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寇独占鼓浪屿的前前后后 .zt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6 88
导读:在厦门沦陷于日寇铁蹄之下七十周年的这个鼠年之夜想起日军独占鼓浪屿的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我不禁黯然神伤,内心隐隐作痛。 我最早接触有关史料是在多年前写作长篇报告文学《鼓浪世界》的时候。作为一个对厦门和鼓浪屿的过去了解非常有限的新厦门人,我惊讶地发现,日军出兵攻占鼓浪屿的1941年12月8日,正好是日本海军奇袭美国珍珠港,导致太平洋战争全面爆发的同一天。显然,这不是巧合,而是日寇长期策划的一个阴谋。 事实上,日寇窥伺鼓浪屿已经很久了。 有道是:贼总惦记着别人家的好东西。早在

在厦门沦陷于日寇铁蹄之下七十周年的这个鼠年之夜想起日军独占鼓浪屿的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我不禁黯然神伤,内心隐隐作痛。




我最早接触有关史料是在多年前写作长篇报告文学《鼓浪世界》的时候。作为一个对厦门和鼓浪屿的过去了解非常有限的新厦门人,我惊讶地发现,日军出兵攻占鼓浪屿的1941年12月8日,正好是日本海军奇袭美国珍珠港,导致太平洋战争全面爆发的同一天。显然,这不是巧合,而是日寇长期策划的一个阴谋。




事实上,日寇窥伺鼓浪屿已经很久了。


有道是:贼总惦记着别人家的好东西。早在1895年,在中日甲午战争中获得胜利的日本通过逼迫清政府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夺得台湾之后,就已经开始打起厦门和鼓浪屿的主意了,“希冀联接台湾声势”。他们先以低价强行收购鼓浪屿一处山坡作为日本人共同墓地,又于1899年1月24日由驻厦领事上野专一照会福建兴泉永道,要求“将厦门城外对鼓浪屿之火仔安、沙坡头及中间各该沿海一带背后至山顶之地方12万坪,又生屿及大屿内对鼓浪屿之沿海10万坪,共22万坪,作为专管租界”。




据当时的兴泉永道恽祖祁日后撰文记载:“时值甲午战后,澎台新割,日本挟方张之势,蓄蚕食之志,借口丙申年公立文凭之约,坚索在厦设立专管租界,划地至22万坪之多,其意欲囊括全岛也。”




看透日人野心的恽祖祁坚持只能先给一处,并派员前往现场丈量定界。上野专一很不甘心,过后又找到恽祖祁,强硬地说:“前要厦门鼓浪屿专界,今有改定地图送阅,我必须要!”并当面撒谎:“前管护道及骆厦防厅已经答应。”铁骨铮铮的兴泉永道恽祖祁当即拍案而起:“前管护道及骆厦防厅均在此,贵领事可问,本道只能凭上宪公文办事。若管护道及骆厦防厅不遵公文,我即禀参他。”上野专一见谎言被拆穿,连忙摆手说:“不必问,亦不必说了,与贵道商量目前办法就是了。”




曾“屡受德宗皇帝称善”的恽祖祁是个明白的官员,他非常清楚,在清政府对日处处避让的情况下,仅靠他个人的力量最终难以抵挡日本咄咄逼人的嚣张气焰,于是悄悄地把日本欲在厦鼓设立“专管租界”的消息透露给了美、英、德驻厦领事。果然,美国领事巴詹声当即找上门来:“美国坚决反对把厦门和鼓浪屿的一大片土地划给日本作租界。如果厦门可以设立租界,美国早就要了。”恽祖祁假意替日本人说话:“厦门地近台湾,日本往来台厦的商务繁多。”巴詹声严辞辩驳:“如日本借口厦门商务繁多,因厦门地近台湾,台厦有往来商务各节,则美欲执此说以请租界,托词于厦门及小吕宋(即菲律宾,当时为美国殖民地—引者注)之全岛商务,于说当较圆也。”巴詹声的意思,若日本以厦门地近台湾而索要专管租界,那么美国更有理由在厦门设立专管租界,因为“中国口岸唯厦门与小吕宋时常轮船来往,厦门人之在小吕宋者不止十余万,厦岛既与小吕宋全岛最近,则彼此往来商务能无阻碍,中美两国胥受其益。倘贵国计议可将鼓浪屿内日本未请之地作为美国租界,本领事自可禀由美国政府核议”,否则,“独允现时所议租界”,美国“不能视为和好与国所应办也”。




