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却要我用生命去换[第一军团]

我是磊哥 收藏 33 341
导读:[size=16][B][color=#FF0000][center]发生在工地上的故事之——爬上吊塔求工资[/center][/color][/B] 我的家在农村,我的父亲15岁就独自闯云南,17岁到渡口(现攀枝花)打拼,除了开初几年老爸是做生意以外,就一直在工地上做事,直到现在——我爸爸、妈妈、弟弟都在工地上工作,而我母亲的哥哥、弟弟以及妹妹一家都在父亲先后的带动或帮助下在工地上做事。很小的时候暑假或者寒假老爸就会接我或者弟弟去工地上玩,所以我耳熟目染的知道很多关于工地上的故事,有趣的、悲伤的、或

发生在工地上的故事之——爬上吊塔求工资


我的家在农村,我的父亲15岁就独自闯云南,17岁到渡口(现攀枝花)打拼,除了开初几年老爸是做生意以外,就一直在工地上做事,直到现在——我爸爸、妈妈、弟弟都在工地上工作,而我母亲的哥哥、弟弟以及妹妹一家都在父亲先后的带动或帮助下在工地上做事。很小的时候暑假或者寒假老爸就会接我或者弟弟去工地上玩,所以我耳熟目染的知道很多关于工地上的故事,有趣的、悲伤的、或者黑暗的、高尚的,等等不甚枚举。


但凡是在工地上干的时间长一点的人们都知道,在工地上干活工资不一定好拿,这主要还要看帮什么公司,即使现在有劳动部门的管理并有了相关的法律法规总的来说要显得好多了。但是由于在工地上混饭吃人员是鱼龙混杂,而且法律意识和文化程度都不是很高,因此还是会有包工头或者工人不能按时的领到他们辛辛苦苦一年甚至更久的血汗钱,记得是本世纪初媒体的报道越来越透明、开放之后民工们就有选择性的想法讨薪了。有的是泼汽油以自焚相威胁、有的是爬上高楼以跳楼相威胁,风头最大的讨薪方式莫过于爬上塔吊讨薪了,那也是危险系数很高的讨薪方式。先说一点,他们这样做并不是真的想死,只是想将事儿闹大,让有人来管而已。


我先要说明的是,大家看见很多民工讨薪方面的报道往往都是以性命相逼,或许有的战友认为民工就是民工,没出息就是命贱,为了千儿八百就可以以命相赌,简直没有一点法律意识,不懂得向法律求援。其实,这种想法是大错特错的。首先我想说的是千儿八百元钱一个民工来说特别是从事体力活儿的民工来说的话那是一笔很大的数字,可以够一家四口或者五口用四五个月乃至半年,没有在工地上做过的人一般是不会体会到做体力活的辛苦,况且一般情况不上几个月的工资民工们还是不会这样做的。对于他们来说求助法律那几乎是笑话,我听过很多例子和自己亲身经历,找仲裁还不如提刀子来得实际,个中缘由我也不便多说,反正我见过的仲裁和工地上有的民工所遇见的仲裁都他妈没一个好人吃了举报人再吃被举报人,谁喂得多就帮谁!要是法律能够帮他们的话谁吃饱了撑会以死相逼啊?还有就是对欠薪的人提刀子也不是对谁都可以的,还要看对方的背景和性格,呵呵说白了就是有没有把握吃定他,他会不会报复,当然这种做法是非常少的,不仅仅是因为民工们都比较善良不希望出事端,还因为他们都怕出事,他们心里面有数他们是惹不起他们的。所以,希望大家看见民工们以死相逼讨薪的时候千万别笑话,他们是迫于无赖,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啊。


关于以这种方式讨薪开始流行好像是本世纪初,很多报社敢于报道这方面的时候,民工们迫于无赖了就会再决定爬上塔吊之前选出一个代表或者几个代表去爬上塔吊,然后另外的人在下面打电话报警还有就是打给相关媒体。呵呵,这种情况我见过不少。当然也不是每一个以这种方式讨薪的人都会让人在下面报警哪个、打电话,有的是一时想不开,而不是有组织有预谋的。今天我就捡发生最近的一起来说。


03年暑假,我在老爸做事的工地上玩,一天上午很多人都朝隔壁小区跑,边跑还边喊“那边有人要跳塔吊了”,闲得没事我也跑过去瞅瞅热闹。当我跟着很多工人一起来到这边的时候塔吊下面已经围了好多人,110、119、120的都来了当然少不了相关媒体的记者。警察叔叔在下面不停地喊话,说有什么事下来再说、有事好商量之类的,塔吊上的两个人一个是负责内装的一个小包工头和他的一个工人。塔吊下站着他们十几号工人,逢人问就说“狗日的***鸡巴公司,我们给他干了一年活路他龟儿子几爷子工钱都不给我们,刚刚我们老板给公司里面打电话了,要是今天不解决我们就死给他看,反正我们这些贱命一条、穷鬼一个,我们死了总有人要遭,小事没人管闹大了自然就会有人管了。”


