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岗”英雄与“梁山”好汉结局之异同.ZT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78 11280
导读:说起“瓦岗”英雄与“梁山”好汉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同样是中国古代农民起义的经典传奇故事,起义最终归于失败,但二者主要人物结局迥然不同。一个是“瓦岗投唐,封妻荫子”,一个是“受招安,遭迫害成鸟兽散”,实在值得一番品味把玩。(以下评论以演义小说为基础,不涉及正史,仅供参考) 最近闲来无事,将田连元经典评书<<水浒传>>、<<隋唐演义>>重温了一遍。生活节奏太快,无暇看<<水浒全传>>和<<隋唐演义了>>,实在感慨良深,其中有这么一个田连元构思的情节。宋江派燕青和李逵下山请戏班子过年,第一出戏宋江特意点了

说起“瓦岗”英雄与“梁山”好汉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同样是中国古代农民起义的经典传奇故事,起义最终归于失败,但二者主要人物结局迥然不同。一个是“瓦岗投唐,封妻荫子”,一个是“受招安,遭迫害成鸟兽散”,实在值得一番品味把玩。(以下评论以演义小说为基础,不涉及正史,仅供参考)


最近闲来无事,将田连元经典评书<<水浒传>>、<<隋唐演义>>重温了一遍。生活节奏太快,无暇看<<水浒全传>>和<<隋唐演义了>>,实在感慨良深,其中有这么一个田连元构思的情节。宋江派燕青和李逵下山请戏班子过年,第一出戏宋江特意点了一出“瓦岗投唐”,通过秦琼、程咬金等瓦岗将领得归明主,成为大唐开国元勋为例,感化梁山好汉接受朝廷招安。这一情节也映衬了一年过节,忠义堂上铁叫子乐和演唱一首宋江谱写的主题歌,其中结尾有一句“盼金鸡报晓,早招安,朝天阙”唱罢不久,激起李奎等招安反对派强烈反弹,酒席不欢而散,宋江臊了一个大红脸。这个光荣模范明显没树立起来。


所谓二者同为悲剧,是站在传统阶级斗争角度来看,一个是蜕变为地主阶级军事集团,一个称为地主阶级改产换代的工具,从传统农民起义的角度看无疑是失败的。试问农民起义成功的标准是什么呢,是推翻地主阶级政权,改朝换代,建立一个新封建王朝,领导人蜕变为封建地主阶级代理人,这就是所谓的成功。按此标准,中国历史上只有两次农民起义成功——刘邦和朱元璋。而宋江和李密无疑是失败者。所谓结局不同,是指领导集体中个人命运不同,梁山征讨江南方腊,一百零八将死伤减员十之七八,残存的头领心灰意冷各奔东西,领导核心被迫害致死,结局无疑是悲剧。而瓦岗寨中的中层领导干部除少数执迷不悟外,多半投唐后都成为开国元勋,流芳千古,瓦岗寨集团起义是悲剧,而瓦岗英雄无疑是走对了路。


谈起造成结局不同的原因,还是有很多有趣的异同点值得研究的。


首先,在领导集团反封建意识观念上,在反对封建王朝的大方向上,二者同样不坚决,不坚定。但二者在表现形式上迥然不同。瓦岗集团建立了独立的革命者政权,要比宋江集团坚决的多。梁山统治集团四巨头(宋江、卢俊义、吴用、公孙胜)骨子里并不反对朝廷,而是反对官府中少数贪官及地方豪强。梦想着建功立业,报效朝廷,从来没有建立独立的政权,从来没有长期占据州城府县扩展地盘,也就是从来没有严格意义上“扯大旗造反”。而瓦岗寨的统治集团(李密、翟让、程咬金、魏征、徐茂公)总体而言还是志在天下的,从程咬金开始就自立为王(建立大魔国,自称混世魔王大德天子),成为十八路反王总盟主。程咬金脱袍让位给李密后,建国号西魏,瓦岗起义军革命政权达到顶峰。严格来说,瓦岗山比梁山反封建坚决的多,革命的多,之所以说它没有坚持好,指的是曾和东都洛阳王世充用拥立德的皇泰主杨侗联合,接受其册封和招安。实际上是一种对李密的苛求。严格来说,当时接受东都王世充集团册封只是临时策略,是为了共同对抗秦王杨浩、宇文化及集团,起码暂时免除了洛阳集团的后顾威胁之忧。属于诸侯反王之间正常的合纵连横。何况当时隋中央政权已灭亡,各地拥立德都是傀儡或自立为王,没有中央政府及正朔,何谈招安?所谓反封建不坚决,主要指的是瓦岗西魏集团丧失了进取心和全局观念,局限河南区域没有抓住时机夺取天下罢了。


