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庆十.一)夜袭“小香港”[长城军团]

兵者国之利器 收藏 20 893
导读:武警部队的宗旨历来就是“养兵千日用兵千日”。那是十多年前的往事了!当时我在某市支队的机动中队当兵,我的职务是二大队四中队(机动中队)的一排二班长。 这一天是星期六(那时还没有用大礼拜),上午吃完早饭我们一排在操场上训练警棍盾牌术,二排训练队列,三排在另一个训练场跑四百米障碍。大约有十点多钟中队值班员突然跑到操场吹起了紧急集合哨,大喊紧急集合,我们听到急促的哨音,赶快跑向中队,这时中队长和指导员已经身着迷彩服全副武装站到中队门前。隔壁的一大队二中队里,“骨干”(班长集训)集训的教导队里也响起了紧急集合的

武警部队的宗旨历来就是“养兵千日用兵千日”。那是十多年前的往事了!当时我在某市支队的机动中队当兵,我的职务是二大队四中队(机动中队)的一排二班长。

这一天是星期六(那时还没有用大礼拜),上午吃完早饭我们一排在操场上训练警棍盾牌术,二排训练队列,三排在另一个训练场跑四百米障碍。大约有十点多钟中队值班员突然跑到操场吹起了紧急集合哨,大喊紧急集合,我们听到急促的哨音,赶快跑向中队,这时中队长和指导员已经身着迷彩服全副武装站到中队门前。隔壁的一大队二中队里,“骨干”(班长集训)集训的教导队里也响起了紧急集合的哨声,整个大院一下子紧张起来。我们来到中队门口列队完毕,中队长传达支队命令“刚才接支队紧急通知!全中队进入二级战备,一排二排携带防爆器材三排携带武器,各排各班检查器材准备装车!三排马上领取弹药,现在开始行动”中队长传达完命令,各排依照命令开始执行。我们各排紧而不乱的回到自己的班里收拾自己的装备。我们排正好训练的是警棍盾牌术,四个班回到宿舍开始着装!

大家装备完,携带好各自的器材来到中队前的小操场集合,等待进一步指示。这时隔壁的教导队中的“骨干”集训中队从我们身旁跑过,他们是去弹药库领取枪支弹药!大院里运输股大车班的大小车辆开始发动,到油库加油。大院值勤的二中队在大院门口开始加双岗禁止一切人员车辆出入,同时内卫哨和弹药库也开始加双岗并携带枪支上岗。大院里的空气骤然升温!

我们中队长和指导员开始检查我们各排的装备情况,这时中队文书跑了出来告诉中队长,刚才电台通知支队长马上就到,让中队操场集合。中队长整好队伍带领我们来到操场列队等候,不一会一大队二中队也到这里集合列队,接着“骨干”集训中队也来到操场。三个中队都全副武装。大约过了一刻钟我们支队长的白色“标志”开了进来,后面是政委的2020和政治处的213,我们二大队长的“黎明”警车紧随其后,最后面的是两辆141卡车上面也是全副武装的武警。车队停稳后支队长和政委还有参谋长都从“标志”车下来,后面车辆的领导也逐一下车。141车上的武警部队是支队的警通中队的一排和我们二大队六中队的一排,他们也快速下车操场列队待命。站在队列前面的一大队大队长下完全体都有立正的口令后,跑到支队长前面请示报告。支队长命令各中队带回休息等待命令,我们又再次回到中队休息。

我们刚回到中队,中队长和指导员被叫到一大队部开会。和支队长同来的警通中队一排和六中队一排被安排到教导队休息待命。不多时中队长和指导员回来了,带回的命令是解除战备,等待命令继续休息!时间已到中午十二时,中队炊事班由于事发突然饭还没有做好就接到战备命令,把各种物品和装备都装上了车无法开伙。司务长和中队长商量只好把早上剩余的馒头给大伙分发下去,因为数量不够只好派人到部队附近的镇子里去买。平均每人两个馒头一袋榨菜就算作今天的午餐了,大家就了点开水凑乎的吃了一顿!午饭后继续等待。班里的弟兄们坐在床上都开始打上盹了。班里的门都开着,我不敢睡搬了个马扎坐在门口等命令。时间过得很慢,一直熬到下午四点多!大院里响起了哨声,我们听到后都跑到中队外面集合,中队长带领我们再次来到操场。这时的操场上又停了几部车,其中两辆“三菱”越野,五辆“依维柯”。“依维柯”车窗贴着黑膜里面不知装着啥!

