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者 我本善良 第102章:天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11.html


凝重的空气已经紧紧的驻扎在了这个混沌的世界,犹如一只盘旋的秃鹫在窥视着不远处即将腐烂的尸体。海滨仓库之中散发出来的阵阵呛人的硝烟味道,并不时的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特警队员正悄悄的向里靠近,可是他们哪里知道,这群惯于践踏生命的怪兽已然从后面的水道全部离去,而等待他们的则是一个可怕的讯号。程小亮不是第一天出来行走江湖,他心里非常清楚该如何毁灭证据,让警察如同无头苍蝇一般的难以下手,更不要说是查案。在仓库的几处支撑点,一闪一闪的小灯如同阎罗王的催命符一样,静静的等待着难以逃脱的厄运缠绕者。那是一场根本没有悬念的灾难,十几条的人命在瞬间便和天地化作了一体,这种烈性的炸药更是让人尸骨无存。

程小亮手中的远程控制器,终于被甩了出去,在漫无边际的大海之上,谁又会在意一个小小的垃圾不幸的坠落?对于刘氏集团而言,这次任务空前的成功。他静静的坐在豪华游轮的客厅之中,抽起了雪茄。此时,他与刘宏志之间的那种独立的怨气已经全然消失。但是一个新的困惑却让他始终无法轻易的摆脱,作为刘宏志这样心思缜密的人,他又怎么会容忍一个曾经试图背叛自己的人,留在自己的身边,莫非他还有其他的什么企图,或者说是计划?刚刚结束的枪战,严凤越还是不小心被无情的子弹射中了胳膊,对于这些冷面杀手而言,这样的伤势根本算不了什么。看着郁郁寡欢的程小亮孤身一人发呆,她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低声问道:“怎么,程老板也有不开心的时候?是担心刘总会对你采取什么手段吧?”

大家一起多年,尤其是严凤越这样的女人更是能看穿别人的内心一般,所以程小亮并没有觉得有任何的吃惊。只是冷笑道:“错了就是错了,没有什么担心的。干我们这一行,我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对于之前的野心,我也不会否认,大姐又何必冷言讥讽呢?”说完,程小亮蔑视的吐了一个忧郁的眼圈,透过它悄悄的看了一眼冰冷的严凤越。那种感觉,如同犯错的孩子在接受父母的责罚一般恐惧,只是在嘴上逞英雄罢了。

严凤越摇摇头打量了一番对面故作镇定的程小亮,当然在此之前谁也不知道原来任务背后真正的黑手竟然是老板的老板,一个神秘的不能再神秘的人物。显然不管是程小亮,严凤越,还是李小锋,张瑶,都只不过是他棋盘上演示的棋子罢了。至于在以后任何时候他想动用或者弃子,谁也无法预测。经历这次事件之后,严凤越自己同样开始有些疑虑,虽然她口口声声说自己如何的坚强,如何的不怕死,但是真的当威胁降临的时候,谁也摆脱不了来自地狱的那种冰冷与畏惧。

严凤越轻叹道:“我们只不过是真正老板手中的棋子罢了,我可以断言,倘若是刘宏志一人决断的时候,你程小亮的脑袋恐怕早已经搬家,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说着,严凤越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了程小亮的身上。

被她这么一说,程小亮倒是有几分察觉,那种顿悟的瞬间让人浑身上下变得有些僵硬,嘶哑的声音说道:“大姐的意思是——”

严凤越冷笑道:“或许下一步我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都将成为棋子,至于是不是弃子,我们同样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不过现在看来,你还是真应该谢谢这位幕后的老板,他算得上是你真正的贵人啦。”

这个世界原本就是由金钱,利用相互弥补的,救自己的小命的人,同样是需要自己在适当的时候将这份恩情加倍的奉还而已。程小亮道:“既然大姐这么说了,我程小亮也不妨明说,对于这个幕后的老板,我真的很是担心,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在他一人的掌控之中,我们根本就是行尸走肉一般的麻木的执行而已。他到底是什么来头,他到底还有什么让我们置身虎口的举动,谁也不清楚。不知为何,最近总是觉得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这种感觉甚至超越了来自墓穴深处的古老的诅咒。既然大家都是朋友,不知大姐对后面的形势有什么看法,宝藏我自然喜欢,但是我最担心的就是自己无福消受。”

程小亮的摊牌,严凤越其实早已料到。现在看来包括刘宏志在内的所有人,几乎一夜之间都变成了傀儡,而此时此刻,内心深处的自保机制自然到了启动的时候。严凤越道:“你说的没错,我们现在终于成了被死神操纵的傀儡。不过我还是奉劝程老板,不要轻易的将这种情绪表现出来,这样或许我们才有可能找到逃生的可能。一个能让刘宏志都卑躬屈膝的人,你想他会拥有何等通天的势力。”

程小亮会意的点头道:“大姐也赞同我的看法啦,事到如今,以后行事我程小亮务必会和大姐随时保持联系,稍有差池,我们就见机行事如何?”

严凤越道:“任何时候保持清醒的头脑那才是最要紧的,我们谁也不愿意看到如同之前一样那般鲁莽的行为,明白吗?”

程小亮连忙应道:“明白,明白,大姐就放心吧。”说着,两个彼此会意的笑了笑,第一次端起了预示达成某种同盟关系的酒杯,一饮而尽。程小亮继续说道:“没想到大姐竟然如此爽快,看来我程某人确实应该自罚一杯,消除之前对于您的成见。”

严凤越透漏着那种寻常女人所没有的气质笑道:“这个世界原本就是如此,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只不过是我们在某个特殊的时候,站了同一条战线上罢了。”

程小亮大笑道:“大姐果然是女中豪杰,小弟佩服佩服。任何时候说话都是如此的直爽!”

严凤越笑了笑说:“如果夹着尾巴做人,可以长生不老,不被暗算的话,我更宁愿如此,哈哈——”游轮之上所谓的成功者,同样充满了无限的恐惧与担心,而此时的李小锋又当如何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