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火线》之 银灰色的死

上海男子在广州 收藏 1 266
导读:“你怎么不选择一种正常人的生活?” “正常?那是什么样?野餐、烧烤、踢足球?” [IMG]http://hiphotos.baidu.com/love_captain_jack/pic/item/496bba36379c95240b55a975.jpg[/IMG] 一、家,太远了   就差一步,罗伯特·德·尼罗饰演的劫匪尼尔,就能够和女友伊莉远走高飞到斐济去看红色海藻。悲剧,正是在这关键的一步之遥下,爆发出力量。   影片充满了忧郁,一种银灰色的悲凉。一辆转弯的列车缓缓驶来

“你怎么不选择一种正常人的生活?”

“正常?那是什么样?野餐、烧烤、踢足球?”



一、家,太远了


就差一步,罗伯特·德·尼罗饰演的劫匪尼尔,就能够和女友伊莉远走高飞到斐济去看红色海藻。悲剧,正是在这关键的一步之遥下,爆发出力量。


影片充满了忧郁,一种银灰色的悲凉。一辆转弯的列车缓缓驶来影片开始,刚与柔,车灯和夜幕互相映照,一种不同于其他好莱坞电影,以快速切换画面,递进节奏的动作片序幕拉开。主角尼尔一身工作装亮相,画面上的街道又是一个转弯标记,后来我们明白他的人生也正在一个转弯的时候。尼尔穿过医院手术病房,镜头开始切换,音乐的鼓点开始加重,预示一些事情将要发生。这一幕到尼尔取走医院救护车结束。


场景接连转换,瓦尔·基默饰演尼尔搭档克里斯到商店购买炸药,滑头迈克尔和刚出狱的温格罗在车上接头,从两人交谈气氛中看出不和谐。音乐依然紧张。几个镜头,三组人来到预定地点,在撞车后音乐静音,一条蓝色装饰带缓缓落地。3分钟的抢劫迅速,温格罗开枪杀人。使行动出现变化,但却是后面更大变化的开始。


另一个重要人物阿尔·帕西诺饰演的警官文森特·汉纳的出场夹杂在这一伙人抢劫的行动中。场景是在家中的床上,汉纳和妻子亲热突然中止,然后是洗澡,跟着女儿和妻子为发夹不见了吵架,因为女儿要和亲身父亲见面。这是汉纳的家庭,问题在短短的镜头中都交待了。


家庭,是这部影片一个重要的环节,也是《盗火线》有别于其他动作片的关键。两个主角都享有家,但家庭都离他们太遥远。因为他们选择的社会身份一个是贼,一个是兵,而他们都是其中最出色的,于是悲剧无可避免的发生。


尼尔在联系业务的时候,见到克里斯的妻子和别人有染,冲进屋子里让她回到克里斯身边,给克里斯一个机会。为此还安排一个宴会。而在宴会过后,他感到寂寞,决定和伊莉长久交往下去。在叙述柔情过程中,随时也有紧张的插曲,比如此时已经陷入汉纳安排的监视。


随后在为抢劫银行作准备工作时,尼尔偶然间发觉黑暗中在监视他们的警察,此时光亮和黑暗也形成对照。事后,尼尔设计引警方露面,在空旷处的汉纳大声说话和在高处的尼尔冷静沉默也形成对照。黑白对立不是故事的重点,人物性格和对生活的抗争到失败,才是《盗火线》打动我们的核心力量。


如果没有对人物性格的丰富演绎,那么也就没有今天的《盗火线》。尼尔的形象恰恰不同与过去的匪徒,对克里斯的照顾,对打劫任务的民主,对出卖同伴人的宽恕,还有对伊莉的感情,在寻常动作片看似很软的细节上,由罗伯特·德·尼罗的干练演出反而成为《盗火线》不可分的看点。这个主角由此变得立体。


而警官文森特·汉纳,在阿尔·帕西诺标志性火爆演技下,也没有失去他精明的判断力。比如影片开始不久,夜色下,汉纳来到尼尔等人的犯罪现场,看了几眼,然后就滔滔不绝的分析,做调查安排。工作能力在一分钟就给人难忘的印象。但是他在家庭中恰恰因为工作,变得不在状态,连与妻子亲热做爱都很敷衍。汉纳的解释是“要随时保持焦虑状”,令第三任妻子也不能忍受,婚姻濒于临破灭。这种优秀警察的形象,也是超出我们预计的。而且后来妻子有了奸情,可原因是为了让汉纳注意她的存在。可这一幕要到汉纳以为尼尔消失了,发现养女割腕自杀才出现。


