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三天 倒数第三天,10:00之前。时间的意义在哪里都不存在了。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4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三天,10:00之前。时间的意义在哪里都不存在了。



“啊?!”刘庆慌忙间扔掉了高跟鞋,“赏花兔的妻子,是吗?!”

那双高跟鞋被刘庆扔到了地上,不偏不倚的摆在了床下,左脚的鞋正常的摆在了地面上,右脚的鞋则侧躺在地上,红色的绑腿带散落在地上,仿佛这双性感的高跟鞋的主人刚刚甩掉它爬到了床上。

。。。。。。

杨兴荣缩在床上,极度恐慌的看着周围,而刘庆则是紧紧的盯着散落在地上的那双红色高跟鞋。这双鞋是怎么来的呢?是谁绑在了椅子腿上的呢?

“政委!”刘庆叫着政委。

政委也一步三回头的回到了卧室里。

“政委,你看这鞋!”

“这鞋怎么了?”

“杨兴荣说是任惠的。”

“任惠是谁来着,那么耳熟呢!”政委一时也想不起来了。

“张海泉的妻子,赏花兔的妻子!”

“哦!”政委恍然大悟一般的摸着后脑勺。

忽然,政委停止了一切动作。张海泉的妻子,任惠的高跟鞋,也就是说赏花兔的妻子的高跟鞋。他们和那对儿夫妇相约在这里要进行换妻游戏,也就是说,赏花兔和他妻子一定要来参加,这也就是自己带着刘庆、舒梁,还有杨兴荣来这里的目的。等了一宿,什么也没有等到,还去到了镜子里走了一遭,收到了消失的舒梁送来的纸条。如今,被憋在了402房间里,出也出不去,呆着也不知道有什么意义。此时此刻,突然出现的这一双高跟鞋,是不是预示着有什么事情即将在这里要发生了。

想到这里,政委坐在了沙发上,看着在床上极度紧张的杨兴荣,问道:

“杨兴荣,你怎么知道这双鞋是任惠的?”

“我,我,我的印象太深了!”

“什么印象?”

“就是那天在华峰青年旅社里,我们,我们,我们把任惠,给那个了的事!”

“知道了,我不是想听你们的细节,我只想知道你怎么知道这双鞋是任惠的,你说清楚一些。”

“据杨华说,以前和赏花兔在网上聊过,他说赏花兔特别喜欢高跟鞋和各种丝袜,就喜欢和穿着各种高跟丝袜的女人做爱,甚至说只有这样张海泉才能兴奋,否则就硬不起来。他老婆,也就是任惠,不是特别喜欢,所以张海泉就尽力的去开导任惠,终于张海泉连蒙带骗的把他老婆带到了华峰青年旅社,还和杨华说好了,让杨华带去的女人穿上他准备的高跟鞋和丝袜。没想到我们去了之后,是一帮男的,我们把张海泉绑起来之后,就强迫了任惠穿上了高跟鞋,张海泉带去的是一双绑带儿的高跟鞋,红色的,我们都只是在网上见过,就是这一双,任惠穿的就是这一双。”

杨兴荣说完了,政委和刘庆都很认真的在听,卧室里的气氛又凝重起来,因为政委的脸色。说实话,政委很生气,他真的想把这个眼前的杨兴荣送到爱哪哪去的地方。室内的空气似乎不流动了,谁也不说话了。

卧室里的三个人,你看我,我看你的。

“这双鞋怎么会来这里呢?”刘庆自言自语的。

“难道是他们回来了?”政委猜测着。

“我,我,我,我觉得他们,他们就在门外!”杨兴荣说完这句话自己都已经不行了。

政委和刘庆也因为这句话一起转头看向了紧闭着的卧室门。

“他们在网上约的那两个人是今天什么时候来这里?”政委问着刘庆。

“大约是晚上八点多吧?”

“时间对于现在是不是已经没有意义了?”

“我的表现在是9:30,您的呢?”刘庆没有明白政委这句话的意思。

“我的也是9:30啊,你没明白我的意思。”

刘庆回头看了一下窗户外面,依旧是黑暗无边的样子,就像有无聊的人拿很厚很厚的黑布把402房间的窗户全都封死了,看不到一点阳光。

“杨兴荣,你那是几点啊?”刘庆问道。

“我的时间不走了。”杨兴荣说道。

政委摇了摇头,他觉得刘庆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可是听到杨兴荣说他的时间不走了的时候,政委突然有一种极度不安的感觉,仿佛杨兴荣这句话似乎是话里有话似的。时间不走了,什么情况下时间才停止呢?

死亡!

