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读上官婉儿的《寻找那棵树——甲申三百六十年祭》有感[版主已阅]

昏头胀脑 收藏 3 135
导读:以前很早的时候看过郭沫若先生写的《甲申三百年祭》。当时我读那本书的时候,正时值西方各类学派如滔天洪水滚滚而来,因此,对中国封建的农业文明后期所产生的那些蛆虫和毒瘤尤为憎恶。一心以为是中国文化在产生之初就落后于西方,时移事易,到现在为止很多想法我都慢慢的改变了,中国文明的衰退说到底了是儒家文化的衰退,而儒家文化真正的衰退确是从北宋程朱理学出现后开始的,之前,儒学即或是在北宋之初也并没有形成独霸天下的局面,虽然那时的中国已不再象春秋战国之期有那么多的思想家和杂陈的学术派别,但是我们所熟知的传统文化的精义中的许多

以前很早的时候看过郭沫若先生写的《甲申三百年祭》。当时我读那本书的时候,正时值西方各类学派如滔天洪水滚滚而来,因此,对中国封建的农业文明后期所产生的那些蛆虫和毒瘤尤为憎恶。一心以为是中国文化在产生之初就落后于西方,时移事易,到现在为止很多想法我都慢慢的改变了,中国文明的衰退说到底了是儒家文化的衰退,而儒家文化真正的衰退确是从北宋程朱理学出现后开始的,之前,儒学即或是在北宋之初也并没有形成独霸天下的局面,虽然那时的中国已不再象春秋战国之期有那么多的思想家和杂陈的学术派别,但是我们所熟知的传统文化的精义中的许多部分都已渐渐的融入了早期的儒教显学派中,这就是后来被清时文人称道的汉学派!早期的儒家思想可以从孔子及后来两汉的大儒门身上看的出来,注重实效与注重实践是儒家首推的重要一环,孔子所说“学以致用”就是为此而作出的最正确的论断。即或这样,在北宋朝的真宗皇帝以前,历朝历代的帝王都只不过把儒家思想看成是一种重要的约束手段而已,并未将他们放到明清时期那样高的位置上,即或是占具南宋主流思想的程朱理学,也没有得到帝王们无微不至的关怀;汉宣帝曾一语说出帝王统治的精要所在“朕治天下以杂霸皆用,奈何纯任德教”。就连北宋朝的神宗皇帝都这样评论程门理学“:只言心性,全无一用”。因此不难看出,程朱理学的出现对中国的毒害之深可谓是罄竹难书。


历史往往把一个国家推向顶峰的时候又向孩子玩完手中的皮球似的顺手一抛便撒脚他去了。历经盛唐的辉煌之后,有感于来自军队的压力和帝王权利必须高度集中的赵匡胤,这个从乱世出生的皇帝深深懂的什么叫做“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不可不察”的道理。于是他开始对自己的权利来了一次改革,也就是这个出于统治长远而发的考虑,尽在后来使得整个北宋和南宋处于挨打的局面,或许这样的局面延续的更久,在明代、在清代,这种自私的集权手段所表现出来的愚昧和祸害尽使中国人吃尽了苦头,那就是对军队的彻底改组,国家设立禁军(颇似我们今天的中央军)而军队的调用大权和训练权利不在军事长官手上,而在皇帝和管束他们的文官手上!这是第一种原因!


