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一 我的故事得从那天下午说起

梅戈 收藏 25 19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6/[/size][/URL]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一 我的故事得从那天下午说起 我喜欢北蓟这座古老的城市,不仅是因为我生于斯长于斯,更因为她有丰富的内涵,深深的文化底蕴,历史上的名城,秀丽的风景,就是那些街头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6/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一 我的故事得从那天下午说起


我喜欢北蓟这座古老的城市,不仅是因为我生于斯长于斯,更因为她有丰富的内涵,深深的文化底蕴,历史上的名城,秀丽的风景,就是那些街头闲坐的老人,每个人都还有每个人的动人故事,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舍不得她。而现在这座历史名城随着时代的发展,已经是一座超大型的城市,除了有各种大中小型企业,更有超大型的国有企业,同时在我童年、青少年时还有成片的庄稼地,不过这美丽的田野已经随着城市的扩建早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成片的高楼大厦,而我,就出生在这座城市的城乡结合部,从我家住的村子到市里不过十几里地,公共汽车用不了一小时就到市里。我家里祖辈务农,到我父亲时他参军当了兵,转业回来后先是进了工厂,后来又回到村里当了一名大队干部,主管治安保卫民兵等工作。父亲兄弟姐妹一大帮,而我们兄弟也有四个,在家里我是老三,两个哥哥都是很安分守己的好公民,而我却因为一些遭遇走上了茫茫江湖路。

说起从前的事,我的人生巨大改变,不能不说我中学毕业后在一天下午发生的事,那是八十年代的一个秋天的下午,我刚刚参加工作不久,那天的天气好好,天是那么的蓝,就象我喜欢每天的黄昏一样,我最喜欢的季节就是秋天,可就是在这个可爱的秋天的下午,我的人生发生了巨大改变,她没有按照我父母和我刚刚设想的道路去走,相反却让我走上了一条相反的道路,我没能再去按部就班地去过上班、谈恋爱、结婚成家生孩子的生活,因为那天下午的一场血战,短暂的血战(其实也谈不上是血战,因为双方对打的战斗根本发生,我根本就没给对方动手的机会),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我的成人之路是从监狱开始的,因为那一年我刚刚十八岁,高中毕业不过几个月。呵呵,闲言碎语不说了,还是说说那天下午的事吧,说说那个出奇的蓝天。


说不清来街道办事处多少趟了,至少为了转这个劳动关系,我少说已经来过四五回了,可负责办这事的人总是不在,实在没办法,等了一个多小时后我只好又从办事处出来了。

出了办事处的大门,我抬头望了望天,这天真蓝,让人的心情说不出来的好,街上的人拥拥挤挤,大都行色匆匆,也不知道大家都在忙啥!这些人心里可能都没什么事,一个个显得坦荡荡,可我却丝毫不敢大意,没敢骑上车就走,向街左右望了望,我的心不由得就是一紧,怕什么就来什么,王金泉一伙人站在离办事处门口不到二百米的地方望着我这里正皮笑肉不笑地狞笑,其中的曹大胖子还示威地向我扬扬手,我仔细看了看他们,一共有六个人,这几个人我全都认识,其中王金泉是这伙人的大哥,杨胖子和卷毛几个则是他忠实的走狗。

我脑子迅速转了转,如果在办事处门口不走,这伙人也会继续等下去,因为他们来此的目的就是来找我,况且我能在这里和他们僵持多久?走?他们几个也骑着车,而且全是骑在车上看着我,只要我一动,他们肯定马上就追上来,二百米的距离实在不好说,六个人追我我能跑掉的可能性极小,而把后背给了对方的后果实在不堪设想。我又朝对面看了看,成片的楼房鳞次节比,或许躲进那里也许让今天有一线希望。走,想到这里我立刻飞身上车,不管旁边的行人如何,我陡地骑上车迅速向对面楼群冲去,吓得周围的行人是纷纷闪避。