我们支队各中队全部到齐后,支队长陪着几个人从一大队大队部走了出来。两个佩戴武警上校警衔的警官,一个领章上戴有二级警监警衔的警察和一个领章上戴有三级警监警衔的警察。后面是十多个戴有各种级别标志的武警警官和人民警察。在支队长的陪同下他们看了我们几个中队的装备情况又检查了车辆情况后再次返回一大队部!不多时我们二大队长通知我们中队,叫我们一排和二排把携带的防爆器材全部改换为携带枪械。中队长接到命令后带领我们两个排回到中队把警棍盾牌,防暴枪放回防爆器材室后又从中队弹药库领取了枪支弹药。

我们回到操场上时,操场上又多了一支武警部队,原来他们是我们总队直属的五支队(机动支队)的特勤中队。一大队部再次传出命令:各中队带回休息等待命令!我们又回到中队,这时从中队长到班里的新战士都是一头雾水,大家只好接着等下去。时间飞逝已到下午六点多,开饭的时间又到了,中队炊事班却没有做饭。又像中午时一样一人发了两个馒头一袋榨菜,不过还多了一根火腿肠和一桶“康师傅”方便面。

大家就着方便面开始吃饭,我们排长进来对我说:“出来俩人干点活”,我放下小叉叫副班长和我一起去,见战士们的吃着正香我没好意思叫他们。排长叫我们和一班俩人来到会议室取保温桶给操场上的机动支队的特勤中队人员送开水。我们到中队炊事班打上开水给操场上的人员送去,操场上的人员与我们的待遇一样,两个馒头一根火腿肠一桶“康师傅”方便面。送开水是为了让他们泡面。他们一见开水来了,以班为单位逐个打水泡面。由于水不够我俩和一班的人又打了两回才够。完事后我们回到班里刚才所泡的面都糟了,我和副班长凑乎的吃了!漫长的等待又开始了!

班里闹钟的指针从七点八点到九点慢慢的转动着,今天的时间如此漫长!闹钟指针指到十点十三分时,副中队长走了进来对我们说:“快!有风油精,清凉油没?赶快贡献出来,外面的机动支队的人都喂了蚊子了!”班里的战士们开始贡献各种防蚊用品,副中队长又去别的班寻找,一会功夫他挨班收集了一洗脸盆,跑着给机动支队的人员送去。

时间接近夜里十一点,每个班都亮着灯我们都没有睡意!等待着任务的到来,但却没有一个人问这是一次是什么行动,我们从上到下全部成了瞎子聋子与外界隔绝只剩下等待了。十一点十分等待了很久的哨声响起来了!

各个中队全副武装的来到操场,操场被一片月光照的很亮,操场内待命的车队没有被要求开灯。支队长开始向我们介绍,戴二级警监警衔的是省公安厅副厅长,带三级警监警衔的是省公安厅的刑侦处处长,戴上校警衔的是总队警务处副处长,另一位带上校警衔的是总队机动支队的支队长,带中校警衔的是总队机动支队的一大队大队长。由于接近十五月亮很亮他们大概的面容我们几乎能看清。支队长这时提高嗓门说道:“各中队注意,现在你们全体归由省厅和总队同志领导,你们要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坚决完成好这次任务,我在这里等着你们回来”支队长讲完后向我们敬了个礼转身回到一大队大队部。

机动支队大队长开始向我们下达口令“蹬车”在场的部队开始井然有序的蹬车。蹬车完毕后车辆按编队开始行进,我们被要求坐在马槽里。车辆在公路上疾驰,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到达了一个村镇的外面,车队开始闭灯行驶,镇子里不时的传来狗叫声。车队穿过这个镇子到达另一个镇子的外围停下。各中队开始下车待命,这时我才发这里有五辆地方牌照的车辆停着,公安厅副厅长和总队警务处副处长正和几个着便衣的人比划这什么。身后的车队除总队的车辆留下外其余的全部按命令开到前一个镇子等候。我们原地休息等待命令!不多时有人过来通知,“中队长排长班长到地方车前(指挥部)开会”我们来到车前几部手电打开,机动支队支队长开始布置任务,我们终于知道了这次任务的内容!

