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7/


(七) 巨 闸 降 龙



7月3日,洪湖新堤超过了保证水位2厘米,5日上游出现第一次洪峰,下荆江监利河段已超过保证水位。8日沙市首次洪峰水位达43.89米,荆江两岸堤防全线进入抗洪抢险的紧急阶段。首次洪峰刚通过沙市,上游金沙江、泯江、乌江和嘉陵江流域又连降大暴雨,加上三峡区间径流影响,汇合的洪流犹如脱缰野马直逼荆江。

风在吼,马在叫,长江在咆哮,西望三峡,早已是风雨欲来风满楼了!

此时的荆江大堤堤身单薄,堤内渊塘众多,更经洪水浸泡和冲击了一个多月,险象环生;且水位预报还将继续上涨,如不给汹涌而来的洪水找出路,荆江大堤将重现1931、1935年的悲惨情景,其后果不堪设想!

省委权衡利弊,经请示中央同意,要启动荆江分洪工程。

7月22日凌晨2时30分,当沙市水位上升到44.39米时,荆江分洪工程54孔进洪闸首次开闸分洪。

7月22日是一个永远难以忘怀的日子,凌晨时分,荆江分洪区各安全区内出动武装民兵紧急戒严,禁止任何人、车进入;荆右干堤、虎东干堤上灯火成串,防汛大军涌上江堤。人们睁大眼睛望着脚下汹涌澎湃的洪水,静听着太平口隐隐约约的声响;开启分洪闸门的绞车房内,108部绞车边站立着一排排身材魁梧的民兵,他们从6月下旬就齐集北闸,已多次演练开启闸门,就等此时此刻大显身手!

闸上已配备了先进的通讯网络:一部电台与沙市中山横街的“荆江防汛分洪总指挥部”全天24小时保持联络,条条电话线把闸东西端、54孔闸门和108部绞车连成一体。还有四部无线电话机在闸上巡回,闸上架设了高音喇叭以备呼叫。荆江防汛分洪总指挥部的电话与中南区防汛总指挥部以至政务院保持直通,有线和无线把北闸、沙石、武汉、北京紧紧连在一起!

北闸实行24小时循环值班,每到夜幕降临,全闸灯火通明,座座闸墩上通夜亮着绿色预备信号灯……

全国人民的目光聚焦在921平方公里的荆江分洪区!聚焦太平口!聚焦刚刚建成的新中国54孔第一大进洪闸!

荆江防汛分洪总指挥部里的空气紧张到了极点,武汉中南防汛总部几分钟就要向沙市呼叫一次;周总理在北京时时刻刻关注着荆江,不时打电话询问各种情况。21日下午,沙市水位已超过44米!北京果断下达了准备分洪的命令!

时间进入22日凌晨,水位还在上涨!荆江防汛分洪总指挥部里,单一介、饶民太等的几位指挥长把电话紧紧贴在了耳朵上。

指挥长单一介这位峥峥铁骨大汉,1950年春为保卫荆江大堤,坚决粉碎了一起隐藏的敌人在江陵县弥陀寺实施的以破坏荆江大堤修建为目的的反革命暴乱。此时,在荆江分洪工程建成后即将开始首次运用的历史时刻,他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

水位不断上涨,44.15米,44.25米,44.37米……巨浪猛烈地拍打着荆江两岸!

当水位上升到44.38米时,电话里忽然传来了武汉发出的庄严声音:“开闸!”

单一介立即抓起桌上的另一部电话,镇定了几秒钟后,庄严的重复着:“开闸!”

顿时,北闸上所有的电话、步话机、高音喇叭,几乎同时响起这一庄严的声音——开闸!

2时30分,是举世瞩目的时刻,随着开闸一声令下,身材魁梧的民兵们憋足了劲,立即冲了上去。只见绞车迅速转动,闸门徐徐开启。闸门下奔腾咆哮的洪水像凶猛的野兽腾空而起,“轰轰轰”发出阵阵吼叫扑向那夜幕下的旷野。洪水激起的水雾,像天空降下的蒙蒙细雨。眼前的情景令人惊心动魄,洪流冲进村庄,一座座房屋倒塌;洪流卷过树林、竹林,接二连三的发出“叭叭叭”的折断声;洪流扑向桥梁,发出轰轰隆隆的崩塌声……