英、德两国领事也闻风而动。在巴詹声拜会恽祖祁的第二天,德国领事梅泽也向恽祖祁提出交涉,声言“厦门鼓浪屿是各国通商口岸,不能有租界”。英国领事甚至提出,鼓浪屿应由中国官厅派员会同各国领事征收捐税,设立巡捕。英国领事的这一无理要求,被恽祖祁当场拒绝。




那个时候,日本人还没有强大到可以无视美、英、德的存在,结果恽道台“以夷制夷”的策略收到了成效,日本暂时放弃了他们独占鼓浪屿的企图。令人寒心的是,这位力争国土主权少受损失的恽道台,后来竟因此被清政府开缺议处!




阴谋一时未能得逞并没有让日本人真正死心,他们时刻窥伺着时局的演变。


1900年,我国爆发了声势浩大的义和团运动,偏居东南一隅的厦门也出现了来自北方的义和团团员的身影和招募团员的布告。各国驻厦领事闻讯,顿时惊慌莫名,立即通知在厦门及周边地区活动的外国传教士集中到鼓浪屿避难。在厦相机行事的日本领事以为别国领事此时岌岌自危,无暇他顾,遂于 8月24日借口保护侨民,命令停泊在厦门港的日本“须磨”号、“筑波”号、“千早”号、“高千穗”号等战舰,立即派遣陆战队队员强行登陆厦门和鼓浪屿,日夜站岗巡逻,企图浑水摸鱼。




但是,急不可待的日本人这次又错估了形势。不堪其辱的中国驻胡里山炮台官兵首先作出回应:脱掉炮衣,将炮口对准鼓浪屿日本领事馆!英、美两国从自身利益考量,也坚决反对日本独占厦鼓,于是分别派出“爱西斯”号和“卡士登”号军舰来厦示威,警告日本不要一意孤行!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日本领事见势不妙,不得不下令撤兵。




时序进入了1937年。“七七”事变,中日绝交。同年8月,在厦日人及日本总领事馆灰溜溜地撤离厦门。但是,仅过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即1938年5月,日军便卷土重来,并于5月12日完全占领了厦门。随后,日本驻厦总领事馆重新在鼓浪屿开张。那个时候,鼓浪屿早已沦为各国的公共租界。但日本人独占鼓浪屿之心不死,他们公开扬言:“鼓浪屿租界潜藏抗日分子,中国游击队,支那特务机关,给予厦门皇军政治上军事上不少威胁。厦门居民,大多迁居鼓浪屿不肯回归,使皇军繁荣厦门工作,遭遇不少阻碍,欲排除厦门的威胁及繁荣厦门,必须占领鼓浪屿!”经过处心积虑的准备,终于在1939年5月11日,借口伪厦门治安维持会委员、伪商会会长洪立勋被暗杀于鼓浪屿龙头街,“基于保护的必要和自卫权的发动”,由日本海军司令宫田下令海军陆战队200人武装占领鼓浪屿,并贴出布告要“根绝不逞的匪徒”。于是,“数百中国青年在一夜间失踪,日台秘密警探布满全鼓,绑架暗杀,无所不为,宁静的岛屿变成恐怖世界”!(赵家欣:《鼓浪屿公共租界事件始末》)




