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的绝响---苏里高夜战[40P]

chg9999 收藏 17 12094
导读: [img]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81/Philodraco/Surigao/00title.jpg[/img] 引子:再生的凤凰 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的浩劫之后,天空笼罩着浓烈的硝烟,海面漂浮着漆黑的重油,美国太平洋舰队的8艘战列舰无一幸免。在火柱冲天的“亚利桑那(Arizona, BB-39)”号和倾覆的“俄克拉荷马(Oklahoma, BB-37)”号之间,是港内最强的“西弗吉尼亚”号战列舰,她也是除了上述两艘以外负伤最重的军舰。她的左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引子:再生的凤凰

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的浩劫之后,天空笼罩着浓烈的硝烟,海面漂浮着漆黑的重油,美国太平洋舰队的8艘战列舰无一幸免。在火柱冲天的“亚利桑那(Arizona, BB-39)”号和倾覆的“俄克拉荷马(Oklahoma, BB-37)”号之间,是港内最强的“西弗吉尼亚”号战列舰,她也是除了上述两艘以外负伤最重的军舰。她的左舷接连被9发鱼雷击中,受损惨重,只是由于舰长默文·本尼昂(Mervyn Sharp Bennion)上校的舍身指挥以及里基茨(Claude V. Ricketts)上尉组织在右舷注水及时,才避免了倾覆的厄运。虽然火灾四起的军舰最终还是坐沉港内,海水几乎漫过甲板,然而舰艉的旗杆上,一面星条旗依然不屈地飘扬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西弗吉尼亚”号舰艉的旗杆上,一面星条旗依然不屈地飘扬着。

翌年6月,这艘伤痕累累的战舰终于被打捞起,和同样坐沉港内的“加利福尼亚”号、抢摊的“内华达(Nevada, BB-36)”号、受到不同程度伤害的“马里兰”、“田纳西”以及“宾夕法尼亚”号战列舰一起,加入了被修复的行列。到了44年7月,这艘从珍珠港的淤泥中再生的不死鸟被整修一新,以崭新的面貌归队。她将要参加JF菲律宾之战,在那里的一个海峡内,“西弗吉尼亚”号与珍珠港的难友们一道,以复仇的烈焰,上演了史上最后一场华丽的战列舰决战而名垂青史。这个海峡的名字,就叫做苏里高。

苏里高(Surigao)海峡之名来源于同名的菲律宾行省,其语义有很多说法,而起源于西班牙语的Surgir,意思为涌流的说法比较有力。这倒也确切地反映了这个海峡的特征,它长约30浬,连接着保和海与莱特湾,是莱特湾南面的要道。海峡宽度南口约12浬,北口约25浬呈喇叭状。海峡里水流湍急,漩涡翻滚,两岸礁石突兀,险峰高耸。最窄处仅约10浬。苏里高这个地名对于航海者而言还具有特殊的意义,早在1521年,麦哲伦横渡广袤的太平洋后,就在通过这里踏上了最初的陆地,他环球之梦也在这条海峡以西数浬的一个叫麦克坦的小岛上无奈地破灭了。此后,这条海峡默默地历经了四百多个的春秋,直至太平洋烽火之燃起……

遮云蔽日的盟军舰队

美军在1944年7月9日夺取了塞班岛,突破了日军所谓“绝对国防圈”的太平洋内防御圈。不久以后,盟军西南太平洋的最高统帅麦克阿瑟将军为践“我将归来(I shall return)”之约,在当月火奴鲁鲁举行的军事会议上,在罗期福总统面前申述:成千上万的菲律宾游击队员正在敌后进行袭扰,菲律宾的人民几乎均可投入这场JF菲律宾的斗争。如果绕过菲律宾,对友好的民众和岛上美国俘虏见死不救,他们只好在死亡线上挣扎,在暴虐的日军统治下忍受凌辱。这就是美国不信守尽早JF菲律宾的诺言,从而使东方人感到美国又抛弃了菲律宾。由此他说服了罗斯福总统,在尼米兹将军的T灣登陆和他的菲律宾登陆计划中,选择了他的方案。

为了重返菲律宾,盟军选择了莱特岛作为跳板。而为了实施莱特岛登陆战役,盟军投入了巨大的海上兵力,这个海域可谓樯橹林立,舰队基本上分为两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I HAD RETURNED

