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少年记忆之放牛

农村现代化的一个标志,就是农业机械化,也就意味着牛、马、驴、羊等牲畜在农村下岗。当然在中国农村,机械化也是改革开放以后才开始的,在此之前的几千年里,牛、马、驴等牲畜都是农民重要的生产资料,农民要靠这些牲口干耕田、运输、拉磨等重体力活,它们也是家庭的重要成员,所以农民都会细心照料这些牲畜。而小孩长到一定年纪都会作一些放牛、放羊、喂牲口等力所能及的农活,我少年时期正是改革开放初期,我就有一段当牛童的经历。

上世纪八十代初期,正是农村分田到户的时候,我们家当时六口人,从生产队分到六亩水田(由于我的家乡是山区,人均耕地非常少。),并和几家共有一头水牛,这样每家需要轮流安排人放牛。在农村放牛一般都是小孩的事情,我大哥当时念初中且住校,弟妹年纪还小,这样放牛的活就落到我头上,我当时正在念小学四、五年级。

放牛虽然是每天都要进行,但夏秋两季和冬春两季的时间还是有所不同。夏秋季一般都是农村的农忙时间,白天牛要下地耕田,所以要早晚将年赶到野外吃草,等干完农活后,还要将牛放倒野外饱餐一顿。而在冬春季,由于牛的农活少了,而且早晚霜冻比较严重,一般都是白天太阳出来后才将牛赶出去,日落前就将牛赶回来。特别是冬季,野外的草已经非常少,牛出去也只是晒晒太阳,肚子一般是吃不饱的,所以赶回牛圈后还要喂一些干的稻草。

在夏秋季轮到我们家放牛时,不论是刮风还是下雨,我都要在早上天蒙蒙亮,就和村里小伙伴们,把牛从牛圈里赶出去。放牛的地方一般都是顺着路傍、河沿有草的地方移动,当然每天要换地段,保证牛有足够的草吃饱肚皮。当然,路傍、河沿也有许多庄稼、菜园地,放牛娃的重要任务就是不能让牛吃了进了庄稼地吃了庄稼。如果没管好让牛吃了别人家的庄稼,那就是闯了大祸了,回家屁股准回挨板子的,重的还要赔人家的损失。一般是放了一个小时后,我们就把牛赶回家,自己急忙吃点早饭后去学校上学。

冬春季因为是白天放牛,而我白天要上学,这样就可以不用放牛了,不过到星期天时,我还是要被父母亲赶出去放牛的。冬春天,如果不下雨或下雪,我们一般都是将牛赶到山上,让牛吃干的野草。山上由于没有庄稼,所以就没有必要一直盯着牛群,通常此时我和小伙伴们就开始在山上玩耍,玩得最多的就是打扑克,四个人就打升级或争上游,五个人的话就玩找朋友(也是一种升级玩法)。当时的扑克牌只有过年的时候家里才会买,所以有时两副扑克已经玩的破破烂烂,有的牌只剩下半截都不舍得丢弃。虽然很小就已经学会打牌了,可是我的打牌的水平并不高,也许是对手的水平太差也有关系吧!

放牛看似简单,其实也不是件容易的活。你得要为牛选择草比较充裕的地方,这样在短的时间内牛就可以吃饱,如果牛没有吃饱的话,你就休想将它们顺利地赶回家。每天都要安排时间,让牛喝水,特别是夏季天气较热时,还要让它们到河水中洗个澡。放牛最怕的就是碰道公牛打架,如果两头公牛发了狂,互相顶着牛角,我一般都是逃得远远的,这也许不算作是称职的牧童吧!要知道公水牛,块头那么大,头上的两个大角,别说是在牛打架的时候,就算作是正常时也不太敢靠近的,它们打架的时候我还是逃命要紧,不要被它们误伤了。

在中国文化里,放牛娃、牧童是一种回归自然、恬静闲适的生活象征,非常有浪漫主义的色彩,许多国画里都有骑着牛背上、吹着短笛怡然自乐的牧童形象,诗歌里也有咏叹牧童的清新诗句。历史上也有许多有关放牛娃的故事,如明朝画家王冕边放牛边学画画,最后成为历史上有名的大画家;最有名的当属明太祖朱元璋,从一个替地主打工的放牛娃变成个开国皇帝,也算作是历史演义的极致了。

现在回想在我放牛的经历,肯定有细雨濛濛中戴着竹斗笠放牛的时候,只可惜我不会吹笛子,更不敢坐在牛背上,就是被某个大诗人望见一定不算作好风景了。我的人生到现在也还没有什么大的作为,可也是我们村的第一个大学生,在乡情的眼中也算作是一个了不起的放牛娃了。多年后我回忆自己这段人生经历时还写了一首绝句,现摘录如下:

桃花盈盈炊烟轻,

日落西山鸟入林。

牧童牛背操短笛,

贪恋春光不愿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