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第二章 抗日战争中的川军(八) 第四章 台儿庄中悲壮之役,二十二集团军五千将士血洒滕县(八)

何允中 收藏 0 17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size][/URL] 三,滕县外围毙敌重酋,一二五师三攻两下店 一九三八年元月三十一日是当年的大年初一,由于川军的护卫,邹县和两下店之敌未敢向南骚扰,鲁南的民众过了一个平安而祥和的春节。春节一过,空气顿时紧张起来。 敌人驻天津的华北方面军代理司令长官岗崎中将,己在年前亲来济南指挥山东日军。 山东日军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



三,滕县外围毙敌重酋,一二五师三攻两下店

一九三八年元月三十一日是当年的大年初一,由于川军的护卫,邹县和两下店之敌未敢向南骚扰,鲁南的民众过了一个平安而祥和的春节。春节一过,空气顿时紧张起来。


敌人驻天津的华北方面军代理司令长官岗崎中将,己在年前亲来济南指挥山东日军。

山东日军开始向泰安集中。

邹县日军更换新的指挥官重藤千秋,并增兵一千五百余。

沿津浦路北段,日军军用品,包括重炮、弹药、马匹和士兵等调动频繁。

海路方面,计有第三同丸、第五同丸、多暇丸、历山丸等四艘轮船先后从日本抵达天津,运来大批军用物资装备前线。

不同渠道的情报都显示,日寇正在津浦路北段增兵,似有大动作将要到来。


针对此种形势,二十二集团军也加强了对日军的军事行动。

撤下铁道上面的钢轨,一部用来构筑了防御工事;另一部用来打制了上千把大刀,发到士兵手中。

邓、孙两总司令亲到滕县、界河视察。

一二五师向北挺进,占领一线阵地,布防在界河以北的香城、普阳山一带,作为我军防御正面。最北的工事距日军盘踞的两下店阵地仅一公里半。

一二四师七四○团布防于滕县西北二十公里的东深井和石墙村,作一二五师左翼,并准备截断济宁同邹县日军的联系。

一二七师为正面纵深,进驻二线阵地的北沙河、界河。

其于各部分驻腾县外围,为三线。一二七师、一二二师和一二四师三个师部同驻滕县县城,以一二二师师长王铭章为四十一军代军长并兼前敌总指挥。

集团军总司令部驻滕县南四十公里的临城。


各师都不断派出小股部队游击于两下店周围和泰安、邹县之间,不断在敌占区内伏击敌人的运输队和散兵。使两下店的敌人龟缩在据点内,一时不敢妄动。


最漂亮的一次伏击战当数一二七师一支部队在泰、邹间的那次,战斗结果收获不小。

一二七师七五七团的一位谍报班长冯玉森,此人机警过人,更兼一副伶利口齿,到了鲁南不久,便将滕县土腔学得清清楚楚,说起话来让人真假莫辩,以假乱真。一天,他打扮成一个本地人,拿了一张“良民证”,由两个当地的老百姓掩护着,假作卖柴,骗过了鬼子的岗哨,混进了戒备森严的邹县城。

三个人在城里转悠一整天,上茶馆,下饭铺,拜亲戚,会朋友,三转两转,竟打听到一个惊人的消息,原来邹县的鬼子和敌伪政权将在三日后召开“皇军良民联欢大会”。届时,驻曲阜的鬼子将派要员参加。

冯玉森探听到这个消息,立即赶回部队报告。营长陈九章(重庆市隆昌人)一听,大喜过望,立即向团长王文拔报告请求率部伏击。随即又召集连排长等开会商量,制定作战计划。同时又请来当地人一同分析地形,最后选定了距邹县不远的小薛村为伏击地点。此地是曲阜到邹县的必经之路,公路由东向西从村内通过,隐蔽条件好,易于埋伏,又易展开兵力。另外,团长掌握另外两营在附近选择要地接应。