我这里才一动,王金泉几个人立刻追了上来,他们的大呼小叫立刻引得行人纷纷观看,看着他们发疯似地的向楼群里冲,一些熟悉社会情形的人马上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有流氓要打架!快跟着去看看!”不少人跟着王金泉他们也追到了楼群里。

本想跑进楼群里躲一躲,没想到才进去没多远我就傻了眼,不少退休的老人正聚在楼门口聊天,我如果硬冲过去,肯定要撞倒这些人,撞倒了别人不算,我也肯定要摔在那里,我不敢怠慢,赶紧紧捏车闸,自行车吱的一声叫,我立刻跳下来把车扔到一边,这时王金泉他们就追到了,听见他们的喊声,我立刻冲到旁边的楼房墙下,把后背贴到了墙上。

王金泉几个人在离我十几米的地方笑着也把车扔到了一边,叫道:“怎么着?韩永,见着哥儿几个跑什么?!哥儿们又不吃人?有这必要吗?”

这时跟着他们过来看热闹的人已经来了好几十,但他们不敢靠的过近,站在王金泉他们后面十来米的地方围了一个圈子。

靠在墙上,我知道我跑不了了,如果跑,后果如何非常不好说,虽然他们不至于存在要我的命的想法,,但打失了手呢?何况一跑我绝对处于劣势,他们几个人在我背后一拥而上我是绝对没有反抗的余地,而且这面子我也绝对跌不起,不管以后我还在社会上混不混,如果今天我是因为跑而被他们打了,我将颜面无存,所有的人都会笑话我!为了这两方面的原因,我只能静观其变,看他们如何做,如果能把带头的王金泉打倒,其他几个人是绝对不敢再上了,想到这里,我稍微向前挪动了一下,不为别的,只想感觉感觉裤兜里的匕首还在不在,自从发现知道王金泉他们想打我以扬名兼报前仇以后,我就每天带了把匕首防身,这匕首我实在不想用,可到万不得已之时,只有它能帮助我!挪了一下脚步之后,我又仔细看了看王金泉他们,这时曹大胖子和坏三、小巴黎三个人已经从自行车的后架上把三根镐把、铁锨把抽了出来,而挎着军挎的王金泉和张金亮则把手伸进了军挎里,我知道他们的军挎里装的是菜刀,剩下的卷毛看我没说话趁机从地上捡起两块砖头。

王金泉看我没答话,而且两手空空,感觉自己这方占了绝对优势,就大大咧咧地带头向我走过来,同时狞笑着说道:“怎么样?韩永,这几年你不是挺牛逼的吗?今儿见着哥儿几个跑什么?害怕啦?怕哥儿们灭了你?哈哈哈!”他得意地笑着,笑得那么旁若无人,笑得那么夸张,仿佛这世界上只有他是第一,仿佛我已经踩在了他的脚下。

紧跟在他后面的曹大胖子手里攥着根镐把,看王金泉把我骂得那么惨也没敢答话也跟着他的主子笑了。这狗腿子是我出来混以后最讨厌见到的人,一向欺软怕硬,最常干的事就是欺负小孩子,抢小孩子的钱,无故打骂比他小许多的那些孩子以寻开心,所以每每我在街上看见他就气不打一处来,总是狠狠的抽他几个嘴巴子,这小子是挨了打还跟你笑。

看完王金泉和曹大胖子我又向他俩后面看了看,卷毛、坏三几个跟在他俩身后还有个三四步,都已经做好了殴打我的准备,此时王金泉把手伸进军挎里,嘴里叫道:“怎么着?永哥!”他特意把永哥两个字叫的挺响,“今天你当着这旁边的人喊一声‘爷爷,我服了,以后再也不敢和您叫板了。’我今天抽你两嘴巴就饶了你。否则……”他嘴里说着,手就从军挎里向外掏,嘴角同时挂起得意的狞笑,一步一步地向我逼来。

