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守护者 第一集 第二章 惶恐的海龙酒吧 (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9/


正当王少杰东张西望的时候,他的肩头被人轻轻拍了一下,扭头一看,只见一个束着酒红色长发、上身穿着黑色无袖紧身衣、下身穿着牛仔短裙、脚上一双白色高跟凉鞋、戴着一副小巧的红色墨镜的女孩兴正背着双手,笑嘻嘻地望着他。

“你……你是小瑶?”

感觉女孩有些眼熟,王少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披着头发的文静女孩,他把照片和眼前这个时尚前卫的女孩比较了一下,愕然望着她。

“嘻嘻,千万不要告诉我妈!”

女孩吐了吐舌头,取下墨镜,冲着王少杰做了一个鬼脸,她是王少杰的小表妹――孙瑶。

王少杰有两个表哥,大表哥孙豪,军校出身,现为北方军区的一名中校军官,二表哥孙旭,上海一家著名医院的外科医生,而小表妹孙瑶,是北京著名的北华大学新闻系的大三学生。

王少杰比孙瑶大一岁,两人自幼生活在一起,青梅竹马,感情深厚。

无奈地摇了摇头,王少杰拖着行礼箱,跟着唧唧喳喳的孙瑶上了等候在路边的出租车,来到了她在北华大学附近租住的一个两室一厅的公寓。

公寓由孙瑶和她的好友李绮娜合租,一人拥有一间卧室,房间打扫得干净整洁,王少杰住进了孙瑶的房间。

“哥,你洗了澡美美地睡上一觉,我下午还有课,晚上请你吃大餐。”

安顿好了王少杰,孙瑶看了一眼手表,微微一笑,向他做了一个鬼脸,扭身走向门外。

“等一下,这是给你的礼物!”

好像想起了什么,王少杰喊住了孙瑶,从行礼箱中取出了一个装饰精美的黑色长方形锦盒,一甩手,抛给了她。

“谢谢哥!”

接过锦盒,孙瑶拿着它向王少杰晃了一晃,娇笑地一眨眼,开心地走出了房门。

锦盒中是巴图拉送给王少杰的礼物,他觉得这个礼物适合女孩子,于是特意带给了孙瑶。

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王少杰躺在舒软的床上,瞅了一眼床头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张照片,微微一笑,进入了梦乡。

照片上,一个小男孩牵着一个小女孩站在一棵大树下,两人的脸上都挂着灿烂的笑容,小男孩就是王少杰,小女孩是孙瑶。这张照片是王少杰去美国前由舅舅照的,他记得很清楚,当自己上车离开时,孙瑶一直哭着跟在车后跑,而自己也是又哭又闹,死活不愿意去美国,最后被舅舅强行带走。

王少杰此次属于带薪休养,按照相关规定,他可以住宿在五星级的酒店里,一切开销由联合国特别观察团埋单,但是为了不使大姨一家人担心,他从没有把加入联合国特别观察团的事情告诉他们。

因此孙瑶根本就不知道王少杰这几年来的经历,一直认为他在哈佛读书。此次回来,王少杰计划在北京住上几天,而后和孙瑶一起回家乡给母亲扫墓。


傍晚时分,王少杰伸了一个懒腰,从床上爬起来,睡眼惺忪地走进卫生间,掏出小兄弟,半眯着眼睛,准备放水。

卫生间中间有一条拉上的粉红色的塑料帘子,这条帘子把卫生间隔成了两个部分,外面是厕所,里面是浴室。

一般说来,这条粉红色帘子是拉开的,只有洗澡的时候才拉上,而此时,这条帘子已经拉上了。

“小瑶,帮我把那个黑色的纹胸递过来!”

奔涌的液体从王少杰的胯间喷射而出,正当他酣畅淋漓地爽快的时候,帘子忽然被人离开,一个用毛巾擦着头发、赤裸着身体的漂亮女孩出现在帘子后面。

放着水的王少杰和那女孩相距不足一米,两人触电一般僵住了,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大眼对小眼,一时间不知所措。

“啊――”

王少杰的小弟弟不自觉地起了反应,一股尿柱射出了马桶,女孩双手护眼,尖叫一声,刷一声拉上了帘子。

“对不起,对不起!”

