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二季 大国崛起 第一百二十八节 五号特工组1

wuyanlai 收藏 22 148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size][/URL] [内容简介] 民国三十年(1941)四月十日 陕北延安 七十八集团军留守处 韦维尔将军的与威廉爵士谈话的主要内容在买买提收到情报后的半个小时便摆在了武太行将军的面前。对于这份情报武太行将军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意外,毕竟由于他的意外闯入这个世界的历史走向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现在的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02.html



民国三十年(1941)四月十日 陕北延安 七十八集团军留守处


韦维尔将军的与威廉爵士谈话的主要内容在买买提收到情报后的半个小时便摆在了武太行将军的面前。对于这份情报武太行将军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意外,毕竟由于他的意外闯入这个世界的历史走向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现在的这点事情却是算不得什么,况且以目前隆美尔手中的实力想要一口吃掉它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不过是无太行在看到马云飞这个名字的时候多少的停顿了一下。


马云飞?这个马云飞是不是那个马云飞呢?可是这个家伙什么时候跑到了自己的手下了呢?


……


时间回到不知道多久之前,那个时候张思齐同志还在上海打理旺德福商行的时候。


民国二十九年(1940)十二月初,刚刚恢复发行不久的上海《申报》发出广告,说武太行将军的七十八集团军下属的工厂在外滩开店了,在上海法租界的一幢豪华别墅里,欧阳剑平正在阅读着报纸。中国人造的汽车,摩托车,无线电,还有世界上绝无仅有的青霉素……一抹自豪的微笑浮起在她的脸上。李智博从室内酒吧端着一杯咖啡走进客厅,看见在读着报纸的欧阳剑平,于是问道:“大姐,看什么呢?这么高兴?”


“哦,智博啊,报纸上说,一家名为旺德福商行的商号在外滩开张了,那里卖的东西都是中国人自己生产的。”欧阳剑平微笑着说道。


“哦,就是七十八集团军的那个张思齐吧?”李智博脱口说道。


“嗯?你看了?”欧阳剑平没有想到这个李智博会有闲情看报纸。


“早看了,那个张思齐,我曾经看过他在学刊上发表的论文,他实在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啊,回国了,我们又多了一个人才啊……”李智博感慨道。


“没想到共产党最近几年,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奇迹量产地……”欧阳剑平回应道。


“不管怎么说这共产党也是咱们中国的,他们做的都是好事。”


“没错啊,想来抗战前党国对他们的态度,实在有些不公啊!”


欧阳剑平和李智博就是军统驻上海“五号特工组”的领军人物。五号特工组由高级特工欧阳剑平,工程师李智博,电讯与破译专家高寒,“千面王子”马云飞和飞行员兼高级盗贼何坚共同组成,是军统抗战时期在上海最有力的一支间谍力量,当年在我军与小鬼子抗争保卫大上海的时候,他们就曾经赴汤蹈火,为光复上海立下了汗马功劳。


最近,由于上海光复,由于种种原因,军统的一部分人开始卸磨杀驴,对他们爱理不理,以至于这么卓越的一支力量,一直在惨淡度日。出于信念和其他种种方面的原因,他们对伸出手来的中统和青帮都委婉的回绝了。然而,这都主要是因为他们的老大,欧阳剑平,就是上海地下党党员,最近,她一直在寻觅着将这个组的人感化到中共一边去。不过,虽然他们都是坚定的民族分子,但是,李智博是无党派人士,而何坚,马云飞,高寒都是国民党的人,这个任务,似乎很棘手。当欧阳剑平看到这则广告,她心中不免有些涟漪,有某种直觉,似乎,这一次有机会达到这个目的。


有一天下午,通过暗语约见了上海商会总会长罗进的上海新光银行经理欧阳剑平来到了罗进的办公室。“欧阳经理,来了啊?”罗进笑呵呵的请欧阳剑平坐下,罗进的秘书知趣的把门带上出去了,在外面马上与技术人员采取了反窃听措施,确保罗进和欧阳剑平谈话的安全。


“罗会长,据说老家来人开店了?”欧阳剑平自顾自的点燃了一支香烟后说道。


“是的,带队的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年轻小伙子啊。”罗进一想起张思奇便忍不住地称赞起来。


“白兔,我一直在思考,五号特工组现在已经成了军统的弃子,如果能够感化他们为老家效力,那我们的力量就强了不少,您说呢?”


