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社会Ⅰ关二哥保佑 正文 四十三

woshi3suo 收藏 0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镪水:“上次不是打赢了嘛,怎么又打啊?你上瘾啦?还是人家真的好欺负啊?”

韩琛:“出来跑,哪里有和谁过不去的,生意嘛。他挡我发财,我当然要让他挪挪位咯。”

镪水:“哼,你都够厉害,那边还没完,这边又想搞。”

韩琛:“你看咯。我就是要趁这个人心惶惶的时候,大搞一笔。现在台面上的什么江湖老大、坐堂,要上岸,要出国,这个我管不了。但是他们走了,这里的生意还是要继续的吧?让别人来做,倒不如自己捡来做,你说是不是?”

“是啦是啦,你最精明的啦。”镪水道:“那大家都怕,你凭什么不怕哦,你在北京有人啊!”

韩琛笑道:“我在北京没有人,但是我在HK有人有地,不就得咯。”

=

甦文心情愉快地来到地下赌场,下午担惊受怕时的感觉早已抛到九霄云外。

“咦,又来战斗啊。”问话的是今天下午站在自己甦文身后的一个家伙。

“过来看看。”甦文知道在这种场合还是少搭理人为妙。

“肥明不过来吗?”那人问道。

甦文:“不知道,没看到他。”

“喂,你今天下午也输了不少了哦。有十多万了吧。”

甦文眼睛直盯着转盘,爱理不理地道:“差不多。”

“争取今晚赢回来啊。”

“呵呵,谁都想的了。”甦文掏出钱来准备下注。他犹豫了一下,正想按照一贯办法来做,又转念一想:光是下注买红黑就能稳赢。但这样一来想要赚他一笔就要赢很多把,不能给人一种靠运气的感觉。赢的次数多了,怕人家会暗中算计。算了,还是先买这一盘吧。甦文把钱分别投在了红和黑两个区域里。

两分钟后,甦文从看场手中接过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投注额,就更促使他要尽快想一个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起码是把吸引力降到最低。

“买定离手啊,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新的一盘又将要开始。

这一把还是先不要买了,甦文心道。反正知道是这么个赚钱法,也不差这一两把。还是看着怎么能够捞一笔安全脱身才好。

甦文连着看了六七把,发觉好像有这么个规律。先是散户赢前面四、五把,大概大概,庄家要输出去四、五十万;接下来几把庄家又会赢二、三十万的样子;之后又放水几把,到了将近十二、三盘的样子,庄家就会连着发力,把输出去的钱都给赢回来;然后又会重复前面的规律。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个周期。甦文用他那中学水平的数学算计着。觉得一个周期下来,庄家能赢十几二十万,时间上,也就是半个小时不到的样子。只要把握好庄家开冷门的那几盘,找注码少的区域下,单吊应该不是问题。其他的让利盘,只要买红黑就好。这样下来一、两个小时就可以拿不少。至于怎么脱身,到时候再看不迟。

下了几盘红黑,赢了个三多两少。甦文发现刚才的猜想好像又有偏差。庄家不一定是在台面最多的时候通杀,只要是散户斗志高,也不管台面注码多少,总会通杀一两把。之后便是让利,这个时候下的注码反而更多。反复几次,量就上来了。那还是摸不准什么时候应该下注单吊;还是得用下‘红黑’这个方法来赚钱;就仍然可能因为赢的次数多了而被别人注意。

甦文想到这一层,便是明知道有钱拿,也不敢多下,只三、五千地赢三把,输两把这样地玩。一直到了晚上十一点,收庄了还是这个境况。

在坐的士到回至家中的这段时间里,甦文还一直想着这个问题。若想要开赌场的人不来找自己的麻烦,那得有什么办法?甦文突然眼前一亮,钱可以拿到手,无非是害怕他们报复而已。一两次应该不会有问题,多了怕才不行。既然这样,倒不如趁赌场的人来找自己麻烦之前给他们添点麻烦,让大麻烦来掩盖自己这个小问题。甦文第一个念头便想到了举报。他心道:匿名举报,是最安全的办法了。不过要把信息反馈到比较有用的部门才行,别到时候赌场的人收到风声一次制他们不住,反而给自己留下了隐患。但这也不是大问题,HK有六个警察总署,他们总不会都有人吧。这种地下赌场,历来抓得很严,有人举报,信息又准确,打掉这么一个地下赌场,绝没有问题。就是时间上怕出问题。从举报到反馈,再到派人出来侦查,弄上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手续,说不定也要半个来月。那也太麻烦不过了,这期间说不定自己还被盯上了,弄不好给扫进去,才是一桩大麻烦。思来想去,甦文还是没有什么自以为行得通的办法,只得作罢。

胡乱地收了几件衣服,甦文正打算洗澡,突然门外响起了开门声。

“谁?”甦文快步回到客厅,抓起一个烟灰缸放到身后。

“我啊,”

“阿哥?”甦文听出了是甦平的声音。

“你的门怎么打不开啊”门外埋怨道。

“不好意思,锁了。”甦文把门开开。

甦平:“喂,有点什么吃的没有啊?”

“做什么,今晚那么晚都没吃饭。”甦文发现甦平手上拿了一个小塑料袋,胀鼓鼓的。

“有点事。”甦平进来的时候马上把门带好。

甦文:“嗯?你的手做什么了?破了?”

甦平低头看了看,说:“哦,没事。”

甦文:“今晚又有任务啊…”

甦平:“这个你不用担心,不会连累到你。”

甦文:“A,说这什么话,我问一下而已。”

甦平:“几个人追我,前几条街我就甩了。今晚懒得回去了,明天再说吧,反正事也办完了。”

甦文:“没问题,你尽管在这里住。”

甦平笑问:“最近生活有什么改进没有啊,那个马子到手了没有。”

甦文:“呵呵,还是差不多。有段距离,不过希望很大。”

“那就好,”甦平轻轻地撸起衬衫,小腹上有两个淤血痕,“有没有药,擦一下。”

“怎么搞的,伤这么重,你一个人出来吗?”甦文不忍地看着哥哥的受伤处,赶紧回房间去拿药酒。

“丢,失手,没想到那两个家伙那么好的身手,大意了。”甦平一边跟着甦文进去,一边道,“放在三、五年前,丢,让他们身都靠不近我。”

甦文:“呵呵,你也知道啊。”

“怎么,今晚去哪里了?这么晚了还不洗澡。”甦平想接过药酒,但是被甦文制止了。

“坐下来我帮你弄。”甦文拿出一小包药棉,“今晚出去了一下…”

“出去约会啊…”甦平咧着嘴,“轻点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