我所服役的这个城市有一个村镇叫“孙家桥”,这个村镇处在省道国道交汇处,还是三省的交汇处,更主要的是是煤炭外运的必经之路,由于这个独特的地理位址,成了多方黑恶势力所争夺的地盘,也成了“黄赌毒”的聚集区。更可怕的是这个村镇的大名已在海外多家报纸刊登,给它的冠名是中国的“小香港”!它的恶名已影响我国的对外形象。经过三省磋商由我省公安厅端掉它,总队机动支队的特勤中队从七百多里外的省会奔袭到此也是为了它。为了防止走漏消息,省厅和武警总队没有通知市公安局和市武警支队领导具体情况,只是调动市武警支队的机动中队配合行动,市支队领导更加不知道这次行动的内容。

机动支队支队长讲完情况后布置任务,我们中队的任务是抓捕一洗浴中心的老板并对洗浴中心搜查,据情报称那里有大量容留卖淫女现象和地下赌博现象,最重要的是有可能是本市最大的毒品集散地。我们排的任务是进入洗浴中心后控制三四楼并抓捕浴城老板,而抓捕老板的任务则由我们中队长和我们一排长还有我(我们三人参加过实战)加另两名公安同志完成。任务分配完毕后,机动支队支队长给各中队中队长和排长发放了统一信道的对讲机。为了这次行动省厅刑侦处为每个行动小组都配了一名熟悉情况的公安干警(那些着便衣的人)。这次行动主要对镇子内四个重点目标进行清查,抓捕七个重要犯罪嫌疑人。

各中队和行动组按照任务分配向指定位址摸去。我们中队三个排分工不同各自到达指定位址后待命。前来的机动支队的特勤中队的任务是抓捕当地的“地头蛇”,我中队三排配合行动。而二中队和警通中队六中队的任务是把守各个出口,检查一切过往车辆,统一行动时间定为午夜两点。

两点一到所有的对讲机同时传来行动指令。我们开始冲向目标!当我们冲进洗浴中心时现场大乱,我们也顾不了什么了一个劲的冲上四楼。来到目标的住处开始敲门,门一开先前安排好的我们这个五人抓捕小组冲了进去,一排长按住开门的人,我们四个随后冲进卧室扑向躺着的的人,可没想到的是床上躺着的竟是一男一女。躺着的胖男人手摸向枕头下面,我照着他的手用79微的折叠枪拖狠狠的砸了一下,他惨叫了一声缩回手,我伸手从枕头底下摸出了一支仿64的自制手枪。中队长和两个公安给他戴上背铐把他拉起来,其中的一个公安从兜中掏出照片核对,并询问他叫什么名字。那人回答完,那个公安说了句就是他!带走,我和中队长从沙发上捡起一见衣服蒙到他脑袋上便押这他走了出去,门口的一排长正用枪指着一个倒地的女人。看我们抓住了目标,点了下头,接过中队长和我押着这个人下楼。这时的洗浴中心乱成了一个蛋,楼道各处都蹲满了衣冠不整双手抱头的人。下到大厅那人更多,蹲的到处都是,我和排长把这人交给在外面等候的公安人员后又返回四楼,在四楼的我们排正挨屋检查,楼道两边蹲着好几个没穿衣服的男女。中队长正和哪两个公安搜查洗浴中心老板的房间,我把刚才搜到的手枪交给了其中一个公安人员。反身来到楼道和战友们逐屋检查,当检查到楼道最后的一个屋时见一排长正踩着一个人的头用两支手枪比这他,排长见我们过来说:“这小子有枪!搜他一下,我蹲下对着个趴着的人进行了搜查,只在他兜里翻出一窜钥匙和一塔儿百元钞票。排长说拿他的腰带捆上他,我就下手揪腰带在撩衣服的过程中发现他腰带上有手枪套和一个皮套,这个皮套形状很像是手铐子的套,当我打开后里面就是装着一副手铐,排长看到后抬起踩着头的脚问:“你到底是干什么的”?趴着的人说:“自己人!我是这里派出所得”排长又厉声问到“证件哪”?他回答说没带。排长对我命令到:“把他铐起来”我就用他的铐子给他来个背铐。从楼道捡起一件女人的衣服蒙到他脑袋上然后把他押了出去。

按照命令排长带领我们把三四楼检查数遍后留下一班看守现场,随后带领我们把这个两个楼层的所有的人带到楼下交给看押组拘押,刚才被派到前一个镇子等待的车辆全部被掉了回来,在洗浴中心外的广场上围成了一个半圆,所有车的车灯大开车顶上站的都是看押组的人,洗浴中心的所有嫌疑人都被押到这里看管。