在吕宋岛以东聚集的是美国海军的精华,“蛮牛”哈尔西(William "Bull" Frederick Halsey)第三舰队中的米切尔中将(Marc Mitscher)的第38特混舰队。这支特混舰队下辖4个特混大队。为了进攻莱特岛,第三舰队的一部分兵力已经转而配属给第七舰队。所以,这时的第38特混舰队可以说就是第三舰队,所以,第三舰队司令官哈尔西对第38特混舰队直接进行战术指挥。这支舰队中荟集着美国最强的舰队航空母舰以及高速战列舰以下大小舰艇95艘。他奉命“掩护和支援”麦克阿瑟麾下的西南太平洋部队,“以协助进攻和占领菲律宾中部的目标地区”,并负责消灭有碍进攻行动的敌人海空部队;又“若有机会歼灭敌人舰队的主力,则以歼灭行动为首要任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麦克阿瑟的陆海军主将,克鲁格和金凯德

配置在莱特湾内的是得到加强的第七舰队算是的大部分兵力西南太平洋部队的一部分,指挥官是扬旗两栖作战指挥舰“瓦沙奇(Wasatch, AGC-9)”号的第七舰队司令官金凯德(Thomas Cassin Kinkaid)海军中将,而西南太平洋部队总指挥官麦克阿瑟将军则坐镇“纳什维尔(Nashville, CL-43)”号轻巡洋舰。整个舰队分为两栖作战编队和炮火支援编队。前者辖有运输舰、货船和突击上陆用的各种艇只。后者有旧式战列舰6艘,其中5艘便是珍珠港淤泥中复活了的不死鸟,被修缮一新,装备有当时最新电子设备,与珍珠港之时判若两舰的“西弗吉尼亚”号也在这一行列。这支舰队中还有若干巡洋舰和驱逐舰,都由杰西·奥登多夫海军少将指挥(详见作战序列表)。在登陆阶段,第七舰队共有738艘舰船,这些舰船中,420艘为登陆以及运输舰艇,并分为北部攻击部队(78特混舰队)以及南部攻击部队(79特混舰队),分别由巴贝海军少将(Daniel Barbey)以及威尔金森海军中将(Theodore Stark Wilkinson)指挥。此外尚有一支主要由皇家澳大利亚海军的巡洋舰和驱逐舰构成的近距支援群(TG77.3),在莱特湾外稍稍偏东的海面上,配置着第七舰队所属的3个护航航空母舰大队(TG77.4.1-3)。这3个大队由托马斯·斯普拉格(Thomas L. Sprague)海军少将统一指挥,辖有护航航空母舰18艘以及担任警戒的驱逐舰和护卫舰若干艘,其基本任务是实施对潜、对空警戒以及对己方登陆部队进行支援。

第七舰队的全部战斗舰艇为战列舰6艘、护航航空母舰18艘、重巡洋舰4艘、轻巡洋舰5艘、驱逐舰83艘、护航驱逐舰25艘、护卫舰11艘以及鱼雷快艇44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莱特湾内训练中的美舰,从“西弗吉尼亚”号看到“康利”号驱逐舰正在散布烟幕

捷一号计划

随着马里亚纳海战的惨败,日本的“绝对国防圈”终告崩陷,东条内阁集体辞职,日军大本营也匆忙重新调整了战略部署,在7月21日制定了一个称为“捷号”作战的防御计划。这项作战计划中,他们将美军的反攻方向估计为四个方面,针对这四个可能出现的战区制定了四套作战方案:“捷一号”作战方案用以保卫菲律宾;“捷二号”则踞守九州南部、琉球群岛和T灣;“捷三号”防卫本州、四国、九州以及小笠原方面;“捷四号”则负责北海道的防御。然而这一系列“捷号”作战计划的大意只是“以岸基航空兵为主力,配备于本土、冲绳、T灣、菲律宾方面,机动部队的大部分水面部队配备于西南方面,根据敌情前往菲律宾等方面;一部分则配备于本土作机动作战。这样与岸基航空部队的作战相联络,歼灭敌舰队以及进攻兵力。”充其量只是抽象的战略内容,并没有具体的作战指导。直到8月10日的马尼拉作战会议上,才在联合舰队作战参谋神重德大佐的构想下,制定出了五项具体计划,其中第三项关于水面舰艇的如下:

以栗田健男中将麾下之第二舰队为主干的第一游击部队驻扎林加锚地,和第二游击部队也就是志摩清英中将指挥的第五舰队以及小泽治三郎中将率领的机动部队在濑户内海西部分别待机。如果预期盟军即将登陆,第一游击部队即进驻婆罗州方面,第二游击部队进驻濑户内海西部或者是西南群岛(连接九州岛到T灣岛的岛群)方面前进待机,如果盟军登陆,第一游击部队则策应岸基航空部队的空中打击,突入盟军登陆海域,炮击登陆船队,第二游击部队则与机动部队一道将盟军的特混舰队牵制在北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文莱的日军舰队,中央和右方可以清晰地看见两艘大和级战列舰,左边的远处就是扶桑号

