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正文 第九十五章

愤怒的玫瑰 收藏 15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


肖鹏一直在观察着山下,虽然鬼子的炮队并没有进入他的视野,而是隐蔽在了村子后面。但是在哨兵还没有发现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到了,因为远处的公路上尘土飞扬,那种烟尘蔽日的情景,是只有载重车路过才有的景象,怎么能瞒得过他的眼睛?看来一场恶战是不可避免了,肖鹏的心里有些沉重,他知道这种野战炮的威力,却不知道它的准确射程,这对他的排兵布阵造成了极大的困难。他在第一道工事后面暗暗的加修了第二道工事,但是他不清楚,两道工事之间的间距是否够用,也不知道鬼子是否了解山上的情况,打仗最难的,就是不能做到知己知彼。山下的鬼子正在运动,也许在寻找位置,黄色的浊流像是一条条小蛇,寻瑕诋细的占领着每一个空间。既有鬼子,也有皇协军,小野出动的兵力不少,并不像是在试探,好像要一举夺下松树岭。肖鹏嘴角溢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松树岭似乎已经成为了他们的囊中之物,肖鹏就是那么好被欺负的?”

“肖鹏,鬼子下了很大的赌注,要一口吃掉我们。”不知什么时候,谭洁等人都站在了肖鹏的身后,谭洁说。

“崩掉他们的牙。”齐玉昆没等肖鹏说话,接过话说。

“鬼子的来头真不小,最明智的做法是避其锋锐,可是我们却不得不在这和鬼子硬拼,失策啊!”肖鹏接过话去,眼里重新有了忧郁之色。如果许放他们都在,他们不是可以远远的躲开?何必鸡蛋碰石头?错误的决策,导致了一连串的错误后果,想想就让肖鹏心疼。他已经预感到,经过这次血战,运河支队的元气将会大伤,恐怕很难在短时间内恢复过来。

“肖鹏,鬼子的准备工作差不多了,很快就会进攻。你看我们也该开始了,如果到天黑,许放他们还不见影子,我们就别等了。我担心……”谭洁说到这打住了话头。

肖鹏明白她话中的意思,谭洁担心会全军覆灭,但是他摇摇头,因为杨万才,许放,田亮都是支队需要的人才,将来支队要发展,没有这些人带兵是不行的。俗话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招收普通的士兵并不困难,可是培养出一个真正的人才是很难的。虽然支队眼下处在低潮,肖鹏目光仍然看得很远。就是为了这几个人,肖鹏也要多等一会。

“肖队,鬼子不动了。”齐玉昆喊了起来。

肖鹏知道,鬼子准备完了,进攻马上就要开始。“齐队长,通知部队,除了留下观察哨,其余的人,一律撤到二道防线。”说完,他刚要走,看见了站在谭洁背后的秋菊,就问。“你怎么没走?”

秋菊应该属于非战斗人员,在提前撤离之列。“我不走,我要给李卫报仇。”秋菊泪水盈盈的说。

“谁说李卫死了?”肖鹏走过去,像对待小妹妹似的,替秋菊搽干眼泪。“李卫我了解他,他是属于打不死的那种人,阎王见他都得绕道走,别哭了。”

秋菊听了肖鹏的话,“扑哧”一声的笑了,肖鹏的话虽然不多,却给了她极大的宽心。谭洁在一旁见了,却生出了另外一番感慨:肖鹏不是不懂温柔,不是粗心人,可是为什么不稍稍拿出一点心思来讨好领导?如果他肯做,一定会做得很好,运河支队的工作也会好做很多。肖鹏啊肖鹏,你也不是个聪明人,老百姓并不能决定你的前途。

当夕阳唱着挽歌,青灰色的阴云中夹杂着红斑,一场西河历史上最大的炮击开始了,鬼子的巨大炮弹,越过村庄,划着弧线,像是关了很久的饥狼,恶狠狠的,扑向了裸露的山石,树木,流失的炮弹打在散落的树木上,不是将它们拦腰斩段,就是将它们连根拔起,伴随着烟尘的树木,在炮火的摧残下,无不发出痛苦的呻吟。山石裂开了,泥土翻个了,藏匿在石缝里的小草飞上了天。齐玉昆他们精心修筑的工事,在炮火的轰击下,犹如雷公打豆腐——不堪一击,一线阵地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幸亏原来的山头还在,否则,当肖鹏的部队进入阵地,只能裸体作战了。这就是战争,它拼的是实力,任何高贵的口号,先进的理论,在它的面前都是苍白的,虚弱的。

