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守护者 第一集 第一章 维和卫士 (下)

天军指挥官 收藏 27 6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9/[/size][/URL]   轰!   正当王少杰东张西望的时候,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剧响,耀眼的火光中,跟在后面的护卫车辆被炸得四分五裂。   “不好,有埋伏!”   爆炸产生的冲击波使得车子扭了几下,一头撞到了一旁的墙壁上,车上的人东倒西歪,王少杰稳住身形,从腰间抽出了一把手枪,敏捷地纵身跳下车去,警惕地观察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9/


轰!

正当王少杰东张西望的时候,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剧响,耀眼的火光中,跟在后面的护卫车辆被炸得四分五裂。

“不好,有埋伏!”

爆炸产生的冲击波使得车子扭了几下,一头撞到了一旁的墙壁上,车上的人东倒西歪,王少杰稳住身形,从腰间抽出了一把手枪,敏捷地纵身跳下车去,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形。

司机和一名随车的卫兵把巴拉图护在身后,紧张地拎着AK47警戒,万幸,巴图拉和辛伽只不过受了点擦伤,没有什么大碍。由于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危险的情况,手臂被前挡风玻璃碎片划了几道口子的辛伽面色苍白,脸上充满了恐惧。

“辛伽先生,这只是一个意外,我的人马上就会解决。”

额头上被撞出了血,巴图拉抽出腰间的银色左轮手枪,看似轻松地安慰辛伽,眉目之间却有着几分惊慌,很显然,他也没有预料到自己会遇袭。

扑,扑――

此时,一阵沉闷杂乱的脚步声从坑道入口的方向传来,有人高喊,“巴拉图少爷,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们快来。”

松了一口气,巴图拉缓缓放下了手中的左轮手枪,欣喜地回应着赶来的人。

“你确定他们是你的人?”

还没等巴图拉把左轮手枪完全放下,王少杰快步来到他的身前,双目盯着远处快速奔来的身影,颇为玩味地扫了他一眼。

“你们站住,不许再前进一步。”

巴图拉先是愕然望了王少杰一眼,随即反应过来,脸色刷一下变得苍白,他的人都在矿洞外,这些人来的也太及时了,连忙冲着那群冲过来的人大吼了一声。

远处的脚步声停滞了一下,随即加快脚步,快速冲了过来。巴图拉脸色一变,刚要再度呵斥,伴随着一阵密集的枪声,迎面而来的子弹打在作为掩体的矿车上,迸发出点点火星,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

“可恶!”

躲在矿车后面,巴图拉一脸的愤怒,竟然有人敢暗算他。辛伽双手抱着头,蹲在一个墙角,身体瑟瑟发抖,在巴黎养尊处优的他哪里经历过这样火爆的场面。

“往里面撤!”

略一思索,王少杰拿定了主意,拽起腿脚无力的辛伽,拖着他往矿洞深处跑去。巴图拉牙关紧咬,恶狠狠地望了一眼冲过来的人影,指挥司机和护卫撤退。

刚跑了十几米,两颗黑乎乎的圆东西从前方飞了过来,啪嗒一声落在了王少杰和辛伽的面前。

“上帝呀!”

望着那两个小圆球,辛伽脑子里脑子里轰的一下变得一片空白,双眼发黑,裤裆一热,小便失禁。

说时迟,那时快,王少杰一个健步冲上前,砰砰两脚,把地上的两颗冒着烟的手雷踢飞了回去。

“啊――”

一秒钟后,伴随着两声闷响,前方的坑道里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看来那里有埋伏。

“照顾他!”

把浑身发抖的辛伽推给巴图拉,王少杰贴着墙壁,弓着身子,敏捷地向前方摸去。

不远处的地上躺着五个青年男子,一个胸口上炸了一个大洞,正汩汩地往外冒血,一个脑袋被弹片削了一半,地上流满了红色和白色的粘稠状液体,两人已经倒在地上没有了声息,另外三人不同程度地受了伤,正痛苦地呻吟着,见到王少杰后慌忙地举起手中的AK47。

砰砰砰,没有丝毫犹豫,王少杰扣动了扳机,三人的额头上绽放出一朵美丽炫目的小血花。

万分幸运,也许认为很容易就能搞定巴图拉,对方没有在这里埋伏过多的人手,查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后,俯身拾起了一把AK47和三个弹夹,王少杰向巴图拉等人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过来。

巴图拉半拖半拽带着辛伽,司机和那名护卫在身后掩护,不时地开枪还击。

轰隆!

