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剑1949: 对中日关系的战略思考

亮剑1949 收藏 0 22
导读: 有人说:中国与日本是一衣带水的关系。有人说:中国与日本是生死之敌的关系。有人说:中国与日本是共赢的关系。其实,中日关系如何,是由中日实力对比来决定的。而且,往往这种关系的主动权在日本,而非中国。中国比日本强大,强大得日本没有一点机会下手,日本甘愿俯首称臣,则中日关系就是一衣带水的关系;中国与日本一样强大,日本则想处心积虑地想搞垮中国,中日关系就会处于斗争与合作的边缘,之所以不发生战争,是时机不到,而不是日本没有这个意图;中国相比日本弱小,则日本必侵略中国,达到控制中国之目标。这就是中日关系的全部历史。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有人说:中国与日本是一衣带水的关系。有人说:中国与日本是生死之敌的关系。有人说:中国与日本是共赢的关系。其实,中日关系如何,是由中日实力对比来决定的。而且,往往这种关系的主动权在日本,而非中国。中国比日本强大,强大得日本没有一点机会下手,日本甘愿俯首称臣,则中日关系就是一衣带水的关系;中国与日本一样强大,日本则想处心积虑地想搞垮中国,中日关系就会处于斗争与合作的边缘,之所以不发生战争,是时机不到,而不是日本没有这个意图;中国相比日本弱小,则日本必侵略中国,达到控制中国之目标。这就是中日关系的全部历史。


日本侵略中国的三大规律:

一是中国内部不稳,内斗不止,给日本以趁虚而入的机会,而且这种趁虚而入的机会是试探性的,得寸进尺地逐步入侵中国。从近代日本侵华史可以证明这一点。

二是日本国内经济衰退,无法获得国外资源和市场,日本就会想到如何发动侵略战争,去掠夺资源和市场。日本有两缺:一缺矿产资源。二缺市场。和平时期,日本可以通过购买,来获得自己需要的矿产资源,并把加工的产品,销往世界各地。一旦难以获得资源,则日本就通过战争的方式,来强行获得。所以,日本的外交史,就是一部资源外交史和资源掠夺史。一旦世界不稳定,日本失去稳定的国际资源市场和产品市场,日本就会走战争路线,以确保其发展的利益,这是一种规律。是日本自身战略缺陷造成的极端心理。

三是日本欲侵略中国,先收买中国内奸,欲侵略中国,先派遣大量间谍,组建间谍网,收集各种情报,达到掌握时机的目的。所以,在中日关系史上,日本从来就占据主动权,自己弱小,就装出孙子的模样,获得我们的怜悯和帮助;自己羽翼丰满时,则原形毕露,不惜一战,以压制中国。这是我们历史血的教训。

当今时代,中日之间实力对比正趋向平衡。中国与日本的关系,又处在一个十字路口。对此我们应该有最清醒的认识。如果用农夫和蛇的故事,来比喻国家间的关系的话,那么,我们就是农夫,日本就是蛇,一旦蛇醒来,农夫大意,则必被咬。

对此,我想预测中日之间的关系。

一、战争的关系。

中日之间,从战略大局上来说,我们是不希望中日之间发生战争的。恐怕日本即使想也是有心无力,因为如今的中国今非昔比,是一个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拥有核武器、各类军事工业基础健全、经济基础雄厚、国内政治稳定、政府英明的大国,日本目前根本没有这个胆量和实力来挑战中国。从力量综合对比看,日本是处于弱势的。如果日本敢对中国发动战争,则日本可能被打入原始社会,从此失去再崛起的机会,这决不是危言耸听的。才过去近六十年时间,老一代参加抗战的人还健在的情况下,日本发动第三次侵华战争,将势必激起全球华人的激愤,将给中国领导人极大的压力,不得不痛下杀手,不顾一切地歼灭日本,这是被迫的最后的吼声!这一点,如果日本领导人没有意识到的话,将是日本的悲哀!

二、合作与斗争的关系。

中国与日本之间,如果不能发生战争,则只能存在合作与斗争的关系。因为中日之间,相对来说太近了,不可能不相往来。所以,我们要掌握原则性,与日本建立合作与斗争的关系。即日本不可能是中国的朋友,但我们尽量避免战争,我们可以在一些利益上相互合作,互惠互利,相互利用。我们属于商业伙伴类别,相互之间只有利益往来,没有友谊可言。在钓鱼岛等问题上,我们要进行原则性的斗争,包括领土斗争、经济斗争、政治斗争、文化斗争、科技斗争等等。我们要防止日本的各种阴谋,如同防止美国一样,同时我们军事上必须时刻保持警惕,保持强大的对日威慑力。

所以,对付日本,我们要时刻做好两手准备,一手准备交往,一手准备战争。只有准备好战争,我们才能发展好中日关系,中日关系才能保持稳定健康发展,这是经过历史验证的真理。

日本现在有些误判形势,其原因:一是认为自己可以利用中美矛盾,好从中渔利。美国遏制中国,这是不可避免的,是美国战略利益决定的。但遏制程度大小、遏制最终目标如何,是日本误判形势的关键。美国遏制中国,中美之间有矛盾,这是公开的秘密,是一个超级大国防范一个新兴大国的自然心理。但是如果认为中美之间必有一战,必是你死我活的矛盾,则日本领导人就是极大的弱智。中美之间相距甚远,且中美之间利益很多,这也是公开的秘密。中美之间的矛盾并非你死我活的矛盾,而是合作与斗争的关系。二是认为自己可以利用台湾问题,我赞赏刘亚洲将军的观点:在台湾问题上,日本的意志超过美国的意志。台湾问题给日本很大的幻想,因为可以利用中国内战,再次实现自己弱化甚至侵略的梦想。其实这是一厢情愿的幻想,中国的领导人、战略家早就把日本的所有想法考虑了,不会给日本任何投机的机会。中国只要强大,台湾是分裂不了的,是几个亲日派决定不了的。中国不强大,即使收回台湾,我们也保护不了台湾。所以,在台湾问题上,在时机不成熟的情况下,我们的战略目标最主要的是防止台独,承认一个中国,而非一定要强迫统一。

只要不失原则性,我们可以让利于东南亚国家,让利给小国、弱国,因为大国打小国,即使胜利也胜之不武。所以,只要不太过分,我们应尽量用谈判的方式来解决。所以,南海问题,我们是采取合作和斗争的原则,是采取谈判的原则,是共同开发的原则。对日本,我们则要保持强硬,不能有任何的示弱,这是日本的欺软怕硬的本性决定的,也是中国与日本的实力对比决定的,与大国之争中退步,则视为软弱。正如领导人,让利于部下,可以使部下感恩;让利于争利的同级领导,则会被所有人视为软弱可欺。在这一点上,我们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当然,我们没必要口头上要争个你高我低,我们只要牢牢掌握战略主动权,就可以在斗争中占据主动权,而获得最大的胜利。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