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六 经过考虑后我还是决定去自首

梅戈 收藏 8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6/[/size][/URL]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六 经过考虑后我还是决定去自首 从我们家出来,大海还在外面等着我,我们俩说了几句话,大海道:“这事你还是得好好想想,你不到案这案就永远结不了,总在外面飘着也不是回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6/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六 经过考虑后我还是决定去自首


从我们家出来,大海还在外面等着我,我们俩说了几句话,大海道:“这事你还是得好好想想,你不到案这案就永远结不了,总在外面飘着也不是回事,要不然就远走高飞!”


我点点头,对大海道:“你的话我会考虑,其他的不说了,韩峰岁数小,你得多照顾,别让人欺负他,一旦我万一被判了,无论多少年你得照顾他!“


大海点了点头道:“你放心,你弟弟就是我弟弟,有我在,我就不会让他受欺负!”


我很相信我这个好朋友,放心地点点头,和他又拥抱了一下,跟着宋建国他们就走了。




回双阳的路上又飘起了雪花,一路上大家都没说话,望着路两旁在寒风中摇曳已经掉光了树叶的大树,我心里是说不出的一种滋味。大家都知道我心里烦,就谁也没和我说话,到了樊胜利家,二十多口子人把樊胜利住的两间屋挤得满满的。这二十几个人都是在社会上混得很不错的主儿,一下子来到樊胜利家让樊胜利非常高兴,一人一杯水杯子都不够用,只好两三个人、三四个人用一个。


等大家都暖和了暖和,庆阳带头问我:“韩永,你这事怎么办?现在是警察还在追你,王宝泉他们也是盯的很紧,四处打听你的消息,你想怎么办?”


邢立强也站起来道:“王宝泉和王金泉他们那边其实都好办,不行咱们就打他们丫挺养的,打得他们叫了爷爷这事也就算结了,就是警察、政府那边不好办,咱们的底儿都太潮!”


樊胜利一听打架就乐了,笑着说道:“永哥,没说的,要打架我这边去个百十来人是绝对没问题,还绝不去那些瞎凑热闹的!”


宋建国没等樊胜利说话就瞪了他一眼:“你他妈的就知道打架,这是打架能解决的问题吗?警察、政府也能打架就解决问题?烧水去!”


樊胜利嘻嘻笑着拎起烧水的水壶:“好,好,好,听你的,看你有啥好办法!”


宋建国眼珠转了转道:“韩永,如果你舍得,咱们还是跑外地吧!你这事也不值得去通缉,先在外面躲几年再说,等风声过了,消息好了咱们再回来!”


邢立强接口道:“我看不行咱们就跑广州吧,咱们这里去了不少人去那里抓封,混得很不错,就是那里当地人有时欺生,他们几次有信来让咱们过去些人,我看这是个机会!”


朋友们七嘴八舌地说了不少意见,我是怎么琢磨也觉得不合适,如果我不归案,这事就得挂着,家里人就得无时无刻地为我揪着心,这是我万万最不愿意的。


天很快就要亮了,我怕樊家老人起了让他们知道夜里来了许多人而感到怀疑害怕,就对邢立强、庆阳他们道:“你们说的我都会想想,胜利他家人快起了,咱们别吓着他们,你们受受累,趁着他们还没起就先走吧!只是天太冷,让弟兄们辛苦了!”


庆阳、邢立强他们纷纷表示没什么,既然是哥儿们,就不要说那些框外的话。


等他们都悄悄地走了,宋建国问我:“你怎么想?”


我想了一下对他道:“我再想想!“ 宋建国笑了笑,没再说话,我们三个人铺好了被褥就全都躺下了。


过了一天,宋建国按照我的想法假装去找大海又去了我们家那里,而且如愿以偿地和我父亲相遇了。我父亲知道我和宋建国关系挺好,虽然知道这宋建国也是屡出屡进派出所的主儿,是平时他很厌恶的那类人,但还是硬着头皮向他打听知道不知道我的下落。宋建国当然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我父亲于是耐着性子把我惹的事和他说了一遍,最后我父亲对他说道:“如果你在外面遇到韩永,一定要劝他回来,这么跑下去是永远不可能解决问题的,相反还可能是适得其反,分局和片儿警都找我谈过几次话,希望韩永能投案自首,把事情说清楚,争取宽大处理,我看分局和派出所的态度都是很诚恳,何况王家的医药费我们家里是都已经赔了,俗话说的好,打了不罚,罚了不打,我们还是要相信国家和政府的话。再者我和分局、派出所的不少人都有面子,他们应当会给我这个面子。……”


宋建国听了是连连称是,表示一旦遇到我就把它老人家的话传达给我,这让我父亲感觉很满意,宋建国回来后也就把握父亲的话跟我说了。




转眼就又下了这几天的第三场雪,对于何去何从我也考虑了几天,最后我还是决定听父亲的话回去自首,一是这种逃亡生活思想压力很大,我不可能东奔西逃地跑一辈子,真向外地一跑了之的勇气我现在真是没有;二是不想家里人继续为我担心,无论什么事最终都得有个结果,我的事一天不解决,家里就得为我担一天的心;三就是我还是抱着一个侥幸心理,就是家里已经对王金泉做出赔偿,无论是派出所还是分局又都和我父亲有面。我把我的想法和宋建国一说,宋建国问我:“你真这么决定了?”