巴图拉刚跑到王少杰身边,后方传来了手雷的爆炸声,担任掩护任务的司机和护卫闷哼了一声,倒了下去。

可惜,王少杰从那五具尸体上没有搜到手雷,让巴图拉和辛伽先行后,他半跪着,端着AK47等待着赶来的追兵。

哒哒哒哒――

一串枪声过后,出现在王少杰视野里的两个人影晃了一下,摔在了地上。随后,王少杰收起枪,迅速撤离,很快,几颗手雷飞了过来,炸得尘土飞扬。

嫌辛伽走得慢,巴图拉索性背起了他,沿着坑道一路狂奔,洞口处传来了一阵密集的枪声,看来洞外的那些手下已经和袭击者们交上了火。

矿洞内已经乱成一团,惊惶失措的矿工像没头的苍蝇似地四处奔逃,袭击者们毫不客气地对那些阻挡他们道路的矿工开火,无情地收割着他们的生命。

断后的王少杰不时地狙杀着追兵,但丝毫没有阻挠追兵前进的脚步,有两次子弹甚至擦着他的头皮飞过,使得他出了一身冷汗。

慌不择路,巴图拉逃进了一处新开采的矿洞里,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

“这小子的运气还真背!”

环视了一眼这个足有两百平方米的空间,王少杰苦笑了一声,他已经无路可逃了。

身后追兵已近,万般无奈,王少杰和巴图拉躲在一个角落里,枪口对准了洞口,准备和对方来个鱼死网破。辛伽瘫坐在两人的身后,目光呆滞,神情落寞,作为一个亿万富翁,虽然是一个教徒,但他可不想这么早就去见上帝。

“如果这回死不了,我愿意跟你交朋友。”

端着左轮手枪,巴图拉忽然开口,经过刚才的相处,他觉得王少杰并不像那些虚伪的联合国官员一样令人讨厌。

微微一笑,王少杰刚要答话,忽然脸色一变,一倾身,把巴图拉和辛伽压在了身下。与此同时,三颗手雷扔进了洞里,轰隆爆炸,尘土和弹片飞溅。

王少杰背上一痛,像是被几个蚂蚁咬了一下,心中暗道一声倒霉,知道自己挂彩了,顾不上许多,一个翻身,冲着洞口举起了手中的AK47。

几个人端着枪冲了进来,王少杰毫不迟疑地扣动了扳机,伴随着一阵枪声,那几个人身体晃动了一下,摔倒在了地上。但是随即,又有人不要命地冲了进来,王少杰扔掉打光子弹的AK47,抽出手枪进行攻击。

巴图拉也趁机加入了战局,接连开枪,洞里混战一片,子弹横飞。辛伽趴在地上,口中不时地念着上帝保佑,脸色乌黑。

伴随着激烈的枪声,谁也没有注意到,洞顶的矿石上缓缓渗出一团犹如水银般的通明液体,液体的中间睁开一只眼睛,转动着红色的眼珠,默默观察着下面的战况。

“小心!”

一个冲进来的袭击者冲着巴图拉举起了手里的AK47,王少杰见状,大喝一声,一个鱼跃扑过去推开了他,同时对着那个袭击者开了一枪。

噗哧,噗哧,噗哧,三颗子弹钻进了王少杰的胸口,同时,那名袭击者的额头绽放出一朵小血花,瞪着一双不甘心的眼睛倒了下去。

闷哼一声,王少杰的身体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发出了轻微的呻吟。

巴图拉吃了一惊,趴在地上愕然地着不远处无法动弹的王少杰,他万万没有想到王少杰会救自己。洞口外传来的激烈交火声已经越来越近,巴图拉的卫队正拼死消灭袭击者,洞中此时剩余两名袭击者,面无表情地冲着巴图拉举起了手里的AK47。

刹那间,巴图拉的脑中一片空白,望着冰冷黝黑的枪口,仿佛已经看见了死神的狞笑。

砰!