1944年10月17日,盟军忽然在菲律宾莱特岛开始登陆,日军没有想到反攻会来得如此迅速。由于菲律宾的失守对于日本而言,将意味着通往南方资源地带的交通线彻底被切断,不言而喻,这样除了举手投降以外将别无选择。为了阻止这样的败局,日军在10月18日1732,向全舰队发出了实施“捷一号”作战计划的命令,企图作殊死一搏。20日0813,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丰田副武海军大将发出决战要领,其基本计划是:

第一游击部队(栗田舰队)的登陆地点突入时间定为X日,第一游击部队在该日黎明突入塔克洛班(Tacloban)的登陆场,首先击破该地的敌舰队,然后攻击滩头;机动部队本队(小泽部队)预定于X-1乃至X-2日到达吕宋方面,在吕宋海峡东部海面机宜行动,牵制敌军,若有良机,则发动攻击消灭敌人,X日定为10月25日;岸基航空部队和机动部队定于其前日(24日,Y日)对敌方机动部队实施航空总攻击。

1006,又一封来自联合舰队参谋长的电报被送往第二舰队,文中说:“根据联合舰队司令部经过作战图演之结果,认为兵分南北两路比全部舰队在一个方向行动更为有利。”

从文莱到莱特湾的航线有四条,北线有三条路,都是进入锡布延海,突破圣贝纳迪诺海峡,在萨马岛东岸南下后直指莱特湾,所不同的是第一条航路是绕过南沙群岛(日本称新南群岛),经过民都洛岛南岸,这条路长达1400浬,第二条则闯南沙和巴拉望岛之间的狭窄水路,这样距离缩为1200浬;第三条通过巴拉望岛东岸,约为1080浬;南路为横穿苏禄海突破苏里高海峡,距离最短为815浬。

21日1700,坐镇文莱的栗田健男在其旗舰“爱宕”号重巡洋舰上召集各级指挥员以及有关方面科长以上进行会议,制定最终的作战计划。大致计划由第二舰队作战参谋大谷藤之助海军中佐为中心的幕僚做成,他们也得出了和联合舰队司令部类似的结论,认为兵分两路更为合适,至于具体航线,第一条最为安全但是时间不允许,第二条由于航路狭窄,容易收到潜艇的伏击,第三条被美国第三舰队侦察发现的可能性比较大,第四条南线航路更由于被摩罗泰岛起飞的大型飞机发现的可能性大而更危险。最终决定主力舰队的航路定为第二条,第二战队因为行动迟缓,只能将其编成支队从由路程较短的南路行动。

不言而喻,最南端的第四航线是一条最为危险的航路,被发现攻击的可能性最大。很显然,这支支队的使命只能是尽量吸引对方的炮火,让主力部队得到更多成功机会的诱饵。会议结束以后,一位微笑着的海军中将举着盛满冷酒的酒盅和所有在场者逐一干杯,他就是第二战队的司令官西村祥治。在这种笑容里,有人看出了一种赴死的神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本第二战队的“扶桑”和“山城”,近处的“扶桑”号正在进行操炮训练,和远方的“山城”相比较可以很明显地看出塔楼的区别。全舰12门主炮全部指向右舷,威风不小,但是由于航速较慢而很难进行舰队战斗。改装后的美国老式战列舰固然航速也不快,但是由于适当的运用方法给予了她们新的生命,最终也导致了苏里高海峡中双方老式战列舰决战一幕的上演。

西村舰队和志摩舰队

由西村祥治中将率领的第三部队,(也叫第一游击部队支队或者干脆叫西村部队)比主队晚了大约8个半小时,在10月22日1530从文莱出击,踏上南方航线这条险路,不,死路!在文莱,他们接到的新任务是22日下午出击,途径苏禄海,在X-1日,也就是24日日落时分棉兰老海西口,在X日,即25日苏里高海峡,在黎明之时策应主力部队突入莱特锚地。

西村本人是在9月下旬率领由“扶桑”和“山城”两舰组成的新编第二战队从濑户内海西部到达林加锚地与第一游击部队主队汇合的,因此他自己虽说是员久经战阵的宿将,但是还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和其新部队进行战术训练,而西村部队的编成则在出击的前一天21日才匆匆完成,可以说西村对于自己属下的部队根本没有任何实施统一训练的机会。仅仅在出击前临时召集各个舰长在旗舰“山城”开会,进行简单的介绍一下作战要领,据幸存的“时雨”舰长西野繁中佐的战后对美军战史部门供认,此会他根本就没有出席,理由是他对于这样赴死的作战内容早已清楚了。