“确实是这样,不过,这个可能很棘手。”收编军统最顶级的特工?这对于上海的地下党组织来说确实是一件十分具有挑战性的事情。


“马云飞已经开始动摇。毕竟,他父母都是中共烈士,他母亲惨死在白色恐怖中,他父亲死在汉奸手中。”欧阳剑平喃喃地说道。


“那他都知道这些事情吗?”罗进连忙问道。


“最近知道了,为了稳定他的情绪,我都没和他说起这些。”


“好,这样的话,我想,我们可以想想办法。张思齐的到来,给了我们上海不小的震动,而且他最近还被日本人暗杀了一次,我想,这些都是我们感化五号特工组的某些条件,关键是我们如何利用。”


“白兔,您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


……


晚饭的时候,李智博烤好了香喷喷的牛排,大家围在桌子上吃着饭,气氛很温馨。


“各位,”欧阳剑平发话了,“最近有一家新商行开张了,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吧?”


“知道,怎么不知道?”马云飞最近精神还有点萎靡,没有从父亲的亡故和信仰的动摇中解脱出来。


“罗进会长邀请我们到百乐门大酒店和延安来的人一起吃顿饭,和他们交个朋友,大家看如何啊?”欧阳剑平一边喝着红酒一边毫不经意的说道。


“这是延安来的人在和我们打通关节,不过,罗会长邀请了,我们还是去的好。”李智博擦了擦嘴,说道。他是这个组的老大哥,他的话很有分量。在抗战时期,罗会长为了支援五号,出钱出力,五号对这个罗会长的印象向来不错。


“那就这么定了吧,明天中午,我们在百乐门吃饭。”欧阳剑平道


“好!”何坚高兴的举起了手中的刀叉,高寒白了他一眼,而马云飞则自顾自的消灭着盘子中的牛排。


……


第二天中午 上海百乐门大酒店


张思齐 罗进 吴耀祖 五号特工组成员


众人坐在了豪华包间里,由于彼此的陌生,一时居然找不到话题。罗进来头最大,他开了腔:“诸位,今天鄙人做东,请大家来吃顿饭,为的就是让各方的朋友,给我们自己的实业捧一个场。大家知道,我们中国人,已经被洋人踩在脚下许多年了,为了自强,为了自立,在延安的毛先生,武将军他们勒紧裤带,造出了我们的汽车和药品,这首先就是我们国人的骄傲。买办,汉奸他们看热闹,还砸场子,但是,我们自己的同胞还是要念血浓于水,希望在座的诸位,都帮助一把,让我们国人团结起来,有朝一日,扬眉吐气!”


话已经说得够清楚了,李智博接话了,“罗会长,承蒙您的错爱,我们今天在一起共进午餐,国人有了汽车,药品,这些我们都看到了,而且,这些东西的质量,在上海滩都有口皆碑,说道帮助,我们自然义不容辞。”他明摆着把话说得很明确了,“不过,刚听说,有人还砸场子,这话,如何理解?”


罗进喝了口茶,说道:“前几天,我们的张思奇先生在外面散步的时候,就遇到几个东洋忍者的袭击,好在有人相助,不然,我们这位张老板就……”


“妈的!!”只听见一声碎裂声,一个茶杯在马云飞手中捏碎。


张思齐一看见这个样子,马上递过一支雪茄给马云飞,说:“这位朋友,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我只是在这里图个发财。”


“发财?你连命都不保,还图发财?”马云飞点着了雪茄,恨恨的说,“小鬼子,爷爷要给你们点颜色瞧瞧了。”