其次,从其领导集团的演变过程来看,最终蜕变为地主阶级工具的过程走了同一道路。以梁山集团三代领导发展过程为例,其阶级成分从下层农民、渔民逐步蜕变为失意中小官僚、军官、地方豪强为领导集体。梁山四巨头的构成就明显看出这一特点。宋江代表失意的小官僚、卢俊义代表地方豪强、吴用代表不得志的地主阶级知识分子,而公孙胜只是统治集团用神怪等迷信束缚迷惑农民阶级的工具。瓦岗亦然,隋朝大贵族蒲山公李密执掌政权后,政权及领导集体迅速蜕变,大批封建地主阶级知识分子,官僚走投无路混入了瓦岗队伍,加快了政权的封建化。原有的贾家楼四十六友派及翟让的农民元老派被迅速分化瓦解,排挤打击,分批先行投唐。结合明末农民起义来看,也有惊人相似之处。闯王李自成征战十几年始终是流寇,领导层阶级成分无非是流民,进入河南得到李岩、牛金星、宋献策的失意知识分子辅助后,起义军才开始走向巅峰,迅速扩张,大批封建官僚和豪强混入起义队伍,最终领导层内哄迅速瓦解。这几乎成了农民起义失败的一条定律。


列位看官说了,刘邦和朱元璋不也是走了这条道路吗,谁不是广泛招贤纳士收买人心扩充队伍呀,人家不也登基坐殿了吗。话是没错,受历史局限性影响,光靠一帮流民泥腿子能打下江山吗,当然要从封建地主阶级吸纳精英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队伍必然发展壮大。关键是新旧领导成员的关系处理和资源整合方式问题,处理好了,就成功。处理不好,就内哄失败。而瓦岗与梁山领导人的处理方式虽然不同,但都是失败的。


宋江采取的是说服教育方式,以江湖兄弟义气为幌子,用舆论压力强奸压制民意,使反对势力无法兴风作浪,短期内无法阻挠招安大计。先笼络了吴用,利用他安抚了晁盖集团(生辰纲七星等)。再以兄弟义气及服从观念压制了李逵、鲁智深等强硬派,在联合卢俊义等招安派形成舆论压力,才最终促成了招安。基本处于和平解决


李密采取的便是火并的方式翟让派的方式,直接用无疑设鸿门宴武力解决。表面上火并的很成功,迅速控制了局势。实际上迅速丧失了部将信任,贾家楼四十六友核心程咬金、徐茂公等一下产生了戒心,对李密的信任度及政治幻想大打折扣。今天可以无故火并翟让派、下一个就是贾家楼四十六友。兔死狐悲,当然是辞职跳槽各谋出路了。内讧和互相残杀一般没啥好下场,无论表面做得多高明。


从其领导人指导思想来看,宋江和李密起义动机本身都缺乏革命性和斗争性。宋江只是把梁山当做暂时的栖身之地,等待招安及出头之日。将晁盖时代的聚义厅改为忠义堂便是其战略指导思想的真实体现。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其实这天指的是“赵宋王朝”,而不是“天道”。如果当年江州大赦有他的名字,他早就回归乡里当良民了。李密则明显有政治野心和称帝欲望。完全是为了乘乱世开创一番事业。投奔瓦岗后开始培植安插个人势力,以自己的名望和身份骗取农民阶级领导权,程咬金脱袍让位就是农民阶级政治幼稚的真实体现。有政治野心和称帝欲望没有错,但李密称王过早,且目光始终局限于东都洛阳,最终导致其贻误战机走向灭亡。


从其领导集团对待外来领导人的态度来看,都是一味迷信外来和尚会念经。晁盖火并王伦艰苦创业,提拔宋江为接班人,主持常务工作。眼见自己逐渐被架空,队伍逐渐变质,最终含恨而终,后悔不及。没有把握企业发展方向和战略指导思想的延续性。企业虽然发展壮大,却走上一条不归路。程咬金三斧定瓦岗,叩头拜大旗。翟让让位程咬金,笼络贾家楼四十六友,不计个人得失,一心为了队伍发展壮大。程咬金让位李密,也默默服从,对李密一些不当行径忍让顾全大局。对部下重新夺权的建议一笑置之,可谓一心为公,有自知之明。但李密这位“空降兵”新领导没有适应企业文化,没有经过企业严格的慎选和考核就委以大权。心术不正培植拉拢个人势力,组织八千近卫内军为私人武装,排挤打压老同志。最终导致新老领导层爆发权力斗争,人心离散走向瓦解。


