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实习轶事(我的军旅生涯之五)

小西天的兵 收藏 50 50358
导读:实习驾驶员的日子发生的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学完车回单位,按照处里的规定,我就归管理处车队的人了。

在我们大院,车队是属管理局的,队里有局长的专车,副局长的专车,还有些机动车,就是局里那个处要办事,打电话给处办公室申请后,由处办打电话给车队再派车,车队就按批准的单出车,一般都是各业务处去下面单位办事啊,开会啊,这样的任务,主要出车地点都是在北京市里,有时也去郊区县或地方相关单位,(各处都有车,一般是处长的专车,下面的参谋和助理及干事和办事员用车才来我们车队要车)另外,还有二辆大客车作为班车,早上送大院住的领导去总参各大单位上班,下午再去接回,班车都是有丰富经验的志愿兵开,因为除了专业技术要强以外,还要政治面貌好,一般是由党员驾驶员来担任,主要路线是国防部和三座门及相关的部局,车上有特别的通行证,才能进相关的大院。

86年我回车队的时候,局里的车都不是很好的,局长的车是皇冠3.0的,这车还不是购的,是和一外资合资建实业时外方送的,当时还有一部上海牌轿车,一辆三菱越野车,几部苏联产的伏尔加轿车,还有几部拉达车,一部份当时上海产的桑塔纳第一代车,几部蓝鸟车,一部菲亚特车,两部北京吉普(121.212各一部)两部东风141车,还有二部解放CA10B,从这里大家可以看到装备并不是很好,正军级单位,都是按正规的军队要求来配的车,没有搞特殊化,那里象现在有的部队师团级都比我们那时的车要好,不过话说回来,我们有的处当时下面的小单位的车还要好一些,都是编外的;

在车队,我经历了车牌的几次变更,我去当兵时,单位当时掛A01—XXXX的牌,后来换成甲A—XXXX,再后面又换成军甲—XXXX,不管怎样换,我想大家都看出来了,那就是实质没换都是NO:1。

按照车队的规定,新司机要跟车实习八个月到下个月才能放单车,这也和单位特殊的地区有关的,要是地方或京外的单位一月或三月就可以放单了,可我们是驻在北京的二环和三环之间的闹市区,人多车多交通状况复杂,对驾驶员要求高,不能出一点点事故,而新驾驶员经验不足,不足也担些重任,所以,都要派去下面的单位实习,我们单位有农场,鸡场,还有运输队可以去,也有留在队里开北京吉普车的,我被安排在南口的鸡场实习;

这个鸡场位于南口西北角约十公里地方,在北京军区维护总队的营房旁边,不过我去的时候这个维护总队也撤销了,诺大的营区只有一个兵守房子,还有一辆可能是六十年代的坦克,我想大约是做为修理教具用的吧,我们这个鸡场只有八个人,有季节性的请民工,是为了改善单位伙食而建立的,场长是个志愿兵,其它的几个人是义务兵,有一台解放车专门供拉饲料用的;

先从种鸡场买回鸡苗,放养在场子里,有专门的控温设备,让鸡们在适应的温度里生成,苗期的给料和成长期的给料不同,等长到一个月左右了,就从大东流饲料公司去拉肉鸡料回来喂,一般二天或三天要拉一车料,从鸡场到大东流约三十多公里路,当时有个比我早一年的山东战友在开那个车,我去了就跟他实习,去拉料,空了就开车在河滩去转,练技术,我们单位有这点好,只要你不出事,车随你开,油随你加,由于有车天天练,我的技术有很大的进步,老兵说没问题了,你可以放单了,这是一个月左右他说这话的,不过我还是喜欢呆在鸡场,这里自由,就我们两个司机,又吃得好,每天都是随你吃鸡肉,而那位河北炊事员做的各种各样的鸡真是好吃,手艺特好,几年后他转业去了石油部的食堂,真是可惜了;

我亲自经历了几批鸡的成长,真是快极了,只要五十八天左右,肉鸡就能长到大的五斤多,小的三斤多,平均有四斤半左右,除了自己单位供应外,全部卖给丰台的肉联公司,杀鸡特有意思,是用车装箱送大东流那里的专门的自动化鸡肉加工厂,引进的是意大利的自动化生产线,不过,要用人工把鸡抓来倒掛鸡脚在勾上,然后自动送入处理,等最后出来时都是光光的鸡,而且是鸡脖子上的刀口是整齐划一,当时我感觉这意大利真是会造机器,很佩服的,肉联厂只要鸡肉鸡脚不要,我们就用筐子装回来冻起,吃都吃不完,到今天我都看到鸡脚心里直呕。

