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在部队的日子 (转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部队中的绝大多数人并不想混日子,但部队确实很难给这些年轻人提供足够的发展平


台和前行机遇。于是一旦条件成熟,比如地方转业安置政策稍好(这两年由于退役官兵不


断上访,地方安置复转军人状况稍有好转),这些人会雪崩脱下军装涌入地方,也许很多


网友会骂这些人,说这些人打起仗来肯定是卖国贼,但一旦自己真正进了部队,就什么都


明白了。身在其中,才能明白深层次的问题。




我曾看见很多从地方大学直接入伍提干的帅哥靓妹们(靓妹大多不靓,但傲气十足的


象傻瓜,而且关系来头不小,进部队的头一天就被一帮老兵们彻底看扁了),入军营三个


月后就后悔不已,因为算盘打得太精了,盘算着几年调一职、工资拿多少、何时分住房、


怎么捞肥差,可是工资与期望值相差太大,奖金无有,就医困难(部队视小病为无病、大


小病为小病,实行封闭式管理而严格控制人员外出),与基层官兵一同住在满是臭脚味的


拥挤房间里,成天不是摸爬滚打的训练,就是经年累月的学习,然后就是封闭于部队不能


自由,日复一日,极其枯燥。




部队是要有吃亏是福的心理的,需要经年累月方能收功,但那些急功近利的大学生们


大多适应不了,尤其是部队封闭式的严格管理,对他们来说自由全无、民主全无,于是有


人只三个月就打主意要转业,以为部队是菜园门子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这些怀着功利