从二者的发展战略及战略指导方针来看,也是各有千秋。梁山集团满足于八百里水泊天险,逍遥自在,不主动或长期夺占附近州城府县。主动出击的目的无非是兴师问罪报仇和打粮、除暴安良。这一切的前提是对方不得罪梁山。可以说采取了以梁山为革命根据地,积极防御,静观其变的军事战略。长期以来可谓攻无不取战无不胜,独霸一方。但比起河北田虎、淮西王庆、江南方腊在条件不成熟,敌对势力强大的基础上割据一方,攻城略寨,建号称王,主动扩张势力最终招致灭亡高明一些。李密的发展战略是立足瓦岗山为核心,金提关、金墉城等据点为犄角,以洛口仓、兴洛仓等大粮仓为依仗,进取东都洛阳,占据河南,伺机争霸天下。这个战略方针表面看稳扎稳打,不不进取,实际上执行起来没有考虑形势变化灵活调整。在四平山设伏,联合十八路反王劫杀隋炀帝杨广,因李元霸锤震十八国失败后,马上丧失了进取心。江都夺玉玺已经暴露其称帝亟不可待。其后怡误战机,顿兵洛阳坚城难以自拔,最终被拖垮,比起李自成三打洛阳灵活游击战略实在是逊色不少。以拥兵百万的实力,即令不南下江都擒获炀帝,也应联合各地的义军,彻底孤立两京,并防止李渊集团的发展,待瓜熟蒂落之时,再席卷二京,当是万全之策。但李密却以“十八国都盟主”自翊,一心一意只注视东都,无心它顾,想攻下东都,满足其称帝的欲望。因而,长期顿兵于坚城之下,使东都隋王朝进退自如,不断组织力量,与起义军抗衡,失掉了进一步发展壮大起义力量的宝贵战机。这既给了隋王朝以苟延残喘的机会;也为李渊、李世民集团的崛起铺平了道路,使其轻而易举地摘取了隋末农民大起义的胜利成果。对比之下朱元璋采纳“广积粮,缓称王”实在是千古良策。


归根结底,梁山集团和瓦岗集团主要领导人不同命运是取决于是否投对“明主”。李渊、李世民集团在十八国反王中无疑是“真命主”,瓦岗部将们也算找对了老板。应聘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跳槽不但要选对企业,也要选对老板或直接领导。李唐集团企业实力雄厚,背景深,目光长远,广纳贤才,和其他反王明显不在一个档次,尤其趁乱直取长安消灭秦王杨浩、宇文化及集团,夺取政治核心及正朔,其后挟天子以令诸侯,(拥立代王隋恭帝杨侑隋为傀儡),控制关中地区,其后由东向西,由南向北十几年父子两代剿灭各路割据势力统一中国。李密投唐却嫌官小又忘恩负义生了异心,最终身首异处。秦王李世民的个人魅力和求才若渴使瓦岗英雄重获新生。程咬金、秦琼阵前背叛王世充双投唐、徐茂公和魏征等人分别先后投唐,从秦王府一步一步走向权力中枢。唐初名将半数出瓦岗绝不是偶然的。乱世之中,就是一个良禽择木而息的过程,天下有能者居之,没有必要愚终。几易其主家常便饭,没有中央,何谈效忠。而宋江明显是个腐儒,盲目愚忠,死抱着腐朽的北宋王朝不放,幻想效忠于宋徽宗这“真命天子”。最终被蔡京等四大奸党迫害利用,中了驱虎吞狼之计。如果联合方腊等反王共谋天下,鹿死谁手也未可知。北宋朝廷企业是国有名牌垄断企业,起点高,身份高,但领导层昏庸腐化在走下坡路,被方腊等新兴民营企业弄得焦头烂额,逐渐被竞争中被淘汰。宋江非上这条破船,征北辽、平河北淮西江南义军,业绩斐然,但被四大奸党等中层领导篡取了胜利果实,最终被拆散瓦解,封几个弼马温就打发了。关键是求职观念问题,往往一个好领导比一个好企业更重要。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