大约两个月时间吧,队里来电话让回去,我就回队里了,原来,队里出大事了,我们车队的专车司机,安微战友W同志,这个五年兵,给局长开专车,本来当年是该转志愿兵的了,按照惯例是不会有意外的,国庆也给了假回家相亲,口风都放出去了,基本确定是转的了,大家笑说如果我们局今年只有一个名额的话,那都是你了,问题是车队长是河南人,有着严重的地域老乡观念,这也正常,在部队老乡见念,山头主义是存在的,在机关可能要好得多,但也还时不时的有些苗头,这不,这个队长为了从外单位调进老乡来,临时决定这个专车驾驶员年底退伍,这个W平时就是急性子人,一看这煮熟的鸭子要飞了,更要命的是年后服务的局长就要离休了,这样,一时想不开喝了农药,等战友发现报告急送门诊部抢救时,也回天无力,驾鹤西去也!

由于出了人命,加上我们车队是给首长开车的特殊工种,局里很紧张了一阵子,领导开会决定调回我们在外实习的新司机,回队加强力量和防范,那段时间,我负责成天跟一个老驾驶员一起,防范再次出现安全事故,搞得草木皆兵,事件最后是做为病故处理,给了一点抚恤费(很少一点)然后作为补尝,在当年底又把W的一个弟弟招入部队;(但不是我们系统)

这时期比较闲,就有了时间和各部门认识的领导和战友们闲聊,知道了很多有趣的事,比如:十大元帅的事,过世了的元帅遗霜都是由我们局负责生活和后勤工作保障,工资福利都是我们局负责,那时贺龙元帅的遗霜xueming还住在平安里,我去平安里游泳馆里游泳,(后来北京修第二条长安街,平安里游泳馆拆迁了,搬到郊县去了)在这里认识了一个老乡大胡子,从这以后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几十年都成了好朋友!还有紫竹苑也是老大姐们居住的地方,我们单位定时有人去服务,平时的管理服务都是我们局的一个处管理的;还有徐海东大将的家里,我有个老乡在那做勤务兵,是一个四合院子,家里有个老同志是以前徐大将的马夫,解放后不用马了,就在大将家烧锅炉一直到老;徐的夫人周顾问,是我们局的顾问,军级干部,供应关系全都在我局,用车也是由我们车队派去;我们车队的吉普121,听老同志说是当年送国防部长彭德怀元帅最后一程的交通工具,所以当我每次看到停在车库那台车时,心里都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来;最大的热点是MZD的儿子MAQ的供给关系一直是在我局,好象是六十年代就存在了,级别是正团;

还有比如当时ZG第一级别的HGF的全部保障也由我局一服负责,我一个老乡在局卫生处当公务员,一天给我说他们处长是Y总的女儿,后来这个老乡调去海运仓的卫生处仓库做管理员,转业后到一家国有大型制药公司工作;

还有听离休的老首长说当年我们院还住着Lb的侄子,正军级干部,长得极象他叔叔,由于受牵连,被赶出单位接受审查,因为年纪也大,有病没法及时医治,很惨的!大家很同情他,还有人偷偷给他送过用品,听着老首长的讲述,我心里在想,人在位是风风光光,不知以后会是怎样的结果,这就是人生啊!

还有在西山学车时,运输队后的车库里放着的大红旗防弹保险车,那是Lb当年的坐车,我们一服的大院子里放着的一排大红旗,都是以前首长们的专车当时淘汰了换成了奥迪车,可有的首长还是怀念老红旗车,宽敞平稳,但对单位来说红旗车也服役过年限了,再说这车相当耗油,要二十个点多的油吧,都叫这车是油耗子,现在全国各地摆放的红旗车大约都是这批车报废后被人们淘出来的!

这样又过了快一月,我接到出公差的命令,地点是河北乐亭,当时也没多想,领导叫上那就上那,我看了一下资料,河北乐亭是属唐山地区管的县,在海边,是中国革命的先驱李大钊的故乡。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