西村舰队兵力为战列舰“扶桑”和“山城”,重型巡洋舰“最上”,驱逐舰“满朝”、“朝云”、“山云”、“时雨”,共7艘军舰。这是一支力量薄弱的舰队。“扶桑”、“山城”两舰是日本最早的“超无畏舰”,其舰龄已超过30年,最大航速只有24.7节。虽拥有14吋主炮共24门,火力不可小觑,然而这两位老翁的腿脚慢、耐力差,防御能力存在先天缺陷,在日本海军中甚至还遭到很多老水手的厌恶。所以,自开战以来,这两舰一直在濑户内海专门用于海军训练,被讪笑为“柱岛舰队”,此战竟连此等老朽的军舰也拿了出来,可见日军也是倾其囊底,拼死一战了。当然,“扶桑”和“山城”两舰都进行了某些改装,姑且看似年轻了几岁,但是,正如虽说给古稀老人注射了激素,真要让他们返老还童到头来还是不可能的。本舰队的航速就是由于这两位龙钟老汉而大为减慢,于是不得不选择了一条相对容易被盟军发现的南方航路,也就是上一节所说的第四航路。

西村部队离开文莱以后,为了避开可能在湾口恭候的美军潜艇,首先往西绕了很大一圈,然后才驶向巴拉巴克海峡,对于第3部队幸运的是,他们没有遇到使其提心吊胆的潜艇,到了23日1020左右,安全通过了巴拉巴克海峡进入了苏禄海。过了苏禄海以后,舰队开始向东北方向改变航向,朝着24日0630的预定地点航行,这天早晨,主力的栗田舰队遭到了美国潜艇的迎头痛击,但是预计最为危险的这条南部航线反而不但没有遇到潜艇,就连最为担心的来自摩罗泰的巡逻飞机都没有遭遇,终于舰队平安的迎来了24日的0点,此时的方位是北纬9°10',东经120°附近。此时西村这个海域的危险已经过去,便下令中止了向东北驶往预定0630到达的预定海域,转舵130°,转向东南方向,直指棉兰老海的西口。

与此同时,还有一支南下的小舰队准备和西村汇合,这是由7艘军舰组成的志摩清英海军中将指挥的第二游击部队,虽然他们和强大的栗田舰队齐名,冠以“第二游击部队”之大名。但无论从舰只数目上还是从质量上都大大逊色于栗田舰队。原来,该舰队原先负责北部的防卫,以后调往濑户内海,在莱特湾海战前,虽然隶属西南方面舰队司令三川军一中将指挥,但它在出发前5分钟却接到了调令,成了一支独立的舰队,在名义上直属日吉台联合舰队司令部的指挥。该舰队在驶往奄美大岛待命后不久,就在10月18日,也就是西村舰队随栗田舰队驶抵文莱加油这一天,志摩舰队则驶往T灣马公岛,并在21日,再驶往菲律宾科龙湾加油,就在这次航行中,志摩才得知了栗田舰队和西村舰队的作战企图。由此可见日军作战指挥混乱程度之深,志摩舰队与栗田舰队以及西村舰队之间并无任何作战协定,根本没能达到步调一致。他们所受到最后的命令23日正午也是来自三川的,即“第二游击部队本队将在指挥官所定之计划,于25日黎明突破苏里高海峡突入莱特湾,策应第一游击部队的作战,将同方面所在的敌攻击部队击灭。”根据这个命令,志摩也作出了“第二游击部队一旦补给完毕,于25日0600通过苏里高海峡突入泊地消灭敌军。”的命令。

22日夜半,西村接到了志摩清英海军中将指挥的第二游击部队的机密222020号电报,称正赶来协同作战。志摩中将向三川提出了希望参加莱特之战的请求,三川担心指挥体系将会出现的混乱,直到才在23日正午才指令:“第二游击部队本队将根据指挥官所定之计划,于25日黎明突破苏里高海峡突入莱特湾,策应第一游击部队的作战,将同方面所在的敌攻击部队击灭。”并同意第五舰队脱离,在名义上直属日吉台联合舰队司令部的指挥。根据这个命令,志摩作出了“第二游击部队一旦补给完毕,于25日0600通过苏里高海峡突入泊地消灭敌军。”的决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志摩舰队的旗舰,重巡洋舰“那智”号

