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识爱情它是一抹纯白,白的让人晃眼,却能使人怦然心动。

从来不知爱情为何物的我,混混沌沌的进入大学,我试图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爱,但内向腼腆的性格使我踌躇不前。

直到那一次,那堂课迟到的她坐在我旁边,我斜瞥了一眼,那是一抹纯白,我眯缝着的双眼不觉有点晕,我觉得我的脸在发烧,

我的双手试着自然而不自然的去揉搓脸颊,我告诉自己要冷静,我听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我急忙抽回一只手试图拍打胸前,

只是一霎那的事情似乎对我来说是终生难忘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记得军训时我们一群男孩曾偷偷打量同样和我们一样稚嫩的那群女孩,在整整一簇军绿色的风景中很难找出属于自己的专属“色调”。

对于整个大学生活阶段军训是短暂的,当军绿色逐渐褪去代之以色彩斑斓的各类鲜活色调,这种变化看的腼腆内向的我有些许眼晕,


而其他的男孩、女孩们有的慢慢找到属于自己的另一半。

我开始有些不知所措时,我的她送我那份特殊的色调决定让我选择追求我的另一半。


男孩们为了自己的已经成为或者即将成为的另一半开始变得兴奋,男生宿舍遂变成了一个演讲会场或许更像一个竞技场,

大家都在谈论和吹嘘自己是如何选择或将如何追求与其匹配的“色调”。

我更多的是倾听,偶尔插上一句,我在不断试问自己那抹纯白是否属于我?

一波一波的思潮不断向我的大脑冲击,我也想在众人面前大胆的说出将要追求的那个她,

只是那种对爱时常紧闭的胸怀使我不能直抒胸臆,淡淡的说那个女孩她很特别。

那群男孩很兴奋互相鼓励着甚至想出提酒助兴,我们一起10块、5块的往桌上凑着,大概差不多的钱换来足够的啤酒和白酒,

于是我们山呼友谊万岁,尽情豪饮,为了美丽的大学生活,为了那藏在心中的另一半。

那一晚我们很多人都醉了,醉的一塌糊涂,但我们所有的人都很快乐,即使有些人醉的流泪,我虽没有眼泪但我知道那泪是喜极而泣。


之后的周末舞会,山呼友谊万岁后的兄弟们相约一起到了学校广场边的圆形舞场,

互相打着掩护各自寻觅五彩斑斓的霓虹灯中属于自己的那份独特色调。

我被一个死党簇拥到她面前,面对陌生的我她有些失态,微微向后退了一小步,

而我这一刻却像电击了一般向前一大步,粗着嗓子假扮绅士似的伸出手邀她步入舞池,最终她没有回绝我。

进入舞池我艰难的挪着脚步,我能感到她的手心在出汗,

而我的舞步也随着心跳不觉散乱,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我只觉得我在诉说她却是一个好的听众。

舞曲的节奏开始变快,我们相互对视,不知谁先迈的脚步很协调的同步走出舞池,

我们顺着校门侧的一条小路慢慢向前,我试着控制大脑以助我逐渐冷静,只是那抹纯白在不断侵袭我,

侵袭我那最后的思维防线。在不经意间我一次次触碰她的小手,试探着去握住并想去贪婪的攥紧它,

直到握住时才发现是一个同样攥紧的小拳头,我试着不经意的斜瞥了她一眼,

我看到那一抹纯白飘上几缕红霞。

那时我知道了爱情的“色调”不是单一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那次舞会之后她好像察觉到我的异样,开始有意无意的回避我。

我呢!开始有些懊悔,自己的思维为什么经不起捶打。

我长告诉自己,人不要轻言放弃,并且我很喜好那种特殊的“色调”,我不断告诉自己那是属于我的,于是我又去积极追求。


我开始偷偷增加与她偶然碰面的机会,虽然她仍然有些回避似的闪身离开,但我没有放弃,我知道那是属于我的主“色调”。

我抛弃了令人讨厌的追求方式,我开始不断的在各种场合表现自己,在课堂辩述时我积极发言提出独到见解,在辩论会上我一鸣惊人,我知道她会逐渐认识我的优点、长处。


一切都归于平静,春风开始拂面,我还没有收获我的爱情。

我心情苦涩的揣着那抹白色在教室啃书,直到我的主色调飘曳似的到我身边,

我诧异的抬头第一次与她目光直视,她在教室众人的注目中拉起我的手,当众人齐刷刷的眼睛盯着我两时,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以飞奔出教室,在阳台转身向我,她淡淡对我说:“你可以做我的另一半吗?”


我身子一愣,思维霎时停滞片刻,我傻傻的摇头,又很兴奋的点头。


她有点茫然的看着我,问:“你不同意?”


“不,我….我…同意,我很高兴,呵呵…..呵呵。”


我失态的执起她的双手,大胆而痴情的望着属于我的那缀着红霞的一抹纯白。


仅以此文献给我最爱的呵呵猫女,希望我可以娶到她

本文内容于 2008-10-10 9:19:51 被路易十四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