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士兵 第一部 吴王争霸 第一卷 初啼 第十五节 否极泰来

北宋杨六郎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6/[/size][/URL] 孙郁找了个地方舒舒服服的靠了上去,喝口水,吃块肉,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们,:“两位都是聪明人,难道还要我明说,此事如果吴王知道,一定会雷霆大怒,到时候,凌阳侯和吴夫人身败名裂不说,还会人头不保,可怜夫人如此佳人,却也香消玉损,岂不可惜,如果再牵扯到两位的亲朋好友,到时候可能是血流成河,人头滚滚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6/


孙郁找了个地方舒舒服服的靠了上去,喝口水,吃块肉,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们,:“两位都是聪明人,难道还要我明说,此事如果吴王知道,一定会雷霆大怒,到时候,凌阳侯和吴夫人身败名裂不说,还会人头不保,可怜夫人如此佳人,却也香消玉损,岂不可惜,如果再牵扯到两位的亲朋好友,到时候可能是血流成河,人头滚滚吧。”孙郁话音一转:“不过,既然遇到了我,我也不是那心黑之人,此事也不是不可商量。”夫人从后面紧紧拉住我的手不放,我闻言爽朗一笑:“既然是可以商量,那就好办多了,只要孙将军说出条件了,我和夫人一切都好商量。”孙郁丢下木碗,站起身来哈哈大笑:“凌阳侯这么识时务,倒也痛快,那我也就不和你们废话了。就请吴夫人把‘五岳山河地形图’交出来吧。”“五岳山河地形图”刚刚穿在夫人的身上,闻言,吴夫人就要脱下,我抓紧了夫人小手不放,口中却说:“地图并不在这里,我把它埋在洞外了,这样,我与你一起取来如何?”孙郁思索片刻,仰天大笑:“凌阳侯何苦欺瞒与我,我真心对待将军,将军却不敢真心待我,那锦盒不就在那里吗?”抬手一指草埔后面露出半截的锦盒。“还是请凌阳侯把锦盒交给我,免得大家互相不愉快,让我出手万一伤了凌阳侯或者夫人,就不好了。”

我沉吟道:“并非我不敢真心对待将军,只是我与夫人情投意合,也不打算再留在江东了,只想寻一隐秘所在,两个人过男耕女织,天仙一般的日子。那这地图也没有什么用处了,送与将军本也无妨,万一将军得到了锦盒却又打算拿我二人去送给吴王请功,我们岂不是死的很冤枉?”话说到这里,我含情脉脉的注视着吴夫人,吴夫人虽然知道只是我诓骗孙郁的谎话,但听到我要与她一起男耕女织的时候,也不禁痴了。

孙郁也是狡猾之人,又怎么会相信我说的话,不过为了让我们交出地图,也不得不用点手段:“这个凌阳侯无需担心,我既然得了地图,也不打算再回江东了,”他伸手从身上摸出一个东西,:“请看,这是孙绍的铁锋营虎符,有了这个,江东随大,任我驰骋。我素知魏王平日十分仰慕凌阳侯,早有招揽之意,不如凌阳侯与夫人随我一起前往魏国,荣华富贵与美人,凌阳侯皆可兼得,岂不痛快。”

“魏王,想不到孙将军是魏王属下的人。”听到这里,我就明白了许多,一些东西都联系了起来,孙郁乃是魏王派到江东的细作,随时提供铁锋营的情报给曹魏,而皖城太守贾华私通魏王,勾结张辽牛金等人在皖城附近堵截铁锋营,并提供接应。那些袭击我们和铁锋营的黑衣人有可能就是贾华的皖城守备部队,那根本就是江东的正规部队,看来全皖城的正规军都已经被贾华所掌握,根本就成了曹魏插在江东的一颗钉子。

“哈哈哈哈”我发出了一连串的笑声,孙郁没有料到这时候我还笑得这么大声,惊奇的看着我,就连吴夫人也疑惑的注视着我,我放开了夫人的手,左手高高举起一个玉牌,:“孙郁,你看看这是什么?”孙郁顺势一看大惊失色,急忙跪下行礼:“属下天鹰队第六队头目曹诚拜见天鹰队副将大人。”吴夫人不敢相信事情发展之快,惊诧的指着我说不出话来。

这个玉牌还是我当日在皖城擒获牛金时,坐在他身上的时候发现的,当时也没有多想,就揣进了怀里,事后遇到敌袭,就忘了这会事情,吴夫人给我换洗衣服的时候,以为是我随身之物,就放在了我的身边,我听到孙郁说要我投靠魏王时候,想了起来,在怀中一摸居然摸到了玉牌,联系到牛金潜入江东,必然要有信物和潜伏在江东的细作联系,这才掏出来一试,碰碰运气,想不到这牛金还是什么天鹰队的副将,而这曹诚在天鹰队的地位看来远在牛金之下了。

曹诚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站在一边:“属下不知道将军是我曹魏副将,刚才多有得罪,请将军惩戒。”我很潇洒的摆了摆手:“算了,不知者无罪,我来问你,孙绍的虎符你是从何而来的。”曹诚干笑两声:“日前追杀大人的时候,贾太守率领黑衣人围堵夫人,孙绍兵少被杀,下官趁乱把虎符抢到手,而后跟踪贾太守搜山之人,搜寻了大人九天,方才寻到这个山洞。”“你说你跟踪搜山之人,那搜山之人?”“我打算自己领这个功劳,已经把他们都杀了,大人放心。”曹诚一脸媚笑的答茬。“那你还知道谁是我们的人。”我打算多套一些情报出来,“这个下官一向都是和贾太守单线联系,贾太守每次只派一个人来取情报,其余的细作,下官委实不知。”“这样呀,我当日趁乱劫持夫人,也是打算地图美人二者得之,奉献于魏王千岁亚。”“副将大人英明。”曹诚不忘溜须拍马,我们一起得意的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笑声在山洞之中回荡。