目的的人日后往往两极分化,只有一小部分能安心留下来,这种人在入伍当初大多功利目


的稍微淡薄且能吃得大苦、耐得大劳,大多来自贫苦家庭,更多的富贵人家的子弟,有被


女友拉着私逃的(大多被抓了回来)、有到处惹事生非要求转业的,笑话闹了不少。




这可是与当初总政引进人才的初衷大相径庭,那些一心只想拉关系、捞钱财的政工干事们


,最终引进了一帮部队适应不了他们、他们也适应不了部队的“高素质人才”来,最终这


些人要么是进了政治机关(干不了军事机关和基层管理的活),要么就是天天闹转业开路


。说到底,现在的很多高素质人才需要高薪吸引,不然你也吸引不了几个象样的人才,能


吸引得了一时,也留不住长久,可部队目前的薪金水平又达不到这个要求。现在的情况基


本是“武大郎开店、高人莫来”,有时候看到很多没钱没关系的地方大学生积极要求入伍


,可真正想进来献身国防的却进不来,我很惋惜;可又看到那些有钱有关系想到部队找门


路的人轻松就进来了,进来了却不安心工作,我替他们感到悲哀。




我以前在连队时,经常跟大家讲一个笑话:某值班排长问连长,今天上午干什么?连


长答曰:搬砖。于是排长带着全连官兵把一堆砖从这里搬到那里。下午排长又问连长干什


么,连长答曰:还是搬砖。排长蒙了,砖已搬过去了,难道还要再搬回来。连长笑道:你


小子终于开窍了,快出师了,不把砖搬来搬去,折腾的一帮火气旺的小伙子没力气、没空


闲,难道让他们闲来无事胡思乱想,那样的话什么想家、装病、闹情绪、喝酒打架等消极


现象都出来了,入党、考学、转士官这种敏感的事也不好摆平了。




刚出军校大门时,我曾对很多基层部队的做法大为反感,尤其是一些土政策、土规定


,但在连队日久,日复一日后,终于有了更深的认识。过去打仗时,不用连长招呼,就会


有N个董存瑞主动站出来,要求炸掉阻挡前行的碉堡。但换了现在,谁都是爹娘生养了十


八年的,都是生于功利激扬的士农工商社会,而且都是一个孩子,很多单亲家庭更是可怜


,自个报销了,上面的父母无人供养,尤其是那些农村来的丧父失母的孩子。但国家怎么


对待这些人,79年是五百元,当时物价只能买头猪,现在抚恤金是两万,大概能买十头


猪,《高山下的花环》中的梁山喜烈士在遗书中仍不忘告诉妻子卖掉家里的几头猪,为何


,生前欠下的债不能一死了之,穷死也不能穷掉人格。




前几年中央提倡搞“以劳养武”,要军队勒紧裤腰带,支援地方经济建设,但是军费


缺口怎么办,鼓励军队从事生产经营搞创收。我所在的团队虽然是快反部队,严格来说不


鼓励搞经济创收,但因部队确实很穷,官兵福利微薄,很多官兵的家属没有工作,一个月


就凭着几百大元的收入要养活全家三口,根本顾不上上面的两对父母(自个家的和媳妇家


的),所以上面基本对这种事也是默认,睁只眼闭只眼过去算了,因为都不容易。




我们团也搞过利用司机复训的机会替地方拉粮食的事(其实赚来的大多数钱还是个人


中饱私囊了),但是拉得太多,原本载重五吨的车拉了十五吨,车的重心太高,一天要跑


两趟,紧张得只能买两个烧饼在车上哄饱肚子。我们的司机兵们在高速路上来回闪避,可


实在是太困了,于是车翻了,油箱起火爆炸,一下死了三个哥们,有两个是趴在车窗上烧


死的,另外一个爬出来满地打滚,身上的肉沾得到处都是,最终没有活到第二天日出。






这些牺牲战士的家属们来了,哭得整个部队大院震天动地,因为算是训练事故,虽评


不上烈士,好歹算是因公牺牲,按当时的抚恤金有一万多块,部队发动大家捐了款,每个


人凑了不到三万块钱打发了。从这件事,我算是真正体会到了生命的意义和价值。如果让


我当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将军,我绝对不会干,军人首先还是人,人不能泯灭了人性,做出


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来,不能用战士的血来染红自己的顶戴花羚,不能用战士的汗来为自


