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


二十四



原来,前面的日军是驻日照另一个联队的崎山大队长带两个步兵中队来此在二线协助围剿,他在观察了这支一百多人的骑兵部队、并在对方正确地回答了口令后又在让士兵用信号中告知:“甄家堹就在前面不远的三、四里之处,那已经有两个中队驻守,你们------”


韩大海他们放了一大半的心正听着王大水小声念叨着对方的语意,忽见对面的手电筒光闪动了一半竟然停止了,然后又见一个骑在马上的日军官伸长了脖子哇里哇啦地大叫,随之手电又闪动了起来!


“那个鬼子在问咱们的马背上驮了些什么?”林如水小声对韩大海说。


“韩长官,鬼子大队长让咱们统统过去上前答话。”王大水有些紧张地小声说道。


轻轻地叹了口气,韩大海双眼倏地一闪射出了寒光对林如水道:“林大哥,你喊话和他说我们马上就过去。”然后他低声下令:“全体做好战斗准备,我们直接到他们的左侧再拐过队伍用连队的侧面面向他们,然后听我的枪响所有的军官用手枪、轻机枪齐射、二、三、四排的士兵提前准备好手榴弹在开枪的同时一起投弹,射击队冲过去后向北面运动并回过头掩护全连,大队冲过去之后军官们用三挺轻机枪在后面掩护、然后再在全连的掩护下最后撤退,林大哥、陈大哥你们五人和姜大岭带着黑虎夹在队伍的中间,马上行动!”


这个叫琦山的日军大队长在半个小时前接到了佐野通过电台发来的敌情通报,佐野告诉他:因为两个中队到了越走越远的山外围,其中一个居然到了山下的公路上遇见了该部的长官并汇报了有一个联队部的通讯小队传令调他的中队增强外线力量等意外情况,由此推断,这支被追剿的支那军队已经快到了甄家堹附近,他们除了骑着军马外,还很可能身穿皇军的军服并熟知战斗密语和联络灯语。鉴于此,各部要密切注意、一旦发现无论是任何的皇军部队如果有可疑之处要上前相互盘问,然后酌情处理。


此刻,接到了佐野这个电令的琦山大队长带着两个中队准备正要展开队形向前搜索,却正巧碰上了这支一百多人的部队!信号语和口令等没什么不妥,可对方的马背上从望远镜里看到分明就是驮着重武器和弹药!如果说是一个装备了军马的炮中队去增援山隘口的皇军也勉强能说得过去,但他们的官兵们一个个从军官到士兵每个人都配备着一支步枪,这将如何解释------


琦山大队长觉得有些不对,赶忙亲自大喊着让这个中队前来答话,见对方毫不迟疑地答应了之后并动身前来,倒也让他放下了一大半的心。当这支部队距他仅几十米后,他见对方个个神闲气定,军容整齐、面色从容而镇定,甚至为首的几名下级军官们个个在脸上还带着和善与讨好的微笑!实在是与那个在皇军的重兵包围和追歼下惶惶如丧家之犬而狼狈不堪、亡命奔逃的残兵败将毫无一点相似之处,心里便疑云大消!


琦山刚要张口问话,忽一眼瞥见了混在马队中间大如牛犊般的黑狗山虎!这让他顿时疑心大起,又细瞅快到跟前的几名身佩日军尉级徽章的军官们眼神里流露出一种凛然冷酷的杀气!一种下意识让他的心中一颤,右手不自觉地伸向腰左侧的军刀刚要喊,只见对面仅仅20多米的中尉军官抬手一下,琦山大队长觉得脑门一震便向后栽到了马下!


同时,几十支南部式手枪,十几挺轻机枪一齐开火,均打在了最前面站立的日军官兵们的身上,然后近百颗兹兹冒烟的手榴弹也落在了这一百多站立的日军官兵后面的下坡处———这下坡处尚有三、四百名日军官兵相互依靠着取暖休息、在吴志伟的连队到了跟前才发现的黑压压一大片日军官兵!


于是,整个的连队在韩大海、戴云飞、王志刚、孙守田、刘刚、郑少海等军官们各持一挺轻机枪的扫射开路下、各班排的士兵们握着手榴弹紧随其后如同猛虎下山般地闷不做声,这只是一味地射击、投弹和策马前冲!