苏里高之战中的志摩舰队,可以说是日军联合舰队司令部指挥混乱的一个缩影,因为在同一个战场上,却同时使用了两支互不相关的部队,更没有任命担任统一指挥的司令官。无论从指挥系统还是从资历方面来讲,志摩都不会接受西村的指挥。同样西村方面也会认为,自己既然是向苏里高海峡突击的主力,当然不会接受中途加入的志摩的命令,由此注定了日军最后的败局。

空袭洗礼

24日凌晨0200,后半部铺着航空甲板的巡洋舰“最上”号根据23日夜晚第3部队令第10号:“第一侦察队应于24日0200以前根据舰长的指令起飞,对于莱特湾,特别是塔克洛班以及杜拉格(Dulag)附近进行精密侦察”之命令,放飞了一架水上侦察机,这也是“最上”号改装航空巡洋舰后,第一次实战出动侦察机执行任务。这架飞机于0650到达了莱特湾上空,并发出了“湾内有战列舰4、巡洋舰2、驱逐舰2、运输舰80,德拉古湾内有水上飞机15、水上机母舰1,其南方20浬尚有鱼雷艇14、驱逐舰4”的报告。该侦察机对莱特湾进行侦察并且发报之后,于1200返回了西村舰队上空,对“最上”以及“山城”两舰投下了将详细报告书和敌方舰船概位图密封了的报告球,便飞向圣何塞基地着陆。虽说在莱特湾内停泊的盟军舰艇实际数量远远不止这个数字,但是这份侦察情报是日军整个作战之中获得的唯一一份莱特湾内敌情的报告。

在苏禄海中部平静的海面上,西村舰队迎来了24日的日出,这以后,又奇迹般地驶过了大约3小时左右平静的旅途。由于这条最南端的航线不管是天空还是水下每时每刻都深藏危机,因此每一个日本水兵都神经高度紧张地注视着一切,到了0850,“最上”号上的观察哨忽然急报后方发现似乎有潜望镜,莫非潜艇正在追迹?正当大家纷纷巡视后方以作出进一步判断之时,0855,忽然又接到了小型飞机正在侦察的报告,“山城”号的主桅上,飘起了“发现敌机”的信号旗,虽然飞机很快就离开了,但平静的航行终于被打断了。“山城”舰上,部队首席参谋安藤宪荣中佐在舰桥用望远镜追着那架远去的侦察机对西村说道:“他们终于要来了!”,西村也平静地嘟哝一句:“会来的”。话音还未落,雷达屏幕上开始映出了机影,西村下令驱逐舰之间的间隔拉开,以便实施对空战斗,到了半个小时以后,瞭望哨看着大型望远镜大叫:“敌方舰载机,大约30!”。

这是38特混舰队中戴维逊分舰队(TF38.4)属下“企业(Enterprise CV-6)”号的第20战斗机中队(VF-20)和第20轰炸机中队(VB-20),共有16架装备火箭弹的F6F以及12架各装备2发500磅炸彈的SB2C,他们平分为两队,正在舰队的230°到250°的方位实施搜索攻击任务,飞机于0830在北纬8°55',东经121°50'的方位发现了日本舰队,此时日本舰队航路0°,航速15节,两个机于0840汇合后,由里拉(Robert E. Riera)中校统一指挥,这些飞机在敌防空火力的射程之外集结完毕,终于开始向舰队袭来。西村于0930下令主炮开始对空射击,“山城”、“扶桑”号率先向空中齐射她们占了几乎三分之二个舰身的主炮,24门14吋巨炮纷纷吐出了浓黑的炮烟,向着13000米开外的机群射击,不久“最上”也加入了射击。远方依稀可以看见一发发炮弹炸裂成星状,组成了一道浓密的弹幕,这就是日军寄寓着厚望的三式弹,所谓三式弹,就是在炮弹中装填着大量的充满燃烧战剂的小铁管,譬如14吋的炮弹中便装着480个这样的铁管,一旦爆炸,便如同焰火般四散,其伤害半径可以达到152米。然而,这些纷纷开花的三式弹焰火中,美军的飞机依然无畏地穿越而入,到了0940,机群到达了舰队上空后,便开始实施俯冲,日舰也纷纷以高射炮以及机关炮反击,不久前还一片安静的苏禄海,顿时交织起了各种炮声和炸彈的爆炸声,各种高大的水柱冲天而上。