己谋私利。




现在要真打起仗来,前面有个碉堡挡路,于是连长招呼某战士:你去给我炸掉它。可


战士会说:连长你怎么不去,我要报销了,谁来养老娘。董存瑞人死如吹灯,何计生前生


后事。但你不能埋怨我们这些战士不尽力、不甘愿牺牲,时代不同了,环境不同了,他们


都很可爱,讲的都是真话、实话。这种事情换了来谁都一样,很多不以为然的人真正临到


自个头上,还不知道怎么尿裤子。我曾给地方大学生军训过,虽然我也曾是大学生,不过


是军校的而已,但我实在瞧不起这些人,很多人打耙居然一枪没放,害得我们擦枪时都要


拉枪栓检查,害怕走火,这比我们那些学历低的战士们差太远。




当年阿富汗战争时,阿富汗游击队抓住苏军俘虏后并不杀掉,而是用弯刀砍掉双腿,


然后糊上一把草木灰来止血,放你回去,是仁慈吗?不是,阿富汗人很了解苏联政府,知


道他们回去不会有好下场,很多人后来坐着轮椅天天到政府门前要饭吃。阿富汗战争到后


期时,苏军已占据绝对优势,但还是撤军了,拖不起了,因为苏联大妈们以前拼命为国家


生孩子,很多因此获得英雄勋章,结果发现孩子都成炮灰了,纷纷跑到前线拉孩子当逃兵


。当时进入阿富汗只有几条公路,这边去的是新兵,那边拉回来的都是棺材和断腿的伤兵


,士气极端低落,当逃兵的很多,伤兵回去每天上访闹事,苏联实在受不了,只好撤军了





前段一个帖子里讲越战时,越南军人过来抢尸体,结果被中国军人炮击打死,甚至越


军女护士的大腿被炸得挂在树上的事,很多网友觉得很开心。我当时看了很寒心,如果是


我,我不会让打,都不容易。这个事情在中越轮战初期有,后来就没有了,因为他们抢尸


体,我们也抢自己人的,后来双方默契,都不打这种抢尸体的兵,战争相持到了最后,有


些潜规则就会成形。听越战老兵讲,南疆高温天气,人用不了两天就会完全烂掉,去扛尸


体又太重,因为扛死人比活人要重得多,只好把松乎乎的肉扒掉,最后扛副骨头回去,算


是对阵亡官兵家属有个交待。敌我双方曾经为这种抢尸体的事情打红了眼,后来终于明白


了,再也没有打这种扛白骨飞奔回家的。




听我父亲讲,跟越南人打完了仗,参加追悼会,一个连好好的大活人没有几个了,不


死即残,骨灰盒黑压压的一片,每个活人要负责好几个阵亡官兵的家属接待。碰到家属来


部队时就抓一点,往骨灰盒里一放,其实都是好几十个阵亡官兵一起烧的,根本分不清谁


是谁的。我奶奶来的时候,部队给戴上大红花,她还以为很光荣,我父亲看见后赶紧让摘


掉了,很多跟他一同入伍的战友都牺牲了,父母哭得死去活来,自己能活下来就不错了,


还戴个鸟屁红花干什么。很多家属不愿意为什么烧成骨灰了,那个时候对火葬抵触情绪很


大,想见最后一面都不行,其实就是见了也成白骨了,怎么能让你见着。后来不得已部队


连夜打造了几百口棺材,又把骨灰盒放进去才算了事。




不明白现在有些网友讲起话来那么轻松,好象打仗是那么容易的事,要知道现在这些


年轻的战士都是独生子女,不说战时,就是平时因公牺牲,父母哭得昏天黑地最后送医院


抢救的事都很平常,那种滋味不是好受的。凭君莫话封候事,一将功成万骨枯,我现在对


什么“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深恶痛绝,军人不是生来打仗当将军的,军人生来


为战胜,真正的功夫要用在平时,军官要对自己士兵的生命负责,父母养到十八岁不容易


的,送到部队就是信任你,人生如吹灯,可他们死后要留下多少孤儿寡母,尤其是那些离


异的单亲家属,孩子就是家中唯一的精神支柱。




79年越战时,我军阵亡官兵每人抚恤金为五百元,实际发到孤儿寡母手中时往往不


到这个数目,我曾听说有个老太太讲她养儿十八年,最终还不及养了一年的猪。后来我看


了《高山下的花环》后,才知道当时的军人有多苦。可这些事情同是军人的父辈从来没有


跟我提过,他们很多战友都长眠在祖国南疆,每每我问起父亲叔伯这个问题时,他们更多


的是无语,也许他们不希望我有这种认识。




很多年过去了,抚恤金涨了N倍,现在是两万元了,已经能买十头猪了,军人们很高


兴,我们的价值终于超过十头猪了。于是死难矿工们笑了,他们的价值是几十头猪,比军


人的命要值钱一些,如果用钱来衡量的话。




其实乞丐中的霸主还是乞丐,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幸亏军人还没有用钱来衡量


自己,他们相信总有一天国人会用真正的价值标准来衡量他们。




当年美国打越战时,情况跟中国很相似,也是退伍军人生活无着,很多迫于生计,只


好当雇佣兵,甚至走上抢劫偷盗的路。后来美国民众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群起抗议,美


国政府才真正重视起来。就象现在布什在乡间农场渡假,可门外就有死难官兵的家属在抗


议。




克林顿访美时,江总送他五具二战驼峰航线上阵亡的军人遗骸,老克非常高兴,拿这


五具遗骸回去,他的人气支持率就会暴升,足以暂时遏制莱文斯基的石榴裙(有语称:莱


文斯基一乐,萨达姆要遭殃。绯闻一出,克林顿就坐不住了,所以要到伊拉克禁飞区炸上


一圈,国人眼球的焦点就会转移过去,人气支持率重新回升,老克为小布什留下了一笔丰


厚政治遗产,但小布什一上任就挥霍掉了)。看到美军遗骸从飞机上运下,当美国军人迈


着正步抬着覆盖美国国旗的棺材时,不知中国军人看到后会如何感想,也许只有沉默。






从这件事上看,江总也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可是中国的阵亡老军人,很多还在海外


漂零,死后的亡魂不得安息,光朝鲜、越南人就毁了、刨了我们多少阵亡官兵的老坟。整


天提什么鸟人权,死人的人权都得不到尊重,还提活人的,纯粹是空口白话骗小儿。




如果将来出国作战,我就是死,也要爬到国境线以内。我不期望能够盖上一面国旗、


军旗,只要能葬于故土,就死而无憾。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已经在他乡漂零了十年,


离开家乡已经十年了,现在老家什么样我只能在梦里猜想,我不想死后还在异乡漂萍。真


到了打仗那一天,我会告诉我的战士们,如果真战死在异国他乡,身边活着的人,如果抢


不回尸首,也要拿回一两件随身物件,日后还能做个衣冠幕。




刚毕业时我还不太明白这些,对很多部队的现象极为反感,尤其是无穷无尽的折腾,


有些事表面看来纯粹是无用功,象搬砖一样来回折腾,最终还是留在了原地。比如在猪圈


装上铝合金窗户,简直是给这些为了应付上级检查的猪们以五星级宾馆待遇了,可部队营


房却穷得没有一个有这东西,很多甚至还贴着窗纸,冬天北风呼呼的刮,室内室外温度一


个样,几个蔬菜大棚是拆了建、建了拆,浪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有这么多的钱


就不能多用来改善官兵的待遇吗?