另外一个原因,中国的经济文化至少在明代中期可以说是遥遥领先于世界的,在《大国的兴衰》一书中有详细的论述,这里就不做说明了。而中华文明奇怪的生存力和辉煌,如果我们注意历史发展的话可以看出,西周后期奴隶制文化逐渐衰退,代之而起的各个城邦小国在相互的兼并和吞噬中逐渐强大,随之而来的便是它们各自地域文化在不断的交流和战争中得到了发展补充,得到了空前的提高。正是在时代的要求下,封建制度的诞生和相当一批人的解放迎来了那灿若星辰的文明的黄金时代——春秋和战国。就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分裂—融合—分裂的历史残酷性,我们今天才看到了那只有在梦里才出现的场面;一批又一批层出不穷的旷世奇才,以他们的思想和行动影响着那时的中国,也就是因为这样,后来的秦、汉的强大才有了思想上和文化上的基础,这种基础在很长时间使中国人保持着一种优越,一种超越了骄傲和自大的优越,从西汉出土的那匹著名的《马踏飞燕》的青铜马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个折射出彪悍与创造的民族正在朝世界的顶端飞奔的景象,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狂放!这样的狂放一直持续到三国时期,即使是在那个军阀混战的年代,中国人本身所带有的扩张和自信在今天也深深的震撼着我们:曹操征乌桓,傲慢的看待着那不臣但又惧怕汉魏势力的游牧民族。孙权的艨艟远涉大海将天朝的问候带到了台湾和日本。弱小的蜀汉一直打到了今天的缅甸......


当短暂的西晋如同爆发户那样的统一了中国并开始垮塌的时候,一个中国历史上真正的外来民族和汉民族分享中华的时代到来了,东晋虽然偏安一隅,在政治上有些黑暗,但由于汉人思想传统中的狂放依然存在,它竟然也奇迹般的孕育出了到今天为止也让我们赞叹不已的大文豪、大艺术家、大思想家来,而五胡乱华如走马灯一般两百多年的日子里,除了进攻和反抗之外,更多的少数民族被强大的中国文明所同化,而这也是中华文明最大也是最光辉的一次同化外来民族,就在异民族被中华文话同化的过程当中,他们所带来的本地区本民族的东西也在这里得以生养并融入中华文明,也正是在此时,一种可能早在汉明帝以前就进入了中国的宗教——佛教,真正的在中华大地开始传播了起来,由于佛教的大规模传入,伴随而来的是异国的文化和能滋养中华文明的新鲜血液。与此同时,也有不同的国外宗教进入中国,而这也对在汉代末期产生的中国传统宗教——道教以及汉文化的各种主流思想带来的巨大的冲击和影响,而也就是在那样的背景下,中国道教的黄金时代或许也是唯一一次人才辈出的黄金时代出现了;练丹术使中医得以大大的丰富,早期的火药已然形成,主动追求名利的思想在整个中国上下都带来了新的浪潮。或许我们不该忘了晋元帝、谢安、王导,或许我们应该时常在历史书中寻找拓跋宏、拓拔圭、甚至于是高洋的名字,更或许我们可能也要带着几分惋惜和奇怪的心情去感怀一下那个萧衍......中华文明在经历了第二次这样的分裂——融合之后再一次吞吐出封建文明中最伟大的光芒,一个全新的王朝,一个全新的气象,一个由秦汉时期的严谨和奔放所诞生的文明再一次的升华到更高的境界——自由的狂傲和天真脱俗的浪漫——隋唐时期的到来!


在这里,我不想大量的举例来说明隋唐的思想和文化以及经济和军事的发展和王朝的衰退,只从一个古人的诗里带出那个大喜大悲时代的个性——李白的几句诗: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隋唐在文化上独树一帜的特色,隋唐至今让日本人为之鞠躬的王朝,隋唐这个让李约瑟博士称为最想出生的在中国的时代,伴着陌刀的挥动,随着琵琶舞曲,在安禄山的马蹄声中,在节度使们的悖逆之下,在黄巢的那一把通天大火里湮灭了,剩下的就是一团历史的烟尘。而今天,我们只能在出土的三彩和帝王陵墓的壁画中,在金银器皿文物等耀眼的光辉下,去感受那个令人眩目的时代了,以至于当今中国的摇滚乐坛也有一个以唐朝命明的乐队........