炮弹发出一声声撕裂,在山谷中宣泄着,一次次的噬咬着斑驳的土地。第二道防线的掩体后面,隐藏着支队的大部分人马。尽管爆炸离他们很远,许多第一次听见这样猛烈炮声的新兵,还是把身子紧紧的贴在岩石上,眼里露出惊恐的目光,有的则干脆把手指塞进耳朵里,眼睛紧闭着,每一次炮声的降临,都会让他们浑身颤抖。幸亏这支队伍里,支撑队伍骨架的,是反水过来的皇协军。他们似乎对这炮弹的呼啸听惯了,抽烟的抽烟,睡觉的睡觉,说下流话的说下流话,全不把炮弹当回事。毫无疑问,这样的姿态是最有感染力的,比任何心里咨询都好使。有些新兵开始为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害臊,不再捂耳朵了,大着胆子走到老兵身边,听着他们大侃山海经。这反过来也刺激了老兵的情绪,说者见听众多了,精神头也足了,开始大侃而特侃。渐渐的,连最胆小的士兵也参加了进来。掩体里,仨一伙,俩一串,纷纷的摆起了龙门阵,刚才的恐惧在不知不觉间,烟消云散了。

当初,肖鹏极有远见的发现了这股力量,并极力的要拯救他们,把他们收归门下,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和不理解。在他们看来,用干净的,农民子弟的鲜血,去换取满身兵匪气的皇协军,得不偿失,而肖鹏恰恰是看中了他们身上的“兵匪气。”在肖鹏看来,这些和鬼子拼过命的士兵,身上藏有常人不具备的勇力,关键时候,这些人可当大用。他们身上可能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可能做不了循规蹈矩的英模,但是他们不怕死,会打仗,和鬼子有刻骨仇恨,有中国人的良知,这就是一股可怕的精神,具有了这种精神的人,会藐视一切困难,直至牺牲生命。

因此,当谭洁不放心的走到掩体,就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她本来以为会看见一幅幅恐怖的情景,结果看见的,在每一个老兵身边,都围绕着许多新兵,新兵们兴趣正浓,津津乐道的,听老兵们大摆龙门阵,对这震耳欲聋的炮声充耳不闻。她准备的,满肚子鼓励的,打气的话,一句也用不上了,这让她感到十分羞愧。为什么她只有看到了事实,才知道肖鹏做的是多么出色?为什么肖鹏做的许多事,大伙在事先感觉不到它的用处?可是当有些事情发生了,大伙也看见了,一切就不可挽回了,这是多数人的悲哀。但对肖鹏来讲,也不是好事,因为不被理解的时候多,他处在风口浪尖的时候就多,说不定哪一次,他就被自己人的子弹射穿了。谭洁想着,默默的走出了掩体,无缘无故的,为肖鹏担起心来。

山前打得乱石崩云,山后却是笑语喧哗,这绝对是小野预料不到的。在小野的望眼镜里,前线的阵地已经是体无完肤了,虽然不知道在炮火的袭击下,八路军还有多少活着的,但是他们没有工事的掩护,还有多少抵抗力呢?

“大佐阁下,是攻击的时候了。”木村手扶着战刀说,脸上是一副亟不可待的样子。

小野也感到是时候了,就点点头,鬼子的炮火开始延伸,早已经待在山下的鬼子和皇协军开始蠕动了。鬼子一个中队在中间,皇协军的两个营分成两边,分别由赵三和郑雄率领,像是刚刚冬眠醒过来的蝗虫,漫山遍野而来,从山上往下看,到处都是黄色的人流。

就在鬼子炮火延伸的一瞬间,肖鹏也发出了命令,他在中间,谭洁和齐玉昆在两边,各守一片阵地,但是以肖鹏的枪声为准。肖鹏给士兵的命令是,鬼子不走到近距离,不准暴露目标,不准开枪,因为敌人的人数太多了,不给对方极大的杀伤,很难让对方知难而退。鬼子会以为,在他们猛烈炮火的袭击下,山上不会有多少活着的,思想上一定有麻痹情绪,尤其是皇协军,为了在小野面前表现、争功,会不顾一切的往上冲,首先要杀杀他们的锐气。

肖鹏预计的没错,鬼子、皇协军向前进攻的态势很猛,特别是两边的皇协军,前进的速度很快,一点也不比鬼子差。无论是赵三还是郑雄,都有想立头功的愿望,所以他们在后面督战,离攻击部队不远。当官的既然亲临指挥,当兵的想怕死也不行。更主要的,他们不认为山上还有多大的抵抗力,八路哪儿受得了这么凶猛的炮火。