最终一位老连长看到后,知道我的心事,告诉我:我也是地方高考进军校的,当初我


也不太理解,但我们这些军官必须要折腾我们的战士,无穷无尽的折腾他们,在菜地里、


在训练场上以至在每一个场合都严格要求他们,一直折腾到他们眼睛看要都是直勾勾的,


折腾到那些地方大姑娘看见我们这些战士的眼神都傻笑,以为我们都是傻大兵的时候,这


些战士就能成为可用之兵了,他们可能衣衫破旧、身无分文、饱经风雨,但他们已经成就


了钢筋铁骨、意志坚强,已经历练得无所畏惧、忍耐一切。打起仗来,他们绝对不会说“


连长你怎么不去”这种话,而会直接扛起炸药包就往前冲,他们已经没有更多的意愿和精


力去考虑个人生死得失,这就是折腾的结果。中国军人现在很穷,也只有穷折腾,才能出


战斗力,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很多来自基层和边防的官兵,在服役多年后,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其实部队就是“


不对”,而要想“不对”就必须折腾,直到折腾的部队官兵对“不对”这种事情习以为常


。说实话,如果打仗时国家要借你的头用用,对个人来讲这本是“不对”的事情,但真正


血性的军人却愿意把头借给国家用用,而这种军人大多受过无穷无尽的折腾,折腾才能出


战斗力,折腾才能成就血性军人。经历多年以后,当你被部队来回折腾得甘愿拿头借给国


家用用的时候,你就成为了一名真正的血性军人,直到这个时候,你才会为国家做一切对


个人来讲“不对”的事情。




无论是和平时期的军人还是战争时期的军人,其实都要做一些“不对”的事情,战时


无谓生死,轻生死、重大义的“不对”,平时的无谓常态,听招呼、守纪律的“不对”,


其实执行的命令很多都是穷折腾,甚至是瞎指挥,但只有错误的执行,而没有错误的命令


,不过如此。曹孟德不过三千地主武装,但一个冲锋下去,顷刻收服了30万青州黄巾军


,何也,严明的纪律使然,为其日后成就霸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日倭海军士官长立定命