下面的工人说完,就喊着口号“我们要吃饭”、“你们这些黑心萝卜凭什么扣我们的血汗钱”······


无论下面的警察怎么劝说都没用,上面的人说了,今天见不着钱我们就跳下去,反正我欠一屁股债,死就死了,而且的我死了总还是有人会不好过。后来人越围越多,半个小时左右市电视台的扛着机器来了,不一会儿省电视台也来人了,看预期的效果达到了,塔吊上面的人吼得更凶了,下面的工人和围观的工人们都更加愤怒的吼着各种口号,一会儿,民警见人越围越多,不得不向上面汇报,又调了些警察过来,不久相关部门的领导人来了,领导接过话筒对塔吊上面的两人喊话,说有什么要求你们可以向政府要提啊,不要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上面的人说了,我也不想死,可是***公司不给我工人们的工钱我也办法啊,你们把那个***公司的老板喊过来,今天不解决我们就死给他看。当时下面围观的民工应该有好几百了吧,有好事、唯恐天下不乱者开始喊着各种口号,并叫嚣今天不解决我们就把这工地给毁了,反正是我们修的,我们又没领到钱,不一会儿场面越来越混乱,很多不相干的青钩子也瞅过来借此事宣泄自己的不满。


看这场面开始有些混乱,民警又调了一些警察过来。政府的负责人给该拖欠工钱的单位打电话,让他们老板过来,接电话的当时不知道是谁打的电话,他回答道:老板说了,他们不得跳,这件事闹一闹就是了,反正公司又不是不给他们,现在公司实在是周转不过来啊。听得打电话这名官员当即就吼道,我是政府的****单位,通知你们老板再不过来我就让你们就马上停工整顿,吊销你们的相关资质证明!听罢,该老板才知道事情闹大了,于是灰溜溜的带着几名保安和现金过来了。现在想想当时那几个老几之狼狈,全都戴着安全帽(怕被打),这些家伙一见相关部门的头头和部分媒体在现场马上就点头哈腰的给大家散烟,陪笑脸。看那德行就准不是什么好鸟。


简单的交谈过后,他便将所有的工钱拿了出来,并叫塔吊上的那个小包工头下来拿,那小包工头不干,说先把钱给他下面的工人,让工人们过个数,看数目对不对,没问题他自然会下来。


很快,清点完毕,那名小包工头和他的一名工人慢慢的从近百米的塔吊顶上往下爬,看的下面的人心惊肉跳,大约下了十来米,两个人就不动了,下面的警察问出什么事了?要不要我们帮忙啊(刚开始的时候警察说让消防战士上去接他们下来,被他们拒绝了)?半响没人回答,警察又问了几遍,那名工人才说我们害怕。呵呵,当时下面好多人都笑了。后来上去了四名消防战士用了近一个小时才将他们接下来。下来之后那名小包工头挺尴尬的朝大家笑了笑,然后走到那几名政府官员的面前就跪了下去,说了很多感谢的话。其中一名政府官员说,今后遇到这种事千万别激动,别动不动就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有事就来找政府,没什么问题解决不了的。那名小包工头说我找了啊,他们说我们没有合法的手续不管我们,我们是被逼无赖啊。呵呵,这事也算就这么结了。第二天那名小包工头就带着他的工人撤离了这个工地。



其实很多时候人被逼急了没办法才以死相逼的,谁他妈想死啊?谁他妈又想干这种丢人的事儿啊?没办法啊。很多基层政府的职能部门服务意识不强,好多事情都是一味的讲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到最后什么事也解决不了,所以很多时候很多弱势群体为了得到自己原本就应该得到的利益,就不得不这样以性命相威胁借以引起政府和社会的重视,只有将事情闹大了才会有人给他们公道!



记得有一次,一个工人喝醉酒之后要求包工头给他结算工资(工地上的工资结算一般都是在年底或者工地完工了才会结算),将拖欠他的几个月工资发了,不然他就从塔吊上面跳下来,当时大家都以为他是闹着玩的,结果那家伙一不小心居然从上面摔了下来,呵呵后来建筑公司赔了好几万这事才算完结。


呵呵,真希望今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毕竟万一出个意外可就不好了。

本文内容于 2008-9-29 12:06:11 被我是磊哥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