人畜转移后分外宁静的分洪区内,刹那间被这咆哮的洪流和凄惨的轰鸣声所塞满。

到上午8时23分,54孔闸门全部打开,分洪流量4400秒立方米,进洪量23.5亿立方米。

此时人们才看清了眼前的情景:荆江分洪区完全是“黄汤”的海洋,星星点点的安全区好似一个个漂浮在海洋中的小岛。满满荡荡的洪水和惊涛骇浪,使单薄的安全区围堤经受着严峻考验。安全区围堤上不时传来出险的警报声,那是灾民转移后唯一栖身之地,人们在抢运器材,在奋力抢险,在与洪水博斗……

这里要着重提到分洪前的转移工作。

分洪前的荆江县防汛分洪指挥部,灯火通明,各级干部都聚集在这里。指挥长申保和脸色严峻,一字一句重复着上级的命令:“上级命令我县必须在7月10日前,将分洪区内的群众转移完毕。”

水利干部徐林茂汇报道:“我县分洪区内共有16万人,大部分都要搬到21个安全区内。有一部分老人舍不得老家,死活不愿离开。此外,分洪区内还有两万多条耕牛,也必须转移出去。”

指挥长申保和坚定不移地说:“我们决不能丢下一个老人,要做艰苦细致的工作,万不得已,背也要把他(她)们给背出来!耕牛是农民的命根子,要制定计划分别向公安、石首、松滋、江陵等县转移。这么多牛,又隔江渡水,转移起来困难是很大的,各乡都要成立转移耕牛的组织,下设若干队、组,每20头耕牛为一组,每组配一个干部和四个牧牛人,每队配一个兽医,要想方设法把耕牛转移出去,这样人民群众才会放心。”

在分洪前的两个小时,指挥部又派出一批武装人员,带上机枪,沿堤鸣枪抱警,各乡政府还设点燃烧起火把,让群众知道马上要分洪的消息。

正是这些分洪的前期工作做得早,做的扎实,全县才没有因分洪冲走一个人,两万头耕牛也全部转移到安全地区。

分洪后,荆江分洪区内只有沿长江和虎渡河两岸星星点点的21个安全区,总面积不到20平方公里,挤住着10多万人和他们的全部财产,荆江县的党政机关也在这里。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中央从河南、天津、广州等地调来了抢险物资,中央军委还派解放军和登陆艇来救灾,长江水利委员会也派来技术人员指导抢险。

荆江县防汛分洪指挥部和荆江县委下了死命令,21个安全区必须确保安全!各安全区的防汛队伍众志成城,昼夜死守在围堤上;周围县、市紧急派出大批民工增援,仅闸口安全区就来了两万名松滋县民工。8月的一天,闸口安全区围堤突然出现漏洞险情,此地没有土源,情况万分危急。荆江县长申保和急中生智,紧急征用“德庆布店”的所有布匹,赶制成布袋,装上稻谷和大米,抢险堵漏,终于化险为夷。

当时最困难的是吃饭和治病这两件事,上级迅速从四川、湖南、东北调来了大批粮食和生活物资,在各个安全区内设若干个供应点,保证粮食供应。有了粮食,没有柴草和蔬菜,荆州专署又动员周围公安、石首、松滋、江陵等县的群众给分洪区送柴草、送蔬菜、送日常生活用品。为了解决群众防病治病,省政府和荆州专署组织了25个医疗队分赴安全区免费为群众治病。在党和政府百般呵护下,分洪区没有饿死一人,病死一人,真是人间奇迹!据史载,就在十年前的一次洪水,公安、石首两县共有26.7万人,受灾时淹死的就有2.4万人;水灾后瘟疫蔓延又病死1.5万人。

一位当地经历过两次洪水的老人周国安,眼噙泪花,激动地回忆道:“1945年发洪水朱家湾溃口,国民党政府不管人民死活,淹死病死的人数多得数不清哟!1954年大水分洪,人民政府给住、给吃、给穿,还给零花钱,送医送药,问寒问暖,灾后还帮助我们生产自救,重建家园,真是新旧社会两重天啊!”

第一次开闸分洪后,7月23日上午8时沙市水位立刻下降为44.11米,有力地削弱了沙市洪峰水位,减轻了洪水对荆江大堤威胁,当水位降到43米以下时进洪闸及时关闸,以节约荆江蓄洪区的容量。

7月29日上午6时,沙市水位再度上升到44.22米,荆江分洪再次开闸分洪,到9时止54孔闸门全部打开,又一次遏制了急剧上涨的洪峰。最大分洪流量4000秒立方米,分洪总量17.2亿立方米。分洪后沙市水位又下降到44.10米,8月1日下午分洪闸关闭。