先冲出了一段距离的射击队奔出了几十米后转过身子用步枪回手射击来掩护大队的官兵冲击,而打完了一半子弹的轻机枪军官们冲出了几十米后除了三名继续向前冲去外,其余的也转过了军马接替了射击队的战斗、掩护着更多士兵们的撤出,然后他们又在提前冲过去的三挺轻机枪用呈扇面准确扫射的掩护下边打边退了过去!于是,当最后面的连队士兵们把第二颗即将爆炸的手榴弹投向了正在惊慌失措之中寻地躲藏的日军官兵们的处身之地后,便随着最后掩护的韩大海、戴云飞和王志刚又在前面的掩护下如狂飙呼啸般地向前面的一个高坡奔驰而去!


骤然而至如狂风扫落叶般的突围打击仅仅不到三十秒钟又突然地消失了!包括琦山大队长在内的死伤逾百的日军官兵刹那间血流成河、横尸遍地!在惊慌失措的状态下躲避了手榴弹和轻机枪的打击后、另一些日军官兵们反应过来持枪迅速地还击时,那些在更远距离的掩护下而撤走的部队已经消失在前面的一个转弯高坡下------


韩大海一枪击毙了日军大队长然后用挂在马腹左侧的轻机枪猛扫了一阵后大喊一声:“射击队、一、二排长和我交替掩护,向左前方冲!”之后,便指挥着全连的官兵们猛烈攻击!又在射击队和另外更远一些的全连官兵的掩护下他同两个排长撤到了下坡又带头狂奔了一百多米后,韩大海险险地在一处地段勒住了战马不仅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们的前面正有一座峭立的山峰当面而立!这山峰的右侧是一道深不见底的山涧,而这条山涧的不知在多远的所在正和刚才日军休息的洼地相连!


正当随后而至的全连官兵们带住了战马蓦然看见这个绝地而面面相觑时,姜大岭在前面十几米外的峭壁下大声喊道:“你们过来看啊!”


韩大海等人闻言快步上前见到这陡然而立的峭壁侧下———紧挨着山涧的壁下与对面非常地狭窄的涧边,正有一棵一尺左右宽的大树干横旦在山涧的两边!


“这是一根独木桥,一定是上山的猎人所放的。俺在山里打猎时常见到。”姜大岭说道。


众人细看去,只见这棵树干光秃秃地不带一点枝叶离着左边的峭壁有半米的缝隙,看来这是猎人用一只手扶着山壁才能小心翼翼地通过。人如果站在树干的中间,头顶上就是这个峭壁突兀出的山体,远远望去,宛如一只巨鹰的尖喙。


“看来,我们只有放弃我们的战马和重武器,让弟兄们沿着独木桥过去了。”吴志伟小声地对韩大海等众人说道。


此时凡是听到了这句话的人都没有吱声———在如此的危机关头,保命固然重要,但一下子让他们舍弃与自己相依为命而又为他们经历了许多苦难并救过他们性命的战马,在感情上是实实在在难以接受的!更何况,还要放弃他们这支小部队赖以取胜并形成独有的战术特点的重武器以及用鲜血换来的大批弹药,就更是他们在心理上所无法承受了!


在难堪的沉寂中,吴志伟又对韩大海小声地说道:“快下命令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如果------”


韩大海没等他说完,沉毅的眼神倏地一亮对吴志伟道:“这样不妥,吴大哥。我们部队的机动特点是迅猛、快捷,我们历来取胜的保障都是靠强大的火力和打击的突然性,舍弃了战马和重武器弹药,先不管别人怎么说,我们自己的弟兄们就会丧失了士气,这仗以后就没法打了!”


正说到这里,后面他们撤下来的方向响起了密集的枪声,正在一百多米处的土包上警戒的两名射击队的士兵转身跑回了一位急切地喊到:“长官,鬼子们上来了!”


待这名士兵到了跟前后韩大海问道:“上来的鬼子是步兵还是骑兵?”


“是步兵。”射击队的士兵道。


韩大海收回目光想回头对身边的几位排长下令,当他的视线缓缓地掠过峭壁之前忽然在中途的某个地方停顿了两秒然后眼神又是一亮,立即道:“戴云飞,你指挥全连的十二挺轻机枪跑步到前面的高坡上进行阻击,争取达到20分钟的时间。孙守田,你指挥全连的掷弹筒配合轻机枪和一排长一起上去。李小山,你带三排的弟兄在阵地上配合和掩护掷弹筒以及轻机枪的射击,最后带两挺机枪掩护他们撤下来,到时候我再派人掩护你们撤下来。行动!”


