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大调查----国足选帅私密内幕!

网络人生看世界 收藏 12 4426
导读:中国足球大调查----国足选帅私密内幕! 一个神奇的主教练,可以大幅提升一支国家队的战斗力,更可以带动一个国家职业联赛的飞跃、足球整体水平的提高。 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足球史上唯一“成功”过的外援米卢,给中国足球带来的提高也很有局限。他只能短时期内提升一支球队的比赛能力,却无法从长远提升一个国家的足球水平,甚至他对中国足球氛围的改善也很有限。而在我们的邻国,希丁克对韩国、俄罗斯足球的提升,特鲁西埃和济科对日本足球的提升,却令我们眼红甚至抓狂。 [img]http://pic.i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足球大调查----国足选帅私密内幕!




一个神奇的主教练,可以大幅提升一支国家队的战斗力,更可以带动一个国家职业联赛的飞跃、足球整体水平的提高。


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足球史上唯一“成功”过的外援米卢,给中国足球带来的提高也很有局限。他只能短时期内提升一支球队的比赛能力,却无法从长远提升一个国家的足球水平,甚至他对中国足球氛围的改善也很有限。而在我们的邻国,希丁克对韩国、俄罗斯足球的提升,特鲁西埃和济科对日本足球的提升,却令我们眼红甚至抓狂。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诚然,中国足球的崩溃来自基础,来自联赛的衰微和青少年培养体系的坍塌。没有好的联赛和青训,国家队无疑是空中楼阁。可即使是这样,一个好的教练也能大幅提升国家队水平,绝不会让球队在世界杯预选赛第一阶段就垫底;何况教练的影响也是自上而下的,一个职业的、成功的、有长远计划和眼光的主帅在国家队成功了,可以带动联赛和青训的发展。



因此,我们不得不反思:为什么中国足球没有希丁克这样的教练?引申而来的是,中国足协真的想过要请希丁克式主教练吗?中国足协是否真的知道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教练?甚至更深的问题是,中国有没有一块能够让希丁克们自由发挥的土壤?


按照中国足球的现有水准,高价聘请希丁克是否是最好的选择,这个问题很难有定论。但是可以下结论的是,中国足协“少花钱,多办事”的选帅方针在原则上就是错误的。如果我们只花10万美元请一个外教到中国,但他最后的结果是必然的失败,那么这笔10万美元的投资也是一个重大的失误。



为何中国请不来希丁克?很多球迷都有这样的疑问。答案很明显,其一,希丁克从来无意执教中国足球队,高水平外教也会选择球队;其二,足协的决策者不想损失其现有权力、利益和控制力,他们不想请来一位“麻烦制造者”;其三,中国足球现在囊中羞涩,根本请不起这位神奇教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聘请教练是一个双向选择,就像相亲,对方的家世、地位、能力、品质、收入状况,这些都是必须要考虑的问题。我们在衡量对方的同时,对方也在权衡我们,这时我们就必须要问:中国足协有多少家底?他能够请得起高价外教吗?

中国足协是国家体育总局下属主管足球项目的一个中心,但它实际上从1994年起,就以“改革先锋”的姿态进入市场。当时的足协副主席王俊生向国家体委庄重承诺,“我们搞足球改革了,所以不再需要上级的任何拨款,通过市场我们能够养活自己,而且还能给上级一些支援。”



职业联赛的最初,整个经济环境是越来越好的,所以中国足协不仅仅摆脱了经济上的窘迫,还有了相当数量的余钱。此时中国足协真正有钱了,所以他们可以自己掏腰包请外籍教练了。



历史上中国足协曾经聘请过6任外籍主教练,其中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当时的洋帅匈牙利人尤瑟夫是完全属于援外性质:有关部门通过外交手段请来了世界级强队的教练,支援一穷二白的中国足球。而施拉普纳才是中国足球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任外教。



但是,请老纳时为中国足协埋单的,却是上海大众汽车集团。当时他们正在与德国大众进行密切的项目合作,而1990年世界杯冠军正是德国队,从德国聘请高水平教练成为中国足协决策层的一种必然选择。时任中国足协技术部主任的马克坚回忆说,“当时德国足协提供了两个人选,一个是克劳琛,另一个是施拉普纳。那时职业联赛还没有开始,中国足协每年的办公经费都成问题,哪里还有钱请外教?所以当上海大众愿意掏钱帮忙的时候,足协实际上没得太多选择。”



施拉普纳带来了一些崭新的足球理念,但中国男足却在1993年兵败伊尔比德,施大爷黯然下课。1997年戚务生带领国足再次失利之后,中国足协再次想到了聘请高水平外教。他们主动找到国家队的赞助商阿迪达斯,愿意以一些资源作为交换,前提是对方为外教买单。这样,中国足协迎来了第二任外教霍顿。



但1999年率领国奥冲击奥运会失败后,霍顿连国家队的帅位也被剥夺。中国足协反思后得出的结论是,前两次聘请外教失败,是因为都是赞助商埋单的,中国足协不掏钱也就作不了主,所以请来的质量不高。这一次,足协决定自己掏钱请教练,当时中国足协在职业联赛红火的发展过程中,已经积累了足够的财富,所以也有能力支付美元了。


