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明朝"文官集团架空皇帝"还是不如说朝鲜李朝

"文官集团架空皇帝",说明朝还是不如说朝鲜李朝

大长今是在《朝鲜王朝实录·中宗实录》中有记载的历史实存人物,如果仔细看《大长今》的片头,可以发现所用的背景图就是《中宗实录》中关于大长今的记录部分。

《朝鲜王朝实录》是把自朝鲜王朝始祖太祖至哲宗的25代472年(1392年-1863年)按年月日记录的编年史,共1893卷888册,是朝鲜最古老且庞大的史书。该书涵盖朝鲜时代的政治、外交、军事、制度、法律、经济、产业、交通、通讯、社会、风俗、美术、工艺、宗教等各个方面的史实,是在世界上罕见的宝贵历史记录。它的意义还在于记录历史的真实性和可信性。《朝鲜王朝实录》从基础资料的起草到实际编述和刊行,所有工作由春秋馆的史官负责,此官职的独立地位和对记述内容的保密,得到了制度上的保障。实录是在下一代王即位后开设实录厅、安排史官编撰的,其史草连国王也不能随意阅读,保障高度秘密,以确保实录的真实性和可信性。实录编成后,把实录分送到在全国各要地设置的史库各一份保存。遇壬辰倭乱和丙子胡乱曾被火烧毁,每当此时,重新出刊或进行补修。直到20世纪初,在鼎足山、太白山、赤裳山、五台山等4处史库,各留传1套。《朝鲜王朝实录》留传至今的有:鼎足山本1181册、太白山本848册、五台山本27册、其它散本21册,共2077册。这些留存本一并被指定为国宝第151号,1997年10月又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登记为世界纪录遗产。《朝鲜王朝实录》作为世界纪录遗产其意义在于:首先,它记录了朝鲜王朝25代国王472年历史,是作为一个王朝的历史在世界上时间最长;其次,内容极为丰富;再次,内容繁多,堪称百科全书;第四,有很高的真实性和可信性;第五,用活字印刷刊行,展现了韩国印刷文化的传统和技术水平。最后,《朝鲜王朝实录》也是对中国、日本、蒙古、冲绳等东亚各国、各地区历史及关系史进行研究的重要基础资料。

观看《大长今》的过程中,还有一个问题让我十分困惑:中宗执政,大至政策制定施行,小至官员任免,乃至给自己任命一个主治医官,外廷政务、后宫家务,坐言立行,处处受权臣掣肘节制。到最后几集,这种趋势更是愈演愈烈,众臣的进谏,几与胁迫无异。以中国君权而论,这种“大不敬”的犯上行为就难以赦免。中国古代虽多有权臣专权、后宫外戚专权、宦官专权的故事,但在明清高度集权的体制下,这种情况越来越少见。特别中宗英睿果断,可谓明主,而能容忍臣下如此,总该有些道理吧?

检视李氏朝鲜历史,政治结构虽仿效中国采用中央集权制,但又有自身的鲜明特点:自李成桂立国之初就认可了俗称“两班”的文武官僚有权干预君主施政和决策。根据儒家训导,国家行政机构的职责是执行君主的意志,因为施仁政是符合君主的既得利益的,而君主则必须听取儒教学者们的忠告。在这方面,司谏院和议政府具有头等重要性。承政院把疏奏和进谏书呈交国王,并有权批准和纠正国王对官吏的任命以及其他有关革新的敕令。宫廷吏官的任务是记录宫廷每天发生的事情和对国王的谈话作逐字记录,他们被赋予批评国王和对国王进行监督的权力。

由于朝鲜君主受到两班无节制的压力,有人出来为设法提高君主地位的做法辩护。世宗时代的一位富有才华的学者梁诚之数度上疏,为君主的权力辩护。梁诚之强调朝鲜的独特地位,力图维护固有传统的必要性。据他说,檀君是“统治者”。他提出这样的论点:朝鲜与中国一样,是被赋予天命的国家。这种论点加强了力图强化君权的世祖的地位。世祖(首阳大君的正式称号,1455-1468在位)关闭了集贤殿,废除了承政院中的一些职位,并使司谏院(经筳)陷于瘫痪,这种种措施的目的都是为了在思想上削弱对君权的节制。即使如此,终李氏朝鲜五百余年,包括中宗敬仰的一代明主世宗(1418-1450在位,以精通儒家学问而著称。他除了极力提倡儒学价值观念以外,还表明他对付得了两班学者。他在十五世纪中叶统治期间,在国家管理、语音学、民族文字、经济学、科学、音乐、医学和人文学研究方面都表现出进步思想。)和世祖,历代国王中没有一个人的地位曾强大到能顶撞两班朝臣。燕山君更是由于和两班阶级对抗,直接导致了自己被废黜流放。

中宗因得到废黜燕山君的朝臣们的拥护而即位,恢复儒教统治、维护《经国大典》权威的责任就落到了中宗身上。同时,按照李朝的传统,年幼的国王在不能亲自处理政务前,由王大妃摄政,称为“垂帘听政”。成宗、明宗、宪宗、高宗时的王大妃都曾经垂帘。此外,中宗时的朴敬嫔、肃宗时的张禧嫔都曾经用自身的影响干预朝政。随着女人掌握政权而来的,是外戚门阀势力的兴起。处于这种政治环境下的李朝君主,王权受到种种限制也就在所难免了。

此外,中华文明对朝鲜的深远影响,在《大长今》一剧中可说是俯拾皆是:

首先让我们倍感亲切的就是剧中长今所书写,频频出现于厅堂字画条幅、大臣表章、往来信函中的大量汉字。不仅字形与我们使用的毫无二致,甚至字意也完全相同。古代朝鲜几乎所有的历史、典章、文艺、科技书籍都使用汉字记载。新罗神文王时代的薛聪发明了古代的朝鲜文字“吏读”,这是汉字以新罗语音标表记,汉文以新罗语判读的方法。吏读的创始,使得会解读中国九经的朝鲜学者出现了。公元1443年,朝鲜国王世宗李祹命集贤殿学士创立了由11个元音和14个辅音组成的朝鲜表音文字,这种钦定文字于1446年颁布之时,称为“训民正音”。然而,儒家学者大为反对,认为朝文字母会妨碍儒学研究,统治阶级仍然只限使用汉字。妇女、儿童使用拼音字,用拼音字书写的文章叫“谚文”,受人歧视。官方书面语言仍然是中文,就像拉丁文写自己语言的手段,创作了讴歌王朝建立的用朝中两种语言写成的颂诗《龙飞御天歌》,并把《释谱详节》(佛祖生平片断)一书译成朝文。这两本著作为朝鲜文字的实际使用奠定了基础。训民正音的颁布并未明显弱化汉字在朝鲜文化中的地位,直到近代,朝鲜仍是一个以使用汉字为主的国家。不仅公文如此,日常生活中的文字亦复如此。朝鲜的统治阶级、两班使用汉字写信、创作,派到日本的朝鲜通信使,选用汉语造诣高的官员担任。他们与日本的儒学家、僧侣之间用汉字笔谈,并即席创作汉语诗词。(天蝎之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