仔细分析上述的几个历史时代,中国的经济、政治和文化都是呈一条直线在向上发展,对于中国这种特有的农耕文明强大的凝聚力,马克思曾将它和水联系在了一起,不难看出,许多因素都制约着王朝文明的发展,但环境又逼迫王朝文明过于在某一方面特别的早熟。人口的增加意味着耕地和农业技术的广为开拓和提高。商业的繁荣已经不能单纯的依赖于退化的法制和陈旧的书卷文化。科举的诞生本来预示的是一个应当在中国出现的新百科时代的到来,而战争和贸易的交往更是将这个历史使命早早的赋予了中华.......不是我们没有珍惜,而是我们的却不懂得怎么样去珍惜。不是我们不会进步,而是那时的我们乃至于被后世誉为英明皇帝的太宗和整个唐代的政治精英们只能看到历史的十年或五十年,历史固然可以塑造英雄,但却不能苛求历史英雄。或许文明的进程走到了这里了时候脚步就开始放缓了下来,但文明的步伐并未停止,经历过五十三年的短暂的五代十国的纷乱后,中华文明还没来得及调整新的方向和输入新的血液,就匆忙的进入了繁华似锦但却文弱不已的另一个奇怪的高峰——两宋时期。


前面已经说过北宋的一些点滴,现在我将用一幅画卷展现出这样一个被定格的历史场面,〈清明上河图〉。说起这幅画没有人不知道的,而画里描写的正是北宋徽宗时期的都城——东京汴梁的一景!车水马龙的拥挤街道,各式各样的走卒摊贩,人间的生活百态在这里尽相展示。北宋由于国家对贸易的相对宽缓的政策促进了城市经济的飞速发展,隋唐那种以军事化管理划分的商业单元和民居被后来繁荣的街坊式经济所取代,城市里到处都可以看见茶肆酒店,到处能体会到奢华与拥挤,寻常百姓也能在路边小担进行皇室和官吏间流行的斗茶游戏,今天我们称之为茶文化。宫禁的高墙并没有象汉唐般的被和民居远远的隔离开,在这幅画里,我们看到了的皇宫园林更象是某位达官贵人的私家园林,即或是到明清时期,这样的温和场面也没可能见到。就象宋徽宗自己所说的那样”:朕要和文人共治天下”。遍观整个北宋,这是中国历史上任用文官最多,文化风气也相对自由的朝代。也在这样一个文化、经济高度发达的时代里,科技的发展就自然而然的走在了世界前列;火炮的第一次出现据说就在宋金交战的沙场上,远航的船只具备的大型罗盘为他们的财富之船指明方向,活字印刷的广泛运用使得文明的流传更为方便,更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的文人书画在这是已经初具规模,由皇帝支持的画院诞生出一大批画风细腻,写实生动的艺术家来——姚、李、马、夏的规制不仅影响着后来的中国画也诞生出全新的日本和高丽画派!总之这是一个眼花缭乱的时代。可另一方面,由于文人思想固有的自私和保守,也由于帝王惧怕唐朝藩镇势力的出现,更由于统治阶层的腐败和大规模的土地兼并的出现,使的这个国家开始走向了危机,外族势力的虎视耽耽,历年战争的失败让文人统治阶级思想日益扭曲,程朱理学在这个时候出现了。而也就是在此时,一位被列宁称为中国历史上伟大的改革家王安石带着他治理天下、恢复盛世的万丈雄心走上了历史舞台,改革的结局后人都十分清楚。公允的说,并不是所变之法不好,而是王安石不能站到今天的地步去看待千年前的宋朝。就象黄仁宇先生在他的著作〈赫逊河畔谈中国历史〉里所讲的那样:在一千年前的北宋已经早早的感受到现代社会的压力,王安石的变法所需要的不仅仅是权利,而是透明的法制和科学的管理!交子——可以说是最早汇票也可以说是最早纸钞的出现就映证出了那样的繁荣,但也是由于这种通行纸票并没有在这个国家真正的流行或是被立法彻底的保护起来,它象一个传说一样,在一阵疯狂的货币贬值之后,就梦一样的消失在〈清明上河图〉的幻想中。宋词的清新华美已经没有了汉赋中的心雄万丈,即使是一个苏东坡也无法企及盛唐诗风一飞冲天的气度。此时的中华文明已经开始无力。


