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初期艰难的剿匪历程

沉默的麻雀 收藏 2 4264
导读:转自西陆论坛 作者:marscloud 说起剿匪,不得不从四川成都的一个小镇龙潭寺说起。1950年2月5日,成都还处在严寒之中,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七八师政治部主任朱向璃及一个警卫班在前往成都开会夜宿离成都十公里的小镇龙潭寺时被土匪抓住之后,由于朱向璃义正言辞的拒绝土匪提出的各种不合理要求并大声谴责其蒙皮群众、滥杀无辜的土匪行径之后被土匪们残忍的杀害了。正是这桩惨案引发了中央对全国匪患的重视,也是在这起惨案之后全国各地就开始出现大规模的土匪暴动。 当朱向璃主任被俘之后该师五三三团三营前往营救

转自西陆论坛 作者:marscloud


说起剿匪,不得不从四川成都的一个小镇龙潭寺说起。1950年2月5日,成都还处在严寒之中,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七八师政治部主任朱向璃及一个警卫班在前往成都开会夜宿离成都十公里的小镇龙潭寺时被土匪抓住之后,由于朱向璃义正言辞的拒绝土匪提出的各种不合理要求并大声谴责其蒙皮群众、滥杀无辜的土匪行径之后被土匪们残忍的杀害了。正是这桩惨案引发了中央对全国匪患的重视,也是在这起惨案之后全国各地就开始出现大规模的土匪暴动。


当朱向璃主任被俘之后该师五三三团三营前往营救时,被上万土匪围攻。晚上得知情况后的川西军区参谋长邓世君带领成都市内的卫戍区所属的一七九师五三六、五三七两个团火速赶往龙潭寺救援。经过两个小时的急行军,晚上八时半左右,在部队离龙潭寺还有十几里路时,便远远看到龙潭寺周围满山遍野都是星星点点的火把,满耳都是鼎沸的喧嚣声和各种嘈杂的枪声。纵然邓世君戎马几十年也被这场面吓懵了,他先后派出两个侦察排前往侦查都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回来。黎明时分,五三六团准备以一个营强行向前推进营救里面被困了一天的一七八师五三三团三营。可是全营刚到达龙潭寺背面一里多地的时候就已经陷入了如一片海洋般嘈杂的枪声、呐喊声和弹雨之中了。转眼间全营就懵懵懂懂的牺牲了几十个同志,营长郭晋年也两处负伤,全营就被压在了一道梁子之前不能动弹。当邓世君在后面通过步话机了解到郭晋年的情况之后将话筒一甩气得直跺脚骂娘。暴跳如雷的邓世君参谋长马上命令炮连对着人群狠狠地轰。当天亮过后部队开上去时满山遍野的土匪顷刻间如潮水般散了。


据资料记载:朱向璃主任及警卫班共九人的尸体被排在了镇子西头的一口水井旁。每个人身上的衣服都被剥得精光的,九个人中除了警卫班副班长何福毛一人身上为枪伤,其他一律都是绳子绑了后用大刀砍死的,其中有的被砍去了双手、双脚,有的被割掉了生殖器,有的肚子被刨开,肠子全都流到了地上,血水从井台上一直流到了旁边的一条污水沟里,其状是令人惨不忍睹。朱向璃主任的头,被用刀割了下来,并用一根绳子从两个眼睛之间穿了过去,高高的悬在水井旁边的一棵大树叉上,他的舌头在死前被土匪哥去了,两个眼睛也被土匪挖走了······大树干上贴着一张白纸,上面写着"这就是***的下场!"


2月初,兰州南北两股土匪近万人,声言要夹攻兰州。


二月,新疆的一个国民党降师杀害我军分配到该师的几十名部队政工干部后携带我军发放的军饷、物资叛逃为匪。


二月下旬,贵阳的几千土匪包围了贵州大学,并抓去了我几十名学生。几天以后上万名土匪再次将花溪包围。


二月下旬,大年三十的前一天,江苏省安丰、兴化一代十几个乡被土匪洗劫,并攻打了乡公所,杀光了乡公所人员。


从二月六日到二月十三日,据不完全的资料统计,就在这仅仅八天的时间里,全国各地被土匪包围并受到的地、市包括省城共有二十多个,其中川北军区机关所在地的南充市和贵阳军分区所在的贵州花溪市遭土匪洗劫(个人估计应该是城被土匪攻破了,才会被洗劫,如段末将会提到的:在土匪的大规模围攻之下我驻军和地方武装政权最后被迫撤出),土匪先后掳去当时的贵阳农学院、贵州大学的学生共九十多名。南充市内的大部分民房,包括当时刚成立不久,由胡耀邦同志担任第一书记的川北地区行署机关的办公大楼,也全部被土匪所烧毁。在全国广大的农村,被土匪洗劫和捣毁的区、乡政权几乎占了全国总数的三分之一,被土匪杀害的我各级地方干部、工作人员、征粮工作队队员、解放军干部、战士达一万余人。全国各地共有三十四座县城,包括当时西南军区所属的崇庆、温江、郫县、简阳、金堂、邛崃;西北军区所属的平凉、大通、门源、临夏、康县;中南军区所属的灌县、兴县、南县;华东军区所属的屏南、永安、三元、古田、金寨等,皆因在土匪的大规模围攻之下,我驻军和地方武装政权最后被迫撤出。


