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遭强暴被火车碾断腿 丈夫承诺照顾一世(图)

沧海一笑HA 收藏 14 2185

核心提示:妻子遭人强暴,又被火车碾断双腿,对此,刘光权和家人不离不弃,让饱受屈辱和伤痛的妻子重新站立起来。刘承诺承诺:“这辈子我要对她负责到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刘光权每天都要扶刘姗练习走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看着儿子,夫妻俩开心地笑了。


重庆晚报9月28日报道 妻子遭人强暴,又被火车碾断双腿,对此,他和家人不离不弃,让饱受屈辱和伤痛的她重新站立起来。他承诺:“这辈子我要对她负责到底!”


9月26日,忠县汝溪镇老林村11组刘光权家。在重庆铁路运输法院调解下,刘光权的妻子刘姗被火车碾断双腿一案终于达成赔偿协议。折腾刘家一年多的赔偿案终于告一段落。


看着怀中才出生不久的儿子,刘光权长长舒了口气。近500天,这个家没有笑声,儿子的出生让这个家又有了欢声笑语。


如今,刘姗的赔偿案也得以圆满解决。


“儿子带来了喜气。”刘光权觉得这个家开始转运了,他说永远不会嫌弃刘姗,这辈子要对她负责到底。


笑声重回苦难家庭


“哈哈!哈哈……”孩子“捣蛋”让一家人大笑起来。


“燚鑫!燚鑫!”昨日,刘荣烈来不及搁下背上50公斤的化肥,就开始叫孙子。小家伙看着爷爷,眼睛瞪得大大的,张着小嘴,似要说什么。


“背着不累啊。”妻子陈俸芬递给刘荣烈一条毛巾,从儿媳刘姗手中接过孙子,开始逗起来:“燚鑫,我的乖孙子,长大了要对妈好哈,她受过好多苦哦……”


“我抱会儿。”刘荣烈一边擦汗水,一边凑过身也想抱孙子。


“不去不去,爷爷的汗气臭得很。”看着公公婆婆争着抱儿子,刘姗开心地笑了,捡起凳子上的尿布一瘸一拐地挪到洗衣台边洗衣服。


燚鑫是8月初出生的。出生那天,刘荣烈请人给孙子取了个带“金”和“火”的名字。刘荣烈说,他希望孩子一生平安,因为他爸妈太苦了。


“又没理发?”刘光权的头发有两个月没剪了,刘姗笑他25岁的小伙子像个中年人。早上刘光权赶场,她特地嘱咐丈夫把头发剪了。刘光权在理发店门前犹豫了半天,还是没去理,将身上仅有的23元钱称了点排骨,为刘姗补充营养。陈俸芬把孙子递给老伴,为儿子端出饭菜。


“吃不下。”刘光权看着儿子,满脸愁容:“燚鑫这么大了,还没打预防针,听说打一针要160多块。”


“那么大的事都过来了,还愁这个?”陈俸芬把碗筷递到儿子手中安慰道:“趁天气好,把谷子晒了卖。”听母亲这一说,刘光权心情好了许多,大口地吃起饭来。


“什么气味?好臭!”刘荣烈摸了把孙子的屁股,“快,燚鑫流屎了……”


“哈哈!哈哈……”一家人大笑起来。


外来媳妇遭遇不幸


她先被强暴,接着又被火车碾断双腿。


“刘家娶回的山东媳妇跑了。”2007年3月24日,刘姗到万州培文镇赶场一直未回家。


刘光权全家和亲友四处打听,整整四天没有刘姗下落。老林村的人们议论纷纷,料定这个花1万多元彩礼娶回的媳妇是个骗子。


直到第五天中午,刘光权才接到梁平县警方通知,刘姗在梁平火车站被火车碾断双腿。


“这可是包袱”“残废了还有啥用”……亲友大多认为刘光权不该去认领没了双腿的刘姗。


“她是我带回来的,我得负责。”刘光权和父亲赶到梁平县医院。刘姗静静地躺在床上,头上、身上都是伤口,揭开被子她没了双腿。刘光权咬着嘴唇什么也没说,眼泪直往下掉;父亲当场就昏死过去。


“姗姗!姗姗!”刘光权轻轻呼唤着昏迷的刘姗,刘姗眉毛抽动了两下,双眼流出两滴泪水。


“就怕他不管我。”刘姗怎么去了火车站,怎么被火车碾断双腿?刘光权每每问起此事,刘姗什么也不说,只是哭泣和流泪。直到一个月后,刘姗才将这场刻骨铭心的噩梦告诉刘光权——


3月24日下午,刘珊去培文镇赶场返回路上,年近七旬的老汉郎某伙同他人将她轮奸。晚上,两犯罪嫌疑人用车把已昏迷的刘珊送上万州去成都方向的火车。当火车快到梁平车站时,听到广播的刘姗清醒后在下车时被火车碾断双腿。后来,刘姗的遭遇引起了媒体广泛关注。(本文来源:重庆晚报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