此时,在酒店一间密室中的福田纠夫正在窃听包间里的谈话,他一边听,一边在心中暗骂侄子福田正信的鲁莽。然而他又不能对福田正信采取什么手段,他大哥福田哲夫由于早期的乱搞,结婚之后就一直阳痿,什么药都吃遍了,可是还没有好转,不得已,他们家只有两个儿子,只有让福田纠夫上了他的嫂子,生下了正信这个崽子来传代。这也就是纠夫一直把正信看得比自己的女儿更加重的主要原因。此时有人窃听,罗进和欧阳剑平心知肚明,不过,他们两人就是为了演戏给马云飞和福田纠夫看的。


“罗会长,欧阳经理,”张思齐发话了,“这些事情,都是在预料之外的,承蒙各位朋友萍水相逢,给思齐道一句辛苦,思齐就感激不尽了,思齐不敢劳烦各位。”张思齐按照罗进的说法演戏。


“你废话完了没有?你缩头,我们可不缩头,小鬼子欠我的,欠我们中国人的,没完!!”马云飞恶狠狠的说着。


“马云飞!!”李智博面带愠色的说到,转而向张思齐说到,“云飞兄最近心情不好,张厂长见谅。”


张思齐笑笑,递过去一支雪茄给李智博,李智博给面子的接过抽了起来,罗进看到火候到了,连忙起身,对着外面的侍待叫到:“怎么还不上菜?”


……


放下耳机的福田纠夫急匆匆的跑到书房,给它的侄子(其实是儿子)福田正信打了电话,把它叫了过来又狠狠的骂了一顿,生怕他又有什么出格。


这不骂还好,一骂,把福田正信彻底给骂毛了,他实在想不通这个从小到大一直宠着他的叔叔为何突然变得如此不可理喻,小时候,他把叔叔的女儿福田栀子给开了苞,叔叔都只是一笑了之,反而责令栀子以后要好好服饰正信。这一次,福田正信他又有小动作了。他认识几个黑龙会的高层的朋友,这个,是他叔叔不知道的。


一封经过高级加密的密函,飞向了日本北海道某个深山的修炼道场中。


……


这天夜里,五号特工组又开始了例行的会议。


“各位,小鬼子胆子确实不小,刚被武太行将军打了个屁滚尿流,武太行的心头肉来上海开商号,他们居然敢暗杀!!”欧阳剑平奠定了会议的基调。


“把他们全宰了!!”马云飞恶狠狠的说到。


“他们是共产党的人,与我们……”思维缜密的高寒思考着。


“共产党怎么了?我爹我妈都是共产党,罗会长听说也是共产党,他帮我们时出的力,难道都喂狗了?”马云飞对高寒的言论十分不满,于是对这个昔日的情人恶语相向。


“你!!”说着,脾气暴躁的高寒几乎要和马云飞动起手来了。


“好了好了,你们小两口别在这里打架,我只想听听大家的看法,罗会长在吃饭的时候已经放出了口风,要我们帮衬着张思齐,我们要如何做?”欧阳剑平马上出来打圆场。


“张思齐这个朋友,我认为他值得交。”在宴席上和张思齐促膝畅谈之后,李智博对这位年轻的厂长赞赏有加。


“好了,既然大家都这么说的话,我们就做了这个顺水人情了吧,以后他有什么事情,我们都帮他一把。”欧阳剑平总结道。何坚在一旁自顾自的抽着雪茄,这决策的事情,和他关系不大。


……


一周后,一艘从日本本土开往上海的轮船靠岸了,在下船的人流中,有五个不起眼的人快步的走下来。他们就是黑龙会的五大顶尖高手:龟头正鸿,忍术高手,精通机械和电子;渡口栾纶,忍术高手,对制毒和解毒有相当高的造诣;井上佐艾,精于化妆,跟踪,盗窃,刑讯;小泉一郎,合气道高手,堪称神射手的狙击手,爆破专家;野原新之助,情场高手,善于通过女人套取情报,在土肥原贤二的间谍机构中受过系统训练。他们五人操着流利的上海话,一下船,就上了福田正信来接他们的轿车上。这一举动自然没有逃过七十八集团军情报部门的眼睛,为了保护张思齐这个宝贝的安全,武太行将军特地叫情报处长李威少将派了几名精干的特工和武林高手秘密潜入上海,都到了罗进门下报到,由罗进统一指挥,暗中保护张思齐和旺德福商行的安全。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