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江颂 第三章 荆江特大洪水 第五节 保武汉在洪湖扒口分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7/


(五) 保武汉在洪湖扒口分洪



荆江大堤全面告急,洪湖县更是令人揪心!

5月,洪湖县连日霪雨,6月持续暴雨,全县形成了外洪内涝,两面夹击,农田全面排涝,江河全面防汛的严重态势。县委、县政府组织上千名干部和10万民工夜以继日排涝防汛,县委书记赵志诚和县长刘道三分别带队亲临第一线指挥。

6月16日,洪湖县新堤水位达29.04米,超过设防水位。20日新堤水位陡涨1米,达到30.04米,超过警戒水位。22日,县委、县政府发出紧急命令,组织五万民工上堤防汛抢险。25日,新堤最高水位涨至30.22米,为1931年以来最高记录,全县长江段干堤险情迭出。28日,县防汛指挥部分别加强长江、东荆河防汛指挥部力量,开支防汛经费20.49万元,紧急调运防汛器材麻袋53728条、草包36084条、竹篾12592公斤、岗柴98.12万斤、铁丝1649公斤,木桩4。6万根、青砖4719块、布瓦2.3万块、砖渣137立方米送达各险工险段。

7月1日,暴雨如注,下个不停!6日,长江水位猛涨,六合垸堤漫溃,新堤镇近郊进水。此时,远在沙市的荆江前线指挥部报险的电话也是响个不停,副指挥长饶民太心急如焚,抓起电话打给洪湖防汛指挥部,坚定地说:“今年洪水十分险恶,是对洪湖县一次严峻的考验!你们要在思想上充分作好破釜沉舟的准备,要站在大局立场上真正想通。”直到县委领导回答说绝对服从,保证完成任务后,他才放下电话。

10日,滨湖的上三合垸、下渣湖垸及大兴垸堤在暴雨中相继漫溃,湖水直抵长江干堤新堤段,新堤镇除解放街、新堤子等尚未进水外,余皆已全部淹水。13日,新堤水位高达32.25米,超过保证水位0.51米,龙口区老湾路途沟江堤溃决。饶民太又来电话亲自询问,恰好防汛指挥部干部朱华义刚从溃口现场调查归来,于是他向饶专员作了详细汇报。饶民太听后关心地对朱华义说:“溃口时超过保证水位很多,不溃即漫!目前你们要继续搜救落水群众,安排好群众的生活。要进一步作好新堤以上扒口分洪的具体准备。要尽快写好老湾溃口的报告,主送省委、抄送地委。”多年后,朱华义在回忆录中写道:“当时,接完饶专员的电话,我们正在为报告的主、抄送机关不解时,就接到了湖北省委正式通知:省委决定成立以夏世厚、张明新、赵志诚等同志为正、副主任的中共湖北省洪湖工作委员会。我们才知原委。使我亲身感受到饶民太同志对下级是如何关怀备至的!他当时在荆江前线指挥,身负千斤重担,经常废寝忘食,还挤出时间,及时向我们打招呼,精心指点工作,使洪湖在那场空前浩劫中,保全了上下大局,也将本地灾害损失降到了最低限度。”

14日,燕窝穆家河江堤漫溃。螺山至牛埠头江堤内外水差为2.24米,广大干部和民工拼死抢险,日日夜夜奋战在第一线。27日,为确保武汉安全,根据中央指示精神,省防汛指挥部决定在干堤新堤上段蒋家码头扒口分洪。

8月8日,分洪口由150米扩大到1303米,内外水差1.1米,顿时全县汪洋一片,尽成泽国。新堤镇除干堤和新堤子外,无一片干土,解放街水深1.5米,其他街道水深2.5米至3.5米。县人民政府组织了救援轮船31艘,木船10450只,全力投入转移灾民之中,共转移了28万余人和耕牛1.5万头。



(六) 松 滋 大 口 堤 崩 塌



就在八千军民苦战董家拐大堤的同时,松滋县大口堤也飞来险情急报。

大口属大同垸,位于松滋县新场附近。8月初,外滩突然崩矬300多米,其中有100多米堤身崩塌,有随时溃决的危险。该堤一但溃决,会危及松滋、公安、江陵三县的安全。

松滋县委书记杨致远立即组织了五千多民工,马上赶到大口堤抢险,一方面抢筑内帮,一方面抛石护堤脚。

抢险需要大量的块石,当地没有,怎么办?

荆州专区防汛指挥部紧急向宜昌市求援,并调船500只,赶赴宜昌抢运块石4600立方米,用于大口抛石护岸。同时,果断命令在荆江分洪区防汛的松滋民工七千人,火速回援,抢修郭家湾至南宫的第二道防线。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宜昌市为了支援大口抢险,发扬了团结互助的精神,不惜连夜拆除了市内两条石面街道,以及将准备做油池用的石头和各家各户自备的碑石、门坎石都集中在一块,共计1140立方。并派出“江发轮”协助运输,有力地支援了荆江的防汛抗洪,保证了大口抢险的需要。

“江发轮”全体船员不负宜昌人民的重托,在运输块石支援松滋大口抢险时,争分夺秒多运快跑,创造了在短短3、4个小时内起卸块石250立方的纪录。

由于各方面大力支援,抢护措施得当,经过25昼夜抢救,老堤崩垮,新堤又生,险情很快就得到控制。保障了松滋、江陵、公安与湖南醴县,安乡两县一部分区乡的安全。

这是一曲团结协作,无私支援,敢于胜利的凯歌!