肖鹏很快的,对眼前的局势做出了进一步的判断,他料定,皇协军对两翼的进攻速度不会减弱,而鬼子在临近八路军的射程,一定会放缓速度。当皇协军的进攻速度受挫,鬼子才会发疯,三股力量如果合起来,打退敌人就非常困难,应该尽快的击退一、两股,剩下的就好对付了。想着,他把小胖喊了过来,让他去传达命令,对兵力、火力进行了调整。

小胖来到齐玉昆的身边,传达了肖鹏的命令,并把肖鹏的想法告诉了他。齐玉昆想想,不由暗暗点头,心说他们的支队长果然不是一般人,头脑反应实在是太快,能够及时的,对战场情况进行预判和调整,在这样的上级领导下作战,心里踏实。他命令步枪班的战士,首先开了火,战斗算是打响了,并不密集的枪弹,飞向了赵三的部队。

听见枪声,赵三的部队停下了脚步,可是那凌乱的枪声,并没有给皇协军造成伤害,反而让他们抒了一口长气。赵三小眼睛兴奋的放光,手枪高高的举了起来。“弟兄们,加把劲,谁先上去有重赏,”

随着他的喊声,皇协军的轻重武器一齐开了火,暴风雨似的弹雨,很快将山上那零零落落的枪声淹没了。进攻的皇协军仿佛抽足了大烟的烟鬼,兴奋的狂吼起来,争先恐后的往前涌,尽管这时他们也听见了机枪声,也感到了八路军的还击厉害了,但是因为没有受到真正的威胁,所以气势并没有受到影响,前进的速度仍旧飞快。在他们看来,山上的八路军不多,火力不猛,只要一鼓作气,就可以拿下山头。距离在一点点的拉近,山上晃动的身影都可以看见了,胜利就在咫尺之间,他们有什么理由不凶猛的进攻呢?

齐玉昆看见皇协军,按照肖鹏射击好的圈套,一点不差的正在往里跳,暗暗感到惊奇,仿佛指挥皇协军的,不是赵三,不是木村,是他肖鹏。这个人实在太聪明了,在这样不利的局势下,头脑一点不乱,还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严密的逻辑思维,小野碰到这样对手,算是他倒霉,难怪他们在当皇协军的时候,遇到肖鹏准吃败仗。

狼在动物中的狡猾胜过凶狠,而贪吃的狍子就容易成为别人口中的猎物。皇协军和鬼子比起来,就像狼和狍子。如果木村碰到这种情况,一定会用脑袋去想,不会贸然进攻。如果是小野,不但会想,还要多问几个为什么,甚至会想出破解的办法,这就是差距,是大脑的差距。当皇协军兴奋的临近阵地,不知道死亡的令符已经签好了,就等着他们去签字,因此,当他们走近山头不到五十米的地方,以为鲜红的桃子措手可得的时候,灾难降临了。齐玉昆的大手狠狠的向下挥去,顿时,像是五月的晴空下起了暴雨,早已经等得不耐烦的轻重机枪同时打响了,那枪声、气势,仿佛是山间滚动的洪流,是大海发出的啸声,是宇宙深处传来的霹雳,把一道道催命的音符传递了出去,顿时,兴致勃勃的皇协军,像是遭遇风暴的败草,一片片的倒了下去,逃跑的速度,翻滚的速度比进攻的速度快的多了,赵三也险些被子弹打中,像只癞蛤蟆似的的趴了下去,脸色苍白如纸,最后被勤务兵拽到了岩石后,大气才喘匀了,可是眼前那横七竖八的尸体还是让他明白了,八路军没有被消灭,也没有睡觉,正等着给他们签署催命符呢!

赵三的皇协军被一阵暴雨似的枪弹打退了,郑雄那里也好不到哪里去,谭洁接到小胖转来的,肖鹏的计策,和齐玉昆一样,示弱对敌,突然攻击。结果不同的,是郑雄战场经验比赵三丰富,他并没有让全营一块往上冲。临近山顶的时候,他把队伍拉开了梯队,攻击的部队成金字塔形,因此,尽管他的部队也飞快的退了下来,但是损失不是很大。至于鬼子,根本就没有急进,看见两翼遭受了重创,就停止了攻击的脚步,小野的第一次出击就这样流产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