中南海,各地军区发来的关于各地匪情的电报在毛泽东皱着眉头看了之后马上批示。1950年3月16日,一份由军委起草的有关全国各地剿匪作战的初步部署和意见,和一份面向全党全军全国人民的关于坚决剿灭和镇压这场罕见的大规模匪患的号召书。接着中央、中央军委向全党、全军、全国发布了"剿灭土匪,建立革命新秩序"的知识,指出"必须明确:剿灭土匪,是当前全国革命斗争不可超越的一个重要阶段,是建立和恢复我各级地方人民政权,以及开展其他一切工作的必要前提,是彻底消灭蒋介石和国民党在大陆的残余武装,迅速恢复革命新秩序的保证。不剿灭土匪,各地人民政权就不能建立,土改无法完成,广大的贫苦农民就不能真正翻身,各地的救灾和其他一切工作都将根本无法进行。"


自此,一场空前的、长达三年多的剿匪斗争,在全国各地如火如荼的展开了。


在这三年剿匪的时间里,第一年(1950年)我军几乎是处于被动地位,经常挨打、派出去剿匪的部队经常整排、整连、整营、甚至整团地被土匪吃掉。据当时贵州军区的领导回忆"实际上,在贵州匪情最严重的时候,除了贵阳城,全省极少数的几个核心地区、以及几条我们拼命控制的交通线外,全省大部分地区都以控制在土匪手里,我贵州境内所有部队,被迫全部退缩到贵阳和仅有的一些中心城市坚守,抗匪袭击,已根本无力再顾及其他" 。


1950年三月二十三日,这一天贵州军区传达了17日召开的西南军区关于剿匪作战会议的有关精神,并宣布由于无法控制,我军从贵州的二十三个县城撤离。并将所撤离的部队重新整编、调配,修筑碉堡抗击土匪。在我军匆忙撤离那二十三个县城之后,我未来得及转移的很多干部以及很多积极向解放军、人民政府靠拢、提供情报和帮助的进步群众被土匪残忍的杀害。在解放军修筑碉堡的时候数次被土匪袭击、而我守、筑碉堡的解放军官兵也数次被土匪杀光。在三月二十七日的贵州军区会议上贵州军区司令员杨勇说"贵州的匪情,目前已经到了无法容忍的严重地步,到了我们现在都无法收拾的这个局面自二月初土匪在各地纷纷开始大规模武装暴乱以来,现贵州全境土匪已发展到百万余人、三千七百余股,遍及全省所有的县、区、乡,全省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各级地方政权被其捣毁、夺占。前不久,四十七师一四一团两个营包括团部被土匪包围在水城,最后包括团领导在内几乎全部被土匪打光了" 。


由以上可见当时贵州匪患之严重,这种令部队头痛、令党中央愤怒、令国内外震惊的一些地方匪进我退、匪攻我守的情况直到1951年初才开始有了转变。


1951年二月二十二日,毛泽东在中央人民政府和政务院尚未作出在全国范围内大杀一批匪首和恶霸的决定之前,就亲自起草了一份电报并发向了全国各地军事主官,下达了向匪首、恶霸、特务开杀的命令。很快,在得到毛主席和党中央的"杀匪执照"之后,各地省委、军区马上抓了一批匪首、恶霸、特务并枪毙游街,其效果相当不错。形成文件后的中央"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以政务院总理周恩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沈钧儒的名义正式在全国颁布了。


据1952年底,总参作战部一份绝密的"三年来全国剿匪作战做要战绩表"的统计,从1950年初土匪在全国各地发起大规模武装暴乱开始,到1952年底,整个大陆匪患基本平息,在全国各地,华东军区歼灭土匪二十四万六千一百七十五人,缴获各种长短枪十二万六千四百零九支,各种土制火炮五百八十五门;中南军区消灭土匪一百一十五万,缴获各种长短枪七十一万六百零九支,各种自制火炮五千二百七十八门;西南军区消灭土匪一百一十六万一千八百八十二人,缴获各类长短枪五十八万二千八百三十七支,各种自制火炮一千二百三十五门;西北军区消灭土匪九万零九百人,缴获各类长短枪三万两千八百一十三支,各种自制火炮三百七十六门······这三年中,全国总计触动人民解放军正规部队六个兵团,四十个整军,达一百三十九个师的兵力,另外还有两个旅,十二个独立团,共消灭土匪二百七十万人,缴获各类长短枪一百四十多万支,各类自制火炮七千多门。


在这残酷的三年剿匪战争中,我英勇的人民解放指战员军和无私的广大干部群众作为这三年的剿匪斗争出了巨大的贡献和牺牲,才换来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在此,向在剿匪战争中牺牲的无数革命先烈致敬!




有错别字等现象属原文转载

本文内容于 2008-9-29 1:08:45 被沉默的麻雀编辑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