“你这个恶贼,叛国贼子,卑鄙小人,我怎么就眼瞎了,没看出你的浪子野心。”我没预料到吴夫人突然抬手给了我一个大嘴巴,因为隔的太近,我躲都没躲开,这一巴掌打得我眼前金星乱飞,天旋地转,耳边仿佛有几十只狗熊在一起乱叫。我冤枉呀,我太委屈了,我假戏真做,一把将夫人推倒在草埔之上,怒骂道:“你这贱人,再敢胡闹,我就先杀了你。”吴夫人也没有挣扎着起来,而是趴在草埔上放声大哭。其实我见到夫人伤心,心里也很难过,但表面上还要装的恶狠狠的。

“曹诚”我唤他过来,“地图其实并没有藏在锦盒之内,而是藏在她的身上,她的贴身内衣就是‘五岳山河地形图’。”曹诚哈哈一笑:“原来如此,这么隐秘的事情都被大人知道了,想必这吴夫人也没有什么秘密可以瞒过大人了。”我十分得意的狂笑:“那是自然,若不是本副将花言巧语骗去了夫人的欢心,你们就算把锦盒抢走,也是徒劳无功。如果不是夫人心甘情愿把这个秘密告诉本副将,你我又怎么能够成此奇功,奉献于魏王千岁。”孙郁闻言暴喜:“这如何有小人的功劳在内了?”我亦道:“没有你斩杀那些搜山之人,取得虎符,我们如何返回许昌晋见魏王,所以说你的功劳也不小呀。”曹诚急忙答谢:“多谢大人提点,小人今后一定奉大人马首是瞻。大人英明,魏王洪福。”我笑道:“好好,你去把夫人的内衣取来给我,记住,不要伤害了夫人,夫人如今已经是我的人了。”这后一句话是我真正的内心独白。夫人如果有失,我也不打算活了。

曹诚信以为真,放下钢刀,来到夫人身边劝道:“夫人你还伤悲什么,跟随了大人这样的英雄,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亚,请夫人更衣。”夫人抬起头来,止住了眼泪,:“放屁,你们这些猪狗不如的东西,我就是死,也不会把地图交给你们。”曹诚也不多说,上来就要脱夫人衣服,吴夫人那里肯让这猥琐小人触碰自己的玉洁之躯,情急之下用粉拳没命的锤打对方,曹诚大怒但又不敢打伤夫人,一时间也没有了主意。

夫人紧闭双眼,就用粉拳不停的敲打对方,初始还能感觉出来对方不停躲闪,后来就任凭粉拳锤打胸膛了,此人居然还试图抱住自己,此刻出拳的力度比一开始还要重上三分。忽然听见对方叫道:“夫人若再用些力气,只怕我再也不能够和夫人双宿双飞了。”吴夫人急忙睁开眼睛,抱住自己的居然是那个冤家,而曹诚早就躺在一边,身上插了一把钢刀,气绝多时了。

这一突变惊心动魄,吴夫人虽然住了手,但依然对我怒目圆睁,恨意未消,我不顾脸上和胸前的青紫急忙把玉牌的来历告诉夫人,夫人这才半信半疑,我一指曹诚,:“我那是骗此人的,夫人怎能相信,如果不诓骗这厮,你我岂不是大祸临头。”夫人仍然不肯相信:“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我急忙向天发誓:“我如果欺骗夫人,就罚我下辈子做太监。”夫人破涕为笑急忙伸手来堵我的嘴:“你做了太监,叫我怎么办。”我趁机又在夫人的嫩滑小手上亲了几下,咬了几口。夫人此刻才发现我半边脸上的五根指印和胸前的一片淤紫,娇呼一声,寻找冷水熬敷,我虽然伤痛不止,但见夫人如此关心于我,也觉得挨这几下真是太值了。

当夜匆匆吃过晚饭,我不顾胸口痛疼,早早拥着夫人卧在草埔之上,夫人并无反对之意,我借助洞口射入的点点月光,注视着夫人,但见夫人风华绝伦,娇艳迷人,紧闭凤目,我心狂野。等我咸猪手入怀,夫人娇躯一振,细语道:“妾身久未经人事,还望将军爱惜。”我温柔的吻着夫人的红唇,:“夫人放心,我并非粗野之人,又怎会让夫人痛苦,夫人请放心享受吧。”夫人闻言,本已通红的俏脸更红,待我提枪上马,夫人呻吟一声,我如入无人之地,任意驰骋,上山入地,马踏千里,夫人在我身下娇喘连连,一夜癫狂,直至天光放亮,我方才大喝一声,一泻千里。

过了半日,夫人醒来轻轻的推了推我,羞涩道:“将军腹中是否饿了,妾身好更换衣服准备午饭。”我拥紧夫人:“夫人昨夜睡得可好。”夫人羞臊道:“将军自己做的好事,还好意思来问妾身?”我在夫人耳边细语:“夫人不必做午饭了,直接做晚饭就好了。”我再度上马提枪,与夫人激战近千回合大胜而归。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