,陈庆生指挥所部,又在密沙伏击日军一个排,打死11人,生俘2人,缴获轻机枪1挺、步枪6支,创造了再战再捷的胜利记录。

18日,据侦察报告:日军第五十五师团正向麦索集结,其先头第一一二联队于17日离开麦索向缅甸前进,该师团长竹内宽中将已到麦索。史密斯闻讯后立即派第十六旅旅长琼斯准将率该旅及第十七师装甲车营,急赴高加力布防,迎击来犯的日军,要求该旅应竭力固守该地,并以一部在克昂多沿汉那河西岸构筑第二线阵地,万不得已时可退守克昂多,固守待援。仍以第二旅守备毛淡棉。另调刚刚由海运到达仰光的第四十八旅,火速赶来西林河沿西岸构筑第二线阵地。再以第四十六旅置于巴安,作策应第十六旅作战之准备。同时令我带着陈庆生队赶赴高加力,将该地防务交由第16旅接替后,即率柯明华和陈庆生两队,在高加力以东地区,适时奇袭来犯之敌,竭力迟滞日军行动,使第十六旅能获得充分的备战时间。王兴汉队则仍担任毛淡棉市区和港口水上的警备任务。19日,日军攻占土瓦,守该地的约克郡团分途由陆地和海上退回毛淡棉和莫克贝林。


密亚华迪伏击日军又奏捷


在泰国西部宾河西岸与缅境内萨尔温江之间,有他念他翁山脉,北连横亘在泰缅边境的登劳山脉,南接介于曼谷、土瓦间的比劳克东山脉,南北纵长约八九百公里,东西横宽约两百公里。缅甸的东陲要地克昂多、高加力、密亚华迪和泰国西边重镇麦索、达府、万京都在这山脉之中。这里冈峦层叠,奇峰突兀,密林浩瀚无涯,古木参天蔽日,荆棘藤蔓丛生,猛兽毒虫遍地,既无路径,更无人烟。英军统帅韦维尔视其为无法通过的“绝地”,而日军司令却督饬其部下官兵,冒死闯此“绝地”。胡敦遂命令我这支仅训练两周的“半军半民”式的缅甸华侨抗日志愿队,来替英军打头阵。史密斯亲自来给我们送行,队员欢欣鼓舞。当史密斯说“战友们!我等着你们再打胜仗的喜讯!”的话音刚落,队伍里顿时爆发出“消灭日本鬼子!胜利一定是我们的!再见吧将军!”一阵高过一阵的欢呼声。史密斯一直站在路边,目送我们离去。19日下午,我们赶到了高加力。这时英军第十六旅旅长琼斯准将和装甲车营长派生少校,已在高加力,接替了柯明华队的防务。当晚我们便在高加力宿营。

麦索由于是日军攻缅的前进基地而频频在缅甸战史中出现,该地居象山(日军称霞山,缅人称麦拉玛峰,海拔1964米)东面腰部(海拔825米)。象山主峰雄踞于麦索、密亚华迪之间,桑今河经象山东麓向北流入萨尔温江。日军便沿着这桑今河西岸、象山东腹,从削壁千仞的悬崖西岸,由工兵在先头开路,部队成单行攀藤附葛,艰难地爬冈过岭,负重的牛、马、大象和人员时跌失深谷,粉身碎骨,其行进甚为缓慢。