在戴云飞、孙守田和李小山三人带着士兵们跑步行动时,韩大海又对身边的其他人下令:“王志刚,你带二排的弟兄把那几棵大树弄来,你们看——”


韩大海用手指着左前侧在山壁的缝隙中歪斜生长的几棵树道:“那几棵树的高度距离地面也就是五米多点,我派几个工兵爬上去帮你们布置少量的炸药把这些够长的树贴根炸断,然后你们迅速把多余的枝叶砍掉再迅速抬过来用绳子兜住在山涧的两边把这个桥面加宽,我给你们总共10分钟的时间。马上行动!”


王志刚和五名工兵行动后,韩大海又叫来郑少海道:“一会全连撤下去后,这桥面顶上的巨石你看看怎么能给它炸塌,争取让它落到山涧上把路给卡死而阻止鬼子的追击。你立刻组织人手,算一下需要多少炸药,再想办法让它爆炸时捎带着一些鬼子。”


郑少海下去后,韩大海又对刘刚下令道:“你马上带着射击队和姜大岭过桥,派一个小队找好地形掩护二排和工兵们炸树,树炸完后,你们整个射击队寻找地形掩护一会全连的弟兄和军马过桥,待全连撤走后,你们随大队撤退。另外过桥后你先派两个弟兄掩护姜大岭到山的另一面探路。”


韩大海的命令刚下完,前面阻击日军的机枪和掷弹筒的爆炸声同二排的炸树声一起响了起来的同时,大约不到二百米的日军还击的子弹也带着撕破空气的尖啸声掠过众人的头顶射向峭壁和旁边的半空中!


“吴大哥,你带着林大哥、陈大哥和连部的众弟兄帮助四排的弟兄们给马紧紧肚带并检查一下装备的松紧状况,一待二排的弟兄们架好了桥,你们帮着把战马牵过独木桥,最后到对面帮着射击队给全连打掩护吧。”说完他取下身上的步枪向阵地上跑去!


吴志伟见状看看林如水等人做了个苦笑,然后大喊一声:“马上动手、弟兄们!”


这边,韩大海跑上坡顶趴在戴云飞的旁边,只见全连的十二挺轻机枪和十二具掷弹筒散成一道宽约80米的正面。众多的轻机枪以准确的点射或呈扇面的长射把冲在最前面的日军官兵们一排排地扫倒!所有的掷弹筒把一颗颗榴弹打在稍后一点的日军人群中,将日军成班、成小队的队形和组织炸散、炸残。李小山组织了三排的士兵用步枪准确地把一个个带着指挥刀或穿着军靴的目标以及一个个挑着膏药旗的日兵、包括机枪手、掷弹筒手打倒、击毙!


约三、四分钟,这边的形势还算理想,日军被这边猛烈而准确的打击打得退了下去,最后躲在他们原来休息的沟边上还击,但他们的露头却又让几十名日兵付出了生命!将近二百米的距离,居高的对方只是一个模模糊糊并不停快速移动的小轮廓,而他们这边却是在坡下并在对方准确的打击下很难有机会用来瞄准,反而他们只要一露出身体的一点部位就绝对会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让对方打中并且把这个身体部位永远地留在了原处!这个少数人其精确如神的枪法使得这些一边拼命还击并压低身姿躲避的日军士兵们个个自惭不如地想着:这些支那军一枪一个血洞的枪法是人能打出来的吗?


见日军撤下后,韩大海迅速统计了一下部队的伤亡情况,得知因为日军一开始上来打得很凶而在仅仅四分钟的时间内就造成了自己这边有五人阵亡、七人负伤,心里不禁十分黯淡,心想:“摸黑转移出来,已经有八个士兵阵亡、十四个负伤的了!”想到这里他回头看看王志刚他们,只见二排的士兵们几个人正七手八脚地抬着粗大的树干向山涧边上走去,于是便在心里少许觉得有些安慰,“再有几分钟就可以铺好桥了!”他想。


正当两边的枪声渐渐稀疏时,韩大海用望远镜看看斜对面那处于死角的山沟处对孙守田喊了一句:“四排长,你让弟兄们照沟里一人打两颗榴弹,好延误一下鬼子们再次进攻的时间。”


正当这边的12具掷弹筒刚刚打出一枚榴弹后,突然从对面的沟里更远一点的位置处“吭、吭”地射过来一些榴弹和迫击炮弹!只是均落在了高坡阵地的左前方和正前方,还有三发落到了后面!


“快撤下来到坡下两侧!”韩大海急忙大喊一声:“三排长,留下几个弟兄找找鬼子炮兵的观测兵干掉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