王少杰反应了过来,硬生生地憋回了尚未放尽的尿液,拉上裤子,跌跌撞撞,狼狈不堪地逃离了卫生间。

躲在帘子后面,李绮娜脸颊通红,胸口犹如一个小鹿在怦怦乱撞,大脑里一片空白,自己保持了二十年的清白就这么没了,她知道此事不能怪王少杰,只能怨自己一时大意,没有锁上浴室的门,这才导致了“误会”的发生。


“你好,我是王少杰,孙瑶的表哥。”

几分钟后,穿着粉红色睡衣,已经镇定下来的李绮娜从卫生间走了出来,局促地坐在客厅里的王少杰连忙站了起来。

“你……你好,我是李绮娜。”

吸了一口气,李绮娜努力装出一副镇静的样子,冲着王少杰微微一笑,她已经从孙瑶那里知道了王少杰的事情。

沉默,一时间,王少杰和李绮娜不知道下面说些什么,两人尴尬地站在那里,空气里飘散着一股异样的气息,谁也没有料到,两人的第一次见面竟然如此荒诞,如此――戏剧。


傍晚时分,北华大学校外的一个大排挡。

王少杰、孙瑶和李绮娜围坐着一张餐桌谈笑风生,健谈的王少杰不断讲着笑话,逗得两人娇笑连连。

李绮娜是经济学院三年级的学生,大一时在跆拳道社认识了孙瑶,由于投缘,两人成为了十分要好的朋友。而且,孙瑶喜欢称端庄美丽、恬静文雅的李绮娜为“公主”――高贵孤傲。

忽然,孙瑶的手机响了,她接了一个电话,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神情。

“哥,你陪公主,我有事!”

也不向王少杰和李绮娜解释,孙瑶狡黠地冲着两人一笑,火急火燎地坐上一辆出租车离开。

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王少杰向李绮娜投去询问的目光,苦笑一声,李绮娜无奈地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孙瑶去做什么。

随着孙瑶的离去,王少杰和李绮娜沉默了下来,两人低着头吃东西,气氛有些沉闷。

令李绮娜惊讶的是,王少杰竟然恶鬼投胎一般,风卷残云般扫荡了桌上的食物,在她的印象里,每个和自己吃饭的男生都表现得彬彬有礼,十分注重仪表。

伸出舌头舔食着碗里的米粒,一不小心,王少杰的嘴角粘了一个米粒。噗哧,李绮娜忍不住笑出声来,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嘴角,友好地提醒了他。

王少杰并不在意,伸出舌头舔了米粒,放下碗,满意地拍了拍肚皮,冲着李绮娜微微一笑。见王少杰并没有丝毫的做作,望着自己还剩下的大半碗米饭,李绮娜脸上一红,不好意思起来,心中隐隐约约对他有了一丝好感。


繁星漫天,清风微拂,夜色深沉。

美丽清新、古木参天的北华校园内,李绮娜给王少杰当起了向导,领着他在幽静的校园里漫步。

经过一片小树林的时候,两人顺势坐在了一个石桌旁,李绮娜双手支着下巴,望着天上的圆月发起呆来,安静下来后,她还真不知道跟王少杰说些什么。

无聊的王少杰先是东张西望,忽然眼睛一亮,把目光停留在了李绮娜的身上,皎洁的月光柔和地倾洒在她那美丽的脸颊上,越发显得妩媚动人。

咕嘟!

王少杰一时间觉得嘴唇有些发干,艰难地咽下一大口口水,禁不住松了松领口。

“讨厌啦!”

