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将帅——铁托 元帅(南斯拉夫)

景麒121 收藏 6 2533
导读:1944年5月25日清晨,刚从法西斯铁蹄之下解脱出来的南斯拉夫波斯尼亚西部的德瓦尔城呈现一派平安景象。就在这时,强大的德国轰炸机群和战斗机群突然飞抵该城上空,对毫无准备的整个城市和市郊进行出其不意的狂轰滥炸。紧接其后,40架“容克—52”巨型运输机又蜂拥而至,空投下大批经过特殊训练的伞兵。伞兵着陆后便结队冲向预定目标。几分钟后滑翔机群又在运输机的牵引下到来,机身刚一着地,机枪手、迫击炮手便蜂拥而出……这就是德国人的“跳马”行动。其任务是占领设在该城的南斯拉夫人民解放军和游击队最高统帅部,活捉驻留山洞的最高统

1944年5月25日清晨,刚从法西斯铁蹄之下解脱出来的南斯拉夫波斯尼亚西部的德瓦尔城呈现一派平安景象。就在这时,强大的德国轰炸机群和战斗机群突然飞抵该城上空,对毫无准备的整个城市和市郊进行出其不意的狂轰滥炸。紧接其后,40架“容克—52”巨型运输机又蜂拥而至,空投下大批经过特殊训练的伞兵。伞兵着陆后便结队冲向预定目标。几分钟后滑翔机群又在运输机的牵引下到来,机身刚一着地,机枪手、迫击炮手便蜂拥而出……这就是德国人的“跳马”行动。其任务是占领设在该城的南斯拉夫人民解放军和游击队最高统帅部,活捉驻留山洞的最高统帅铁托。

约瑟普•布罗兹•铁托(Josip Broz Tito,1892—1980),原名约瑟普•布罗兹,1934年出狱后为继续从事革命活动而改名。1892年5月25日,铁托生于克罗地亚库姆罗韦茨村的贫苦农民家庭。1905年,在初等学校毕业后,学习钳工,成为五金工人。1910年,加入社会民主党,投身于工人和工会运动。1913年,被征入奥匈帝国军队服役,曾获全军击剑比赛亚军。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因从事反战宣传而受禁闭处分。1915年,随军与俄军作战,负伤被俘而到达俄国。滞留俄国期间,他学会了俄语,经受了二月革命、十月革命的洗礼,曾参加红色国际纵队,对高尔察克匪帮作战。1920年,铁托带着他的俄国妻子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故乡。从此,他积极参加反王国政府的政治活动。1920年9月,加入南斯拉夫共产党(此后不久,南共被政府宣布为非法组织),历任南共区委委员、萨格勒布五金工会书记和萨格勒布市委书记。1920年被反动当局逮捕。在法庭上,他大义凛然,慷慨陈词:“我承认我是非法的南共的一名党员,我承认我曾经宣传过共产主义……但是,我不承认资产阶级的法庭,因为我知道,我只对我的共产党负责。”最后,他被判处苦役五年。

1934年12月,铁托当选为南共中央委员和政治局委员。第二年初赴莫斯科任共产国际巴尔干书记处成员和南斯拉夫报告员,人们给了他一个新的名字——瓦尔特。铁托曾说:“当我在那里工作的时候,我知道许多事情是错误的,我亲眼看见许多个人野心和排挤打击的事情……当大清洗发生的时候,我不在莫斯科。但是,甚至在1939年,逮捕还没有结束,而那些逮捕别人的人后来自己也被逮捕了。一夜之间,人就不见了,而没有人敢问他们被带到哪里去了。”“对我在莫斯科所见的一切,我从内心感到厌恶……但我认为这只是一个暂时的内部问题,它会逐渐澄清。”

1937年12月,铁托开始主持南共中央的工作。1938年初,45岁的铁托出任南共中央临时总书记。其中南共内部的派系斗争极其复杂,铁托大力推行党的改组工作,规定了密切联系群众、加强团结等党内原则,使南共逐渐成长为一个成员众多、组织严密的强有力的政党。1940年10月,铁托在南共第五次代表会议上当选为总书记。

