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青大闹总理府 向周恩来“逼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文化大革命到了1972年的时候,由于林彪集团已经被瓦解,江青的势力迅速窜起,当时她已经身兼中央文革小组数个职位,而且还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当时,中共高层元老在文革中纷纷被打倒,气焰正盛的江青集团开始向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发起进攻,上演了一出大闹总理府的“好戏”。


江青指护士企图谋杀


1972年3月5日,江青命令秘书通知周恩来、叶剑英、纪登奎、汪东兴及张春桥、姚文元马上到钓鱼台17号楼“议事”,说出了大事情。纪登奎以及汪东兴都是毛泽东的亲信。


江青将上述一干人等召集后,指责她身边的护士赵柳恩要“毒害”她,对周恩来说:“我已经要纪登奎找赵柳恩,让她交代罪行,交代团伙,还有她的‘后台’。”


面对江青的发难,周恩来说:“先把情况搞清楚,我看先由汪东兴主任去找小赵谈谈,要她详细说说事情的经过。” 叶剑英表示赞同。


纪登奎征询完赵柳恩后回到会议室,他说:“小赵边哭边说,都是按常规准备的安眠药,没有犯什么罪。”江青听后,勃然大怒:“这个小东西想耍赖,要她坦白交代。”周恩来说:“还是由汪主任去谈好一些,要小赵冷静下来,认真地谈清事实。”


于是,汪东兴跑去劝赵柳恩,要她冷静,将这次用安眠药的经过详细说明。赵柳恩说:“江青同志用的安眠药是按医生的嘱咐准备的。每天睡觉前安眠药分三次服用:晚饭时服一次,临睡前服一次,万一睡不着再服备用药一次。昨晚她没有睡好,?驯赣靡┓恕K鸫仓林形绶购蠖济挥惺拢酵砩峡?7点了,不知从何想起,说有人要毒害她。不一会儿,就说我要害她。还说有‘后台’支持,大发脾气。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汪东兴向周恩来等人汇报了赵柳恩的说明。江青听完后说:“小赵不老实,想逃避罪责,不要再谈了,马上进行审问。”周恩来遂建议采用集体文化的方式。


周恩来江青较量


江青随后叫来的秘书杨银禄、警卫周金铭、护士赵柳恩,对三人进行“审问”。江青说:“你们要坦白交代罪行,交代你们怎么合伙毒害我!谁是你们的‘后台’?坦白从宽处理,不坦白从严处理!”


周恩来听完后,接过江青的话说:“你冷静些,还是让他们三人先说。”赵柳恩听到周恩来的语气似乎在向着她,于是以抗争的口吻说:“我没有毒害你,我是按常规准备的药。我每次都多准备一次药,怕你万一睡不着,可以再服一次,而且每次的剂量都一样。我也没有同杨银禄、周金铭商量。”


江青见赵柳恩竟敢顶撞她,拍着茶几跳了起来,命令士兵将赵柳恩的领章、帽徽摘下来。周恩来怕事情闹大,就喝住了士兵的行动:江青同志,你不要这样激动嘛!事情还没有搞清楚,你怎么能这样?”


江青虽然觉得有点过分,但她仍不甘罢休:“你们不交代罪行,反而说是保卫我的,没有商量毒害我,那么,安眠药是谁放进来的?看来你们是不敢交代‘后台’,送公安部审问!” 但周恩来却说:“时间不早了,已经12点了,今天就到这里吧!让他们回去想一想。”


江青不肯。周恩来再一次说:“今天可以散了,叶剑英同志该休息了。”江青又出题目:“叶剑英不能走!还有颐和园军代表的问题。接着她说了所谓“颐和园军代表问题”:“前几天,我到颐和园走走,园内的军代表对我进行刁难,限制我的行动。我看他们不像军代表,像便衣侦探。要把这些所谓军代表请出去,有的要抓起来。”


叶剑英说:“我对情况还不了解,待我把情况了解清楚以后再说吧!”周恩来也随口说:“这件事情让有关单位调查处理吧。今天大家都累了,回去休息吧!”


散会后,叶剑英对周恩来说:“我们中了江青的计了”。原来,叶剑英以为江青的矛头是对着汪东兴和他。周恩来也没细想,只是称将此事汇报给毛泽东。


江青大闹总理府


过了几天,汪东兴见毛泽东饭后精神很好,就向他报告了这件事。毛泽东听完后说:“江青通过整身边的人员,向中央施展她的威风。她其实是指桑骂槐,变着法向总理、剑英和你们要权。你们识破她的用心,顶得好。你们要顶得住,不管她施加多大压力,权就是不能交。”


果然不出毛泽东所料。1973年6月11日晚,江青在她住地钓鱼台11号楼内与张春桥、姚文元一直谈到深夜一点多钟,然后与张春桥、姚文元走出楼门。他们各自带着自己的警卫员,在事先根本不打招呼的情况下,就直闯周恩来总理的住地中南海西花厅。这时,周恩来还没有入睡。


江青一进门,就对周恩来说:“我身边有坏人。杨银禄、周金铭都是坏人!他们是汪东兴的人!”江青一副很生气的样子。周恩来把他们让进客厅,没有说什么话,嘱咐他的身边警卫张树迎招待他们,并示意张树迎不要告诉江青他们说自己出去了。


就这样,周恩来用了一招“金蝉脱壳”之计,乘车来到中南海南楼汪东兴的住处。“他们现在到西花厅去了。”周恩来直接地说。


还蒙在鼓里的汪东兴问道:“出了什么事?”周恩来回答说:“江青说她的秘书和警卫员都是坏人,要抓起来!”汪东兴又问:“又是江青在捣乱。在总理的办公室能抓人吗?有什么罪状?怎么可以随便抓人!这些人归我管,她不用,我可以把人带回。”周恩来说:“你去,我来说,你来处理好不好?”


江青见周恩来与汪东兴一起走进客厅,不无讽刺地说:“哦!原来总理去搬兵了啊!”周恩来此事想作为第三者观看江青与汪东兴的“口舌之争”。当晚,江青与汪东兴争论到凌晨3点多。令汪东兴感到意外的是,当这场争论结束后,江青身边的工作人员纷纷在他面前数落江青的不是。


从凌晨到第二天早上,江青、张春桥、姚文元,一直赖在总理府不肯走,而此时的周恩来已是做完膀胱肿瘤手术才三个月的重病人。江青似乎想以此拖跨周恩来。


第二天下午,汪东兴把夜里发生的事情报告了毛泽东。毛泽东听后说:“逼宫,就是要周恩来交权。”汪东兴点了点头,表示听懂了。


毛泽东接着问:“那两个工作人员你打算怎么办?”汪东兴回答:“现在正在睡觉,准备先让他们回团部。过几天,我再同他们谈谈。我打算先安排他们学习一段时间,然后去五七干校。”


毛泽东叹了一声:“我看这个办法好。江青那里不用再给她派人,她不需要警卫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