与此同时,日本总领事内田五郎向鼓浪屿工部局董事长毛候士递交照会,以“鼓浪屿岛与福建大陆接近,容易成为抗日策动的据点”为借口,提出改组工部局的要求。背后有美、英、法领事撑腰的鼓浪屿工部局没有理会,反而要求日本从速撤兵。为了向日本人施加压力,英舰“谦德”号随带两艘驱逐舰,由怒勃尔大将率领,首先抵厦;美舰“达尔萨”号随之入港;法国也由远东舰队司令勒克中将自西贡乘旗舰“英德”号赶来。美国国务院为此发出通告:“美国陆战队登陆是因为工部局力量不足,秩序纷乱,有产生不法行为的危险。”日寇恼羞成怒,利用控制厦门的优势,一面封锁鼓浪屿与漳厦大陆的交通,企图使鼓浪屿居民因断绝粮食而不得不迁返厦门,一面指使日台浪人横行鼓岛,公然绑架劫掠,使岛上秩序纷乱不堪。尽管如此,美、英、法领事依然态度强硬,不与日本妥协。双方各执己见,僵局形成。




至9月3日,英、法正式对德国宣战,欧战全面爆发。于是,英、法陆战队撤下鼓浪屿,原来停泊在鼓浪屿海面的英、法军舰也突然驶离厦门港。日寇认为时机已到,加紧对鼓浪屿的封锁和捣乱。工部局勉力支撑月余,终于屈服,不得不与日寇签订包括“取缔反日行动”、“即时采用日本人为监督及警官部长”等内容的协定。日寇由此获得了对鼓浪屿的“半统治权”,勉强同意撤兵。




“半统治权”显然不能满足日寇独吞鼓浪屿的野心。但那时美、日还未交战,日寇有所忌惮,只好暂时强压着日益膨胀的欲望。




1941年12月8日零时,日本成功偷袭珍珠港内的美军,迫使美国对日宣战。驻厦日寇认为独占鼓浪屿的条件业已成熟,遂于当天下午派出海军陆战队,分别从龙头、内厝沃、田尾登陆,岛上所有的美、英、等国人全部被俘,成为日军的阶下囚。日本军官得意洋洋地宣布:“今天是大东亚圣战开始,大日本帝国对英、美、荷白魔宣战;皇军奉命占领鼓浪屿,一切敌对国人员,都成为俘虏。”




日寇独占鼓浪屿的黑暗时期开始了,日本警察特务残暴如虎狼,用柔道、摔打、拷刑、灌煤油、夹棍、香灸、火烙、狗咬等酷刑蹂躏厦门和鼓浪屿人民!他们的厄梦直至抗战胜利才醒过来!




走笔至此,我沉思良久。一个小小的鼓浪屿,能让日寇用几十年的时间去谋取,这实在太可怕了!难道他们的侵略欲望真与一种被学者称之为“岛国焦灼”的情结有关?




我们知道,日本位于亚洲东缘,四面临海,是世界上海岸线最长的国家。国土由北海道、本州、四国、九州四个大岛及3900多个小岛组成,通称日本列岛。有学者认为,这种被置于海天一角的特殊地理条件,肯定在大和民族的深层心理上布下了一道“岛国焦灼”——在暴烈的大海里,岛是不可靠的,而大陆固若金汤,且有着辽阔的空间。




在这股世代弥漫于列岛上下的根深蒂固的“岛国焦灼”中,侵略、扩张的欲望,便总在大和民族的血管里隐隐胀痛着。于是,它一次又一次地觊觎着与它隔着450英里大海、拥有辽阔土地的中国!据统计,明治维新以后,日本发动和参与了10场针对中国的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了深重的灾难,中华民族的生死存亡一直面临着日本军国主义的直接威胁。但是,日本却至今仍不肯向中国人民低头认罪、诚心忏悔!历史的经验值得记取。面对海龟一样趴在太平洋风涛里的日本,我们必须时刻保持高度警惕,否则,很难说历史悲剧不会再重演!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