20日拂晓,我带着柯明华和陈庆生两个队,由高加力向密亚华迪前进,虽是下坡,仍要披荆斩棘,开路前进,到12时许才赶到密亚华迪。途经距高加力以东10公里处的蛟洞时,我看见这里地势险要,是日军入缅必由之路,当即派陈庆生带两个分队在此设伏,另以一个分队归柯明华指挥,随往密亚华迪。为使日军侦察不出我华侨志愿队的踪迹,我先将部队隐蔽在林空北面森林深处,向日军的来路方向派出侦察,亲率干部侦察四周和内部地形后,将4个分队分散埋伏在林空东西北三面的外缘,准备集中火力,以便乘日军集中休息时向其开火。另在日军来此的方向设置监视哨,然后令各队分散进入伏击阵地,做好射击准备和伪装,并规定联络讯号、战斗任务和行动要领,还派专人将行进时踏伏下的草和碰断的藤蔓树枝,都一一予以复原,防敌发现。我还逐一地检查,以免留有破绽。一切准备停妥后,前方侦察报告说,在距此约10公里处发现日军百余,分段挥刀砍伐藤蔓树枝,向密亚华迪走来。20日14时刚过,我和柯明华隐蔽在林空东面一棵大榕树上,看见日军十多人,手执砍刀汗流浃背地正在东面山坡上奋力开路,慢慢地向前挪动,约摸20分钟后全都走进林空。他们并没有到水塘去喝水解渴,更没有停下来休息,而是成散兵队形,保持10来米的间距向林空四周仔细搜索一通,见无情况便向主力部队发出讯号。又经过30多分钟,日军约150多人,陆续进入林空。其中一名军官指挥约两个班的日军,到林空东、西、北三面外缘担任警戒,换回最先来到林空的那些日军归队休息。这百多名日军便在那个军官指挥下,在林空里分三处集合,正准备休息的瞬间,我和柯明华立即扣动瞄准了那几名军官的冲锋枪扳机,将他们打倒在地;与此同时,埋伏在林空外缘那些轻机枪、冲锋枪、半自动步枪便一齐向那三堆日军开火,并引爆预埋在林空里的地雷和集束手榴弹,顿时枪声、爆炸声响彻云霄,震撼山林,日军非死即伤,乱作一团。只有那些在林空边缘的警戒兵和没有中弹的日军迅速举枪反击,却相继被我击倒,一些幸存的日军见大势已去,便相继逃入林中,我们便以火力追击。约摸20多分钟便结束了战斗,经查共打死日军工兵队长星光少佐、藤田大尉、上村中尉以下107人,伤谷川中尉和吉田少尉以下27人,缴获轻机枪10挺、骑枪75支、手枪5支、军刀140把及其他装具。创建了缅甸华侨抗日志愿队在缅甸保卫战的序战中三战三捷的不凡战绩,震慑了日军,鼓舞了盟军。

2月23日,英第十七师刚刚退到锡当河东岸重镇莫克贝林,日军第三十三、三十五两师团跟踪而至,将其团团围住,并以强力部队猛夺大桥,被守桥的约克郡团奋力打退,团长比尔见势不妙便炸毁了大桥,遂使在莫克贝林困于日军重围中,苦战难脱的十七师陷于绝境。我和派生随琼斯由桃吉冲进莫克贝林史密斯指挥所,见他焦急万分却一筹莫展,我三人向史建议:必须突围,不能坐以待毙。经研究决定:由派生和我驾装甲车,率领58辆装甲车和华侨志愿队,在炮兵集中轰击下,向日军猛冲,终将日军击退,史密斯、琼斯便带着部队突围而出,从莫克贝林南面利用各种浮具渡到锡唐河西岸,生还者3328人。我和派生也带装甲营和志愿队846人,弃车泅渡过河,并带回了武器和电台。

3月2日,韦维尔来腊戌晋见蒋介石,派我开车接送。在机场上马丁少将向韦维尔介绍,说我是在锡当河救英军出重围的志愿队长。韦维尔便紧紧握着我的手说:“你们中国人是好样的,我和英军将士衷心感谢你们。”他虽然说得很动听,却不肯放弃民族偏见,仍然歧视中国。3月11日,史迪威来缅,调我当他的联络参谋兼警卫队长。林蔚派留日的蔡岳中校统领华侨志愿队。中英联军退出缅甸时,温格特接管了华侨志愿队,将柯明华队派往温佐以北明京山区、王兴汉队派往八莫附近。陈庆生队派往掸邦高原,展开敌后游击战,终因补给不济,在日军疯狂围剿下屡屡受挫,他们三人相继牺牲。胜利后王兴汉的忠骸入葬腾冲国殇墓园,而柯、陈两人的忠骸却至今没有找到。行笔至此,我不禁潸然泪下。幸祖国已经强大,人民更加幸福,日本侵略者已得可耻下场,泱泱中华已列世界先进民族之林,足可慰其英灵于九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