二、高贵的忧伤


导演让两大对手交锋的意义,在于全方位展示生活、智力、人格等等。悲剧是导演迈克尔·曼拍片意图的陈述。但是,重要的理解在于,这部作品是动作片的突破,因为它的含义更为丰富。


家庭和个人是一对矛盾,可以有朋友,但家人使他们行动的负累。也就是尼尔一再提及“放下一切,30秒内走开”的原因。他的搭档做不到,都安了家,尼尔前面都很好,可预见伊莉以后,他也想休息了。


也是影片开始暗示转弯的原因。尼尔为伙伴安排聚会是在一家中国餐馆,家庭正是中国文化的核心部分。而迈克尔·曼也是最热中表现东方文化的导演之一。《借刀杀人》里面,他也几次提到《易经》。


人物是《盗火线》成功的核心,而人物碰撞的火花是更让我们眼前一亮的惊叹。可是迈克尔·曼没有在我们面前,让这两个不得了的人物作飚戏一样的火爆对决,反而两大演技派,都很冷静很灰色,《盗火线》的精彩全在于内敛的锋芒,很多人津津乐道的尼尔和汉纳在咖啡馆谈话就是最好的说明。这场对手首次正面碰头的戏,居然没有让两人同时出现在画面中,始终都是两人分开,这不像一些人猜测的,是因为拍戏时罗伯特·德·尼罗和阿尔·帕西诺不和睦。而是导演和摄影故意制造的影片效果,他们注定只能在精神上惺惺相惜,生活中永远是对手。


谈话时,两人很放松,口气都充满自信,但提到做梦,内心都充满了忧愁。因为生活不应该这样,他们都没有过正常人的生活。但是,也正因为有这样的对手存在,自我的价值才得到了体现!这正是一种“阴阳”哲学。


正如这一交锋的前一幕,用直升机俯瞰整个洛杉矶,灯火掩映,但是在漆黑中闪烁的万家灯火,然后是公路夜行,追上尼尔,路上音乐不断升华,渲染这一幕将是高手相见,但后面却是一番话语和眼神的较量。情节上出现落差。


等到汉纳回到办公室知道尼尔摆脱监视,真正的高潮才出现——银行抢劫喋血街头。这场戏十几分钟的时间,基本改变了拍摄手段,运用手提摄影机跟踪拍摄,完全突出了现场感。但是影片依然在这里没有忘记对人物的刻画,尼尔在银行大厅跳上桌子,叫有心脏病的人可以靠在墙边。大厅充满金属感,等走出银行,也是就差一步就成功!克里斯开枪,大战开始。尼尔最后救走受伤的克里斯,但是滑头迈克尔因为一个可爱的小女孩,死在汉纳的枪下。这是一段慢镜头,画面是迈克尔抱着小女孩转身,汉纳举枪瞄准射击。非常利落,但情绪仍然很忧伤。


后面就是警方设计捉拿克利斯,克利斯改变造型前往和妻子见面,这一幕没有什么台词,深蓝色的夜幕,妻子的脸部特写在蓝色的光线下,很难看。克利斯见到一个手势,然后黯然神伤的转身。跟着就是尼尔和伊莉的矛盾,尼尔好容易搞定伊莉,准备一起离开,但还是出于义气要为朋友的死负责,到机场侯爵酒店去干掉惹事出卖伙伴的温格罗。但是,警察还是赶到了,伊莉在车子里,原本和安静的楼下,因为火警,人越来越多,车也越来越多,伊莉的表情显出深深的忧虑。尼而终于出现,但在关键时刻也是看了一眼伊莉转身而去,伊莉慢慢打开车门,回头见到追来的汉纳,音乐响起,悲伤是注定的宿命。


结尾是被影迷讨论多次的,依然是影片转身的刹那,一切发生了。飞机场的灯光照亮,枪声响起,尼尔倒下。忧伤的音乐再次响起,汉纳走到尼尔身边,最后和尼尔握了手,从特写切换成远景,银灰色的死,在深蓝的夜幕下和远处的光亮形成一股高贵的忧伤,弥漫在空气里……


这是最具风格化的一幕。也是这部影片超出一般警匪动作片正邪对立的地方,树立一种新高度。

本文内容于 2008-9-29 12:21:43 被上海男子在广州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