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龙旗舰队”罹难的反思(转并剪辑)

共和国中尉 收藏 2 189
导读:我“龙旗舰队”罹难的反思(转并剪辑)

大清北洋水师曾经是一支“龙旗飘飘,威风八面”的舰队,号称亚洲第一,世界第六位。尤其那有如“庞然大物”的7335吨的“定远”、“镇远”两艘铁甲舰,堪称是亚洲最具威力的海战利器,日本海军战前对其就是谈“远”色变。

但是,一场甲午海战,龙旗飘落,舰队沉没,留下的是挥之不去的历史耻辱和深沉的思考。

一些中外有识之士谈起北洋海军失利的教训时,有一个观点说得一针见血:“中国有一天的钱,就可以买一天海陆军所需要的任何东西。整个文明世界都情愿把武器供给它。但是中国不能在任何市场购买有训练的军官和有纪律的士兵。”

的确,清政府非常注重武器装备的更新,但平时训练流于形式,舰队炮术训练往往是“预量数码,设置浮标,遵标行驶。数码已知,放固易中”。编队训练也是先期预定,“管驾只须默记应操数式,其余皆可置之”。就是“大阅之年,为了应付上级的检查,也不过是多排练几遍,使场面更好看一些”。

如此训练,平时可以日复一日地敷衍过去,战时必然要原形毕露。仅以射击为例,其命中率远远低于日本舰队。在黄海大海战近5个小时的激战中,北洋舰队竟没有击沉一艘日舰。更具有讽刺意义的是:“福龙”号鱼雷艇在400米到40米的距离上,向日舰“西京丸”连发3枚鱼雷,竟然无一命中目标。北洋水师那种“固定靶位和距离,预定演练阵势”的训练,到战场上,没了固定目标、没了固定距离、没了固定阵势,焉有不败之理?

以色列军队在现代战争舞台上,曾经有过许多出色表现,原因是贴近实战搞训练,把实战中可能遇到的各种情况都细化到训练中:狙击手使用各种枪支实弹射击,要求从出枪到第一发子弹命中目标,全部时间不能超过1秒;空降突击队员全副武装从50米高处的直升机上沿绳索而下,要在25秒内到达地面;当他们从各自战斗位置向打开的机舱门外射击时,命中率不得低于85%。为了达到这样的要求,每一个动作士兵们都要进行上千次的练习,他们自己称这是“地狱磨炼”,其难度是非亲历者所无法想象的。一位外国军事记者对此写道:“人类对未来战争的想象力,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施展。看得出来,训练的设计者对战争的残酷性已不抱任何幻想。这里是由千难万险构成的通向战争的魔区”。

从本质上说,训练是因打仗而存在的,训练内容、形式、方法与实战要求贴得越近,训练出来的战斗力越有实战价值。从这个意义上说,军事训练与实战贴近的程度,基本决定了这支军队在下一场战争中的胜负,而这支军队在下一场战争中的胜负,也就决定了这个国家和民族在下一场战争中的荣辱和存亡!

北洋水师在甲午战争中的失败,给国家和民族带来的是无尽的灾难!“有兵不练,与无兵同;练不为战,与不练同。”军事训练能否贴近实战,不仅仅是个训练指导问题,更不仅仅是训练形式和方法问题,而是如何履行军队使命,以何种素质捍卫国家和民族利益问题。

记得海湾战争之后,当人们把目光几乎全部集中在高技术兵器上时,美国学者詹姆斯•邓尼根等却清醒地指出:“在军事技术方面保持世界第一流水平是很费钱的。诚如沙漠风暴行动所证明的那样,对部队进行逼真的训练远比拥有最先进的技术重要得多。”这一发人深思的论点,与评价北洋水师失败教训的那段话,在时间上虽然相差一百多年,但其中蕴意是何等相似啊!



本文内容于 2008-9-28 15:13:22 被共和国中尉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