部队在邹县附近封锁消息、隐藏了二天。三天后拂晓前,部队进入伏击地点,一个连的士兵隐蔽在村子附近的几座民房内和芦苇地带里。恰好村子里有两座废弃的土碉堡,相距约百米,又挑选出两个加强班,以排长潘近仁(四川内江市人)带队,分别潜入这两座碉堡,作为第一线打击敌人。同时,在道路上设置了路障,又通知村民统统关上大门,一律不得外出。部署完毕,进入战备状态。

破晓后,竟是漫天大雾,对面不见人。大家一阵焦急:“不知道鬼子还来不来?”。所幸九时后,太阳出来,密雾终于尽散了。又过了一阵,村外的部队己经听阵阵马达声从东传来,大家又是一阵紧张。连长廖璋溥(四川安岳县人)圆瞪双眼,紧紧地握住手枪:“传令,沉住气,先等村里打响!”

紧跟着,一辆卡车出现在视野中,二十多个鬼子靠在车箱两旁,刺刀在阳光下闪烁。车辆前端架着一挺歪把子机枪,两个射手伏在上面。在卡车的后面,一辆涂着防空色的小轿车出现了。两辆车一前一后,瞬间就从埋伏着的枪口下驶过,一道烟似的就进了村。

村里道路陡然变窄,而且弯度增加,又是家家户户大街紧闭,卡车似觉情况有异,突然刹住车,欲调头倒车,无奈道路太窄,又有土堆瓦块堆放,行动不易。稍作犹豫之后,又突然加大油门,向前冲去。

碉堡内埋伏的官兵把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当鬼子的卡车停车时,都以为鬼子要调头退出,随后又见卡车加大油门冲来,知道战斗即将展开,大家沉住气,瞄准着敌人,只等汽车进入伏击圈。瞬间,当卡车从东碉堡前驶过、小车也驶过东碉堡,两车完全进入伏击圈的时候,突然几颗手榴弹从东头碉堡内飞出,“轰、轰”几声巨响,轿车被击中,猛地停住。从车内一下子蹦出三个拿手枪的鬼子,“砰、砰”乱射。虽然我军没有机枪,但十多枝步枪在碉堡内一齐开火,子弹顿如飞蝗,三个鬼子无法躲避,统统被打倒在地。紧接着,西头又传来几声手榴弹爆炸,卡车起火燃烧,车上的鬼子纷纷跳下,以燃烧着的汽车为依托举枪还击,可是却找不到目标。村里家家都关着大门,又无藏身之处,很快就乱成一团。此时,我方枪声大作,两碉堡内和村外埋伏的部队一齐开火,一阵交叉火网,七个鬼子顿成枪下死鬼。剩下一些鬼子破开一间民房,连翻几道院墙,窜出村外,顾不得后面的死活,逃命去了。

为了防避鬼子再度逃跑,营长指挥埋伏的部队迅速包围全村,并向汽车搜索。当接近轿车时,突然从车下爬出一个穿著如富家子弟的中国少年,看见我士兵持枪冲来,又见地上倒着几个满身鲜血的鬼子,突然“哇——”的一声,战战兢兢大哭起来。莫明其妙的士兵慌忙把这个少年按住,又向车内搜索。这才发现车内还有一个浓眉大嘴、留着八字胡、身穿黄呢军服、腰里挂着战刀、满脸流血的老鬼子倒在后座位上,脑袋己被一颗步枪子弹击穿,一进一出两个弹孔直淌鲜血,早己气绝身亡了。

搜索的兵士迅速取下鬼子的战刀后转移,却不知道还应取下这个鬼子马靴上的金马刺。后来因无鬼子马靴上的金马刺证明其身分,在《战斗详报》中只能写“击毙鬼子十一名”,既得表扬,又受批评。这时才知道只有鬼子将官级的军靴马刺才为金色,冲近汽车的搜索士兵都看见了这个鬼子的金色马刺,却不知道还有这个规定,糊里糊涂竟与一个震天大奖失之交臂。