1941年4月6日,一个和煦明朗的星期天早晨,德军实施“第25号计划”,涂有法西斯标志的轰炸机群一浪接一浪地涌至完全未设防的贝尔格莱德上空。许多人镇静自若,以为它们是本国的军用飞机。然而,致命的炸弹扔下来了,斯图卡式轰炸机毫无顾忌而随心所欲地俯冲投弹,供水系统、人群、民房、医院、教堂、学校全都是目标。贝尔格莱德的废墟里留下了1万多人的尸骨。同时,德军地面部队在意大利、保加利亚和匈牙利部队的配合下大举入侵南斯拉夫。4月17日,南斯拉夫王国政府代表在投降书上签字。经过短短的10天,南斯拉夫作为统一的主权国家已不复存在,成为沦陷于法西斯铁蹄之下的第12个欧洲国家。

国难当头,许多人恐惧不安,不知所措。而对于铁托来说,危难却总是激发出他全部的战斗意志和领导才能,这是他的典型特征。铁托领导南共和人民进行反法西斯斗争,为武装起义做准备。4月底,他召开南共中央委员会会议,在会上做了关于全国形势的详细报告。会议提出了反对侵略者的起义问题,确立了民族解放阵线的基础。

1941年6月22日,希特勒法西斯突袭苏联,苏军措手不及,德军取得了苏德战争初期的巨大胜利。欧洲的其余部分,除了英国,都在希特勒的控制之下,欧洲成了希特勒的欧洲。正是在这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危急的时刻,南斯拉夫的起义爆发了。南斯拉夫人民在以铁托为首的南共领导下前赴后继地与法西斯作殊死的斗争。6月27日,南共中央成立南斯拉夫人民游击司令部,铁托出任总司令。此后几个月内,游击司令部所统率的部队已达8万,开辟了一系列敌后根据地。在解放区的边界,德军当局竖起了大牌,上面醒目地写着:“注意!匪区!”

9月18日,铁托克服重重险阻从首都贝尔格莱德平安进入解放区,成为南斯拉夫人民反法西斯战场上的军事统帅。不久,游击队攻占了乌日策城,建立了象征性的乌日策共和国。

为了壮大反法西斯的力量,铁托积极争取另一支具有抵抗思想的队伍——前南斯拉夫陆军上校德拉查•米哈依洛维奇领导的切特尼克(意为军队)。铁托置个人安危于度外,先后两次(9月19日,10月27日)亲自去切特尼克控制的地区与米哈依洛维奇会晤,提出了双方联合作战、设立联合作战参谋部等建议。米哈依洛维奇认为斗争的时机尚未成熟,最好等待德国人衰弱下去,以保存力量直到机会来临再给予致命的打击。他批评南共“在一个不平衡的斗争中无情地浪费塞尔维亚人民的鲜血去和德国人作战”,坚决拒绝与共产党人合作而逐渐走向深渊,竟至于暗中勾结德军军官及南奸奈迪奇将军,从11月份开始,指挥切特尼克袭击乌日策和其他游击队据点,遭到游击队的迎头痛击。然而,流亡伦敦的南斯拉夫王国政府却任命米哈依洛维奇为“祖国国内南斯拉夫武装力量总司令”,英美等盟国也全力支持他,将南斯拉夫的武装起义完全归功于他,大力宣传他的所谓英雄事迹。1942年,米哈依洛维奇与麦克阿瑟、铁木辛哥、蒋介石一道被美国《时代》杂志选为该年度最得人心的盟国将领。由于种种原因,苏联也宣传说:“德拉查在领导着(南斯拉夫)所有抵抗德国人的部队。”

铁托与米哈依洛维奇会晤后不久,德军开始进攻乌日策,飞机、坦克、步兵协同作战,互相配合。双方力量对比悬殊,游击队虽经殊死抵抗,但最后不得不撤出乌日策。战斗人员中最后一个撤离的是铁托,在他离开20分钟后德军的坦克就闯进了乌日策。德国人毫不停留,跟踪追击,切断了铁托及其少数随行人员的退路,双方相距只有150码。铁托手提机枪同德国兵周旋,在山上步行20多英里,才找到最高统帅部(1941年9月26日,南斯拉夫人民游击司令部改为人民解放军和游击队最高统帅部)的其他成员。

1941年12月,铁托组建了第1无产者旅,其后,另外4个无产者旅也相继成立。这是一种以队员的高度纪律性和作战的特殊方式而著称的游击队组织。他们作为突击部队,不受地区的限制,可以调往任何战线,是南斯拉夫人民武装的中坚力量。