美军的由里拉中校率领第一队攻击“山城”、第二队队长莫尔(Raymond E. Moore)上尉率本部攻击“扶桑”,两队飞机在15000英尺的高度,从东面背朝太阳同时向日舰俯冲,战斗机用炽烈的机枪和呼啸的火箭弹为轰炸机开路。西村舰队虽然组织好了有效的阵形,但是这两队飞机依然冒着猛烈而准确的对空炮火,勇猛发动攻击。在距离大约2000英尺的距离,战斗机开始发射火箭,并用机枪猛扫,随后的轰炸机则呼啸而下,瞄准投弹。战斗只进行了五分钟,“扶桑”号的舰艉弹射机被一发炸彈命中,两架水上飞机全被炸毁,燃料还引发了一场火灾,火灾一个小时以后才被扑灭;“最上”号也遭到了火箭弹以及机枪的射击,仅仅飞行甲板轻微损坏,一个防空机关炮位被摧毁,8名枪炮手死伤。有一发斜落下的炸彈擦过“时雨”的前炮塔,炸彈被弹过侧舷落入海中爆炸,仅仅造成了1名炮手的轻伤,这不能不说是“时雨”交的好运,而且这个好运在以后还保佑者“时雨”号。美国战机只有王牌飞行员巴库蒂斯(Frederick E. Bakutis)中校的F6F没有返航,他的飞机被驱逐舰的高射炮击中以后,迫降在预定到达位置的大约15公里以东,直到7天以后才获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苏禄海中遭受空袭的“扶桑”和“最上”两舰

这五分钟的空袭也并未对西村舰队造成更大的损害,西村舰队一边等候着再度的空袭,一边依然向峡口驶去。然而空袭没有再来,美国飞机这时更加关心更大的肥肉:都奔北方锡布延海上的栗田舰队而去。航行了一个小时左右以后,西村向栗田发出了一份电报:

“0945,敌机击退,击落三架,近失弹造成的损伤轻微,无碍战斗力,1105。”

戴维逊少将在空袭了西村舰队以后,又参加了锡布延海之战空袭栗田主力,他预测到了西村舰队将由苏里高海峡突入莱特湾,他接到了让金凯德的第七舰队来对付的命令,由于发现了南下的小泽舰队,他也挥戈北上,参加了恩加诺海战。太平洋战争的宿将“企业”号也成了这次莱特湾海战中唯一与三支日本舰队交战过的航空母舰。当然,由于航空母舰舰队的北上,西村舰队由得以在没有防备的苏禄海畅通无阻,也正因为如此,恢弘的苏里高海峡史诗才得以隆重上演。

奥登多夫的铁壁之阵

盟军在未遇顽强抵抗登上莱特岛后,登陆支援舰队也纷纷加紧补充燃料和彈藥,并让疲惫的舰员稍歇,同时着力实施搜索。至10月24日拂晓前,莱特湾内的运输船只尚有“自由轮”28艘、战车登陆舰23艘,登陆物资的卸载工作还在实施之中。到同日中午为止,西村舰队被飞机发现并袭击后,志摩舰队也于1155被陆军第5航空队的飞机在卡加延(Cagayan)岛附近发现,金凯德将军由此得出了这两支舰队将于24日夜半企图经过苏里高海峡突入莱特湾的结论,他立即向全军进行了通报。正在“纳什维尔”舰上的麦克阿瑟将军还得到了希望他离舰退避的请求,将军回答道:“迄今为止本人尚无一览海战之幸,此乃难逢之观战良机,不必在乎本人的存在,并可在适当时机前往战斗水域。”金凯德见苦劝无效,只得将“纳什维尔”号调离战斗序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0月20日莱特湾内的贝奇号驱逐舰。

奥登多夫在接到了在苏里高海峡北口彻夜警戒并准备夜战的命令后,立即着手制定作战计划。他摆出了一个“不给对手一丝翻本的机会”的铁壁之阵来热烈欢迎。并将威尔金森将军麾下的第54驱逐舰中队以及鱼雷艇39艘转到了他的指挥之下,他手头的棋子拥有了战列舰6艘、重巡洋舰4艘、轻巡洋舰4艘、驱逐舰28艘以及鱼雷快艇39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沃彻普里格”鱼雷艇供应舰在大战前夕为PT-194号进行补给。

对于奥登多夫而言,这是一场没有什么悬念的战斗,但是他未敢懈怠,并请战列舰战列指挥官惠勒少将以及右翼队伯基少将到其旗舰“路易斯维尔”号上商讨对策。他们认为对于美国舰队而言,最大的问题就是穿甲弹的不足,由于舰队的主要任务是登陆支援,因此携带炮弹主要是对地的高爆弹,因此为了提高射击效果,主力舰队的射击不到18000米甚至到15500米之内不要实行。还有一个严重问题就是驱逐舰的鱼雷基本上已经没有补充,而且5吋炮弹数也由于激烈的对地支援而下降到了定额的20%!因此驱逐舰的行动也必须力求不开主炮,慎重雷击。这个会议一直进行到了下午5点才结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奥登多夫的旗舰路易斯维尔号重巡洋舰。