此次伏击大获全胜,击毙鬼子十一名,缴获步枪、手枪十余枝、歪把子机枪一挺,另有特别俘虏一名,我方无一伤亡。

当天晚上仔细地询问了这个车下钻出来的少年,才搞清了战果是如此的辉煌,竟意外地逮了一个大家伙。原来这个少年娃娃叫游伦,年仅十二岁,在曲阜念高小一年级,家住曲阜县城,家有父母,家境富裕。被击毙在车内的鬼子是曲阜的少将旅团长田岛荣次郎,住在游家前院。那天恰好是一个星期天,游伦在家闲玩,佐藤上车出发时看见游伦,便招呼游伦上车“皇军大大的友好”,一同到邹县玩耍一趟,以示“大东亚共荣亲善”,又向游伦的父母说好当天便同游伦一道返回。看来这个田岛也实在太自信,根本没有想到在自己的占领区里会遭到这种灭顶之灾,“联欢”未成,却先把自己送到了靖国神社,把游伦送到了川军士兵的手中,也差一点让他丢了小命。后来游伦被送到团部呆了两天,哭着要回家,团长命令找了两个老乡把游伦送回了曲阜。

在一九八五年,潘近仁老人在回忆这段故事时还惦记着这个福大命大的小少年,他说:“如果游伦还在的话,也该是七十岁的人了。”


那天对鬼子来说真是个祸不单行的日子。大慨是因为久候旅团长不至,下午二时左右,从邹县出来一辆卡车,沿公路向北搜索而来。

这一次轮到在小薛村外围警戒的部队显身手了。卡车走过了一段路,到了小薛村南边的凫村,发现公路被破坏,立即停了车。从车上下来几个鬼子四处张望,准备动手搬掉路中间的大石块。我埋伏的部队看见时机到了,立刻发出信号。在中间的伏兵猛烈开火的同时,两端的伏兵立即冲上公路,截断了鬼子前进和后退的道路,将敌人团团围住。车上的鬼子纷纷跳下车来还击,被我伏击的部队用一阵手榴弹炸得人仰马翻,随着一个冲锋,大刀见功夫,这伙鬼子全部报销。共击毙敌人二十五名,缴获轻机枪一挺,步枪十八支,大卡车一辆,电台一部,军用地图一套,联络要图一张,我方无一伤亡。

三天后,当地老乡报告,日寇在曲阜和邹县同时举行了“悼亡大会”,为旅团长田岛送行。


田岛死了,由濑谷继任。据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编著的《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第二卷第一分册中载(中华书局一九七九年七月版):


在津浦路方面活跃着的我军第2军的第10师团于昭和13(1938)年2月进入兖州、济宁、邹县地区,......

二月中旬第十师团编制概要如下:

......

步兵第三十三旅团 旅团长 田岛荣次郎少将

......

支队长濑谷少将于三月一日定期调动,继任步兵第三十三旅团长田岛少将遗缺,三月八日到达兖州。


这分材料说明,二月中旬田岛少将还在编,三月一日己经只有遗缺了,足以证明田岛少将已经“下岗”。此前,由于没有金马刺的证明,川军二十二集团军一二七师七五七团陈九章营廖璋溥连在邹曲公路小薛村伏击日军少将旅团长田岛荣次郎的辉煌战绩没有得到足够的宣传和表彰。

不过,被击毙的这个“大家伙”到底是谁?目前似有存疑,因为笔者在日军在华毙命录中没有发现田岛荣次郎的名字。而据范长江当时的报道则称是田岛部的本部翻译官中岛荣吉。笔者在没有可靠的证据之前,姑且如此照实记之。


受到意外打击的鬼子立刻集中力量报复,从邹县和曲阜两个方向调动千余鬼子,分成几路夹击过来。

(节间暂停连载,节后继续)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