公元1125年金兵南下,不久北宋消亡,中华文明被极大的破坏,因为金人并没有带来另一种全新的文化或文明,他们只是野蛮的掠夺者。不久,南宋建立,拉锯般的你争我抵的过了一百多年,这一时期,中华文化基本上处于萎缩的境地。蒙古人踏破世界黎明的马蹄声和忽忽带响的弓箭真正的结束了中华文明的最后保有者——南宋。再如同瞎子摸象般的统治了中国九十七年后,那位身居元朝要职的汉人官吏在这段时期竟成了传承中华文明的第一人——赵孟頫屈辱的留下了他的传世书画。那秀丽无比却没有汉隶的古拙与大气,那精道柔媚却无法追及晋魏乃至隋唐至宋的飘逸、飞扬、铁浇铜铸和多采的底蕴!如果把文化的缩影投放在他一个人身上的话,那么中国文化后来的命运就可想而知了!


公元1368年,一位传言是满脸麻子,心理有些不正常的安徽农民坐到了驾驭中国前行的金銮殿的宝座上,从此,一个在思想和精神上主动放弃追求新生事物的王朝诞生了——明朝。这是一个被争论的沸沸扬扬的朝代,也是一个画满了问号、惊叹号和句号的朝代。被誉为以猛政治国的朱元璋带着极大的自卑心开始了一阵疯狂的杀戮之后,明朝开国功臣几乎尽亡,其中最有名的是浙江的四大才子。这四位也是元末明初的士林领袖。在元代以前,那种独立的文人思想已经慢慢的屈从于皇权的淫威之下,因为感念茶道是令官员荒淫的爱好,于是我们的朱皇帝下令废止。为了更加深入的统治百姓的思想,朱元璋亲自披挂上阵,任意删改〈孟子〉的原文,甚至将孟子的像从孔庙驱逐出去。因为孟子的言论里有:君为轻,民为贵这样的“大不敬”的话语!如此种种不胜枚举,历史发展到这里,中国还能指望什么呢?所幸这位农民出生的皇帝在明文规定以八股文开科取试的同时也没有忘记自己是贫苦农民出身,在他统治的三十多年里,明王朝管辖下的基层百姓,相对各个前朝末期的腐败时段都要好的多,在后来一本关于明代清官目录的书里,尽然有百分之八十多的清官都出在这个朝代,这一方面归功于国家大乱后人心思定的基本因素,另一方面也要归功于朱皇帝以严刑峻法来治理这个国家的贪官悟吏。“洪武之治”在很长一段时期内都被史学家们称赞着。


建文皇帝的不知去向和明成祖的野心勃勃仿佛让中华文明看到了一丝能从瘫痪中唤醒它的曙光,郑和的远洋巨轮停泊在亚洲的和非洲的那些港口时,东方各国的人们看到了一种洋溢着奇特清色和五彩的斑斓的艺术品——大规模的彩色瓷器出现并成批量的烧制出口。中国的瓷器历史渊源流长,而真正让世界感受中国瓷器魅力的是宋朝,但有宋一脉均以单色釉为多。不过相比较之下,北宋官方烧制瓷器的窑口和产出的瓷器虽没有明代瓷器的多彩,却在温润的单色中透放着一种无与伦比的魅力。


