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分析第四代战争特点 称以黎冲突典型

fengyimin 收藏 0 64
导读: 正如以色列通常认为的那样,以黎冲突的导火索是两个以色列士兵的绑架。以色列对真主党的袭击做出的迅速反应远远超过了真主党的预计。最后的利益冲突是第四代战争的典型代表。 与以往以色列与其他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冲突不同,整个冲突没有决定性战斗,没有明显的赢家,没有军事上明显征服。 上述的这些特点就是第四代战争的典型特点,因此第四代战争可以被定义为,战争中的主要参与者是非政府行为体(真主党),可能在一个国际上认可的国家(黎巴嫩)对付技术先进的国家(以色列)。 第四代战争和是

正如以色列通常认为的那样,以黎冲突的导火索是两个以色列士兵的绑架。以色列对真主党的袭击做出的迅速反应远远超过了真主党的预计。最后的利益冲突是第四代战争的典型代表。

与以往以色列与其他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冲突不同,整个冲突没有决定性战斗,没有明显的赢家,没有军事上明显征服。

上述的这些特点就是第四代战争的典型特点,因此第四代战争可以被定义为,战争中的主要参与者是非政府行为体(真主党),可能在一个国际上认可的国家(黎巴嫩)对付技术先进的国家(以色列)。

第四代战争和是一个新的事物,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毛泽东的“人民战争”,而最的人却被西方的职业军人所忽视。本文的目的就是要说明以黎冲突为我们的职业军人提供了研究21世纪战争形态演变的例子。此外,也许更重要的是,这种展望可以为我们的军队提供参考,有助于它更好地在执行条令、招募人员、作战准备方面更好地适应未来的作战环境。

正如威廉.林德(第四代战争理论的创始人之一)在其开创性著作中定义的那样,第四代战争包括如下要素:

意识形态上高度统一的非政府基地;使用了目前的高科技;分散的后勤支援;直接攻击敌人的文化;综合使用心理战手段,尤其是通过媒体。

正如其他作者描述的那样,其他几代战争都是从技术进步以及战术发生的角度进行划分的。第一代战争以线式纵队式作战队形和无线膛步枪的发展为标志。而第二代战争的明显特点是基于间瞄射击的线性作战。第三代战争的特点是以迂回和摧毁敌人的战斗部队以及纵深防御为主要行动的机动战术。

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明白第四代战争可能与第二代战争、第三代战争并存,第二次黎巴嫩战争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更重要的是,第四代战争中很难区分战争与政治、战斗员与非战斗员,和平与冲突,前线和后方。第四代战争不能与恐怖主义战争和非对称战争混淆,虽然恐怖主义可以用作战术手段(例如,哈马斯在约旦河西岸的自杀性袭击。)

这里需要进一步讨论两个因素。首先,这些非政府的、意识形态激励的军事组织在一个主权国家中存在。其次,这些组织利用软弱的国家政府来建立用来支援、招募和作战的基地。第二个相关的因素是外交、信息和经济在战争中的重要地位。这并不代表这些国家实力在过去的战争中没有发挥作用,但是,在第四代战争中这些不同的手段日趋融合同化。这对于占胜技术先进、军事上强大的对手非常有效。现代军队的主要威胁包括两个因素,一是存在于一个国家的由意识形态驱动的跨国家的组织,二是综合使用外交、信息、军事、经济手段。这些要点在第二次黎巴嫩战争中体现得非常明显。

林德关于第四代战争的理论对于研究第二次黎巴嫩战争具有很强的指导作用。通过几个显著的类比可以推断出以黎冲突就是未来战争的典型例子。第四代战争的主要特点是由意识形态驱动,由非政府行为体参与。在黎巴嫩真主党就扮演着这样的角色。真主党的意识形态主要根植于《古兰经》和什叶教的***教教规。该意识形态的重要性在于从真主党的角度看,其主要追随者不光是黎巴嫩人,更重要的是还包括什叶派穆斯林和圣战主义者。