。。。。。。



“殷月,我一定要找到回去的路。”舒梁心里默念着这句话,肩膀上的殷月却没有一丝质量感,轻飘飘的搭在了舒梁的肩膀上,舒梁的心里感受到了,却有着无比沉重的压力。

舒梁和童明一起走在草地上。这里为什么到处都是草地呢。

“童明,我还是不明白,枉死地狱为什么会有如此的景象。”舒梁一边走一边问道。

“这里是地狱的第十四层,其他的我就不说了,就说说枉死地狱吧。每一层地狱就如同一个国度,所以,每层地狱的中心都会有一座城池。枉死地狱并不是因为冤枉而死,而是自己想不开才死的,现在世上自杀的方法很多,所以在阳间自杀的人也就越来越多,照这样发展下去,阳间就无法保持正常的秩序,要知道,人之所以能够作为人,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那些即使是上辈子修了极大功业的人,只因为前几辈子造了孽,到头来也只能做个畜生,所以做人的机会并不是很容易的,而这样在世间还有人轻生,不想要自己的性命,如此是对轮回的蔑视,既然不想做人,那么就只有打入到地狱,让这些人永远不得超生自杀,如割脉死,服毒死,上吊死等,死后打入枉死牢狱。”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想知道的是我到底是为什么来的这里。”

“算了!你其实也都知道,就是因为噬魂岛啊!”

“噬魂岛?”

“对啊!你不觉得吗,噬魂岛上的很多人都已经来了这里了?”

“童明,真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许多事都记不起来了,不是装糊涂。”

“噬魂岛上的会员,我现在才知道,很多都是离开人世的游魂,他们喜欢我们这些喜欢他们的人。他们也引诱我们这些喜欢他们的人。”

“噬魂岛上的奈何桥对岸也是主要原因吗?”舒梁问道。

童明看了舒梁一眼,缓缓的说道:

“风总,这才是最主要的原因啊。当初有很多人不同意搞这个版块,可是你说要点击量,就一定要有吸引人的栏目,最后还是把奈何桥对岸推出了。换妻,一夜情很快的就取代了同城交友了。你知道吗,到后来还有不少楼凤也找到那里了,在上面以交友为名,招嫖为实啊。”

“这些,我有的知道,有的不知道。”

“后来,其实也不是什么后来,就是我想约你的那天,我就是想告诉你,我们的噬魂岛被网警盯上了,我想通知你小心一点儿。可是,可是。。。。。。”

童明忽然变得说话吞吞吐吐的。

舒梁也突然回忆起了那天晚上,在景山公园东门外的路边茶馆里发生的那恐怖的一幕。

“童明,到底是什么人把你关进了镜子里,那天我去了景山东门的小茶馆,我见到的那个你到底是谁?”

“是噬魂岛上的游魂,他们要抱负你,也要抱负我。”

“为什么?”

“是你让他们走上了奈何桥的对岸。”

“。。。。。。”舒梁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在想,难道是因为自己开设了奈何桥对岸的这个版块,才使得那么多人走进了所谓的一夜情和换妻的肮脏游戏里?但是自己不也是这其中的人吗?殷月,就在自己的肩头上,而秦芳,也在自己的心里。自己喜欢殷月,而且也可以肯定的说,爱着殷月,可是秦芳呢,至少舒梁恨迷恋秦芳醉人的身体,和做爱时的放纵,这难道就是欲望吗?

“找我的是一个男人,我不认识他,他却说认识我,就在我那天刚刚回家的时候,其实我后来又改注意了,我不像约你出来了,我担心已经有网警盯上你了,也担心自己受牵连。我听内部消息说,噬魂岛属于恐怖论坛,国家法律没有明令禁止这一类的论坛,但是里面有成人的内容,还为一夜情、换妻、卖淫的提供了平台,所以有人举报了,网警要找到网站的所有者和管理者,也就是噬魂岛的老板还有总管理员,你。我害怕我和你在一起受牵连,所以就取消了。”

“那个男人是什么人?”

“我叫不上名字来,可是他说他就是被你、被噬魂岛、被奈何桥对岸,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也被害得落到了枉死地狱里,失去了瞳孔,所以他要找你索命,也要找我索命,因为他注册噬魂岛的时候,是我发出的邀请代码。所以我想我一定是以前在别的网站上认识这个人,要不然我不会发出邀请代码的。”

“他长得什么样子?”

“无瞳怪人!”

“。。。。。。”

“他们很会修饰自己,可以把自己修饰成别的人的样子,让你把他们看成可以信赖的人,就是这样的,他们知道你想的是什么!其实你也可以!”童明继续说道。

“我可以什么?”

“你也可以知道别人想的是什么?”

“可是我连自己的好多事情都记不得啊!”

“别急,你会回忆起来的。”

“等等!”舒梁没有停下脚步,但是他停止了对话,他看着童明,十分不解的问了一个问题。

“既然我已经是死了的人了,那么枉死地狱的无瞳怪人为什么还要向我索命?我难道能死第二次吗?”

“。。。。。。”

童明不说话了。

。。。。。。






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