忽然,一声枪响,站在左边的袭击者一脸茫然,眉心出现一个血洞,身体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巴图拉惊讶地扭头望去,只见王少杰左手撑着身子,右手举着手枪,对准了最后一名惊惶失措的袭击者。

吧嗒!

王少杰扣下了扳机,枪身传来了撞针撞击的清脆声响,不知不觉间,子弹已经打光。

“shit!”

苦笑一声,王少杰头一垂,摔在了地上,意识逐渐变得模糊。

仅余的那名袭击者狞笑一声,冲着巴图拉缓缓扣下了扳机,巴图拉的拳头紧紧攥在了一起。

嗖!

与此同时,洞顶射下一道白影,那团盘踞在岩石上的透明液体闪电般扑了下来,包住了那名袭击者的头部。

哒哒――

袭击者顿时显得十分痛苦,不由自主地扣动了扳机,由于视线被阻,手中的AK47漫无目的地发射着子弹,吓得巴图拉连忙俯下了身子,一颗子弹贴着他的头顶擦了过去。

“上……上帝啊!”

巴图拉惊惶地望着前方的袭击者,禁不住后退了一步,瞳孔收缩,眼中流露出恐惧。

像是被吸干了水分,那名袭击者裸露的双手快速干枯,红润的皮肤变得黝黑,像粗糙的树皮一样包裹着手指。袭击者的反抗逐渐没有了生息,双手无力地垂了下去,手中的AK47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脑袋虚软地后仰着。

松开了袭击者,那团透明液体满足地悬浮在空中,望着已经成为一具干尸的袭击者,巴图拉艰难地咽下一大口口水,额头上流下了颗颗汗珠,他想跑,但双腿却像被钉子订住一样,无法移动分毫。

身形一闪,透明液体向紧张万分的巴图拉扑去,巴图拉的眼中流露出绝望的神色。刷,距离巴图拉眼前几公分的时候,透明液体忽然停住了身形,狐疑地转向倒在地上的王少杰,它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求生意念从王少杰的身上发出。

嗖!透明液体舍弃了已经吓傻的巴图拉,径直扑向王少杰,包住了他的头部。很快,透明液体顺着王少杰的躯体流淌,裹住了他的全身,然后缓缓渗进了他的体内。

巴图拉目瞪口呆地望着王少杰,整个身体犹如僵住了一般,而辛伽早已经在袭击者冲进洞中的时候吓得昏死了过去,直挺挺地躺在地上。此时,洞外的枪声已经停了下来,伴随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消灭了袭击者的卫队士兵们争先恐后地拥进了洞里。

扑通!

浑身虚脱的巴图拉再也无法坚持,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打湿。

两个月后,中国,北京国际机场。

拖着一个黑色行礼箱,一身休闲打扮的王少杰在出港口前停下脚步,仰起头,深深地呼吸了一口空气,一眨转眼间,他已经离开了十三年。

被救出矿洞后,昏迷了七天七夜,王少杰顽强地苏醒了过来,使得参与抢救的医生大跌眼镜,经过精密仪器检测后,他们已经准备好宣布王少杰脑死亡。

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为了表彰他几年来的优秀表现,王少杰有幸获得了联合国的最高荣誉勋章――和平卫士,勋章为铜制,表面镀金,正面刻有“和平卫士”的英文,背景是一只展翅飞翔的和平鸽,背面则是一个被两根银黄色麦穗包裹着的蓝色地球。

扎桑比克总统莫莱也破天荒地为王少杰颁发了本国的最高勋章――雄鹰勋章,并且授予他酋长的头衔。

手术中,医生从王少杰胸口取出了三个弹头,从背部取出六块手雷弹片,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特别事务观察团团长卡特莫斯为他的健康考虑,批准其带薪休假。

令王少杰万万没有料到的是,袭击事件的主谋竟然是巴图拉的亲哥哥,莫莱的长子坎图,一场家族权力的争斗。莫莱低调迅速地处理了此事,软禁了坎图,展开了内部的一系列清洗,为巴图拉的政途铺平了道路。

趁着这次大假,王少杰特意回国给母亲扫墓,另外,他还要解开心中的一个疑团,那就是自己的父亲是谁?在他的印象里,大姨母等长辈从未提起过自己的父亲。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