令未下,一波水兵竟然走下甲板,踏入海中,二战中日倭凭借虚弱的国力,以二流的武器


打出了一流的战术,使得美国佬颇为之头疼,不得已狠心投下原子弹结束战争。




98年洪水滔天,沿长江上千公里防线上布下了我30万余官兵,然面对满目的洪水


为恶,30万官兵几乎是杯水车薪,已几无机动部队可调,这也许就是拥有宠大武装力量


的中国军队的悲哀。其实真正能打仗的,也就是这30万机动部队,也就是平常说的应急


机动作战部队。



在大堤上奋战的表现和最终顶住了洪水的结果,足以证明了这30万机动部队的中坚


作用。当年我毕业分配到部队时,恰逢总部来验收应急机动作战部队建设成果,如果鉴定


合格,部队就能正式晋升机动部队资格。从夏天蚊子咬得包撂包,直到寒冬腊月冻得手开


裂,我们整整准备了半年,后来总部来检查了,他们戴着白手套,象咸猪手一样到处摸,


结果白手套没有丝毫弄脏,最终我们成功了,后来我们的工资中总会比其它部队多出一百


块钱,可谁又知道这一百块钱的背后隐藏着多少艰难困苦。我并不想否定其它作战部队和


非作战部队的作用,但在战时真正能借头给国家用的,也就是这30万人,他们曾经受过


无穷无尽的折腾,而我曾有幸成为其中一员。




中国军队的构成必须以工农子弟为主体,他们才是维护国家利益的中坚力量,但现在


恰恰相反,很多既得利益阶层的后裔们占尽了先机,所以更多的人对部队的向心力大大降


低。很多既得利益阶层的子弟毕业后,根本不用到部队经受磨难,初中毕业后十六七岁就


能上内招小中专,然后毕业后是直接留在学校继续进修大专、本科、研究生,上完后年龄

大多在25岁上下,这个时候老爷子也退休了,于是脱下军装溜之大吉,到地方发财去了


,纯粹把部队当跳板了,靠这些人不可能去捍卫国防,肉食者鄙、不能借头。真正能待在


部队长期服役做贡献的,只有那些贫苦出身的工农子弟,只有他们才能经受无穷无尽的折


腾,最终成长为一名血性军人。




就在几年前,地方征兵时,一个入伍指标往往还有七八个人争抢,但是条件和身体合


格的人很多入不伍了,相反是很多有关系、有钱、有路子的人进去了,结果复查时出了不


少的性病(包括艾滋)、刑事前科、怀孕,这就是现行征兵体制下的士兵素质。现在到好


,一个指标只有一两人应征,既得利益阶层不去争了,于是工农子弟终于有更多的机会进


入军队,也许,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这是一种悲哀。




也只有在既得利益阶层不再稀罕入伍参军的时候,工农子弟才有更多的机会入伍。因


为在以前,一些有关系的退役军人能够安排工作,虽然我们过去讲当兵是尽义务,但退役


后大多工作尚有保障,于是很多怀着功利目的的人争着当兵,而现在是纯粹尽义务了,部


队考军校的路基本封死了,尤其是对贫苦人家的子弟来讲。其实从物质层面来讲,当两年


兵回去是什么都没有,我们忠于的党给你三千块钱打发了(其实部队就是少不管、老不养


的地方,流水的营盘不留铁打的兵),士官稍好一些,发给两万到四万上下不等,但这与


其十年青春绝对不成正比。当兵对更多的军人来讲,是一种历练、锻炼、磨炼。




几年前我从基层部队直调大机关时,曾携涉密装备赴京报修,得以乘坐软卧包厢(出


于安全考虑,但后来发现软卧车厢其实是国际列车,更不安全),与同一包厢的人聊起朝


韩问题,没想到操着一口流利的中国话跟我讲话的人,竟然就是韩国人,后他在那里跟讲


韩国如何如何,讲他在青岛的公司如何如何,与他一起的一个东北佬(副手)一个劲的吹


他的老板如何富裕,似在观察我的反应,出于职业的敏感,我的防范心理浮出,最终从他


的话中品味出了什么。我就问他怎么看待我们所讲的黄海他们所称的西海问题,我同他讲


了越南统一后,南中国海被瓜分的一塌糊涂,如果你们韩国和朝鲜统一后,估计结果也差


不多。结果这个老小子后来没再敢乱吹,最终走时很遗憾,并道祝我成为将军,我呵呵一


笑。




现在很多外资尤其是台资、日资公司,非常欢迎我们的复转军人及失业家属去就职,


与我们的国家政府的扔包袱不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许他们想证明:你看,国家不管你


们这些做贡献、尽义务的军人,我们台毒日倭美帝来管,我们好吧,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是


嘴上讲的,我们资本主义的优越性是实际做的。几天前,我听说在我们部队大院对面开的


酒店老板被安全部门抓了,他只是台前老板,真正的幕后是台湾老板,可能就是通过在部


队对面开酒店,对部队的电磁辐射进行监听,包括传真、电脑、电话、手机等。而这家酒


店就招收了不少军嫂和军人家属。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乘人之危乘到军人的头上,实在


是一种无奈。




当兵两年、五年、八年、十年…,与同龄人在学生存技能相比,当兵的时间对军人来


讲是真空,当兵的岁月是苦难的岁月、是峥嵘的年代,你要抛妻离家别子在部队打光棍,


别人花前月下、床前尽孝的时候,你要在训练场上吆喝苦练,在田间辛勤劳作,其实辛劳


一年下来,收获的只是那不够吃三天的菜,而老父母仍在故乡劳作糊口,与我同年毕业的


一位战友,早晨带队跑完步回来,才知道妻子已为其生了个孩子,当初他曾想请假回家,


可领导说老婆生孩子关你男人什么事,实在是很无奈。




很多退伍老兵始终坚信一句话:当兵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在军队中的人生


经历对他们来讲更多的是一种精神财富,会使他们终生受益,在军旅中的战友情永远值得


他们珍惜。




在最近的三年中,我陪在一身是病的母亲身边的日子不超过十天,回到家时,我的待


遇已经赶不上母亲身边的“宝宝”(小狗),不过我一点都不嫉妒它,因为我不在时,它


给了母亲莫大的安慰,更多的当代军人同我一样。




写在忧患意识消亡和尚武精神泯灭的今天,血性的军人混在部队的日子,经受无穷无


尽的折腾,直到折腾得视“不对”为平常,最终拥有了一颗平衡心,不去攀比富贵浮云,


拥有了一颗平静心,寂寞时甘守清贫,拥有了一颗平常心,已然宠辱不惊、去留无意,最


终参透悟道军人的佛法真谛:原来和平时期的血性军人是折腾出来的。




几天前,我曾听人讲一位司令员到艰苦的边防部队视察,他讲:不要以苦为荣,要以


苦为乐。其实这句话跟军人要能经得起折腾、要习惯于无穷无尽的折腾没什么两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