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特工 第二卷 第五十三章 痛下杀手(一)

李伟新 收藏 1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5/[/size][/URL] 从苏必利尔湖撤离,我就感觉到我要干点什么事了。车开出桑德里小镇,珍娜问我往哪开?我脱口便道,“渥太华。” 珍娜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但瞬间便消失了,投入地开着车。波姬丝却望着我,“我们这可是在走回头路啊。” 我点点头,“就是要走回头路。” “越是危险的地方越安全?”波姬丝问。我对她笑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5/



从苏必利尔湖撤离,我就感觉到我要干点什么事了。车开出桑德里小镇,珍娜问我往哪开?我脱口便道,“渥太华。”

珍娜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但瞬间便消失了,投入地开着车。波姬丝却望着我,“我们这可是在走回头路啊。”

我点点头,“就是要走回头路。”

“越是危险的地方越安全?”波姬丝问。我对她笑笑,将她搂入怀里,“亲爱的,那样太老土了。一般的刑事逃犯才会那样想,那样做的。你当我是强奸犯啊?”

“你真坏。满脑子坏水。”波姬丝娇嗔道。我亲了一下她的额头,“谁叫你当自己是逃犯看呢?”

“我们这几天就是在逃嘛。”波姬丝坚持道。我故作生气地说,“就你对我没信心。”

“不是我对你没有信心,是你自己没什么信心。”波姬丝说这话的时候,身子地往我怀里拱,显然,她在以身体语言告诉我,我波姬丝对你没有信心的话,我还能全身心都跟你融在一块?

这身体语言就是妙,一下就让我心里灌满了蜜。

不是我没信心,是我的灵魂有点问题。

这家伙,昨晚一蹦三丈高,倏地钻入了被子,爬到波姬丝的乳沟里。它当那里是纯洁的冰川,迷人的雪谷。它和波姬丝的灵魂,就像一对红蜻蜓,在里面飞着乐。开开心心地在波姬丝的梦里发出鼾声。

我明明是感觉到它发出了鼾声的。

可一大清早,它站在我的额头,一付悲伤欲绝的样子,泪珠青蛙一样地跳出,嘀嘀哒哒地落在我的脸上。

“嘛呢?这么伤心?”我关切地问。

它一下趴在我的脸上,泪如溪流,泣声道,“我被人揍了一大顿。眼都黑了,唇都青了,骨头都快碎了。”

嗬,这么夸张。

“你就不会还手?”我怪它的窝囊。在我的心目中,我的对手也是个诗人嘛。

“我不会还手,我不会还手,你什么时候是会还手的人?你从来没锻炼过我还手,你叫我怎么还手?”它气呼呼地道。

这倒是。

但这不是我的问题,是我老爸的问题。

我老爸爱打架,不,准确说是人家爱找他打架。从小学打到高中,他是屡打屡败,屡败仍屡打。其实不是他爱打,是人家逼着他不能不打。每打都是他吃亏。为啥?他不会还手。人家打到他眼圈黑,他只会打人家多肉的地方。大腿啦,屁股啦,反正是不顶用的地方。

我妈知道他的故事之后,就笑说,“你干嘛这么傻呀,人家打你眼睛,你就不会打人家眼睛的?”

“打什么打?万一打瞎了人家的眼睛怎么办?”他还振振有词地回道。

“毛病,没药救。”我妈故意和气道。实则心里甜得很,想,像这样心地纯厚的人,这世上到哪里去找?

“就是嘛,有其父心有其子嘛。”我的灵魂讥道。

“你就不会说,青出于蓝胜于蓝?”我不满道。

“我看你比你老爸更差劲。”

“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昨晚我就是只会挨揍,根本连还手的意识都没有。”

“不可能,你当我是面对希特勒的犹太人,只会让人家投进毒气室啊。”

“好一点。”

“怎么好法?”

“你还会跑。”

这坏家伙,差点没让我“嗤”声笑出来。想想,我不可能这么差劲啊,在波姬丝的香居跟汉德姆斯短兵相接,我的表现就不错嘛。

“屁,那全靠人家波姬丝给了你力量,否则的话,你就死定了。”灵魂毫不留情地道。

这个,似乎是有点那个意思。灵魂似乎没夸大。

如果是这样,问题就真大。

我的灵魂不堪对手一击,那我还有什么希望斗赢他?不错,我可以像我老爸那样屡败屡战,可我的对手允许我那样做吗?他会给那么多机会给我吗?万一跑不快,我的灵魂就不是眼黑唇青的问题,真像它说的,骨头都会掐碎。

对手如此狠辣,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其实,有哪个自栩为救世主的人,不是心狠手毒的呢?

我这个诗人啊,也真是太天真了。

灵魂仍伤心在哭。

那样子,绝对比一个女孩跟上一个窝囊废还要伤心百倍。

我是个要面子的人,自尊心极强的人,怎么能忍受灵魂对我的绝望?

我脱口而出,对珍娜说去“渥太华”,当就是我硬了心肠,要痛下杀手了。

不过,这个念头只一闪,我立马将它掐熄。

头一低,吻住波姬丝的唇。

波姬丝的唇柔软地牵动着我。她仿佛已明白我的心思,要令我的激情掩盖住我的真实意识,对我便回吻得十分投入。身子也在我怀里软软暖暖,散发出一股股诱人的肤息。我身上就像盛开着百花,斟满春天醉人的芬芳,坠入时间的无限。

是的,时间让万物拥有美丽的果壳,使每一个生命都自成独立体。从这点上说,时间对谁都没有偏爱。生命体一旦存在,便永远存在,融入时间之中。在时间的眼里,万物不存在谁高贵、谁低贱,谁长生、谁短暂,谁美丽、谁丑陋,谁凶恶、谁善良……万物拥有了它的果壳,便拥有了存在的理由,生存与发展的机会。时间就像一张白纸,任由万物去抒写自己的喜怒哀乐;时间就像是永恒的化身,哪怕是一粒微尘、一缕转瞬即逝的光,都可以自由地进入它的怀抱,深入它永恒的境地。因为对于时间来说,没有消失和死亡的概念,不管微尘变成了什么,不管光如何由发光变成了无光,都只不过是形式的转变,它们始终存在在时间的无限里面。

我们热爱生,而惧怕死,是因为我们对自身物质的一种偏爱和怀念。从没想过,物质在此间的完成,必将会转换到彼间,继而重组,变成别样的存在形式。我在前面已经说过,每一个时间的果壳,其实就是一个小宇宙,它无时无刻不在变化、不在澎胀、不在发展。

可我就要去当杀手了……

我是个诗人,一个歌吟爱情的诗人,一个心怀万物的诗人。但很快,我就会变成一个杀人的诗人。

我相信,我不会犹豫,一勾扳机,子弹射出,对方脑袋开花……

天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