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史上最成功的电影《低俗小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低俗小说》融会了黑色电影、黑帮电影等多种电影流派,导演昆汀·塔伦蒂诺根据自己的喜好,把自己喜欢的人物、情节、对白、道具、歌曲等通俗文化共冶一炉,炮制了这部充满了种种奇观的怪电影。从这部电影开始,独立电影开始获得主流电影的全面认可,《低俗小说》以800万美金成本搏得全球2亿美元的票房神话、米拉美公司由独立制片公司被迪士尼全面收购,正式进入主流电影制作公司行列。

“低俗小说”指的是那种内容、装帧简陋通俗的小说。昆汀以此为名暗示了自己的电影就是许多其他影片和文学作品的碎片搅和而成。他把所有严肃的东西,暴力、性、政治、国家的战争都变得像快餐一样容易吞咽。他凭借《低俗小说》这部电影将自己造就成一个后现代电影英雄。

《低俗小说》发生的几桩事,都跟黑社会有关。可是这几件事情本身是不相关的,每个故事之间也没什么联系。《低俗小说》彻底地将暴力美化或风格化。它让观众意识到,这一时刻,你看电影是在娱乐。塔兰蒂诺化暴力为玩笑,化性为玩笑,化政治为玩笑,化历史为玩笑。《低俗小说》对暴力的处理是影片能够熠熠生辉的重要原因之一。朱尔斯杀人前还跟人家争论哪家的汉堡包好吃,还要念一段《圣经》;文森特和朱尔斯一边擦车还一边争论谁该清洗车后座的脑浆。将暴力风格化。昆汀·塔兰蒂诺被称为电影顽童,成为电影导演之前,他曾经经营过录像带出租生意,是铁杆影迷。他通过录像带观看了大量电影。这也正是后现代电影迅速产生的一个重要原因。

塔伦蒂诺在1990年代以《落水狗》成名,以《低俗小说》改变整个电影史发展历程,而这仅仅是他的第二部长片。1990年代之后的独立电影多样性的展现、三大过气明星布鲁斯·威利斯、约翰·屈伏塔、乌玛·瑟曼因此片咸鱼翻身等等,都离不开《低俗小说》的影响力,而塔伦蒂诺由一个默默无闻的录像带出租店小老板,成为叱咤风云的大导演,激励了无数影迷走上电影之路。

精彩花絮

昆汀·塔伦迪诺在选择他即将扮演的角色时犹豫不决:吉米或者是蓝斯。最终他选择了吉米,因为他想在米娅昏倒的那段场景中站在摄影机后面。

米娅叫文森特“牛仔”——约翰·特拉沃尔塔主演了电影都市牛郎 Urban Cowboy (1980)。作为回答,文森特叫米娅“女牛仔”,乌玛·瑟曼主演了电影蓝调女牛仔 Even Cowgirls Get the Blues (1993)。

被玛瑟卢斯·华莱士用枪打死的无辜旁观者,和在水库狗Reservoir Dogs (1992)中被粉红先生从自己的车里拖出来的女演员,是同一个人。

单词“fuck”出现了271次。

在现实生活中,文森特·韦加的那辆1964 Chevelle Malibu敞篷汽车是昆汀·塔伦迪诺的,并且在影片摄制期间被盗。

客串:(斯迪夫·巴斯米)作为Jack Rabbit Slims的招待。然而,在水库狗Reservoir Dogs (1992)中,粉红先生的他,可是拒绝给女招待消费的。