忽然,旁边一个女人娇滴滴的声音使得王少杰回过神来,扭头一看,只见不远处的一个石桌旁,一个女孩坐在一个男生的腿上,在捶了男生的胸口几下后,两人的头又凑到了一起,开始了疯狂的热吻。

周围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好几对卿卿我我的情侣,正旁若无人地亲热着,李绮娜这时才意识到,小树林和操场是情侣们约会的圣地,于是不好意思地向王少杰一笑。王少杰抓了抓头,站起身来,准备离开这个令人心烦意乱的地方。

李绮娜刚起身,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拿出一看,竟然是孙瑶的电话。

“告诉我哥,我去陪阿姨了,让他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还有,你笑的时候好漂亮,不要整日一副冷冰冰的模样,早日找个……”

接通电话,没等李绮娜开口,孙瑶银铃般的声音传了过来,可是还没把话说完,便啪地挂了电话。

孙瑶的这一通没头没脑的言语使得李绮娜满头雾水,她连忙打了过去,奇怪的是,孙瑶竟然关机了。

“什么事?”

见李绮娜的神色不对,王少杰开口询问。

“小瑶的电话,她说了一通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就关机了。”

李绮娜收起了电话,疑惑地望向王少杰,“她好像说去陪阿姨了,你在北京有阿姨吗?”

王少杰闻言脸色刷一下变得苍白,不由分说,一把拽住李绮娜,急匆匆地往校外赶去。

李绮娜下意识地挣扎了几下,但是王少杰的大手就像一个铁钳,她丝毫不能甩脱,只好无奈地任由他牵着。

“帮我联系上78690的司机,这些钱就是你的了。”

在大门口拦下了一辆出租车,王少杰掏出钱包,抽出里面仅有的3张百元美钞,啪一下甩给司机,78690是孙瑶离开时乘坐出租车的车牌号码。

“好勒,我给你查查。”

司机查看了一下那三张美钞,乐滋滋地拿起了电台,开始了接二连三的呼叫。

“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了看忙碌的出租车司机,李绮娜揉着有些酸痛的手腕,疑惑地问向焦躁不安、右手手指在车顶上打着拍子的王少杰,她看出他现在十分担心。

“小瑶口中的阿姨是我已经去世的母亲,她一定是遇到危险了。”

王少杰这时才发现自己刚才用弄痛了李绮娜,投过去一个歉意的眼神,苦笑一声,深深吁出了一口气。

“我们报警吧!”

李绮娜此时也为孙瑶担心起来,不安地揉搓着双手,焦急地望着王少杰,她可不想孙瑶出事。

“没有任何线索,即使报警了也没用,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孙瑶。而且我相信,这小丫头肯定已经报警了。”

王少杰摇了摇头,拳头禁不住握了起来,脸色阴得可怕,如果不是遇到特别危险的事情,孙瑶是决不会打这个电话的。

“海王酒吧,她去了酒吧!”

很快,司机从车里探出头来,兴奋地冲着王少杰喊了一声,三百美金这下可算是到手了,换成人民币那可是两千多。


海王酒吧地处繁华的天府娱乐街,街面上熙熙攘攘,人头攒动。

四名穿着黑西装的彪形大汉双手抱胸像门神一样守在酒吧,十几名手里拎着塑胶警棍、穿着黑色制服的保安在附近来回走动。和往常一样,前来酒吧消遣的青年人络绎不绝,只不过,有几辆白色面包车看似随意地停在了附近的路面上。

忽然,那几辆白色面包车的的车门同时打开,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人拎着手枪,快步向海王酒吧跑去。

与此同时,酒吧里传来一阵枪响,随后,里面争先恐后地拥出一群人,没命地四下奔逃。

“封锁大门,一个都不许放过!”

跑动着的黑衣人中,领头的一个魁梧男子一挥手,身后的人分散开来,面无表情地拦住了那些从酒吧里跑出来的人,双方很快对峙起来,相互推桑着,乱成一团。

“大家静一下,我是重案组的高级督察黄齐元,正在抓捕几名被通缉的黑社会成员,请大家配合我们的调查,谢谢。”

眼看局面就要失控,魁梧男子把一张警员卡挂在自己的胸前,走上前冲着那些激动的人向下压了压手,其余的黑衣人也纷纷挂上警员卡。

慌乱的人们逐渐安静了下来,面面相觑一番后,服从了警方的安排,重新返回了酒吧。周围的行人见状不约而同地围聚了过来,好奇地冲着酒吧里指指点点,几名警员在黄齐元的示意下站在外围,阻止人们靠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