我点点头,宋建国冷笑道:“你真相信投案自首会受到宽大吗?”


我苦笑道:“我不知道,我觉得既然我们家已经把医药费都赔了,关我半个月还不行吗?我爸和咱们分局里的人多少都有些面,那些负点儿责任的跟我爸平时都很熟的!”


宋建国摇摇头道:“面子是以前的,还因为以前你犯的事都不太大,模棱两可,再者那时你爸手里多少还有些权力,可现在呢?你爸是平头百姓一个了,说话是说话,客气是客气,到了关键的地方谁都得为自己考虑,你有些太幼稚了!”


“那你说怎么办?继续让你跟着我跑下去?!”


“道理人人都会讲,真是轮到我自己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和宋建国、樊胜利聊了一晚上,两个人都拿不出好办法,宋建国反对我去投案,但何去何从他也说不出所以然,樊胜利的意见更是糟糕,就是无休止地在他家躲下去,我摇着头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还是回家去投案吧,但愿天从人愿,最多弄个大拘留,关半年每个月还能回趟家,以后我就再也不惹事了!玩归玩,事是不惹了!”


宋建国哈哈一笑,站在屋子当间对我道:“韩永,但愿你能心想事成!”


第二天下午三点多我和宋建国离开了樊胜利家,当时他家人都出去了,樊胜利是依依不舍,一直把我们俩送出村外好远,最后三个人站到道边,樊胜利拉着我的手说道:“永哥,你路上要是想回来就还回来,今天晚上我还等着你们!” 我看着这憨朴的朋友,紧握着他的双手说道:“好兄弟,咱们还有再见的日子,我韩永忘不了你这段日子的帮助,等我难满了咱们再好好聚聚!”


樊胜利看着我有点儿想哭,宋建国踢了他一脚:“男子汉大丈夫,要哭回家哭去!”


我忙拦着宋建国:“胜利不是那怂人,你别冤屈他!”


“我就见不得男人这样!”宋建国还是瞪了樊胜利一眼。


我不想他俩闹出什么不愉快,就催促樊胜利回了家,并让他代我和宋建国俩人向他父母客气几句,樊胜利一一答应了。


等樊胜利向回走进村子,我和宋建国开始向家里走。一路上我们俩都很沉默,天黑了以后我们俩在要分手的路口宋建国对我说道:“韩永,那我也回家去了,万一你想法有变还来找我,哥儿们绝对永远和你站在一起!”


我点点头,对他说道:“建国,你先走吧,你走了我就回去!万一我投案不能出来,你和邢立强、庆阳大家伙儿都说一声,咱们还有再见的一天!”


深知我脾气性格的宋建国没和我客气,点点头转身就上了回他们家的路,并且很快就消失在夜色里,没想到我们俩这一分手,就是好多年没能再见。


回到家里,父母和韩峰都在,两个哥哥却都出去了。看我主动回来,父亲没有象以前那样暴跳如雷,更没有挥起皮带棍棒痛打我,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先吃饭,然后我和你妈陪你去派出所,有什么话和派出所说清楚,争取宽大处理,千万不能和政府对抗!”


我点点头,我母亲就赶紧张罗着给我做饭,尽管我吃不下,可还是吃了一碗妈妈做的饭。等我把饭吃完,父亲又叮嘱了我几句,无非是实话实说,要相信政府,我一一点头答应了。只是临走时韩峰很舍不得我走:“三哥,你真能去了派出所就回来吗?如果那样,我今天等着你回来一起睡觉,你知道吗?你不在家的时候我可想你了,经常睡不着觉,还有爸和妈也是,我们都好为你担心,你一定要回来呀!”


听完韩峰的话,我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哗地就流了出来,可我不敢让韩峰看见,忙挣脱他的手走了出去,我父母也跟着就出来了。在去派出所的路上,母亲紧紧拉住我的手,我也紧紧攥住母亲的手,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一踏上江湖路,要想回头是何其难!


这天派出所值班的民警和我父亲也认识,我这个案子他也知道,看我父亲带我来投案自首,很说了一些场面话。时间不大,派出所所长就闻讯赶来了。和我父亲呵呵几句以后,他就对我父亲说道:“老韩,你和嫂子先回去,等韩永把事交代清楚如果问题不大我们就让他回去,天这么冷,让你们两口子在这里陪着也不合适!” 我父亲也怕在这里影响他们的工作,就点头同意了,尽管我母亲是万分的不放心,可父亲还是拉着她走了。


望着他们的背影,我心里着实不是滋味。等我父母一走,派出所所长立刻喊人把我带进审讯室。


我的案情很简单,笔录也只有几页,等审讯结束了,我试着问审我的民警:“我能回去了吗?我们家已经把钱都赔了,我又是自己来投的案!”


审我的两个民警笑了笑:“是关是放我们俩可没权利,我们得去请示所长,你等着吧!”


说完两个人一个去汇报请示,一个继续在屋里看着我。时间足足过了三个多小时,我心里是极度的不安,这时去请示的民警回来了,后面还跟着几名民警,我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坏了,可还没等我做出任何反应,带头的民警把手一挥,跟着他的两名民警立刻上来按住了我,迅速给我戴上了手拷,“韩永,奉分局领导命令,鉴于你的案情重大,现在依法对你进行拘留,这是拘留证!”


我眼前一黑,我的幻想破灭了,这架势,我肯定是得判了。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