我们排把两个楼层的嫌疑人交给看押组后,又接到命令到一楼地下大厅去增援。当我再次来到洗浴中心的一层大厅时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这个一层分前厅和后厅,前厅有个大服务台,厅里摆着好多真皮沙发,是用来接待的。穿过前厅到达后厅,后厅比前厅还大是一个舞场,中间有T型台,两边摆放着桌椅。各种舞台灯齐全,地上满是散落的食品和玻璃瓶,到处蹲满了双手抱头的人。在酒吧台前的椅子上站着一个扛着摄像机的公安人员正在拍摄,旁边有几个挂着照相机的公安人员在比划这什么。我们穿过舞厅的后门来到一个走廊顺着下行的楼梯进入到一个地下大厅。一进去我可开了眼,虽说已是午夜三点多了,里面的人可真不少蹲了一片,满地各种颜色的筹码散落在地上,只有在电影和录像上看到的赌场展现在我面前前!这里各种赌具齐全,有些根本叫不上名来,只认得什么“老虎机”“轮盘赌”之类的,这还都是从电影和录像上认识的!由于三排有两个班突袭另一个场所,所以叫我们增援。今天正好是星期六,在这里参与赌博的人比以往多出好多,三排剩下的两个班和几个公安人员显然不够,他们只好占领主要位址控制全场等待增援。我们到达后开始往外押人。刚才在一楼拍摄的公安人员也下来拍摄。当全部清出赌场里的人时,看押的人数已近二百左右。

大厅里的落地钟敲了四响,这时已经凌晨四点了,经过我们和公安人员的多次清查洗浴中心已无嫌疑人。在场的省公安厅领导通知我们开始搜检集中贵重物品,钱财和危险品。我们排还负责三四两个楼层,我们分成四人或五人组开始对每个房间彻底搜检,由于没有可盛装物品的容器,只好把床单铺到走廊,把搜检到物品分类摆放。我们搜检的两个楼层是住宿区,大多数物品为嫖娼人员衣物里的现金和“大哥大”“二哥大”“BB机”等。但是在三楼的保安室里搜出了两支五连发猎枪和多把管制刀具和手铐,在保安室里还发现一部电台,电台里不时传出当地公安机关部门的通话,在场的省厅人员向指挥部通报,不一会摄像得人员来了把这一情况录制下来。我们把三四楼层的搜检物品提到一楼前厅,供公安人员清点。我看见几个公安人员正对一袋白色东西拍照,便问指导员那是啥东西,指导员回答说:“冰毒”我听到后一咧嘴!就在这时一声沉闷的枪声从地下赌场传来!前厅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在场的人开始往地下赌场跑,当我们赶到时才知道原来是三排二班长和几个战士正在搜检赌场的几个包间时不知从哪里窜来一只恶狗,对他和他们班战士撕咬,旁边的战士没有办法只好向狗开枪。二班长和那个战士的腿和手被咬的血肉模糊,中队的卫生员赶快为他俩包扎,气的在场的中队长狠狠的踢了死狗一脚!旁边的省厅人员向指挥部汇报了开枪的原因,这场小波澜就这么过去了!我们再次回到洗浴中心前厅。

时间已接近凌晨五点,天开始亮了起来。我们清点被抓人数并把他们男女分开,由于手铐不够只好用绳子把他们的胳膊栓起来,二十人连成一窜押到141卡车上。我们分批把他们押解到市看守所交由当地警方处理,那七个重要罪犯被省厅派的专车带走。这次行动在早上六点半全部结束,共对四个重点场所进行了突袭,七个重点嫌疑人全部被抓获。共搜缴枪支九支;管制刀具五十七把;“冰毒”四百二十克”;“杜冷丁”一箱零七盒;假币十二万多元。涉案金额达上千万!共抓获嫌疑人四百一十三人,彻底端掉了这个所谓的“小香港”。

所有参加行动的中队除警通中队一排六中队一排留在现场外全部于上午十时回到武警大院,各中队在操场上列队完毕。操场上一片寂静,机动支队大队长请示报告完,总队警务处副处长来到队列前面下达口令:“现在开始点验”我们莫名其妙的站在那里不知所以!点验人员是总队来的警官们,他们来到我们中队的队列面前逐个检查,我们按他们的要求卸下枪支和携行具,解开迷彩服,摘下防暴盔,松开裤腿扎扣,翻出所有衣裤兜让他们检查。各中队各排各班都点验完后,点验人员向警务处副处长报告点验情况。警务处副处长再次站在我们队列面前敬了个礼说:“谢谢同志们的配合,我代表总队向你们表示感谢,你们是我见过的最勇敢!最有战斗力!最团结!最干净的部队!”说完后扭身向身后站着的我们支队长也敬了个礼说:“感谢你带出如此好的队伍”!他再次面向我们说:“我再次感谢同志们的表现,你们树立了我们武警部队的光辉形象”说完后又向我们敬了个礼!我们的队列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事情已过去十数年!前些年有幸故地重游,那座四层的洗浴中心以不复存在,而现在矗立的是一座新兴学府,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和孩子们的嬉笑声又使我想起了那段往事!

本文内容于 2008-9-29 21:50:43 被兵者国之利器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