真主党不仅仅是一个军事组织。其行动在黎巴嫩具有政治上的合法性,其政党在议会中的2000个席位上占有9个成员席位和3个非成员席位。通过伊朗的资助和支持,真主党获得南部黎巴嫩逊尼派穆斯林、***的支持。黎巴嫩的人口大约300万,并不是一个单一民族的国家,它由约18个不同宗派组成。此外,其软弱的政府和军队为培植真主党这样的非政府组织提供了温床。

出现的技术

第四代战争中的第二个主要特点是使用高技术。第二次黎巴嫩战争为我们提供了许多使用高技术武器的例子。毫无疑问,以色列国防军与其它阿拉伯国家具有很强的军事技术优势。事实上,当面对压倒性的数量优势的时候,这种利于以色列技术优势颠覆了,赎罪日战争和1982黎巴嫩战争充分说明了这一点。虽然以色列国防军有效使用了先进技术,而真主党没有。

从技术角度讲,火箭并不是大家公认的高技术武器。事实上,大多数真主党使用的火箭炮都属于二战时期前苏联喀秋莎火箭炮系列。喀秋莎火箭炮(BM-21)设计初衷是用来打击集群目标、面积目标的,比如城市中心。由于较低的精度,它们较之军事性能来说更具心理毁伤能力。他们需要的主要技术知识就是如何成功地获取和使用无线遥控发射装置,以及如何从商业卫星获取的目标数据。

真主党的另一个对技术的改进就是他们在整个冲突期间有效地保持了保密通信。以色列国防军以其对敌人通信的截获、侦听能力而闻名于世。与以往作战行动不同,真主党在整个战争中成功地对通信的加密保持了通信安全。这使得真主党直到战争结束之前都保持了完好的指挥控制功能。我们从公开的资料不能探知真主党是如何做到的,但是毫无疑问他们可能使用了不规则装置或者(和)加密装备。

许多以色列国防军装甲车辆遭到了叙利亚和伊朗提供的最新一代反坦克导弹的打击。在真主党使用的先进的反坦克导弹中包括Raad,它是一种伊朗的Sagger型;Raad-T型是具有前后战斗部的伊朗Sagger型。Toophan是伊朗的陶式反坦克导弹。这些反坦克导弹得到熟练的战术运用。真主党也利用了伊朗制造的最新的火箭助推的手榴弹发射器。这种火箭助推的手榴弹发射器属于RPG-7系列。这些先进的反坦克武器对于世界上公认的先进装甲进行了精确的打击。

真主党也成功地对以色列导弹舰艇进行了打击。在7月14日,由伊朗C-802雷达制导的导弹重创了以色列海军HANIT,当时这艘舰艇正驶离贝鲁特,造成了舰艇的损坏和四名士兵伤亡。

真主党的另一个展示技术的主要作战空间是空间。真主党在最近的几次冲突中几次使用了无人机,也许这次战争是第一次作战双方都使用无人机的主要战争。Ababil无人机是由伊朗航空工业研制和生产的。很明显,真主党使用了数种先进技术了对付以色列。

第三个例子是使用分散后勤支援设施。在2000到2006期间,真主党在黎巴嫩南部地区发展了分散在数百个居民和公共设施(包括清真寺)的综合后勤系统。这个网络由大量的地下垂直碉堡系统、广泛分布的储存补给、武器和弹药暗窖组成。这些基础设施目的是要应付以色列大范围全面战争。这些加固的基础设施使真主党可以实现其一个主要的战略目标,那就是持续不断地用火箭打击以色列的平民。

心理影响

第二次黎巴嫩战争充分说明了打击对手的文化是第四代战争的另一个原则。不出所料,大多数的媒体报道集中于铺天盖地向以色列城市袭来的火箭炮弹。事实上,双方大多数的伤亡人员都平民,这并不是以色列希望的结果,但正是真主党想要的。由于真主党知道大多数西方社会特别是以色列憎恶平民伤亡,所以他们想通过打击以色列的平民来寻求迅速解决冲突的方案。火箭炮对海法以及南部城镇的打击产生的心里效果是巨大的,使得以色列不得不尽量缩短作战时间,以至于以色列国防军无法实现作战目标。