电影拍摄花费八百万美元,其中五百万美元用于支付演员的报酬。

穿帮镜头

朱尔斯和文森特正在车内行驶的时候,可以在背景中看到他们汽车发射的倒影,是在一辆拖车上拍摄的。

连贯性:当朱尔斯拿起布立特吃着的汉堡包时,汉堡包的大小变化了。

连贯性:在汉堡包场景中,朱尔斯放下他的饮料,在旁边可以看到一个纸袋。在不同的镜头之间,这个纸袋时有时无。

显示错误:激发朱尔斯“清醒时刻”的那个在朱尔斯和文森特后面的子弹洞眼,就在这两个人被射击之前,就已经很明显可以在他们身后的墙上看见了。

(另有一种说法是事实上弹洞就是之前留下的,而从厕所里跑出来的家伙开的枪全部是空包弹,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这么近而两人毫发无伤,但要注意的是,即使是空包弹,短距离内也是有杀伤性的)

精彩点评

影片的环形结构可谓精巧,对于普通观众来说,这种结构的改变乍一看上去总是脱俗的吸引着大家的眼球。对于叙事电影来说,好的故事和好的讲故事的方法一样重要。其无序的结构相较之其情节来说,更像是一种必要——也就是说影片这样的情节安排如果换作其他,比如顺序结构去讲述,一定会让影片本身显得臃肿不堪而失去戏剧效果。

台词是成就本片的第一功臣。片中的人物对话及个人独白占据了大量的时间,这些台词在塑造了一个个鲜活人物的同时也是影片的剧情发展的主要助推力。片中即使是看似最漫不经心的对白也有其特定的含义,它们或是为后来情节作了铺垫,或是有着某种隐喻。

当拳击手没有如约输掉比赛,而是痛快将对手毙命于拳坛后回到家中,女友正在焦急的等待,看到拳击手回来,女友说“我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我好想要有一个大大的圆肚子。”拳击手依偎过去,“你会有的。”“如果我有圆肚子”女友接着说,“我就会穿一个小两号的T恤来显示我的肚子。”

上面这一段对话就体现了本片台词设置之精巧,如果按照一般类型片的套路,拳击手回到家后应该告诉女友自己都干了什么,怎么干的,把这些观众们都已经知道的情节再复述一遍,然后讨论下一步的计划。而塔伦蒂诺则在这里安排这样一段对话,巧妙的点出了两人的关系,直接描写了拳击手女友并进一步刻画了拳击手的内心世界。如此的对白设置,即不落俗套又贯串了影片始终所秉承的类型角色+非类型事件的整体风格。在片中所有出场的角色都是犯罪电影中所常见的,包括黑帮人物,强悍的拳击手等等,但是他们所经历的事件却又不同于一般类型片的设置。各种黑色幽默的桥段和本片精巧的台词一道让《低俗小说》成为了一部从不讲笑话却又让观众时常哈哈大笑的影片。

比如,在片中老大女友磕药过多,文森特在毒贩家中将针头扎进她心脏注射肾上腺素那一幕。这本来是影片中比较令人反胃的镜头设置,而在弗吉尼亚大学的一项研究中表明,观众大多数都是笑着观看这一段的。这当然是塔伦蒂诺的精心安排所致。在这段之前,文森特预见了毒贩的老婆——一个浑身穿刺的女人,并与她就穿刺有过对话。而在之后扎针时,镜头也并没有直接的描写针入胸口的过程,这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观众的紧张感,并且随后老大女友触电般跳起也足够滑稽,联想到之前的毒贩老婆的穿刺,我们会觉得她也只不过是在胸口穿刺了一个针头。

这样的独特的黑色幽默在片中也俯拾皆是,如拳击手用上武士刀、黑帮老大被摇滚店主玩弄、文森特走火轰暴小斯等等。而这些看上去血腥的场景被巧妙的包装之后都变得更容易为人们接受甚至都颇具喜剧效果。

影片从一开始似乎就故意要成为人们巷议的话题,从神秘的手提箱到朱尔斯每每对圣经的引用,似乎都有着深刻的含义却又秘而不宣。在影片上映后至少一年内,它也确实成为了大众对于电影讨论的中心。在拿下嘎纳金棕榈后,影片证明了它自身的经典,也将塔伦蒂诺写进了一代大师的名单。

本文内容于 2008-9-28 22:10:14 被上海男子在广州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