***

西村在1400到达了苏禄海东端的预定地点,为了向主队以及志摩部队报告将按照预定方案进军苏里高海峡,发出了2S机密第241410号电报,电报中除了报告了他当时的方位以外,还说明了他的航向是140度,航速18节。(实际为16节)。栗田于1447接到了这份电报时,锡布延海战正酣,直到一时后撤以后,才于1600向所属各部通报战况,但是西村舰队没有接收到此信的记录。

到了1500,“最上”号又一次按照预定计划,起飞了一架侦察机,但是这架侦察机没有起飞多久,就从此中断了联系。日军再也没有得到更进一步的盟军情报。晚上1815,24日的太阳消失在了海上,这支部队中,大多数的水兵将再也看不到太阳再度升起的景象。这时,西村舰队已经到达了内格罗斯(Negros)岛的南端,1900,西村接到了联合舰队司令部“确信天佑神助,全军突击”之电,但是他没有接到任何来自栗田的新指示。由于上午侦察的结果,表明在苏里高峡口存在着相当数量的鱼雷艇,西村命令“最上”号巡洋舰率领四艘驱逐舰作为“扫讨队”在主力前方大约20000米处先行,搜杀这些鱼雷艇。一直到2000,西村还是没有得到任何上级的指示,他知道自己无法等下去,在2013,他向栗田发出了在预计25日凌晨4点突入杜拉格的电报后,决定独闯狭窄的苏里高海峡。

海上轻骑之初袭

10月24日夜晚,水平如镜,夜空中随处点缀着几片乌云,四周漆黑一片,惟有一弯下弦月挂在清澄的夜空中。苏里高海峡的南口,奥登多夫布置了13个鱼雷艇分队,每个分队有3艘艇,整个鱼雷艇部队由李逊上尉率领,鱼雷艇的艇员基本上都是预备役军人组成,他们几乎没有经过训练,甚至有的连鱼雷发射都没有练习过,但是士气高昂。他们的任务是“通过目视和雷达,报告一切接触到的海空敌情,并且分别加以攻击。”2236被正在保和(Bohol)岛附近巡逻的鱼雷艇第1分队PT-131艇用雷达首先发现的不是“最上”率领的“扫讨队”而是西村的主力,第1分队立即加速接敌,直到2252,双方相距3浬时,“时雨”终于发现了左前方的岛影中闪出的这支奇兵并立即开火,快艇们虽然左避右躲并施放烟幕,但是PT-131依然被击中而且无线电损坏,这第一波攻击被击退。最靠近第2分队的PT-130在0010通过该中队的PT-127艇,将敌情通知了“沃彻普里格”号鱼雷艇支援舰,该舰将此报再于0026转达给奥登多夫手中。虽然已经晚了将近一个小时,但这是他得到的第一份确切的敌情报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苏里高的第一哨:鱼雷艇

与此同时,以23~26节航速先行的“扫讨队”在利马萨瓦(Limasawa)岛附近于0018也遇到了第3分队的快艇攻击,鱼雷艇由于被炫目的探照灯强烈照射,所发鱼雷无一命中,双方并发生了剧烈的对射,由于相对速度很快而无法有效命中。0028“扫讨队”接到了西村复归命令而转舵撤回。这段期间,由于快艇们依旧不断前来骚扰,搅得西村舰队草木皆兵,当“最上”回归本队时,却被“山城”号误伤,炮弹击中病室并造成了三人的死亡。这时,苏里高的入口处的静谧早已被此起彼伏的枪炮声打破,漆黑的夜空中也遍布来回晃动的探照灯光柱,以及缓缓下降的星弹。西村舰队在0130完成了合流后,以“满潮”、“朝云”在4公里以前先导,再以“山城”、“扶桑”和“最上”各间隔1公里排成一字长列,山城左右各1.5公里处,“时雨”和“山云”担任侧翼掩护,开始以20节的航速实施第二索敌配置。0202,整个编队到达帕纳翁(Panaon)岛南端后开始转舵而转向正北,开始正式扣响苏里高海峡之门。