中国足协口袋里有多少钱?米卢当时对外号称年薪高达110万美元,但实际上,足协给米卢每年支付的是60万美元。尽管如此,这已是中国足球历史上最昂贵的外教,当然它却带来了最好的结果——中国男足在2001年圆梦世界杯。当时中国之队的合作伙伴是ISL,他们在合作经费中拿出一部分支付米卢的薪金,足协从自己口袋里掏大头。但是,这种阔气并没有维持多久。2001年的短暂繁荣后,因为阎世铎暂停联赛升降级的恶果,中国足球迅速进入深渊,足协收入也大幅缩水。经营职业联赛以及中国之队的项目合作,是中国足协收入的两个最主要来源。但每年能从职业联赛里拿走多少钱?这在成立中超公司之前一直是一个秘密。谢亚龙上任之后,明确对俱乐部作出了最高1000万元的承诺,也就是说,足协每年只能从联赛拿走1000万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样,中国之队的营运收入,就成为了足协收入的主要来源。2006年4月18日,中国足协与瑞士盈方签约成为密切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为了获取中国之队项目的经营权,盈方每年给足协支付的金额是1000万美元,按照当时的外汇牌价,这笔收入价值近8000万元人民币。


除了瑞士盈方,中国足协还有一个常规的国家队合作伙伴阿迪达斯,它不在盈方控制的赞助商行列,据说每年单独给足协提供的经费也将近8000万(阿迪对外公布的数字是6年5亿,支付方式是现金加实物)。所以在正常的情况下,中国足协每年有将近1.7亿元左右的“保底收入”。即使阿迪达斯支付的实物超过了5000万,足协依然是有约一个亿的可支配经费。可是为何,中国足协只能掏出10万美元聘请福拉多呢?


国足小组赛铩羽而归,最直接的损失方其实不是别人,正是中国足协,这似乎也是对中国足协最好的报应和报复。体坛记者马德兴在中国队失利小组赛之后,算出中国足球的直接损失是1.5亿,间接损失是15亿。其实直接损失好算,比如世界杯入围的出场费,亚足联给予的十强赛出场费、十强赛门票等,而间接损失其实远远超过15亿。


亚足联开发公司的冯涛,当初参加过中国之队和很多中国足球的谈判,他指出,“08年奥运会后,中国体育市场营销将出现一个巨大的真空地带,大批的赞助商需要找项目花钱做营销,此时足球运动就是最好的传播平台。目前国内的一些品牌,每年花几百万美元去NBA买一块广告牌,得到的也只是有限营销的权利,但李宁、安踏等企业为何还趋之若鹜?2008年10月,国内的大赞助商就会好好总结奥运赞助的得失,他们为奥运会扔出了上亿元的资金,在新的领域这个标准也不会轻易降下来!现在他们最需要的是新的赞助方向,此时就是中超联赛和国家队寻找新一轮赞助的最好机会,可惜啊,这下子这些潜在的赞助商都跑了。”


2002年韩日世界杯,中央电视台因为中国队参加世界杯的原因,在广告招商环节上攀上了历史最高峰。当年央视在韩日世界杯期间,完成广告招标达到27亿,实现盈利8亿多人民币,中巴之战曾经创造了中国体育直播历史上的收视奇迹;《体坛周报》在2001年十强赛期间,单期发行量曾经达到270万份,世界杯期间每日平均在200万份左右。中国足球失利世界杯,与中国足球有关的各行各业都会因为国足的失利而利润受损。所以中国足球失败的后果,最大的伤害是给中国的足球产业和职业联赛,据专家估计,加上间接损失,中国足球缺席世界杯的损失在50亿元以上。


2004年男足失利小组赛,中国足协的直接损失就很惨重,那么经过了2008年这一次更沉痛的失败,中国足协能悔悟吗?很多人都想不通足协为何只能为外教花10万美元。



足协内部的一名官员,对国字号球队花费巨大一直很愤懑。他所在的部门每年抠抠捡捡,但还经常入不敷出,而国字号球队却是一直花钱大手大脚,更关键的是,“钱没少花!成绩却江河日下!”



“中国足协现有员工59人,加上一些退休干部,足协每年的基本人员费用在700万左右,还要支付东玖大厦一层半的租金300万元。这样,1000万是足协每年的基本开销。如果‘六部一队’开动起来,足协每年的基本支出更是一个很庞大的数字。最花钱的当然是‘中国之队’,国家队每年至少得花4000万,今年又有国奥队,整个支出也得5000万左右。女足呢?为了奥运会取得好的成绩,球队的经费是一定要保证的,光是07到08年,看看女足换了多少个外教,这些钱哪里来?”



当年阎世铎在任的时候,曾经开玩笑地怒斥过一个国足的管理人员,因为他给国家队一年的预算做到了6000万。“什么玩意?出门要住五星级酒店,坐飞机要头等舱或商务舱,可成绩呢?一塌糊涂,说起来都丢人!”笔者在前面给中国足协算过一笔账,表面上看去中国足协并不贫穷,确切一些讲,他们是“很富有”,但为何他们只能掏10万美元聘请一个福拉多呢?