1942年,德军痛感游击队的严重威胁而加紧进攻解放区,南斯拉夫人民反抗法西斯的斗争进入最困难时期。南共多次向苏联求援,苏联借口“技术困难”而没有给南共以丝毫实际援助。游击队缺衣少粮,大批伤员因缺医少药而得不到及时治疗,成千上万的难民挣扎于死亡线上。铁托率领游击队在无任何外援的情况下孤军艰苦奋战,进行了南斯拉夫游击队的“长征”,向北长途行军200英里而到达波斯尼亚西部解放区,连续打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摆脱了绝境。在6月份的苏捷斯卡战役中,铁托一行遭到德机轰炸,只是由于他的爱犬卢克斯舍身相救,铁托才死里逃生,仅负轻伤。

1943年,世界军事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苏军在东线转入进攻,盟国已把隆美尔赶出北非,意大利被迫无条件投降,德国的最后失败已成定局。秋天,南斯拉夫人民解放军发展到30万人,解放了一半的国土。在反法西斯斗争不断胜利的形势下,南斯拉夫反法西斯人民解放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于11月29日在雅伊策召开。这次会议奠定了新国家的基础。11月29日被定为南斯拉夫的国庆日。会议通过决议剥夺了伦敦流亡政府作为南斯拉夫政府所拥有的权力,铁托被授予南斯拉夫元帅军衔,并当选为南斯拉夫人民委员会(即临时政府)主席和国防人民委员。与此同时,正在德黑兰聚会的三巨头一致承认在铁托指挥下的人民解放军是南斯拉夫抗击德寇的基本力量,三巨头同意“尽可能以最大限度的规模对南斯拉夫游击队提供物资和装备,并且派遣突击部队给予支持”。英美苏军事代表团先后进驻解放区,援助也随之而来。

1944年夏,南斯拉夫人民解放军不断发展壮大,几战皆捷。德军司令部不甘失败,准备袭击驻在德瓦尔城的南斯拉夫人民解放军和游击队最高统帅部,企图使南斯拉夫反法西斯武装力量陷于群龙无首的境地。“跳马”计划定于铁托的生日(5月25日)实施,主力是由500名犯了军法的党卫军人员组成的空降营。这些亡命之徒获准参与这次特别危险的战斗以立功赎罪,每人发有一张铁托的照片,奉命尽可能活捉他。“跳马”计划实施的情景正如本文开始所述。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袭击,铁托临危不乱,快速调集兵力抵抗,率领最高统帅部成员巧妙地脱离险境并保住了档案文件和电台。德国人仅缴获了铁托的一套新制服和一双长统靴。作为英国联络官而降落在解放区的丘吉尔首相之子伦道夫•丘吉尔也安然脱险。

1944年8月,铁托在那不勒斯会见丘吉尔首相,表示“我们的基本原则始终就是民主和个人自由”。他坚决反对英苏不顾南斯拉夫主权而欲在南斯拉夫划分势力范围的计划。在后来的一次演说中,铁托愤怒地说:“我们决不愿意在国际交易中被当作找头来使用。”1945年5月15日,南斯拉夫人民在铁托的领导下取得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战争期间,铁托指挥的重大战役共有7次。

1945年11月,铁托任南斯拉夫人民共和国部长会议主席。1952年11月当选为南共联盟总书记。1953年起任共和国总统和武装部队最高统帅。1974年,在南共联盟十大当选为南共联盟主席,任期无限。同年,被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议会选为终身总统。

战后,铁托经历的最重大事件当推南苏关系的破裂。铁托的“南斯拉夫人的南斯拉夫”原则挫败了苏联从政治、经济、军事上全面控制南斯拉夫的企图。苏联大发其火,操纵共产党情报局于1948年做出《关于南斯拉夫共产党情况的决议》,宣布南共背叛了马列主义、国际主义,把南斯拉夫开除出社会主义阵营。1949年11月,共产党情报局又通过了《关于南斯拉夫在杀人犯和间谍掌握之中》的决议,进一步掀起反南运动。铁托领导南共顶住压力,一如既往。南苏关系公开破裂,苏联撤出援南人员,派兵进逼南斯拉夫边境。铁托认为南苏冲突的原因是“苏联对南斯拉夫的咄咄逼人的趋势”,“在南斯拉夫,人就是一切,我们的目的是尽早并且以最人道的方式为我们人民,为所有个人和为整个社会建设更美好的生活……在苏联,一个人只是一个号码,人民是无声无色的一批人,他们必须乖乖地服从和执行他们的领导人的一切命令。”1955年,坚冰之下的南苏关系开始解冻。

铁托对外奉行不结盟的外交政策,是不结盟运动的倡导人之一。

1980年5月4日,铁托病逝于卢布尔雅那,享年88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08-9-29 15:30:32 被景麒121编辑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