就在帕纳翁岛的背影之下,又连续闪出了第6和第9两队鱼雷艇,。西村舰队立即一同右转回避雷击,同时以猛烈的炮火加以反击。鱼雷艇在弹雨和探照灯的强光之下蛇行,努力发射鱼雷,但是没有命中。紧接着,在另一侧的苏米隆(Sumilon)岛南侧,第8分队也加速袭来,射出6枚鱼雷,海中夜光虫由于螺旋桨翻腾起海水波动的刺激勾画出了耀眼的雷迹,日本水兵轻易地躲开了鱼雷。被昵称为“卡罗尔宝贝(Carole Baby)”的PT-493号被驱逐舰的探照灯照亮以后,被“山城”的副炮击中而受损严重,3名水兵阵亡,艇长布朗(Richard W. Brown)中尉努力将小艇抢滩帕纳翁岛,使幸存的艇员脱险,而艇身却被潮水撞上礁石而沉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国唯一受损的舰艇,鱼雷艇PT-493号艇长理查德·布朗(Richard W. Brown)中尉。

***

高速紧追的志摩舰队此时在西村舰队之后的大约20浬,他们排成第四接敌序列,也就是“潮”、“曙”两舰并列左右为前导,随后是以“那智”、“足柄”、“阿武隈”、“不知火”和“霞”为顺序的单纵阵,在0300前夕也抵达了苏里高峡口。原先晴朗的夜空中突降阵雨,能见度骤减,前面西村舰队发出的探照灯光和照明弹也被隐藏在了雨云之中。0320,旗舰“那智”的前方突然出现了高耸的断崖,当大惊失色的志摩急令转舵后不久,“阿武隈”号忽然在左舷的130°发现了雷迹。此地正是帕纳翁南端的比尼特(Binit)角,这里隐蔽着一支鱼雷艇分队,其中科瓦尔(Mike Kovar)中尉指挥的PT-137鱼雷艇在900码的近距离在借助日本驱逐舰的探照灯光发射了鱼雷,“阿武隈”号躲闪不及,鱼雷击中了左舷前部,军舰的速度降至10节。志摩下令丢下伤舰,以“那智”当先排成单纵阵,加速为26节继续突击。

美国的鱼雷快艇部队虽然都由新手驾驶,但是他们依然很好地履行了自己的职责,不但传递了宝贵的情报,还對日本舰队进行了骚扰。虽然对西村舰队的战斗中没有得分,但这次苍天终于没有辜负他们的献身努力。

驱逐舰的鱼雷盛宴

鱼雷艇的对于西村舰队的骚扰在大约0216左右终于告一段落,西村继续保持队形朝正北航行,海峡中迷漫着一种可怕的静默,日舰上的22式海上警戒雷达不能明辨敌舰和岛屿,他们紧张地等待着下一个敌手的出现。到了0253,“时雨”号忽然发现迪纳加特(Dinagat)岛影下有动静,连忙报告,“发现敌性舰影,距我方位10°8000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基伦号驱逐舰

那正是由第54驱逐舰中队司令柯沃德上校亲率的3艘驱逐舰,柯沃德上校接到了鱼雷艇的报告以后,于0206将本部分为东西两队,准备自己率第107驱逐舰分队从东,菲利普斯海军中校指挥的第108驱逐舰中队2艘驱逐舰由西夹击,0240,东路纵队在南方18浬处发现日本舰队,遂以25节突进,到了0258,柯沃德在与目标相距约12800码时下令施放烟幕,并左转舵发射鱼雷。0300时,由他本人的座舰“里米”号瞄准“山城”,后续“麦高恩”和“梅尔文”号瞄准“扶桑”,在8200到9300码开外在1分15秒内倾泻了27条鱼雷,而后向左回头在烟幕的掩护下以35节之高速撤离。

“山城”号也发现了敌手,西村立即下令组成三路纵队,做好规避的准备。“山云”号在40°方位发现了雷迹不久,0309,日军的探照灯集中投向了烟幕中的先头舰“里米”号并开火射击。“最上”号的瞭望哨忽然发现右舷100°疾驶而来的雷迹后紧急右满舵,随着急转弯舰身也大大左倾,鱼雷终于在舰艏前5-6米处驶过,但是其舰员却看见了前方的“扶桑”的右舷腾起了巨大水柱。据分析,这是“梅尔文”号发射的鱼雷。这艘巨大的军舰开始向右倾斜,回旋后撤,蹒跚了不远就再也开不动了。“最上”号驶过这布满烈火的残骸,跟在“山城”之后1000米继续前行,“扶桑”号中雷以后,也许是电路被毁,没有发出任何联络,到了30分钟以后,中央炮塔彈藥库被引爆,舰上迸发出冲天的烈焰,船身一折为二,继续熊熊燃烧着。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