远洋船队穿越万里,往返七次,带回来了供帝王享用的奇珍,而这次和唐朝不同的是,异域的文化不得大规模进入中国,异域的物品只能少量的供应上层社会,看似辉煌的王朝,真正的关上了文明的交汇之门。随着明代农业的不断发展,城市的固定和封建人身等级依附制度的严苛,文化上的不断控制和社会矛盾的慢慢显现,更由于人口压力的增大,在历经仁宗、宣宗、英宗、景帝、宪宗、孝宗之后,一个将明王朝所有尖锐矛盾真正表面化的君主出现了——明武宗朱厚照。这是一个有着少数民族血统,并十分野蛮的皇帝,他可以给自己封个大将军,然后不问不顾的就和北方的胡虏展开激战,朝堂之上的国家大事,我们的武宗皇帝没有兴趣,唯一的爱好就是在后宫性交!年纪轻轻的就丧了性命,而代替他的则是一位更加荒淫的皇帝——数十年可以不上朝的嘉靖。而明朝百年来由于八股文的单一和死板,在文化上对文人的禁锢和压迫,使的这一时期中国的文化和元代高压时期的戏曲文化的盛行有着异曲同工之处,文人更多的倾向于在社会的中下层抒发他们的情致,这一时期的明代生活小说和神怪小说是中国历史上产出最多的时候,而文人的书画倾向于要么怪异,要么寻仿前人,偶而难得在历史一见的江南四大才子的精品,也只不过是夕阳残照下的一声孤雁的哀鸣。遍观明代的工艺品真的是那种充满了城市化、工匠气、讲求小情趣的作品。大作难得一见。而此时的社会压力和经济压力越来越大,商业贸易被政府严加管束,海外贸易更是不被允许。而无法摆脱的王朝消亡的命运之症就象前朝任何一个灭亡的朝代一样如影随形。纵使张居正拼了老命的为这个已经被皇帝、太监、特务和官吏以及大地主搞的百孔千疮的国家补上了一层又一层的窗户纸,可是这个王朝真的已经不行了,文明之步早在朱元璋提倡八股文那会就停止了。


文人已经不可能再有独立的个体和思想,明代的整个文化陷于僵化和停滞之中,明代的文人,被称为清流的东西们,真正为了国家鼓与呼的并不多,他们大多短视和缺乏远见,固步自封又自以为是。表面上的谦虚实际上的傲慢已经让历史折射出他们卑劣的一面,程朱理学的毒害和无赖对这个国家的管理更加深了他们人格的分裂。不难指出,明代的官吏体制是相对于前代更为健全的,多数为有知识的读书人,而这时的读书人有相当大一部分更热心于党争和自己的面子。难得有几个是象后来的李贽和徐光启的,甚至连宋应星都不如!饱食终日的东林党没能在发牢骚的同时保有一块政治阵地,从上到下的浮华之风渗透到这个王朝的各个角落。一本〈宛署杂记〉和当时的野史就能说明问题。不知道利马窦来的是晚了还是早了,红夷大炮最终没有保佑朱家延续万代的帝王龙脉,历次对百姓的盘剥和对有识之士的迫害终于让中华文明在李自成的咆哮和汉奸以及游牧民族的刀砍火烧中死亡。


综上所述,两个自然但又不那么自然的因素导致了我们文明基因的变异,是简单还是复杂?不得而知,只能看到历史在一页页的翻过,盛衰在一年年的重复着.......


面对上官这篇〈寻找那棵树——甲申三百六十年祭〉,我们还能在煤山的那颗歪脖子树下看到朱由检那到死也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的眼神吗?我们还能无谓的去指责某个人某个王朝的错误和卑劣吗?到现在为止,对历史和社会进行分析的各类学者专家们的学说层出不穷越来越多,好象他们给予了未来一个答案,但事实又仿佛不是这样,时间流逝,历史无语。面对过去的一切,在看看今天的中国,心里不由生出一丝寒意,我要写的太多太多,但秋夜已深,寒雨连绵,恍惚之中,王阳明又坐在我的对面割起了竹子!


两篇相同的原创,先发的一篇已经认定,此篇不再予以认定。

本文内容于 2008-10-1 3:30:18 被chg9999编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