据事后分析,第一次分洪期间(7月22日凌晨2时——27日13时),如不分洪,沙市洪峰流量将达到47880秒立方米,洪峰水位将达到44.85米,超过防御标准0.36米,荆江分洪工程运用后,削减了沙市洪峰流量7630秒立方米,洪峰水位0.40米,维持沙市和郝穴水位在保证水位以下。第二次分洪期间(7月29日6时——8月1日15时),沙市水位再次涨到44.24米,如不分洪,沙市洪峰流量将达到51275秒立方米,洪峰水位将达到45.03米,超过保证水位,荆江分洪工程运用以后,削减了沙市洪峰流量7425秒立方米,洪峰水位0.53米,维持沙市最高水位为44.39米,在保证水位以下,郝穴最高水位仅超过保证水位0.14米。由于荆江大堤控制在一定水位之下,因而争取了时间,进行了汛期整险加固,为防御第三次分洪期间到最高洪水位打下了有利的基础。

汹涌的洪水像有意考验防洪大军的意志似的,孽龙的龙头刚被按下,龙尾又高高翘起!

荆江分洪区经过前两次分洪,所剩容积已很有限,难以容纳继来洪水,怎么办?怎么办!

防汛已到了决战的阶段!

两湖人民作好了最坏的打算,不惜牺牲自己的家园,也要战胜不可一世的洪水猛兽。

当时,因长江上游干支流及三峡地区、清江流域普遍连续降雨,洪峰接踵而来,沙市水位将达45.16米,而分洪区南端8月4日水位,已超过41米,蓄洪量已经有限,因此,对继续发挥荆江分洪区的作用,降低超额洪峰水位,就成为当时极其严重而又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针对这一情况,中央果断决策,仍运用荆江分洪区的作用,采取一面分洪一面泄洪的办法:在腊林洲开口进洪,荆江虎东堤肖家咀解口,从南闸(泄洪闸)泄洪,打开黄天湖排水闸泄洪,逐步维持分洪区进出的水量平衡,使分洪区水位不超过42米,继续发挥削减持续时间较长的洪峰作用,确保荆江大堤的安全。

8月1日21时40分,荆江分洪闸第三次开闸分洪,最大分洪流量7700秒立方米。第三次分洪总量包括腊林洲扒口进量在内,共计82亿立方米。随后,于8月4日扒开虎东堤肖家咀,口门宽1436米,吐洪入虎渡河经南闸下泄,总量48亿立方米。8月6日又扒开虎西山岗堤,口门宽565米。与此同时,黄天湖排水闸也开启泄洪。8月7日长江上游又复降雨,为减轻荆江大堤压力,又扒开枝江上百里洲,口门宽300米,分洪量3150秒立方米,总量1.7亿立方米。8月8日又相继扒开北闸下腊林洲堤,口门宽250米,分洪量1800秒立方米,总量17亿立方米。

省防汛总部副指挥长夏世厚亲自带领一个工兵连,乘炮艇直航监利县上车湾,经暂短动员和疏散沿堤灾民后,于8日零点30分在此地扒口分洪,口门宽1030米,流量8930秒立方米,总量291亿立方米。经过一系列分洪措施,荆江水位才缓慢下降。

建国后刚刚建成的荆江分洪工程,在五四年特大洪水面前先后开闸三次。第一次分洪总量23.53亿立方米,第二次17.17亿立方米,第三次86.16亿立方米(包括荆江郭家窑、肖家咀排水闸泄洪在内),三次分洪共分泄了126.86亿立方米,对于确保荆江大堤安全发挥了巨大作用。

8月7、8、11日,中央军委接连派飞机到荆江大堤、荆江分洪区、汉北大堤、沔阳禹王宫分洪区以及江汉滨湖一带灾区上空进行视察。

那天,分洪区上空出现了一架隆隆低飞的军用飞机。它先在北闸上空盘悬几圈,然后沿着荆江飞到南闸上空,在南闸上空盘旋几圈后,又沿着虎渡河飞到北闸。这样反复环绕着分洪区低空飞行,久久不愿离去。为什么呢?原来,飞机上坐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部队政委、曾任荆江分洪工程总指挥的唐天际将军。当唐将军从飞机上俯瞰到荆江分洪工程发挥了预想的效果,北闸安然,南闸安然,荆江大堤安然,广阔的江汉平原和洞庭湖平原安然,他的心情是多么的激动呀!同时,他也看到了“黄汤”一片的荆江分洪区,他的心灵深深受到震动,荆江的人民群众作出了多大的牺牲啊!为了根治荆江水患,仅靠一个荆江分洪工程是远远不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