在荆江抗洪抢险的斗争中,共发生各类险情9371处,长度981611米,较严重的有853处,其中:漏洞3499处,脱坡1269处,裂缝292处,崩矬504处,漫溢191处,散浸1799处,翻沙鼓水866处,跌窝921处,闸门漏水187处,其它险情187处。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随着洪水步步高涨,英勇的防汛大军与洪水搏斗,与风雨赛跑,与险情争时间,水涨堤高,抢筑了一道道高度1米,最高达1.8米的子埂,共636公里,宛如一条条长城,要与“水龙”争高低!

监利县一再加高子堤,有的子堤竟然挡水一米,实为奇迹!

抗洪英雄辈出!

英雄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和勤劳勇敢的二十万防汛大军,发扬了高度的革命英雄主义和爱国主义精神,日以继夜,不畏艰险,奋不顾身,巡堤、守哨、抢险、加固,保证堤身的安全。仅荆江大堤90个哨棚168华里长的堤段,解放军与哨棚民工在50天内抢救了清水漏洞792个,浑水漏洞170个,跌窝23个,鼓泡28处。崩矬77处,共长2233米,裂缝27处,共长614米。共计险情2086处,其中特险27处,经过广大的干部军工民工的抢救,均安然脱险。抢救险工翻筑加固第一次完成土方17.6万立方米,第二次完成土方5.4万立方米,荆江大堤虽经长期浸泡,受着洪水冲击,但始终屹立在洪水面前,捍卫着江汉平原。

江陵岑河区委书记杨德厚,在荆江大堤上身先士卒,几次发现险情均亲临险地指挥抢护。当第三次洪峰到来时,肖家湾发生了一个1.5米的跌窝,跌窝下面还有混水漏洞一个,情急之下,他带头跳入水中,以身体来堵漏洞,肖家湾险段安然脱险。

女共产党员郝穴区副区长夏授卿,因区长在外地学习未回,她毅然担任起郝穴区防汛指挥长的重担,坚守铁牛、黄林垱两处险段。她不畏艰险,不避风雨,不分昼夜,与民工一道巡堤查哨,病了也不下火线。

7月16日,监利口子河堤风浪打过堤,民工恐慌要跑,共产党员陈继银首先站在最险处,以身挡浪,沉着而坚定地指挥民工抢救,下午4时堤由危转安。

7月19日,江陵马山区指挥长赵松泉与260名民工深夜在暴风雨中查险护堤,风高浪猛,堤身危险,赵松泉毫不犹豫跳下水防浪保堤。民工感动地说:“我们吃苦是为了自己,他吃这大苦是为了我们,大家还不下水怎么对得起人民政府呢?!”于是纷纷跳下水,手拉手,肩并肩,以血肉之躯组成一道人墙防浪保堤。赵松泉的模范行动争取了时间,完成了抢护工程,保证了堤身安全。

石首二区副指挥长共产党员吴湘衡,在暴风雨时遇洪水上涨,堤身险象环生,他与民工一道庄严宣誓:“我一定与大堤共存亡!”群众说:“吴指挥长参加革命十几年,愿与堤共存亡,我们还等什么?”

荆江蓄洪区7月28日刮起7级暴风,荆江县长申保和与松滋四千多民工在闸口和谢杨桥堤上,与风浪洪水搏斗,在狂风暴雨之下,砍伐大批树枝抢护、压浪,经过五天五夜紧张战斗,使闸口与谢杨桥4000米长,2米深的浪坎转危为安,闸口与保恒垸安全区一万多名群众得到安全保障。

在各地,涌现出大批防汛抢险模范。荆江分洪老模范胡开典建议加宽工地行路,克服拥挤窝工现象,提高了工效。团支部书记民兵队长刘光华领导的“钢铁小组”为了加快运土速度,召开团员民兵会,研究怎样才能满挑快跑的办法,创造了11个小时内,在2公里多的往返运距,每人挑土83担的最高记录。江陵弥市中队三百民工在两天内挑土1146立方米,平均每人每天2.85个标工。

军校吴见喜同志在汹涌的洪水中,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保住了人民大垸宛子口上游的横堤闸口的洞口不受损失。人民群众更加热爱自己的队伍,石首一位老婆婆含着眼泪感动地说:“我60多岁啦,见到队伍这样舍命救民还是第一次。”

青年团员船工方正云在人民大垸抢险时,水急浪大船只多不敢前进,他冒着生命的危险与洪水巨浪搏击,在他的模范行动带动下,全组船只勇往直前,完成了抢救任务。

在防汛抢险斗争中江陵、监利、松滋等七个县共牺牲干部3人,民工18人,其中因查堤守哨遇上雷雨触电牺牲的10人,因抢险受伤致死的1人,抢险失足被洪水卷走而牺牲的7人。公安县四区大月乡副乡长郑正位,6月27日上堤,吃苦耐劳,不畏艰险,7月30日松滋河出险时,他抢先下水摸洞,不幸被急流卷走,壮烈牺牲。江陵民工陈传炳7月5日在荆江大堤赵家湾担任堵浪工程,因忘我工作,疲劳过度猛跌在桩上,光荣牺牲。

石首县长原有发,不顾个人安危,前往人民大垸鲁家台抢救,不幸与公安战士陈兴荣一起壮烈牺牲。原有发、陈兴荣为人民身先士卒,不畏艰险,英勇献身,感动了人民大垸的群众,激励了荆江大堤防汛战士的斗志。

关键时刻,刚刚建成的荆江分洪工程起到了降龙伏虎的作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