足协的收入“看上去很美”,其实他们很难真正得到那么多,原因当然在中国之队的经营不善。2006年盈方成为合作伙伴之后,当年支付给足协的经费就不足,因为中国之队的项目价值被高估,盈方第一年经营就出现了亏损。在盈方接手之前,中国之队的项目在中国足协下属的福特宝公司手中,他们从2000年底ISL倒闭开始接手中国之队,恰逢2001年和02年的好光景,福特宝抓住机遇,将中国之队经营得有声有色,到2006年盈方正式接手前,福特宝每年最多时能帮助中国足协挣到1亿元左右,这也是当初为何中国之队的标底定价800万美元的内因。



在中国足球市场逐日萎缩的时候,盈方经营必然会遭遇很大的困难。而他们本身是瑞士盈方在中国的全资公司,所以完成内部的“项目基本预算”,也就成为中国盈方执行团队必须要向老板交差的硬指标。在合作过程中,作为公司经营行为的盈方必然要去追逐商业利益和收入回报,所以实际执行过程中困难重重。他们经营不利,就直接反映到支付到中国足协的金钱数额上,据内部人士透露,正是足协和盈方的合作出现问题,才导致足协必须勒紧裤腰带。



正常情况下,足协每年要花费的金钱数在8000万左右,如果合作伙伴正常支付,中国足协也能正常运转。可一旦外部支付出现困难,足协的资金链也必然出现问题。一个常年给中国足协寻找外教的经纪人说,“每次中国足协在寻找外教之初,都信誓旦旦地承诺,只要教练好,钱不是问题,但在最后签约时,钱却成了最大的问题。本来花钱对足协决策层和领导来说,也不是什么障碍,可他们在决定要掏腰包的时候,就必须要掂量一下自己的钱包了。在足协弄钱越来越难的现在,他们好像也知道挣钱的艰难了!”


中国足球为什么请不来好教练?钱是一个问题,但不是最核心的问题。福特宝公司的一个高层说,“聘请外教,钱肯定是个问题,但还不是绝对的主导原因。最大的障碍是中国足协这帮领导,根本就不知道应该聘请什么水准、什么性格、什么级别的外教。”



不懂足球,不懂经济,不懂市场,很多足协领导到中国足协上任之前,甚至连最基本的球迷都不是。“领袖的作用是什么?运筹帷幄,他可能不是行业的专家,但是依然可以做出行业的指导。尊重足球和市场规律,就会得到好的回报,而违背和破坏规律,也必然招致残酷的惩罚。中国足球在外教选择上,其实犯的就是一些方向性的错误,足协领导处处认为自己很懂、很全能,其实全都不专业。选择外教,必须明确几点程序,这是一个选择外教的基本标准和制度,可是连这些足协领导都很不专业。”福特宝高层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选择外教第一个环节,是中国足协必须知道,我们需要什么类型的教练?不能因为我们水平低,就盲目去做决定。首先要清楚我们中国足球的基本风格,球员的基本特点,联赛的基本水准,国家队在亚洲赛场上的主要表现,优点是什么?缺点又是什么?不搞清楚自己的问题,去国际足坛乱选一气,这完全是一种没有底线的赌博,成功的几率从一开始就很低。”



“第二个环节,是谁来选择?专家选?还是足协领导选?至于要多少钱?什么身价?怎么支付?当然,钱的因素现在应该排在最后,中国足协没有职业化之前,很多时候是‘钱选人’,那时候没办法。可既然现在至少不缺钱,那就不要再‘钱选人’,先确定我们要什么样的教练。这个环节不要考虑钱的问题,然后是让专家去做出判断,最后根据价钱敲定基本的人选。”作为行业产业化的先驱,又是中国足协的“家里人”,福特宝公司的工作人员的这些建议,基本上得到了圈内人士的认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很多经纪人都抱怨说,中国足协的领导根本不知道国际足球的行情,他们只认准“钱情和人情”,一些经纪人为了自己推荐的人选进入选择范围,不惜私下“重金打点”。这些说法虽无证据,却是选帅的潜规则之一,“如果没有私心存在,很多事情都是可以办好的。比如像特鲁西埃这样的教练,为什么足协不愿意聘请?价钱只是一个小环节,关键是个别领导想要控制住国家队的话语权,保证个人利益不受损失。”



中国足协在选帅过程中有一个专家组,成员有金志扬、徐根宝、马克坚等元老,但这个机构在选帅中只有建议权,没有决策权。而在国家队教练组的内部管理机构中,却有一个特殊的“队委会”制度,一个知情人士讽刺说,“足协本身选来的,都是听话的教练,国家队内部还有领队、队委会,而一旦领导下队,又多了几个决策部门。这档国家队在大赛期间,一般会有三到四个部门在进行决策,这种畸形的决策制度,给国家队添乱是必然的。还有一点,很多总局下属球队的队委会,都是绝对的专业人士构成,比如乒乓球队的蔡振华等,但足协呢?一帮非专业人士在球队内部搞权力斗争,用行政指挥球队、干预球队,这样的队委会,又有什么真正的价值?”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