我没理他的茬儿,眼睛紧盯着他的动作,我知道第一个动手的肯定是他,其他人没有这个胆量,眼看着他离我只有七八步了,时间已经不允许我再想其他,一声大吼过后,我大跨了两步,同时伸手从裤兜里掏出匕首,身子腾空一跃,电闪雷石之间我已经呼地扑到王金泉的身前,而此时他的菜刀还没抽出来,我这猛然之间的动作吓了他一跳,他是绝对没想到在他们绝对占优势的情况下我还敢和他们动手,而且下手是如此之快,但此时的我根本顾不得他在想什么,就在我双脚落地的时刻,我的左手按住了他的肩头,右手中闪着寒光的匕首狠狠地刺进他的腹部,同时左脚刚一点地就又飞了起来,踢向曹大胖子的裤裆。

曹大胖子还没从我猛然的动作间反应过来,我这一脚就结结实实地踢中了他的裤裆,就听得他一声惨叫,手里的镐把丢了开去,双手捂着裤裆全身蜷缩着倒了下去。

我的脚飞快地收回来,同时把刺进王金泉腹部的匕首也拔了出来,但我丝毫没有迟疑,第二刀、第三刀也以极快的速度扎进王金泉的腹部,此时的王金泉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瞪大了眼睛望着我,随即惨叫着瘫倒了地上。

举手投足间,我把王金泉和曹大胖子全干倒了,在他们的后面,卷毛、坏三几个全被吓得站住了,他们站在离我几步远的地方,傻傻地、愣愣地看着我,仿佛极其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事,在他们的脑海里,被打倒的应当是我,应当是我瘫在地上惨叫,而这间不容发之间被打倒的却是他们自己的人,他们的头儿,这让他们几乎无法想象!他们几个愣愣地站在那里,用毫不相信的眼神看着我,我冷笑着抬起手,在秋天的阳光下,我手里的匕首闪着耀眼的光芒,刀刃上的血也一滴一滴地滴下来,卷毛几个的眼里流露出恐惧。

我向前迈了一步,用眼睛逼视着卷毛等人,卷毛哆嗦了一下,手有些微微颤抖,坏三几个人也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

我又笑着向前迈了一步,把刀尖对准了卷毛,卷毛的眼里透露出极其的恐惧,他稍微愣了一下,我把匕首扬了起来,他发出一声正常人无法发出的恐惧的惨叫,手里的砖头一丢,掉转身子撒腿就跑,坏三几个见了,也是把手里的家伙一丢,顾头不顾腚地掉头跑掉了。

我哈哈一阵大笑,手里的匕首一甩,匕首嗖地飞了出去,擦着卷毛的耳边就飞了过去,卷毛更是又吓得嗷的一声叫,脚下跑的更快了。

我没有去追打他们,他们这些小喽罗不值得我打,于此同时,看热闹的人也被这血腥的场面吓得跑散了,我再一次抬头望了望天,阳光还是暖暖的有些刺眼。转回身我扶起扔在地上的自行车,我知道我得赶紧走了,不知道何时警察就会赶到,也许他们已经在路上了。

推起车,我走回曹大胖子跟前,他还躺在地上哼哼地叫着,我鄙视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毫不留情地照着他的脸上又狠狠地踢了一脚,随即在他继续的惨叫声中,我飞身骑上了自行车。家,不再属于我,等待我的将是牢狱生涯,而前提是王金泉没死!

我脑子里想着今后如何度过,自行车骑的飞快,眼前最迫切的是回家拿些衣服,再找兄弟们弄些钱,有几个月没和他们怎么联系了,这今后刷夜的事却离不开他们。想着这些事,我骑车飞快地赶回家里,可巧家里没人。

我衣服不太多,不过几分钟我就又从家里出来了,车我没有再骑,就放在自家的院子里,前面的大街我不敢走,如果在大街上遇到抓我的警察就麻烦了。

绕着村里的胡同我出了村,今天晚上我到哪里去过夜?这问题说大不大,还是先去找些钱吧!没钱,吃饭坐车干什么都是问题,想到这里,我决定先去找两个哥儿们!

秋天的阳光依旧灿烂,可我的前途却开始暗淡,我的人生因这天下午开始改变。


(未完待续)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