第二次黎巴嫩战争作为第四代战争典型例子的最后一个证明是熟练地将媒体作为手段进行应用。哪一方能很好地利用了大众媒体哪一方就会控制影响世界的观点。真主党,更准确地说是伊朗,充分认识到“全世界都在关注”,并且他们懂得感知影响观点,进行了两个战线的信息作战。在国内战线上,真主党使用阿拉伯媒体,如Al Jazeera来获取支持。为了加强地区支持,真主党媒体展示了以色列国防军被摧毁的装备的图片,受伤的国防军战士的图片和报废的坦克的图片。他们对于西方国家则传播一些受伤的黎巴嫩平民的图片。这充分显示了真主党信息行动计划人员在目标分析方面的老练。

在Kfar Kana的事件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可以说明真主党是如何控制媒体来支援信息行动的。在轰炸当天的早晨,全球的主要新闻媒体网络都在转播由Al Jazeera从Kfar Kana发送的录象,录象中救援人员正在从倒塌的房屋的废墟中搜救被压的儿童。大约有28人死亡,包括妇女和儿童。而此次事件,以色列方面声称主要是由于平民重新回到了落有以色列国防军未引爆炸弹的建筑内引起的。而以色列袭击Kfar Kana的原因也主要是由于该地是发射喀秋莎火箭炮的主要地点,并且正如他们一贯的政策,在空袭之前他们对非战斗人员散发了警告传单。这条消息没有被广泛传播,而且也被大多数媒体忽略了;相应地,也造成了一定损失。这就更加充分说明真主党成功地应用了第四代战争的信息空间了。

第二次黎巴嫩战争也充分显示出第四代战争的其他一些原则。比如,在黎巴嫩战斗人员和非战斗人员之间、前线和后方、政治(外交)和战斗、unambiguous victor and vanquished区别、已经不明显了。如果第四代战争的构成是正确的,这一以***游击队力量为主的冲突需要认真研究一下。显然,什叶派游击队要比逊尼派组织如al-Qaida更擅长后现代战争(第四代战争)。

真主党向人们展示了一个小型的、富有献身精神的、在一个虚弱政府的国家中组织起来的部队能够产生战略效果。以色列的领导者陷入了真主党设置的圈套之中,他们迟缓地、分散地使用依靠非接触作战、精确打击的地面力量。这样由于作战的拖延使得真主党能够抵抗以色列国防军最初的打击,并且能够使用向以色列发射火箭的战略手段。该手段相应地产生了战略效果。真主党,这个基于意识形态的非政府行为体能够战胜技术上先进的政府国家是第四代战争的一个特点。

未来冲突的预演

这次战争具有了第四代战争的某些特点,所以可以作为未来战争的一个预演。一个非常显著的特点就是真主党利用相对低技术的武器装备(如喀秋莎火箭炮)可以对以色列相对先进的精确火力进行打击。以色列国防军的技术优势被真主党分散的发射点(果园、城区)和使用遥控发射装置抵消了。这就使得真主党可以直接攻击以色列的城镇,这也是第四代战争的另一个特点。以色列国防军不能够完全摧毁真主党的火箭弹药库同样也是这种战争的特点--分散的后勤基础设施。

尽管以色列国防军对空间的指挥,真主党的火箭直到停火前一直不断对其进行打击。相关问题还包括真主党是如何有效地使用信息手段来支援作战、实现作战目标。他们对媒体的控制是一个可以说明感知如何改变或者削弱战场结果的很好例子。战争的信息方面可以使政治和战争的界限变得模糊。最后,这些特点与伊拉克的战事有着惊人的相似,使用自制炸弹来抵消高技术,灵活地使用媒体,分散的后勤,在虚弱的政府中的非政府行为体(什叶派、逊尼派和库尔德)。我们不得不得出这样的结论,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这是一种战争的主导样式。

最近这场冲突对于我们的意义远远超越了以黎边境。(作者BY LT. COL. ABE F. MARRERO 编译:知远/远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